• 第七章 不稳定传送门

    更新时间:2017-05-02 16:01:36本章字数:3649字

    谎话被识破,孟凡眉头一皱,琳娜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现在一个说不好,就会被对方生擒。稍微犹豫,孟凡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大祭司,你听我说,我这次来比克城是为了调查潮汐族的阴谋。劳伦城主野心勃勃,正在跟潮汐族勾结,想要夺取帝国的大权。但是他却不知道,他已经陷入了潮汐族的陷阱中,一旦潮汐族的阴谋得逞,整个瓦罗兰大*陆都会被潮汐族统治,人类将会在这片大*陆消失。”

    “什么!”琳娜大吃一惊,不敢置信的看着孟凡,这个消息太过重大,已经关乎到全大*陆的安危。“你说的都是真的?你确定潮汐族想要入侵瓦罗兰大*陆?”

    “当然是真的,不然劳伦城主为什么要突然开凿运河,他就是想利用运河来便于潮汐族的行动。”孟凡道。

    琳娜眉头紧皱,怀疑的看着孟凡,从逻辑上来说,孟凡说的的确有道理,但是无凭无据,还是很难相信。可万一孟凡说的是真的,潮汐族要入侵瓦罗兰大*陆,那就是全大*陆甚至是全人类的危机。

    “哎,你的理由说服了我,虽然我还不怎么相信,但我宁愿被你再欺骗一次,因为这关系到全人类的安危。”琳娜叹了口气,无奈的道。

    “你放心,我说的都是真的,只要你保证我的安全,我就有办法破坏劳潮汐族的阴谋。”孟凡坚定的道。

    “好,我的确应该保证你的安全,至少在戳破你的谎言之前,你跟我来吧。”琳娜点点头,站了起来,朝着书房走去。

    看到琳娜已经被自己说服,孟凡也不再担心,大步跟了上去。

    来到书房,琳娜突然转过身道:“孟凡,现在我选择相信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当然不会,你们光明教会也可以暗中调查一下,劳伦城主这次的行动这么巨大,不可能百密一疏,肯定会有消息泄露。”孟凡道。

    “好,这件事情,我肯定会去调查。不过你现在不能留在这里,我会用不稳定传送门将你送走。这个传送门会把你送到一个未知的地方,但是我的魔力也会消耗一空,三天后才能恢复,所以三天后,你返回原地就可以再次通过传送门,回到这里,你明白了吗?”琳娜忽然道。

    “不稳定传送门?还有这么神奇的魔法?”孟凡惊讶的看着琳娜。

    琳娜点点头道:“的确有,这是三阶魔法中非常稀有的奥术,不过我正好学会了,所以可以将你送走。”

    “那好吧,我明白了。”孟凡点点头,有传送门这种技能,逃跑起来简直不要太逆天。

    琳娜走到书房中间,掀开地毯,地上露出一个复杂的魔法阵,这显然是早就刻画好的。

    “伟大的时空之神,一切不稳定的元素啊,请听从我的召唤,打开时空的通道。”

    “不稳定传送门!”

    琳娜吟唱一阵,双手之间跳出一段弧光,弧光不断跳动,与魔法阵链接起来,最后形成一道椭圆形的白色光门。

    召唤出光门,琳娜浑身一软,倒在了地上。

    门外兰馨看见导师突然倒地,吓得连忙冲了进来,扶起琳娜,一脸担忧的道:“导师,你没事吧?”

    琳娜无力的擦了擦额头,摇头道:“没事,只是魔力消耗太大,身体有些虚弱。现在,你赶快跟着孟凡进入不稳定传送门,你们一起离开这里。”

    “为什么?”兰馨不解的按照琳娜。

    “兰馨,你需要历练,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而且这件事是因你而起,一旦你被发现,城卫军肯定会把你带走调查。城卫军的监牢非常残酷,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琳娜轻抚着兰馨的额头,温柔的道。

    “可是,我的父亲呢?他怎么办,他万一被城卫军带走,那我……”兰馨有些担心父亲的安危。

    “不必担心,你的父亲,我会照料的,只要城卫军找不到你,他们就不会对你的父亲怎么样。”琳娜安慰道。“好了,你们必须马上离开,不稳定传送门的能量无法支撑太久。”

    “我……”

    “好了,兰馨,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见到兰馨迟疑不决,孟凡果断的拉起她走入不稳定传送门。

    进入不稳定传送门,一切感知全部消失,看到的只有一片炫目的白光。

    再度回过神来,孟凡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而前方的景象却让他瞪大了双眼。

    “这里怎么会有巨龙!”兰馨惊呼一声,浑身都开始颤抖。

    没错,前方的森林中,出现了一条红色的巨龙,这巨龙的身躯巍峨,高达数十米,双翅张开,遮天蔽日,身上散发出令人颤抖的气息。

    孟凡同样感到震惊,但是他却比兰馨更加冷静,因为眼前这条巨龙张开双翼,头仰望天空,一直保持着这个奇怪的姿势,没有任何动作。

    “怎么回事,这巨龙为什么一动不动?”孟凡不禁有些好奇,想要移步过去查看。

    兰馨却连忙一拉孟凡道:“你干什么,巨龙可是八阶的魔兽,你过去只是送死。”

    “没关系,我有保命手段,过去看看,你呆在这里等我。”说完,孟凡就朝着巨龙的方向跑去。

    “等等,我跟你一起去。”兰馨突然鼓起勇气,跟上孟凡的步伐。

    孟凡也不拒绝,假如巨龙发威,兰馨躲在这里也是徒劳,倒不如跟着自己,还可以相互有个照应。

    穿越一片森林,孟凡和兰馨两人终于来到巨龙所在的位置,此处地面化为一片焦炭,到处都是燃尽的木炭。

    孟凡接近一看,这才发现巨龙不动的原因,原来是被几十根光索给拴住了身体,被拉成一个大字,屈辱的定在原地。

    而更为诡异的是,巨龙的脚下,一个上身赤*裸,极为魁梧的壮汉,正手握一柄双刃巨斧,卖力的劈砍巨龙的身体。

    孟凡查看了一下巨龙的血条,没有掉一丝血,很明显,下方那个壮汉没有对巨龙造成半点伤害。

    “我靠,这是干什么,又不掉血,菜鸡砍巨龙?”孟凡忍不住吐槽一声,翻起白眼来。

    “小子,你说什么,你敢说我是菜鸡?”

    那壮汉耳朵极为灵敏,居然听见了,立刻回头,怒目圆睁,盯着孟凡。

    “废话,你砍了半天,这巨龙连皮毛都没有掉一片,你不是菜鸡是什么?”孟凡鄙夷的道。

    “有种的你来试试。”那壮汉也是个暴脾气,朝着孟凡大吼起来。

    “试试就试试,不就是巨龙吗?”孟凡抽出骑士长剑,大摇大摆的走到巨龙面前,开启无极剑道,一剑劈了过去,长剑沿着一个奇妙的轨迹切割而去。

    “唰!”

    “真实伤害-100”

    一个真实伤害跳了出来,骑士长剑在巨龙的鳞片上留下了一道清晰的痕迹。

    “嗯?你居然破了它的防御?”壮汉不敢置信的看着孟凡,看着那道痕迹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这时在数公里外,一片森林的上空,五个身影也通过水晶球发现了这里发生的状况。这五个身影悬浮在半空中,全都穿着魔法长袍,手握魔杖,那困住巨龙的光索就是从他们这里发射出去的。

    看到巨龙被一个年轻人砍伤,五人全都露出惊讶的表情。

    “怎回事,蛮荒剑皇都劈不开的绝对防御,这小子怎么劈开了?”

    “这不可能是劈开的,龙族的绝对防御连剑帝都破不开,这小子肯定是使用了某种特殊的手段。”

    “也不一定,或许这小子扮猪吃老虎,也是一个剑帝。”

    “不可能是剑帝,他的气息没有超过一阶,最多是个高级战士。”

    “你去帝都说高级战士能砍伤巨龙,看看陛下会不会跳下皇位打你耳光。”

    ……

    原来蛮荒剑皇和五个法皇奉命来捕捉这头神圣炎龙,准备取得炎龙之血替王子治病,设计困住神圣炎龙后,却没想到神圣炎龙居然开启了龙族的绝对防御,抗性高到不可思议,就连蛮荒剑皇都不能伤它分毫。

    为了消耗神圣炎龙的魔法能量,蛮荒剑皇已经在这里砍了一天一夜。

    然而让所有人都大掉眼镜的是,蛮荒剑皇无法伤害的神圣炎龙,居然被一个一阶都没有的高级战士给破开了防御。

    当然,这一切孟凡并不知道,他只以为这个壮汉最多是个一阶剑士,因为伤害连自己都不如。

    看到壮汉震惊的表情,孟凡一阵暗爽,又是刷刷几剑劈了过去,砍得鳞片的口子越来越深。

    “怎么样,是不是砍出口子了,我有没有比你厉害,这才是剑道?”孟凡得意的看着壮汉,心中暗爽。实际上他是利用了真实伤害无视防御的特性,这无极剑道一旦主动开启,就可以造成真实伤害,自然可以砍伤巨龙。

    蛮荒剑皇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他可是帝国的第一高手,平日里那些剑圣见到自己都要毕恭毕敬,现在居然被一个一阶都没有的高级战士给鄙视了。

    “小子,一定是你手中的长剑有问题。”蛮荒剑皇绝对不信孟凡的鬼话。

    “行,我的长剑给你用,我用弯刀砍。”孟凡也不啰嗦,把长剑爽快的跑了过去,抽出鱼人弯刀。

    蛮荒剑皇不信邪,捡起骑士长剑,对着巨龙猛的一劈,结果还是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到了我,你好好看着。”孟凡拿起弯刀,又是一刀砍了过去。

    “唰!唰!”

    “真实伤害-200”

    这一击孟凡触发了被动技能双倍打击,竟然在鳞片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割痕,比上一次的威力更大。

    这样的结果,看得蛮荒剑皇差点发疯,对面这小子,随便掏出一把武器都可以破坏神圣炎龙的防御,而自己却不行,这简直就是在打自己的脸。

    “你……你到底用了什么方法?”蛮荒剑皇见到孟凡比自己厉害,也不得不感慨一声,不耻下问为起来。

    “我说过,这是我的剑道,无极剑道,你懂吗?”孟凡很装逼的摆出一个无极剑圣的POSS,一脸得意的表情。

    “无极剑道?”蛮荒剑皇也看到了孟凡刚才那几剑,的确不凡,其中似乎蕴含了某种至高的奥妙,但是这奥妙太过精密,一时半会根本无法领悟。

    “你想学?我可以教你吖。”孟凡感觉眼前这个壮汉有点可爱,打算戏弄戏弄他。而且只要唬住这个壮汉,说不定这条八阶的巨龙就归自己了,孟凡心里早就对这条八阶巨龙的经验值垂涎三尺了。

    “你教我?你是什么实力?”蛮荒剑皇站在原地发愣,呆呆的看着孟凡,在帝国内,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要教自己剑术。

    “别管我什么实力,我就问你一句,我的无极剑道,你想不想学?”孟凡反问道。

    “我想学。”蛮荒剑皇也不得不低下高贵的头颅,一副虚心受教的摸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