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挑衅

    更新时间:2017-05-02 16:07:41本章字数:3014字

    来人正是劳拉郡主,穿着一袭朱玉白衣,浑身上下华贵无比。面若白雪,唇如樱*桃,一张容貌清纯可爱,就像是一朵还未开放的花骨朵。

    劳拉郡主一眼就看到孟凡,惊喜的道:“是你?那天晚宴你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我可找了你一个晚上。”

    看到劳拉郡主热切的样子,站在孟凡面前的那城卫军早就看傻了,原本以为这个小教徒只不过是一个打杂的,没想到居然跟劳拉郡主认识,而且好像还非常熟悉的样子。

    此刻银甲骑士也一脸阴沉的表情,他就站在劳拉郡主身边,看得更加清楚,劳拉郡主对面前这小子不仅仅是熟悉而已,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欣喜。

    劳拉郡主却不管众人的目光,径直来到孟凡面前,脸色突然一冷,瞪着眼睛道:“你那天晚上去哪里了,我找遍整个城主府都没有找到你。说,你是不是偷偷溜走了?”

    “呃,我有点事,所以先离开了。”孟凡尴尬的一笑道。

    “哼,什么事,居然比我的晚宴还重要?”劳拉脚一跺,一副气呼呼的扌莫样。不过她的本来就可爱,这一生气,却让人感觉不到任何怒意,反而觉得平添了几分可爱。

    面对这样的小女人,孟凡就一个头两个大,女人一旦耍起小性子,那完全就是不讲道理的母老虎。

    “咳咳,郡主,你的晚宴当然重要,只不过……”

    “行了,你不用解释,解释就是掩饰。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送我那么珍贵的巨龙龙骨?”劳拉一挥手,转换了话题。

    “这个……我只是当时没带礼物。”孟凡如实道。

    “什么!你的意思是,你是随便拿了两根巨龙龙骨当我的礼物了?这么珍贵的巨龙龙骨,你当我是傻瓜吗?”劳拉月匈口剧烈起伏。

    孟凡无奈的摇摇头道:“的确就是这样,信不信由你。”

    “哼,你这个人真虚伪,明明送了那么珍贵的礼物,却说得轻描淡写。而且在宴会上,你也不说是巨龙龙骨,让我误以为只是魔兽的骨头,你这人真的很可恶。”劳拉郡主道。“不过看在你送我那么珍贵的礼物,我决定大发慈悲,再邀请你参加一次我的私人晚宴,这次可是在我的府邸,你来不来?”

    “我拒绝!”孟凡直接就道。

    “什么,你拒绝?”劳拉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你知不知道,多少人希望得到我的邀请,我如果发出晚宴邀请,排队的贵族都要从这里一直排到比克城的城门口去。”

    “的确是这样。”孟凡点点头,一副我明白的扌莫样。

    “你……气死我啦……”劳拉郡主气得直跺脚,眼睛瞪得巨大,恨不得一口咬死孟凡。

    银甲骑士见到劳拉生气,不禁冷冷一笑,之前还找不到借口,这下自己出手可算是护卫劳拉郡主了。

    银甲骑士跃下台阶,拔出长剑,一指孟凡就吼道:“可恶的教徒,居然敢惹劳拉郡主生气,你罪该万死。”

    孟凡早就注意到银甲骑士,见到银甲骑士上前,立刻警惕,手中已经暗暗握*住腰间的神圣炎龙之刃。孟凡知道,四阶以上的职业者,已经不是普通的职业者可以比拟的,斗气会使得职业者力大无穷,每一招武技都有恐怖的破坏力。

    “你这个教徒,我作为劳拉郡主的贴身骑士,必须守卫劳拉郡主的荣耀,现在我就向你发起挑战。”银甲骑士甩出一只手套,眼神如鹰一般。

    “挑战?”孟凡并没有看银甲骑士,而是看向了劳拉,他知道,只要劳拉一句话,这个银甲骑士就要退下去。

    但是劳拉并没有开口,反而双手环抱,一副看好戏的扌莫样。

    “如果我拒绝呢?”孟凡不动声色。

    银甲骑士似乎早已料到孟凡会有此一说,冷冷一笑道:“如果你拒绝,那你就要跪下来给劳拉郡主道歉,并且向我双手奉上你的一只耳朵。”

    “嗯,这么说,你是要非战不可了?”孟凡心中一沉,这次挑战看来跟上次不同。这银甲骑士是为了劳拉郡主出站,所以必须有所斩获,关于这些挑战的规矩,孟凡也了解了一二。

    “不错,今天你别无选择。”银甲骑士坚定不移的道。

    孟凡微微点头,却没有急着动手,反而道:“就这么决斗似乎有点不公平,你已经四阶,我却只有一阶,这样的决斗,难道不是有违骑士精神?”

    知道骑士都有所谓的荣耀和骑士精神,孟凡自然要用话来压一压,占一些便宜再说。

    果然,银甲骑士面色一变,如果没有劳拉郡主在场,他完全可以无视这样的话。但是劳拉郡主在就不同,他必须保持骑士的基本准则,否则肯定会被劳拉郡主瞧不起,甚至有可能职位都不保。

    在贵族家族中,一个郡主的护卫本身也是贵族,只不过是从相对弱小的贵族家庭中选择出来的。这些护卫的职责就是保护郡主的人身安全,但某些方面,也要考虑到郡主的体面问题,所以几乎护卫都是正规的守护骑士。

    作为一个守护骑士,银甲骑士当然不能在郡主面前欺压一个阶位比自己弱小的职业者,否则就会被人*弹劾,不出三天只怕就要被替换掉。

    银甲骑士恨恨的看了孟凡一眼,如果孟凡不提,他大可以先斩后奏,可是孟凡这一说,他就不得不做出让步。

    无奈之下,银甲骑士还是解下了深深的铠甲,丢在地上,然后对着孟凡道:“我已经脱掉铠甲,防御力大减,如果你的武技高超,是有可能对我造成伤害的。”

    “可笑,你的气息是四阶剑宗,护身斗气的强度已经相当于三层铠甲,你身上的铠甲对你来说本来就可有可无。”孟凡一语点破,完全不买账。

    “你……不要得寸进尺。”银甲骑士眉头紧皱。“那你想要怎么样?”

    孟凡嘴角弧度微变,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故意停顿一下,接着才道:“这样,你把斗气封印到一阶,我再跟你对战,这样才算公平。”

    “这不可能,我已经是四阶剑宗,斗气最多封印到二阶,不可能到一阶。”银甲骑士瞪着眼睛道,想不通这小子怎么会这么厚脸皮,连让别人让招都说得理直气壮。

    “那好,二阶就二阶,我勉强可以接受。”孟凡一副勉为其难的扌莫样。

    “你……真是……”银甲骑士想要找一个词汇来形容孟凡的厚脸皮,但是思索了半天,还是想不出来,憋在口中,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如果你害怕,那就不用封印,反正这里是光明教会,应该多少人会看见。”孟凡故意刺激道。

    银甲骑士差点没气死,自己什么都没说,这小子就步步紧逼,现在居然说得自己好像不封印斗气就是占便宜一般。

    “可恶,这小子心机真是深沉,不过我不能让他得逞。”

    银甲骑士脸色一沉,突然道:“我的斗气不可能封印到二阶,这会对我的本体造成伤害,最多只能封印到三阶,这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

    听到银甲骑士要封印到三阶,孟凡心里大喜,本来就不指望这他封印多少斗气,现在能够封印到三阶已经完全达到心理预期,因为孟凡本身的实力就是三阶左右。

    当然,表面上孟凡还是一副不情愿的扌莫样道:“封印到三阶是可以,不过你说封印就封印了?万一你发挥出四阶的实力,我怎么办?”

    “好,我就封印给你看。”

    银甲骑士也是怒极攻心,恨不得立刻就把孟凡一剑刺死,反正自己到达三阶对付一个一阶的剑士也是易如反掌。

    “啊……哈!”

    银甲骑士怒吼一声,身上的斗气突然爆发,狂风席卷四周。而银甲骑士身上的气息也在渐渐变弱,就像是他的斗气在急速消耗一样。

    这狂风持续了足足一分钟才停止,银甲骑士脸上微微有些疲惫,鹰一样的眼神再度看向孟凡。

    “看到了,我不禁封印到三阶,还把斗气能量也消耗了一大半,现在实力就是三阶,我不可能发挥出四阶的实力来,这下你满意了?”说到最后,银甲骑士用了重音,仿佛在提示孟凡。

    “不错,很满意,我接受你的挑战。”孟凡点点头。

    但是听到孟凡的话,银甲骑士就没由来的生气,明明是自己让了他,现在还要问他满不满意,这简直太过反常。

    “废话少说,既然接受挑战,你就站到场地中间来。”银甲骑士催促起来,现在恨不得立刻就手刃了孟凡,以泄心头之恨。

    “我说的可不是废话,决斗而已,你急什么?”孟凡还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似乎银甲骑士越是着急,他就越是缓慢。

    银甲骑士看得咬牙切齿,但是又不得发作,只能紧握长剑,强忍心头怒火。

    银甲骑士心中却恶狠狠的想到:“这个人,我一定要将他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