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嘲讽光环

    更新时间:2017-05-02 16:10:08本章字数:3350字

    听完白袍先知的话,孟凡却是一头雾水,不明白白袍限制怎么就知道劳伦城主要攻打亚塔城了。

    “劳伦城主为什么要攻打亚塔城?”孟凡疑惑的看向身边的琳娜。

    琳娜停了一下,似乎有些奇怪孟凡连这个都不知道,不过还是解释道:“比克城的劳伦家族和亚塔城的布斯曼家族本来就有很深的仇怨,劳伦城主的妻子又因为布斯曼家族的阻挠病死在亚塔城的城门下,所以劳伦城主一直都对布斯曼家族怀有极深的恨意。而且亚塔城更是挡在帝都面前的第一座壁垒,劳伦城主攻下亚塔城肯定是势在必行。”

    “原来是这样,那为什么劳伦城主的气质会死在塔亚城的城门下?贵族不是都设有随性的治愈师吗?”孟凡疑惑的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这些事情发生有几十年了,我也是听来的。”琳娜摇头道。

    孟凡微微点头,之前的贵族宴会上他就觉得有些奇怪了,一直都是劳伦城主在主持,城主夫人根本没有出现。而在晚宴上,劳拉郡主的母亲也没有出现,原来是因为劳拉郡主的母亲早已经去世。

    从劳伦城主对劳拉的极度宠爱来看,他对自己的妻子也一定是极为疼爱的,这样一个男人,妻子却惨死在一座城池的城门下,可想而知他的内心有多么强大的恨意。

    “孟凡,别想了,现在我们必须立刻进城。”看到孟凡还在思索,琳娜立刻提醒道。

    孟凡转头一看,却发现其他人都朝着比克城的方向跑了过去,连忙跟了上去。不过这么一大群人跑向比克城,实在太过扎眼,显然不可能就这么直接通过去。

    等到跟上众人的脚步,一个战士才告诉孟凡,他们是要利用魔法进*入比克城,只不过传送阵是在比克城附近的树林里。

    众人进*入一片红树林,在红树林中,果然有一大片空地,空地四周还有几个教会的教徒在看守。这几个教徒穿着普通的服装,但是身上的气息却是三四阶的高阶职业者,显然是早有准备的。

    来到魔法阵前,白袍先知挥舞着魔杖勾勒出立体的魔法阵,接着一道泛着淡淡金光的传送阵就出现了。

    走进传送门的刹那,光影闪烁,不过一眨眼,就已经来到光明教会里。回头一看,还可以看到身后那传送门在不断的闪烁,冒出一个个职业者。

    到达光明教会后,众人立刻站成一团,商量接下来的行动。

    “亚文,光明教会还有多少审判骑士?”白袍先知看向亚文牧师道。

    亚文牧师连忙道:“先知大人,光明教会的审判骑士大约还有四五十人。”

    “好,你带着这些人在城内制造混乱,专门找城卫军的麻烦,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而我则会带着高手潜入城主府,切断密道,让潮汐族的大军无法进*入比克城。”白袍先知道。

    “没问题,我这就去召集剩下的审判骑士。”说完亚文牧师就转身跑向大教堂。

    接着白袍先知又对着众人道:“现在这里五阶以上的战士和法师请站出来。”

    七个五阶剑灵和三个五阶大魔导师同时站出,排成一排,气势非同凡响。

    白袍先知一一扫过众人,最后点了点头,这些人都是跟神庙战士磨砺出来的精英,绝对是值得信赖的角色。

    最后,白袍先知看向孟凡,询问道:“ 孟凡,那个密道的位置是在哪里?”

    “在劳伦城主宅邸的卧室里,地上有几块地板砖是空心的,密道就隐藏在那里。”孟凡精确的道。

    “好,接下来我们就要却切断这条密道。”白袍先知转身看向众人,神情突然变得肃穆起来。

    “大家,我们的行动将决定整个人类的命运,我希望我们之间可以同心协力,不要有丝毫保留。这一战,就算我们殒命,也是无上的荣耀,整个人类历史也会牢记我们今天的行动,帝国也会让我们的亲人无忧无虑的活下去。今日一战必须破釜沉舟,不成功便成仁,必须成功。”

    “必须成功!”

    “必须成功!”

    “必须成功!”

    受到白袍先知的激励,众人全都大吼起来,情绪高涨。

    孟凡也跟着吼了几嗓子,只不过他的斗气稍弱,中气自然不如那些五阶的剑灵那么十足。

    “那个……孟凡,这次我建议你跟随亚门行动。”白袍先知见到孟凡也有想去的意思,顿时提醒道。

    “为什么?难道你是觉得我的实力不够?”孟凡不理解的看着白袍先知,心里有点不爽。

    白袍先知轻轻一笑,摇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孟凡你知道这次的行动是潜入城主府,这些五阶的高手都有一定的凌空的本领,穿越城主府并不困难。但要是我们带着你,那就很容易出现纰漏,造成不必要的漏洞。而且你本身的武技更适合群战,如果你跟随亚门去对付城卫军,效果应该会很好。”

    “算你说的有道理。”孟凡点点头,也知白袍先知说的是事实。自己虽然战斗力不俗,但是斗气阶位太弱,在行动力方面,的确不如一个五阶的剑灵。毕竟五阶剑灵可以用斗气强化身体力量,跳跃奔跑都远超常人,而法师更不用说,架起法力本身就有一定的滞空能力。

    再说了,对付城卫军对孟凡来说也不算坏,现在的城卫军军官大部分都是神庙战士伪装的,杀了他们也可以获得大量的经验值。

    等到亚文带着一群审判其实出现,孟凡和几个四阶的自由职业者就跟上了亚门的脚步。

    至于琳娜和其他低阶法师,则前往教堂休息,毕竟这些法师几乎全都魔力耗尽,战斗力跟普通人没有区别,跟着行动也没有作用。

    跟随亚文一起行动的大约有五十人左右,因为这次的目的是捣乱,所以大家全都换了便装,打扮得跟普通得职业者差不多,站得位置也比较分散。

    领头的自然是亚文,不过亚文是一个斯斯文文的牧师,哪里懂得怎么惹是生非,一脸逛过好几片街区都是一副束手束脚的模样,甚至城卫军从他身边经过,他竟然只是瞪了瞪眼睛。

    至于审判骑士和那些自由职业者,显然也没有多少挑衅的经验,一个个都是闷葫芦。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的阶位都在三四阶,普通的城卫军哪里敢招惹,一个个全都避之不及,就算别瞪也是忍气吞声的模样。

    走到第四条大街,眼看就到了城主府附近,孟凡实在是忍不住了,不禁问道:“亚文大人,我们这样走下去也不是办法,我看不如就抓一个成为军官过来,暴打一顿好了。”

    “这……恐怕不太好,光明教会的教义是不允许无故打人的。”亚门一脸犹豫的表情。

    “你真是迂腐,现在非常时期,那里管的了那么多。不过算了,你不行,还是看我的。”孟凡不由分说,一人走在最前面,准备率先挑衅城卫军。

    作为可以把一个城卫军军官气得吐血的存在,孟凡挑衅的功力的确已经到达登峰造极的程度。

    孟凡大摇大摆的走在大街上,顺手从一个小贩手中买了一根甘蔗,接着一路大摇大摆的走着,一边啃着甘蔗,一边朝着两个巡逻的城卫军走了过去。

    那两个城卫军也看到了孟凡,不过还没有意识到,孟凡的目标就是他们。

    孟凡啃着甘蔗,快到城卫军面前时,突然捂着月匈口,用力咳嗽一声,口中的甘蔗渣就顺势喷了出去,正好吐在一个城卫军的身上。

    “咳咳咳……不好意思,卡嗓子眼了。”孟凡一面拍着月匈口,一面解释道。

    那个被喷的城卫军看了孟凡一眼,见到孟凡只是一个一阶剑士,脸顿时一黑,瞪着眼睛吼道:“混账东西,你眼睛瞎啦?”

    而这一下,看到孟凡挑衅成功,一众人全都眼睛一亮,注视过来。

    “真的是一出马就成功,这小子简直就天生携带了嘲讽光环。”站在亚文身边的一个四阶剑宗到。

    亚文也一声感慨道:“的确,看他挑衅的样子,谁都忍不住想要揍他一顿。”

    “是啊,特别是,他才一阶,就在两个二阶的城卫军面前如此嚣张,就算是傻子也要扇他一顿才甘心。”

    “没错,一阶剑士,大摇大摆的走在大街上,还朝着两个城卫军吐甘蔗,我想就算是贵族出身也要被气得发抖吧。”

    看到孟凡的行动一下就奏效,众人不佩服也不行,毕竟之前的三条大街,他们可是连一次挑衅都没有成功过。

    而站在孟凡面前的那两个城卫军,此刻也一副吃定了孟凡的模样。特别是那个被吐了甘蔗的城卫军,更是指着自己月匈前的制服恶狠狠的道:“你这个该死的平民,知不知道我这套衣服多贵?这可是城卫军的制服,需要一千银币的清洗费,立刻拿钱出来,并且跪下道歉,我还可以勉强饶过你。”

    孟凡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摆脱,你这衣服只不过是棉布,连兽皮都不是,还要一千银币的清洗费?真是可笑。”

    一千银币对于孟凡来说虽然只是九牛一毛,但是眼前是要挑衅,孟凡当然不会赔钱,立刻就开始反驳。

    “大胆,你敢质疑我?”那城卫军立刻瞪着眼睛,一幅要吃人的表情。

    旁边的城卫军立刻装好人,劝说道:“兄弟,我劝你把钱给了,你也是一阶剑士,一千银币对你来说也就一次冒险的收获,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不是?这样,哥哥我再给你做个人情,算你八百银币好了。”

    “你们傻不傻?衣服脏了用水洗就行,一桶水一个铜币都不要,你们却想要我一千银币,你们这根本就是敲诈。”孟凡继续装作一副愣头青的样子。

    “好小子,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左侧的城卫军无比狰狞的道,一说完,就抽出腰间的长剑,指向孟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