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恩怨

    更新时间:2017-05-02 16:12:25本章字数:6776字

    比克城下,成千上万的小鱼人聚集在一起,队列整齐,兵器林立。更为可怕的是,在这些小鱼人的后方,还有整整一千人方阵的深海巨妖,这些深海巨妖全部笼罩在魔法水幕之中。

    每一个深海巨妖都堪称是庞然大物,身体犹如小山包,气息全都在六阶以上,这些深海巨妖才是真正恐怖的存在,如此数量气势简直吞天并地。

    比克城出现如此大军,等于彻底沦陷,孟凡和所有人都不可能在回去,此刻只有前往亚塔城,跟亚塔城中的凯恩大牧师汇合才可以。

    孟凡看了一眼那些俘虏,顿时眉头微皱,这四百多个俘虏如果一起行动,不仅影响行动速度,目标也太大,很容易被发现。

    “亚文牧师,我们前往亚塔城,带着这么多人,只怕是有些不妥。”孟凡道。

    亚文也微微点头,压低了声音道:“不错,的确不可能带这么多人去亚塔城,如果半路被截击,不说这些普通士兵,就连我们都有危险。我的建议是,不如就带着那几个高级军官,让这群士兵群龙无首,这样他们可能会返回故乡,不会再参战。”

    “嗯,就按你说的办吧。”孟凡点头同意。眼下的确只有这么一个办法,毕竟这些人已经主动投降,也不可能全部杀*死,这有违人道。相反的,只要带走这几个高级军官,这些失去主心骨的士兵,只怕全都会逃离回家。

    要知道,这一战他们没有任何战功,反而折损了人手,没有军官的情况下,罪名就会落到士兵当中。在这些士兵中,自然不会有人愿意当替死鬼。

    跟孟凡商量妥当,亚文再次来到几个军官面前,直接就道:“现在我们要前往亚塔城,不可能带这么多人,所以士兵可以全部放掉,但是你们几个必须跟我们一同前往。”

    “你说什么,既然你放了士兵,为什么不放了我们?我们几个实力也不过是两三阶,对你们也没有任何帮助。”一个军官立刻就跳了出来,一脸不满的道。

    “没错,士兵都走了,留下我们也没用,不如放了我们,我们保证离开军队。”又一个军官信誓旦旦的道。

    “是啊,大人,你放了我们,对你对我们都好。”

    “大人,只要你放过我们,我们立刻就会家乡,绝不再出来参战。”

    这一下所有军官全都开始担保,想要离开,毕竟成为俘虏和获得自由之身还是有区别的。只要能够重获自由,一切都好说,现在自然是要求饶。

    “不行,你们的选择只有两种,一种是死亡,另一种就是跟我们一起前往亚塔城。”亚文脸色一黑。

    放了这群军官本身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绝不是现在,这几个人一走,很有可能返回大军,把众人逃跑的路线告知劳伦城主的军队,到时候军队派出人来截杀,情况就大大不妙。

    听到亚文如此说法,在场的五个军官全都沉默不语,好死不如赖活着,他们当然不想白白送死。

    见到五人没有意见,亚文就对着那比较会说话的黑甲骑士军官道:“你出去,解散所有的士兵,让他们回老家。”

    黑甲骑士也十分豁达,连连点头,然后来到士兵面前一阵胡吹海吹。

    “小伙子们,战争并不适合我们,我们需要的是和平。我们的亲人还在老家等着我们,漂亮的姑娘还在爱慕着我们,美味的食物正摆在家里的餐桌上。我们现在应该听从这位大人的话,立刻回去,过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当然,你们要是给我留下一份美酒,以后我们还可以再叙战友的情义。要不然,我会亲自带着美酒登门,去你们家里蹭吃蹭喝。”

    黑甲骑士说得感人,又正中这些士兵的内心,一时间所有士兵都露出了向往的神色。毕竟大部分人参军都是无奈之举,在军队呆了这么多年,谁都会感到寂寞,都有一种思乡心切的心情在。听说此刻可以回去,一些士兵脑子里根本没有返回军队的念头,一边是冷血无情的战争,一边是温暖的家乡,任谁都知道该如何选择。

    黑甲骑士很快就做通了所有人的思想工作,接着他再上前,跟众人道别,做出一副老好人的模样。

    看到这黑甲骑士的为人,孟凡也连连点头,此人的确会笼络人心,也难怪会成为这个小军团的首领。

    军队一解散,士兵们几乎全都脱掉身上的铠甲,只带着一把武器,就往森林中四散开去。这森林里有无数条小路,通往附近的村庄,他们要去的自然就是这些小村庄。

    而孟凡等人也带着五个军官再次上路,这一次因为要前往亚塔城,不能走平原大道,必须进*入比克森林,绕行半圈曲折的前往亚塔城。

    时间接近傍晚,灰蒙蒙的云层已经让大地都暗下来,比克森林中却显得一片安宁,连虫鸣的声音都消失了。似乎是人类大规模的行动,惊动了这些小生灵,使得它们也远离了这片是非之地。

    到达此时,审判骑士和冒险者们都有些疲惫,已经奔波了一整天,就算他们是五阶的剑灵也扛不住。

    现在只有孟凡还精神奕奕的,步伐轻快,一脸轻松的表情。其实孟凡能够如此有活力,主要是因为之前升过一级,身上的负面状态被升级光芒一扫而空,现在孟凡的状态其实就等于刚刚醒来没有多久,精力充沛无比。

    见到孟凡丝毫不显疲态,亚文也不禁有点钦佩的道:“孟凡,你到底是怎么锻炼的,身体居然会如此之好?你看那几个跟我们一起的冒险者,已经身心俱疲,脚步都变得迟缓起来。”

    “因为我吃得多,身体就好。”孟凡嘿嘿一笑,露出八颗洁白的牙齿。

    亚文翻了个白眼,没想到孟凡此刻还有心情开玩笑,不过作为教会的牧师,亚文身上有光明神的庇护,状态稍微好一点。

    这条绕行的路因为进*入了比克森林,众人选择的路是一条羊肠小道,这是那几个冒险者指点的道路。因为比克森林中常年都有冒险者穿行,所以像这样的小路,并不少见,不过能够准确找到前进的方向,还需要依靠这些经验老道的冒险者。

    一路前进,直至天色全黑,天空星光点点,才刚刚看到亚塔城上空浮现的魔法光晕。这里虽然已经可以看到亚塔城,但是众人清楚,最少还有十公里的路程。

    “孟凡,大家都非常疲惫了,我看不如先休息一会,等养足气力在上路。”亚文提议道。

    “好,反正大战已经开始,早去晚去都是一样。”孟凡耸了耸肩,无所谓的道。

    其实带这么些人赶去亚塔城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两军对垒,靠的是实打实的兵力,那一边人多,那一边就占优势。至于零星的高手,在万军从中也不过是如同蚂蚁,不足为惧的存在。

    就算是孟凡,施展出无限刷新技能,最多也只能杀两三百人而已,万一碰见一个六阶的剑尊,只怕还要殒命当场。至于这些审判骑士,战场上的力量可能还不如两百个训练有素的盾甲士兵。

    此刻大部分人都已经累得不行,或坐或躺,在地上东倒西歪,手里拿着各种肉干果干啃着。

    “这个劳伦城主,真是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好好的城主不当,偏要反叛帝国,我看他也是活腻歪了。”一个冒险者一脸不爽的道。

    “嗨,你懂什么,这里面是有原因的。”旁边一个年级三十岁左右的冒险者立刻就反驳起来。

    “哦,什么原因?”

    这一问,众人全都来了兴趣,本来在这里休息就无聊,自然对这样的消息感兴趣。

    那冒险者故意咳嗽两声,卖个关子,才道:“这你就有所不知,劳伦城主年轻时其实跟布斯曼城主也算是好朋友,但是他们却同时爱上了一个女人,罗莎家族的掌上明珠,罗拉郡主。

    但是罗拉郡主却对劳伦城主一见倾心,两人很快便相恋,确定了婚期。布斯曼城主自然不服,在帝都约战劳伦城主,两人一战下来,布斯曼城主不敌,败给了劳伦城主,从此以后也对劳伦城主怀恨在心。

    然而他们真正的仇怨却是在罗拉郡主从帝都前往比克城图中产生的,罗拉郡主嫁给劳伦城主后,刚刚生下劳拉小郡主,身体极为虚弱,半路遭遇一队神秘人截杀,这队神秘人杀光了所有的治愈室,并且将一种顽疾传染给罗拉郡主。

    罗拉郡主还算命大,带着重病一路直达亚塔城城门下,然而布斯曼城主却传达了禁令,不允许士兵打开城门。这一夜过后,罗拉郡主终于抵挡不住疾病的侵袭,重病而亡。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劳伦城主才跟布斯曼城主足足争斗了十八年,劳伦城主的铁手腕几乎把布斯曼家族压得抬不起头来。可惜的是,布斯曼家族出了一位绝美的贵族夫人,进*入帝都成了公爵夫人,局面才一下扭转过来。现在帝都不断施压,劳伦城主想必也是穷途末路,所以才联合潮汐神庙,攻打亚塔城的吧。“

    这个冒险者一说完,顿时感觉口干舌燥,连忙喝下一大口水。

    “行啊,你小子,居然知道这么多内幕消息。”旁边的冒险者一巴掌拍在他的背后,哈哈大笑道。

    “咳咳咳,轻点,快呛死我了。我这也是花了一个金币才从盗贼公会里买来的消息,你以为我真的有那么厉害?”这冒险者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

    听完这个冒险者的话,孟凡也终于明白这里面的来龙去脉,看来劳伦城主并非是因为阴谋才发动战争,更多的却是因为仇恨。此刻,孟凡心中也不禁对劳伦城主感到一丝钦佩,为了一个女人就发动如此大规模的战争,这样一个人可以说是至情至性。

    就在众人都若有所思的想着劳伦城主与布斯曼城主之间的故事时,突然森林前方刮来一阵狂风,这狂风呼啸而过,竟然夹杂着一股抑郁的气息。

    “不好,这是血腥味,难道是比克城的大军来了?”亚文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紧张的看着前方。

    (ps:关于更新问题,实在是有些抱歉。因为现在处于新书宣传阶段,所以更新的有点少,希望读者朋友可以见谅。今后我尽量保证每日两更,也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拉人看书,帮我提升人气。另,每多五十收藏和一百推荐都会加更)

    第五十七章 血腥屠夫森林中刮来一阵狂风,谁也没想到,这狂风中竟然夹杂这血腥味。此处依旧是比克森林中断,如果出现追兵,众人将会陷入绝境。

    “铮!铮!”

    所有人都腾身而起,亮出兵器,严阵以待,目光凝视前方,时刻准备战斗。

    孟凡也眉头一皱,站了起来,直视前方,虽然经验不足,但这空气中的确弥漫着一股腥味,跟血液的味道很像。

    “呯呯……呯呯……”

    前方传来一阵阵的打斗声,双方都发出了怒吼声,听声音似乎两边都是人类。

    而且这打斗的声音越来越近,前方的草丛突然一阵抖动,那打斗声竟然跑了过来。

    “皇子,你先走,我来断后。”一声中气十足的吼声响起,接着就看到一个身披金甲,头戴金盔的王子跳了出来。

    跟在这王子身边的还有两个五阶的骑士,只不过这两个骑士浑身是伤,气息已经非常薄弱。

    “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会有皇子?”亚文大吃一惊,惊愕的看着前方那金甲金盔的皇子。

    而孟凡听到之前那个声音,却不由自主的眼睛一亮,惊喜的道:“是盖伦,德玛西亚之力盖伦。”

    “盖伦,就是德玛西亚帝国那个无畏先锋团的军团长?”亚文也是一惊,显然听说过盖伦的英勇事迹。

    毕竟整个大陆都有公会,公会之间的消息是传递最快的,那里发生了什么,几乎所有公会都会第一时间知道。

    盖伦拯救过皇子,又是无畏先锋团的团长,这已经是重大的新闻,自然会被整个瓦罗兰大陆传遍。

    最后一个跃出草丛的果然是盖伦,只不过此刻盖伦显得有些狼狈,身上的盔甲处处都是裂痕,手中的大剑也弯曲变形。但是,盖伦的身形依旧扌廷拔,似乎没有什么困难可以压垮他一般。

    “盖伦,真的是你?”孟凡惊喜的道。

    盖伦回头一看,看到孟凡之后,也是一愣。“孟凡,我正带着无畏先锋军团想来支援你,却不想半路上遭到德莱尔斯的截杀。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不好,你们赶快离开这里,杀人魔王德莱厄斯就要来了。”

    前方的草丛一动,盖伦脸色突变,一脸着急的表情。

    “德莱厄斯?就是那个诺克萨斯之手?”孟凡惊讶的道。

    “没错就是他,德莱厄斯已经陷入狂暴状态,他现在极度嗜血极度邪*恶,我必须阻止他。”盖伦目光坚定的道。

    “哈哈哈……想走?”突然间,一个壮硕的中年男子冲了出来,这中年男子穿着黑色铠甲,手中握着一柄寒光闪闪的巨斧,眼里尽是嗜血无情的光芒。“今天你们一个人都走不掉,全都要死在这里。卑微的人,你们只有献上自己的鲜血才能熄灭我的怒火,可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放过你们,我要让你们的鲜血一点点的流尽,彻底成为我巨斧下的牺牲品。”

    这中年男子一面说着,一面向前走,在他眼里,仿佛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无视,只有杀戮和疯狂。

    “德莱厄斯,你的对手是我。”盖伦大剑一提,扌廷身上前。

    “滚开!”

    德莱厄斯声音刚刚想起,手中的巨斧就已经扫向盖伦,强大的斗气形成在战斧上形成一面猩红的血刃,血刃一撞,就把盖伦撞飞了出去。

    “你们……快跑!”

    飞行的途中,盖伦还不忘大声提醒众人,可见他并没有受到多严重的伤害。

    孟凡听到盖伦如此警告,就知道德莱厄斯非同小可,激灵的一闪身,退到了那五个军官的后面。

    德莱厄斯狞笑一声,突然向前猛的一冲,一斧头扫过,那五个军官的人头当场飞起,竟然被他一斧头就解决掉。

    这五个军官到死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自己突然就死了,为什么眼前这个人要杀自己。

    而孟凡也看得心惊不已,这个德莱厄斯,完全就是个屠夫,杀人不眨眼,也不分青红皂白,出手就要人的命。

    德莱尔斯目光一转,这一次看向的是一个五阶的冒险者,他突然咧嘴一笑道:“你身上的血液很不错,我让他们绽放出来。”

    “混账,你这个疯子,你在说什么?”这个冒险者顿时一阵无名怒火升起,拔出大剑,就跳进场地中间,要跟德莱尔斯决斗。

    “疯子?哈哈哈……绽放吧,让我看俺你身上的鲜血……”

    德莱尔斯竟然大笑起来,身形一闪,就来到这个冒险者眼前,接着笑容突然凝固,斧头朝着那冒险者的头顶当头劈下。

    “唰!”

    这一斧头如同劈柴,那冒险者竟然被齐刷刷劈成两半,鲜血一下就将地面染红。

    所有人都被眼前这一幕给震惊了,刚才出手的冒险者可是一个五阶剑灵,竟然就这么活生生被劈死,没有丝毫还手的余地,这简直是太过恐怖。眼前这个男人的实力,已经远超众人想象。

    亚文更是脸色苍白的道:“这个人,好像是七阶的剑圣。”

    “什么,竟然是七阶剑圣?”

    “这不可能,剑圣怎么会来这里。”

    众人根本不能相信,齐刷刷的看着中间的那名嗜血的大汉,如果此人真的是一个剑圣,只怕在场所有人都在劫难逃。

    “德莱厄斯真的是剑圣?”孟凡惊讶的看向盖伦。

    盖伦勉强支撑起身体,摇头道:“不,他还不是剑圣,只是六阶巅峰的实力。”

    “你不也是六阶巅峰,怎么打不过他?”孟凡一阵无语,之前盖伦在潮汐神庙中而是大显神威,上百个小鱼人围*攻都没有奈何他。

    盖伦脸色一阵为难的道:“这没有办法,德莱厄斯的武技是从杀戮中演变出来的,而我是正义守护,进攻方沫本来就不如他。”

    孟凡一阵无语,看来盖伦还没有领悟自己的攻击技能,如果他领悟了致命打击和审判技能,德莱厄斯绝对占不到任何便宜。毕竟,两人都是六阶,实力旗鼓相当,而盖伦本身的防御力更强,如果长时间的消耗战,德莱厄斯甚至还不是盖伦的对手。

    可是现在,盖伦明显还是一个菜鸡,根本没有领悟任何自己的专属技能。

    无奈之下,孟凡又转头看向嘉文皇子,见到嘉文一脸奶油小生的模样,完全没有任何参加战斗的意思,顿时明白,这皇子只怕还不如盖伦。

    无奈之下,孟凡只好硬着头皮跳了出来,指着德莱厄斯就道:“等等,我先要问你一下,你为什么要杀我的人?”

    “为什么?”德莱厄斯也是一愣,他杀人还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

    看到德莱厄斯的反应,孟凡也不得不在心里骂了一声疯子,但是表面上还是继续追问道:“不错,我们跟你只是初次碰面,无冤无仇,你先是杀了五个,接着又杀了一个人,你到底想干什么?”

    “是啊,我想干什么?”德莱厄斯满脸呆滞,直勾勾的看着前方,似乎是在思考。

    孟凡这下松了口气,看起来这个诺克萨斯之手并没有完全失去理智,还在可以沟通的范围内。只要能够沟通,就有机会说服德莱厄斯,甚至可以让德莱厄斯也加入抵抗潮汐神庙的进攻战争中。

    然而德莱厄斯细想一阵后,却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这笑容如果被孩子看见,只怕都要把孩子给吓哭。

    德莱厄斯古怪的笑着道:“硬要说理由的话,其实我想杀人,就跟你们想散步一样,只要我想,就会走上大街,随便找一个人来杀。”

    “疯子,你真是个疯子。”孟凡也发现了德莱厄斯眼中的疯狂,那疯狂之中绝对不带有丝毫怜悯,也就是说,他说这种话完全是出自他的本心,他心中就是这么想的。

    一个人,竟然把杀人当成了散步一样简单的事情,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极度扭曲,极度邪*恶的心理。

    “疯子,你竟敢骂我……哈哈哈,很好,我接下来就要杀了你!”德莱厄斯一舔斧头上的鲜血,眼睛突然一眯,就朝孟凡直冲而来。

    德莱厄斯的来势极快,如同发射出来的炮弹,笔直的撞向孟凡,他似乎完全不考虑是否会因为撞*击导致身体受伤。

    看到德莱厄斯一言不和就冲来,孟凡也吓了一跳,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不讲理的存在,不会是嗜血的疯子。

    连忙开启高原血统和浮冰幻影闪避开去,孟凡也知道自己的实力,跟六阶的剑尊是万万不能够硬拼的。但是不得不说,孟凡的速度还是非常快的,德莱厄斯这一招似乎很难转向,也没料到孟凡能够躲开,猝不及防之下,竟然是一下撞上一颗大树。

    “吱嘎……”

    这大树发出一声恐怖的扭折声,接着就应声而倒,一颗参天大树,就这么活生生的被德莱厄斯给撞断了,这力量简直恐怖得令人发指。

    看到断裂的大树,孟凡也是一阵后怕,如果这力量撞在自己身上,只怕自己都要被压成肉饼。

    “好恐怖的招数,这个德莱厄斯太过危险,必须尽快解决他才可以。”孟凡心里非常清楚,瓦罗兰大陆上的这些英雄目前还不强,只是因为他们还没有觉醒。一旦他们觉醒之后,拥有自己的专属技能,只怕会到达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而那时候,英雄时代才会正式到来。

    如果这些英雄之中,出现德莱厄斯这么一个恐怖的反派人物,绝对是一件可以让人寝食难安的事情。

    “还敢发呆,让你的鲜血完美的绽放吧。”

    就在孟凡一愣神的时候,德莱尔斯竟然瞬间到达孟凡面前,巨斧一挥,就斩向孟凡的月匈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