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 惊变

    更新时间:2017-05-02 16:12:49本章字数:3308字

    亚塔城外,比克城的大军已经兵临城下,十几架巨大的攻城车正朝着城墙缓缓开进。这些攻城车足有五米高,七八米宽,上面堆满了巨石,前头是钢铁打造的巨型尖刺,这攻城车下方没有人推动,而是自行运动,如此庞大的攻城车,一旦接近城墙,就可以将城墙完全摧毁。

    这样巨型的攻城车竟然可以自行运动,很显然里面蕴含着炼金魔法阵,使得这巨型攻城车成了一件魔法道具。

    在攻城车的四周,有盾甲兵和骑士做为掩护,防止城中冲出骑士来破坏攻城车。

    这十几辆攻城车齐齐开进,声势骇然,大地都微微颤抖着,被这些庞然大物所震撼。

    在攻城车的后方,还有一排整齐排放的投石车,投石车都是钢铁打造,一颗颗圆滚滚的魔法巨石被投射出去,魔法巨石被射入高空,立刻就燃起熊熊烈焰,如同陨石一般落向城头。

    这些巨石砸下去,立刻就发生爆炸,恐怖的爆炸撼动城墙,炸得墙体巨石飞溅,出现一个个巨大的大坑。

    不过亚塔城的城墙的确厚实,被这些投石车轰炸,根本纹丝不动,那些大坑的深度,相对于城墙的厚度来说,简直就连十分之一都不到。如此厚实的城墙,只怕投石车的炮弹轰炸完都不一定可以轰塌一片城墙。

    亚塔城的城墙上,火把连成一片,上方全都是弓箭手,居高临下的射出疾箭,威力巨大,一轮箭雨发出,就能射倒一大片城下的盾甲并。反而比克城大军中的弓箭手,根本攻击不到城墙上的弓箭手,就算他们的疾箭偶尔射上墙头,也因为高度关系力量被大幅削弱,最后速度变得极为缓慢,根本没有什么杀伤力。

    所以目前来说,是比克城的军团折损比较严重,亚塔城守军占据了优势。但是随着攻城车不断开进,一旦抵达城墙下,那局面就会立刻扭转过来,城墙一旦破损,比克城的二十万大军再加上后方的潮汐族军团完全可以把亚塔城夷为平地。

    亚塔城城楼之上,布斯曼城主正一脸焦急的看着下方的战况,面对比克城这样的攻势,他很怀疑是否能够拖到明天早上。

    布斯曼城主眉头一皱,对着身边的文武官员道:“按照现在的局势,你们觉得亚塔城还能够支撑多久?”

    一名大臣立刻上前道:“城主大人,现在就是看对面的攻城车什么时候到来,这些攻城车都是炼金大师的杰作,前面的钻头可以螺旋穿透,一旦到达城下,城墙被摧毁只怕就在弹指之间。”

    “这么厉害?这些攻城车看上去并不精良,为什么会有如此巨大的破坏力?”布斯曼城主有些不信,这攻城车上装载的不过是巨石,打造得也是粗枝大叶,实在不像是有那巨大破坏力的武器。

    那大臣立刻道:“城主大人,你有所不知,这攻城车只是看起来简陋,实际上精良的核心都在车底的内盘。里面全都是魔法齿轮,拥有堪比地行龙的力量,撞毁城墙根本不是问题。”

    “这么厉害,那些攻城车距离城墙已经不足千米,我们岂不是马上就要被攻破?”布斯曼城主双手一拍椅子,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满脸都是惊慌的表情。

    “这……”大臣一阵犹豫,最后还是缓缓道:“情况的确危急,不过还可以拖延片刻,这些攻城车需要兵力掩护,还要临时铺设桥,跨过护城河,只要我们防御力量足够强,他们一时半会还是攻不进来。”

    “原来如此。”布斯曼城主总算是松了口气。“不过劳伦能够弄到这么多攻城车,真是煞费苦心,看来他早就开始准备,此人心机真是无比深沉。”

    “大人,劳伦城主本来就手腕强大,要不然他也不会在劳伦家族的十三个家族子弟之中脱颖而出成为一城之主。”一个大臣连忙上前道。

    “嗯,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不如他了?”布斯曼城主本来就心焦气躁,此刻竟然升起无明野火,瞪着眼睛大声训斥。

    “城主大人,小人不敢。”那打成连忙躬身退后。

    “哼,劳伦不过是一个小人,不靠那些阴谋诡计,他根本坐不上城主的位置。”布斯曼喝退大臣,心中还是不服,再度贬低劳伦城主。

    这一下四周的官员都在心里连连摇头,在场的谁都知道,布斯曼其实算是嫡传,又跟帝都的公爵夫人是青梅竹马的至交好友,布斯曼城主能够上位,多半是依靠了这位贵族夫人的力量。

    当然,在场的谁也不敢多说半句,一个个全都立在两边,沉默下来。

    布斯曼城主却冷冷的看着前方,鼻子出气,似乎有些不屑。“好你个劳伦,我就看你怎样拿下亚塔城。”

    其实布斯曼城主心里清楚,没有外援,此战亚塔城必输无疑,但是他并不是非常担心,就算比克城的大军攻来,在家族高手的掩护下他也有足够的时间逃跑。而且亚塔城沦陷以后,他完全可以抛弃这座城池,转而去帝都投靠自己的表姐,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帝都贵族,一样可以手握权柄,富贵一世。

    半小时过后,攻城车越来越近,距离护城河已经不足百米,眼看就要到达城墙的位置。

    此时,攻城车后方已经倒下一大片的尸体,至少有两万的步兵死在了这几百米的距离中,地面都被尸体完全覆盖,简直成了尸山血海。

    如此残酷的战争下,比克城军队的士气却越来越高涨,因为谁都知道,只要冲进亚塔城,比克城大军就可以大获全胜。而他们这些先锋军,也将获得一生都无法享尽的财富和爵位,这是任何一个平民都渴望不可及的。

    眼看攻城车越来越近,城墙上的一些将领已经面露绝望之色,攻城车当前,败局已经注定。

    “完了,这下彻底完了,攻城车一旦跨过护城河,城墙就会彻底倒塌。”一个银甲骑士脸上全都是绝望。

    “将军大人,我们该怎么办?”一个银甲骑士看向中间的金价骑士。

    金价骑士却一脸平静,突然一反常态,指着城下铺天盖地的军队道:“你们觉得眼前的大军,跟帝都大军对比起来如何?”

    “这……只怕帝都大军也抵挡不住源源不断的潮汐神庙大军。”

    “没错,这些神庙大军来自无数个神庙统治的星球,如果真的入侵,只怕瓦罗兰了都要被横推,彻底沦陷。”

    “哎,这次的确是在劫难逃。”

    一众银甲骑士全都低下头去,常年征战,他们当然知道眼前的形式不可能逆转。

    金价骑士却忽然露出一个笑容道:“那你们觉得,假如我们站在对面,情况又会怎么样?”

    “站到对面,什么意思,难道……”

    这些将领也不是傻瓜,听到金甲骑士的话,很快他们就反应过来,这明显是反叛的话。不过出自号称最忠诚于布斯曼家族的大将军之口,实在是让人有些难以置信。

    “没错,你们也不用怀疑,我早已经成服于劳伦城主。劳伦城主虽然一心报仇,但是他心月匈宽广,待人不薄。相比布斯曼城主,看似对我极好,却处处都对我提防,而且此人心月匈极为狭隘,若非他的表姐是公爵夫人,绝对不会成为城主。他做过很多卑鄙的事情,我相信你们在亚塔城也早有耳闻。

    还记得前年在亚塔城被*虐杀的伯爵小姐吗,就是这个布斯曼所为,他觊觎伯爵小姐美色,派人在伯爵小姐的饮食之中下药,然后迷女干了伯爵小姐。事后将这伯爵小姐囚禁在他的地牢之中,足足一年零三天,此人根本就是灭绝人性,披着人皮的恶魔。”金甲骑士义愤填膺的道。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

    “好像没错,那伯爵小姐是在一年以后被发现的,被发现的时候遍体鳞伤,体无完肤,在亚塔城能够把一个全力追查的伯爵小姐隐藏这么久,也只有布斯曼城主能够办到。”

    “没错,我曾经在城主府值守,的确听到过有女人呼救的声音,只是非常微弱,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哎,没想到布斯曼城主竟然如此的人面兽心。相比劳伦城主,为了妻子独身十八年,十八年来励精图治,把比克城的领地扩大了十倍有余,两人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大将军,既然你已经决定,那我们就随你行动。”

    “没错,作为骑士,自然要为正义而战。”

    “布斯曼灭绝人性,我们现在就反叛他,将他生擒。”

    “好,将布斯曼城主生擒!”

    这一下,金甲将军彻底扇动了众人的情绪,一时间所有将领都是慷慨激昂,拔出武器,要去城楼擒拿布斯曼城主。

    谁都知道,眼前的局面亚塔城肯定随时都要崩溃,布斯曼城主肯定会提前逃走,现在去抓人,正是时机。

    亚塔城内遭逢巨变,然而孟凡一行人却并不知晓,他们已经抵达亚塔城外的城墙,见到城外尸山血海,气息惨烈,全都停住了脚步。

    “真没想到,战争会如此残酷。”第一次见识战场,孟凡也不禁长叹一声。这样的场面,比起自己杀的那几个人来说,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孟凡大人,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我们还是快快进城吧。”亚文在一旁催促起来。

    “进城?怎么进去?”孟凡指着这宏伟的城墙,顿时苦笑起来。

    亚文伸手取出魔法戒指,魔法戒指上浮现出一个魔法阵来。

    “这个魔法阵是先知大人传讯给我的,按照这个阵法刻画,激活魔法阵,在先知大人魔力的支撑下我们就能够传送进教会跟先知大人汇合。”

    “原来如此!”孟凡点了点头,这传送阵果然是最方便的通行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