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威慑力

    更新时间:2017-05-02 16:13:12本章字数:3017字

    孟凡此言一出,满堂皆惊,特备是那些贵族,全都一副难看到极点的表情。这就像是原本高高在上的人,华贵的面具被人撕了下来,成了阴险小人一样。

    “你……这是什么话,竟然你污蔑我们?”刚才那年轻贵族立刻就指着孟凡,表情有些不自然道。他这话其实说得非常牵强,本来就是帮助斯托尔欺骗眼前这个二阶剑师,现在却要当着众人的面把话转回来,其实是非常无耻的行为。

    “我污蔑你们?真是可笑,说欣赏我,要给我奖赏,却是要以占据我的功勋为代价。如果真的欣赏我,斯托尔少爷又何必多此一举,不如直接把封地和爵位都赠送给我,在我有功勋的名义下,更有说服力吧。

    第二,你们说要借走我的武器,来证明事情就是斯托尔少爷所做,这也完全是无稽之谈。我杀*死都是一些神庙战士,现在战争规模如此巨大,死亡的神庙战士肯定不计其数,战后如何去调查,就算是调查,帝国也不会调查这些旁枝末梢,所以你们的真实目的就是我手中的魔法武器而已。你们别以为我傻,我只是想要看看你们的真实嘴脸,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露出了破绽,而且还厚颜无耻的一起劝说起来。”孟凡扫过这些贵族,冷笑连连。

    被孟凡的目光直视,所有的贵族都感到脸上火辣辣的,一个个也感觉到羞愧难当,毕竟他们都是贵族,平日里哪里会被人如此说道,更何况说他们的还是一个平民。

    这一下斯托尔的脸色最为难看,他是这次阴谋的主角,现在是击败露,已经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但是作为公爵的独子,出身无比尊贵的存在,他内心更多的是不服和愤怒,感觉自己被眼前这个该死的平民耍了。

    斯托尔月匈中一口闷气咽不下去,怒从心中起,理智顿失,上前一步,傲气凛然的道:“你这个平民,好大的胆子,居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污蔑幄斯托尔家族的荣耀。”

    “我大胆?你就不大胆,你欺上瞒下想要夺人功勋,又随便赏赐爵位和封地,如果我记得不错,册封爵位只有帝国的国王才有这个权利,难道你是国王?”孟凡反驳道。

    “你……狂妄至极,给我拿下这个平民。”斯托尔一下恼羞成怒,也不管是非对错,直接就要擒拿孟凡。

    立刻几个高大的骑士就朝着孟凡走来,这几人全都是五阶剑灵的实力,在众人眼里,以他们的实力擒拿孟凡,简直就是杀鸡用牛刀。

    “先知大人,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孟凡话锋一转,看向了白袍先知。这里是光明教会,白袍先知的职位最大,在场也算是最有话语权的人之一,孟凡自然要找他。

    白袍先知却一脸淡漠的表情道:“孟凡,这件事情我觉得你还是仔细考虑一下,毕竟退一步海阔天空,斯托尔家族在帝国内拥有非凡的影响力。”

    “你……好一个恩将仇报的小人!”孟凡一字一顿的道,心中也凉了一大截,没想到这白袍先知竟然翻脸不认人,简直是无耻之极。

    “你说什么?你敢说我是小人,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不过是一个区区二阶的剑师,连我光明教会的都没有加入,居然敢屡次无礼,你根本就是一个胆大妄为的狂徒,对于你这种人,就应该在作恶之前就彻底扼杀。”白袍先知气急败坏的道。

    “没错,这样的人的确应该扼杀,不尊礼法,胡言乱语,还对大家的好意产生怀疑,简直是可恶至极。”

    “杀了他算了,这样的人,留着以后就是祸害。”

    “帝国根本不需要他这样的人。”

    “我看他之前的功勋多半也有猫腻,说不定他本身就是潮汐神庙的间谍。”

    这一下之前受辱的贵族纷纷开口,对孟凡肆意辱骂,乱泼脏水,总之就是要把孟凡搞臭,把他们抬高。

    “你们这群人,真是无可救药,既然要动手,那就来吧。”孟凡站得笔直,目光坚定,毫无惧色。

    “给我上,擒拿这个狂妄之徒。”斯托尔一挥手,极为愤怒的道。

    立刻,后方五个手持大剑的骑士冲了出来,斗气爆发,笔直的冲向孟凡。

    “来得好……”

    “全都停下,我有话要说。”

    就在孟凡即将抽出长刀的时候,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来到孟凡面前,横身一挡,直接就挡住玏那五名骑士。

    那五名骑士在看到刺*入,脚步也裂开停了下来,似乎非常畏惧,根本不敢接近的样子。

    这个高大的身影正是盖伦,盖伦的出现,斯托尔这方的人全都一惊,谁都感觉得到,眼前这个狼狈的战士是一个六阶剑尊。

    “阁下是?”斯托尔微微躬身,询问道。

    六阶职业者已经不是普通的存在,更何况盖伦身前还有贵族徽记,也就是说盖伦本身就是一个实力高强的贵族。这样的人物,在帝国的贵族圈子里绝对是炙手可热,会受到很多大家族的关注。

    “我是盖伦,来自德玛西亚,是无畏先锋团的军团长。”盖伦自我介绍道。

    “德玛西亚帝国,你就是那个拯救了嘉文四世皇子的盖伦?”斯托尔震惊的看着盖伦,有些不能相信,不过紧接着,他又脸色一变道:“盖伦,你跟眼前这个卑微的平民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站出来?”

    “孟凡跟我有一段交情,我当然不能坐视不理。不过现在这写都不重要,潮汐神庙的大军正在入侵瓦罗兰大陆,我们却在这里内讧,你们觉得有意义吗?如果瓦罗兰大陆真的沦陷,任何人的功勋都会会变成杀身大祸。”盖伦一上来并非战斗,而是要劝和。

    见盖伦如此说,斯托尔也连忙点头道:“盖伦军团长,你说的没错,我只是一时间被这小子气昏了头。”

    “行了,我这话可不是对你说的。”盖伦目光一转,看向了白袍先知。

    盖伦如此表现,很明显已经不把斯托尔放在眼里,而是在跟同样是六阶的白袍先知对话。

    斯托尔口张了半天,最后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脸色一阵尴尬,却又不得发作,盖伦的实力摆在那里,几个五阶剑灵根本不是对手,要找到六阶剑尊,他一时半会还真找不到。

    白袍先知看到盖伦,却是眉头紧皱,他万万没想到孟凡还能搬来这样的救兵,如果是五阶剑灵他完全可以让身边的牧师和身后审判骑士团制裁,但是眼前是一个六阶剑尊,这就不同了。想要抓一个六阶剑尊就卜同了,绝对会付出沉痛的代价,甚至有可能危及到自己的安危。

    白袍先知默然半响,咬了咬牙道:“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攘外必须安内,这个孟凡已经跟大家产生隔阂,如果要行动,必须排除掉他才可以。”

    白袍先知此刻就决定不让孟凡加入行动,冷处理孟凡,等到战争结束后,这样的二阶剑师,随便怎么捏都行。

    盖伦眉头一皱,白袍先知的话看似要妥协,实际上却是在步步寸进,要占据主导地位。

    就在此时,后方的嘉文皇子突然站了起来,大步上前,手中长枪狠狠插*入地面,瞪着眼睛道:“你们都够了,大不了兵分两路,大家分散行动。”

    “又是一个六阶?”白袍先知同样瞪大了眼睛,非常震惊,他不明白,这两个六阶的战士为什么会选择帮助孟凡。

    看到这两个六阶剑尊,白袍先知心里清楚,这下是完全奈何不了孟凡了,甚至在局面上,孟凡还隐约占据着优势。

    “好,分兵就分兵,不过逃采取自愿的标准,让大家自己挑选要跟随的阵营。”白袍先知直接就道。

    白袍先知此话一出,现场的人立刻就分成了两拨,大部分人都是站在白袍先知和斯托尔的身后。反观孟凡身边,除了盖伦和嘉文皇子,就是一路同行的几个自由职业者了。就连亚文都不敢留在自己身后,更不要说那些审判骑士了。

    看到这这样的局面,孟凡一点也不担心,反正自己也要用禁咒来收割,兵力多少根本不成问题。

    “不好啦,大将军反叛,带着军队把城楼围了起来。”就在此时,广场前方传来一声洪亮的声音,这声音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朵。

    但是一听到消息,众人齐齐震撼,谁也没有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亚塔城的兵马大将军居然反叛,这一下亚塔城可算是真的命悬一线了。

    “还愣着干什么,现在,立刻前往城墙塔楼。”白袍先知立刻反应过来,威严的一吼,架起魔力就先一步飞去。

    下方的牧师和审判骑士也连忙跟上,眼下救人如救火,谁都不敢耽搁。

    “什么,布斯曼居然被他的手下给围了?”斯托尔却是一脸惊讶的表情,这惊讶之中又多少带着一些幸灾乐祸。“走,快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