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 城楼之战

    更新时间:2017-05-02 16:13:26本章字数:3388字

    城楼正是城墙后方的第一座塔楼,这塔有近五十米高,可以眺望远方,纵观全局。

    原本此处是城主和一众大臣在战时坐镇的地方,现在反而被一大群士兵重重包围,十几个五阶以上的军官正在冲杀塔楼下方的守卫,准备杀入塔楼。

    双方的战斗异常激*烈,斗气纵横交错,爆炸连连,四周狂风席卷,阶位稍低的战士根本无法接近。

    城楼下的守卫个个都武技精湛,抵御普通的军官原本不成问题,可是军官之中有一个金甲骑士,这人正是亚塔城的大将军,亚塔城最强的六阶剑尊。

    金甲骑士手中一把大剑旋转挥舞,仿佛滚滚车轮,连绵不绝,威力巨大。他每斩出一剑,巨大的斗气剑刃就辐射出去四五米的距离,如同一把巨刀在横斩,来回穿梭之间,威力巨大无比,还不到片刻,就已经有三名五阶剑灵惨死在他的大剑之下。

    其余的守卫一看金甲骑士如此凶猛,一个个都纷纷退却,不敢应战。金甲骑士也不管那么多,一脚踹开城楼大门,带着身后的一众军官就冲上了城楼。

    城楼上,布斯曼城主一看来人竟然是自己最为信任的第一将军,气得白眼一翻,差点没吐血。

    “默克,我待你不薄,你竟然背叛我?”布斯曼城主不敢置信的看着金甲骑士。“到底为什么,劳伦给了你什么好处,你居然要做出这样的事情。还有你们,难道也要跟随他一起反叛?”

    金甲将军上前一步,冷冷笑道:“布斯曼,你做的事情别人不知道,我可全都知道。你人面兽心,做尽恶事,今日我就是来制裁你,让你知道恶有恶报的。”

    布斯曼面色一变,立刻指着金甲将军道:“默克,你在说什么,居然污蔑我?你们不要听他胡言乱语,这个人是劳伦派来的女干细,你们是受了他的蛊惑,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布斯曼,你少在这里狡辩,今天你说什么都没有用。我就是要把你拿下,带给劳伦城主。”金甲骑士话音刚落,立刻闪身上前,手中大剑横扫一剑,一片剑光扫过,沿途的桌椅全部都被粉碎,连带几个文官也被一下劈死。

    “默克你竟敢背叛帝国?”一个文官指着金甲骑士,愤怒的吼道。

    “背叛算什么,这个肮赃的帝国本来就应该被净化掉。”默克冷笑一声,大剑朝着这文官一剑斩下,瞬间就将这文官劈成两半,当场分尸。

    其余人文官见到默克毫无顾忌,一时间人人自危,纷纷后退。

    布斯曼城主也吓了一跳,眉头一挑,对着身后一个素衣战士道:“快上,杀了默克。”

    这素衣战士本来一直站在布斯曼城主身后,没有任何动静,此刻听到布斯曼的话,仿佛上了发条,立刻就闪身挡在布斯曼城主的面前。

    他面朝默克,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握*住两把长剑,这两把长剑看上去很轻,银白一片,但是上面萦绕着强盛的魔法光芒,一看就知道绝非凡品。

    “你是谁?”默克明显不认识这个素衣剑客,但是对方身上的气息竟然也是六阶,让他一下就紧张起来。

    “别管我是谁,想杀布斯曼,先杀我。”这人话语无比简洁,仿佛不带任何感情。

    “你……好,我就从你的尸体上踏过去。”默克愤怒的一吼,大剑上斗气暴涨,巨大的剑刃对准素衣战士,就一剑斩下。

    见到斗气剑刃袭来,素衣战士立刻下蹲避过,双*腿交错,旋身斩向默克的小腿。这一下速度快极,又完美的避过默克的攻击,简直让人避无可避。

    “好快!”

    默克也吓了一跳,不过他本身就身经百战,面对这样一招,并不慌乱,脚下斗气一爆,身体突然凌空,双手握*住大剑,则是向着下方的素衣战士的头顶插去。

    默克这一剑非常厉害,躲避之间,瞬间转为反*攻,又是居高临下的一击,普通的战士绝对要吃一个大亏,甚至是被一剑贯脑而死。

    然而这素衣战士也不是等闲之辈,就在大剑刚刚刺下来的瞬间,他的身体仿佛一团漩涡样向上窜起,手中两把长剑更是形成一个尖锥,顶向大剑。

    “当!”

    大剑跟双剑撞在一起,半空中如同打雷,恐怖的余波席卷西面八方,地面的桌椅几乎全部都被掀飞,砸成一地的碎木。

    两人也各自退后数步才定住身形,这一果照,默克立刻就知道,眼前这人不容小窥,武技之强绝对是拔尖的水平。

    而素衣战士也微微惊讶的看着默克,默克的大剑分明是大开大合的武器,然而他却能够运用得如此细致,也是非常难得的事情。

    一个眼光交错,两人几乎同时移步,再度碰撞在一起。

    素衣战士双剑交叉斩击,一剑快过一剑,脚步更是迅捷无比,闪动之间只能够看到一丝模糊的身影,仿佛有两个人在同时交叉进攻一样。

    而默克也将斗气发挥到极致,剑刃始终保持五米的长度,翻转横扫,如同狂潮席卷,剑刃所过之处,一切桌椅全都被压成粉碎,甚至连地面都被斩出十几道巨大的裂缝。

    剑光交融在一起,立刻半空中就传来连绵不绝的碰撞声,这声音密集得好像狂风暴雨,震得人心头发颤。

    很快,两人的战斗就进*入白热化,来来回回斗气剑刃已经变得无比频繁,几乎每一秒都有一道斗气剑刃斩杀出来,狂暴的气流简直如同飓风,吹得人站都站不稳。

    就在乱流穿梭的时候,默克突然放弃了进攻,闪身而出,一下突进到布斯曼城主的身前,大剑一指,笔直的架在布斯曼城主的脖子上。

    “你……”布斯曼城主惊骇莫名,看着默克,眼里尽是恐惧。

    “布斯曼,这就叫做擒贼先擒王。”默克嘴角露出半点得意的微笑。

    素衣战士见到布斯曼被擒,一时间停在原地,不敢上前。他跟默克的实力只在伯仲之间,如此距离,想要救援布斯曼城主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还不快叫你的人把武器放下?”默克大剑用力一压,直接压得布斯曼城主的肩胛骨都凹了下去。

    布斯曼城主吃痛,眉头紧皱,立刻就大声道:“快把兵器放下。”

    这些守卫倒也听话,立刻就把兵器放了下来,毕竟他们的实力并不怎么强,面对四周的军官都有所不及,现在城主被擒,自然也没有抵抗的必要。

    “还有他!”默克一指素衣战士。

    布斯曼城主一阵无奈,也不得不对素衣战士道:“休斯,快把武器放下。”

    素衣战士迟疑一阵,却只是退后一步,并没有放下武器。

    见到休斯退到了一旁,默克也没有继续威胁,他也知道,这样的六阶剑尊绝对不会轻易放下武器。继续威逼下去,说不定对方还会不顾一切的进攻,那就大大不妙。此刻已经控制住局面,就是最好的情况。

    就在默克擒拿住布斯曼城主的时候,城楼下方也传出打斗的声音。此刻却是白袍先知带领着审判骑士来到了现场,审判骑士强大的实力立刻就凸现出来,几乎将外面的士兵一击即溃,长驱直入的攻到了城楼下。

    还是在城楼下遇见了一些精英战士,审判骑士的脚步才被阻止,不得不停下来战斗。

    而在不远处,孟凡也带着盖伦和嘉文几人来到了城楼附近,这次孟凡没有抢着靠近,而是站在一旁,等待时机。

    孟凡知道,凭借盖伦和嘉文想要攻下一座城楼还是太过困难,倒不如让白袍先知他们当开路先锋,自己再顺势进*入。

    审判骑士的实力全都在三阶以上,是光明教会特别培育出来的教会军力,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帝国军队的一个分部,只不过他直接受教会管辖而不是军部。

    这些审判骑士前面又有高阶剑灵开路,一发起进攻,几乎是勇不可当。这些士兵虽然同样精锐,但是在绝对实力面前还是弱了一筹,不过抵挡了五分钟不到的时间,所有的士兵就全部都被击溃,城楼的大门也被一下打开。

    “哗……”

    城门大门一打开,楼梯上却是堵着一大队的高级军官,这些军官个个都浑身是血,明显刚刚战斗不久。

    而更让这些审判骑士忌惮的是,在军官的中间,布斯曼城主已经被一个金甲骑士擒拿,大剑就压在布斯曼城主的脖子上,只要稍微一动,布斯曼城主就要人头落地。

    “你们这群教会骑士,还不快退开,难道想要让布斯曼城主成为我的剑下亡魂?”默克眼睛一瞪,对着下方一声大吼。

    下方的审判骑士齐齐一退,布斯曼城主的生命安危他们不可能不顾及,现在亚塔城还是布斯曼家族的天下。

    看到默克,白袍相爱那只也是一震,有些不解的道:“默克,你为什么要擒拿布斯曼城主,你这十几年来不是一直效忠于布斯曼家族的吗?如果论到忠心,只怕你数第二没人敢数第一,而布斯曼家族也给了你至高无上的荣耀,让你成为亚塔城的军部将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还有什么不满意,你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哈哈哈……霍尔先知,你跟布斯曼也是一丘之貉,你对你的学员做过一些什么,要不要我现在跟众人说出来?”默克锐利的盯住了白袍先知。

    白袍先知顿时眉头紧皱,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而这时那桀骜不驯的斯托尔却是一步上前,指着默克就大声道:“要杀便杀,布斯曼城主乃是一城之主,怎么能受你威胁?更何况现在是战争时期,有些牺牲也是必要的。”

    “斯托尔,你这个混蛋,不要乱说话。”布斯曼城主立刻大吼起来。

    他差点没气得跳起来,什么叫做要杀便杀,自己可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甚至在他眼里,整个亚塔城都没有自己的生命重要,亚塔城失去了,自己还可以去帝都,但是自己的性命一旦没了,亚塔城的存在也没有任何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