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恶魔

    更新时间:2017-05-02 16:13:36本章字数:3237字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这时孟凡却正好来到塔楼前方,挤开人群,就要进去。

    外围的几个审判骑士本来想要阻拦孟凡,但是在盖伦和嘉文两个六阶剑尊的威慑下,这些审判骑士也是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态,最后也不得不把道路让开。

    所以很神奇的一幕就发生了,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审判骑士居然自动分开,而孟凡一行人正好顺着这条路来到了城楼的楼下。

    孟凡突然出现,白袍先知和斯托尔全都是一愣,接着就露出了愤怒的表情。

    “怎么回事,你们为什么让这个狂妄的人进来?”白袍先知对着审判骑士怒吼起来。

    领头的审判骑士长有些为难的道:“先知大人,他们并没有攻击,只是要进来,而且有一些审判骑士也受过孟凡的恩惠,所以才会让出道路。”

    “哼,算了,反正这种人来了也没有什么作用。”白袍先知一脸鄙夷的看着孟凡。

    “真是,在什么地方都能看到你。”斯托尔冷哼一声,一脸不爽的表情。

    而孟凡却丝毫不介意,反而轻轻一笑,谈笑风生一般道:“斯托尔少爷,先知大人,我这也是想为亚塔城出一份力,你们不用如此排斥我吧。”

    “那先前战斗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出现?”斯托尔瞪着眼睛道。

    “这也没办法,我初来乍到,找不到路,自然没你们那么快,等我来到这里,你们已经打完了。”孟凡伸出双手,耸了耸肩,一脸无奈的表情。

    “好,不过现在用不到你,你在一边看着就行。”斯托尔恨恨的道,现在他也不能拿孟凡怎么样,毕竟孟凡身边站着两个六阶的剑尊,这是两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哦?可是我看这局面好像僵住了,大概你们谈得不太好,不如我来说两句怎么样?”孟凡仿佛没有听见斯托尔的话,一面说一面走上前。

    “你……该死,你别乱来。”斯托尔想要阻止孟凡,但是走到一半,又停了下来。

    白袍先知眼神更是一厉,盯着孟凡呵斥道:“小小二阶剑师,这里不是你能够参合的,还不赶快退下?”

    孟凡根本不搭理身后的两人,头一昂,对着上方的金甲骑士道:“想必你就是那个反叛的将军吧?”

    默克眉头一皱,稍微顿了顿,还是点头道:“不错,不过我这不是反叛,而是为民除害。这个布斯曼是个人渣,他在亚塔城恶事做尽,不论如何我都要将他除掉。”

    “不知道可不可以说出原因?”孟凡也不着急,不急不忙的问道。

    “当然,这个布斯曼在任期间,几乎每隔一个月就会抓十几个少女进*入城主府的地牢中,将这些少女日囚禁起来,日夜折磨,行为极度变*态,简直丧心病狂。更为可怕的是,那些被他玩腻的少女有一部分还会被他制作成酱肉,腌制在地牢中,这些酱肉被他称为两脚羊肉。

    最近几年,布斯曼越来越变*态,魔抓竟然伸向了贵族,布斯曼城中,很多贵族小姐都离奇失踪,其中最为震惊的人一件事,就是来自帝都的伯爵小姐,竟然也被布斯曼抓了起来。此人为了满足自己的变*态行为,已经完全丧失了人性,根本就是恶魔。”默克一脸愤怒的道。

    孟凡也眉头紧皱,看起来眼前这将军道不像是在说谎,而且他本来就位高权重,根本没有必要背叛布斯曼城主再投靠劳伦城主。

    “将军大人,难道你的亲人也遭受了布斯曼城主的毒手?”孟凡知道单单出于愤怒可能还不至于背叛帝国。

    默克神色一黯,深吸一口气,这才说出心中隐藏已久的秘密:“没错,那个来自帝都的伯爵小姐,就是我的表姐,也是我青梅竹马的玩伴。原本我并不知道伯爵小姐就是我的表姐,直到我看到她的尸体,我才明白,布斯曼到底干了些什么。之后幄进*入地牢中调查,更是发现了他的种种恶魔般的行为。”

    “没错,默克将军说的都是事实,我前些年经常在城主府四周巡逻,半夜里总是可以听到女人的嚎哭声,那声音无比凄惨,简直像是冤鬼在哭泣。”一个军官立刻开口道。

    “胡说,他们统统都是在胡说八道,这些全是背叛帝国的卖国贼,千万不要相信他们的话。”布斯曼终于按耐不住,大吼起来。

    “啪!”

    “闭嘴,你这个人渣。”默克一耳光扇在布斯曼的脸上,直打得布斯曼城主半边脸都肿了起来。

    “啊……你这个……”

    “啪!”

    “我跟你说了,闭嘴,再说一句,我现在就把你的脑袋砍下来!”

    布斯曼城主还想开口,却不料默克又是一耳光扇了过来,扇得他两颗门牙都飞了出去。

    感受到脖子间冰冷的大剑越来越沉,布斯曼城主也不得不闭上嘴,装出一脸悲愤的表情,仿佛是承受莫大冤屈一样。

    其实布斯曼城主早就看出来,孟凡身后站着两个六阶剑尊,如果这两个六阶剑尊和你霍尔先知一起出手,那就有很大的希望救出自己,现在死亡自然不值得。

    孟凡早已看出眼前的金甲骑士说的是事实,但想要叫众人信服,凭借一两句话还不足够,必须拿出更有力的证据才可以。

    “这位将军,光凭你的只言片语可无法将人定罪,你必须拿出确确实实的证据才可以。”孟凡继续追问道。

    “我的手里并没有证据,不过我说的是不是真的,只要叫你们的人去城主府的地牢中查探一下或者让这位霍尔先知施展魔法光幕透视地牢也可以看到。”默克道。

    “霍尔先知,不知道可不可以麻烦你?”孟凡转头看向了白袍先知。

    现在派人去查看,自然不如直接用魔法探查来的直观,来的有说服力。

    霍尔头一偏,不爽的道:“我凭什么要按照你说的做,我的魔法,想用就用,不想用就不用。”

    “话不能这么说,霍尔先知,现在我们是要证明布斯曼城主的清白,你出手可不是帮我,而是在帮布斯曼城主。”孟凡立刻就道。

    霍尔犹豫片刻,眼睛一眯,点头道:“好,看在布斯曼家族的份上,我就施展一次魔法透视,不过这跟你没有半点关系。”

    说道最后,霍尔还不忘记强调一下,这不是给孟凡面子,虚弱孟凡的话语权。其实一开始看到孟凡跟默克侃侃而谈,霍尔就已经非常不爽,感觉孟凡占据了所有的目光和是视线,心中已经不知不觉中产生了嫉妒之心。

    而布斯曼城主,在听到要进行魔法透视,观察地牢,顿时挣扎起来,连连踢腾双*腿。只不过他被默克牢牢控制住,根本无法挣脱,嘴巴也因为受伤说不出话来。

    霍尔并没有注意到布斯曼城主的反应,双手虚引魔力线,操纵魔力线纵横交织,形成一面门框大小的魔法光幕。接着另一股魔力从他的体*内飞出,化为一团白光射入远方,这白光所过之处,画面全都被清晰的投影在魔法光幕上。

    白光一路笔直飞行,穿过大街,最后来到布斯曼城主的上空,在上空盘旋一圈,似乎是让众人看清楚景象,最后白光一下钻入地下,深入地下的地牢之中。

    这白光一进*入地牢,眼前的环境顿时暗下来,不过从白光的照射范围,依旧可以看到一些景物。

    这个地牢跟以前所见的地牢既然不同,四周都装饰豪华,地面铺着羊皮地毯,一间间的牢房之中,还有被褥和床榻,看起来就跟普通的客房差不多。

    不过让人触目惊心的是,这些牢房之中的刑具,这些刑具几乎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全都非常恐怖,一旦施加在人的身上,肯定要造成无比惨痛的折磨。而在床头上还横着一个十字桩,十字桩上全都是固定人的镣铐,如果人被固定在十字桩上,肯定无法动弹。

    看到这里,大部分人已经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谁都知道,地牢装饰成这样是用来干什么的,绝不是用来关押普通的囚犯。

    魔法光团继续深入,终于在地牢的深处,发现了几个还关押着人的牢房,这些牢房里全都是蜷缩成一团的少女。这些女孩大约十四五岁,身上仅仅穿着一件透明的单衣,头发散乱,两眼无神,表情却显露出恐惧的神情,就像是在做噩梦的人一样。

    这些少女,身上全都伤痕累累,看起来无比凄惨,很显然她们曾经遭受了非人的虐*待。

    “这个好像是米伦的女儿米亚小姐,他的父亲可是城卫军的军官,难怪连女儿失踪都找不到,原来是在城主府的地牢里。天啊,如果让他的父亲看到,一定会活活晕过去。”一个城卫军的守卫惊呼起来。

    “我的天,这不是我的表妹,她前几天应该是去水轮镇看望外婆,为什么会在这里?布斯曼你这个灭绝人性的恶魔,快点去死吧。”又一个守卫怒吼起来。

    “快看,那个好像是财政大臣的侄女。”

    “还有那个,应该是税务大臣的小女儿。”

    这一下楼梯间的那些军官指着画面里的少女一个个辨认起来,眼前的一切简直可以说是触目惊心,任何人都想不到,一个道貌岸然的城主,此刻竟然成了恶魔,而且还是最为可怕的恶魔。

    “你们都看到了吧,这就是布斯曼,一个人面兽心的禽*兽。”默克一手举起布斯曼,愤怒的狂吼起来。

    “好,既然已经证明,那布斯曼城主随你处置,但是你的这些人必须离开亚塔城。”孟凡突然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