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 拉宁

    更新时间:2017-05-02 16:18:11本章字数:3120字

    此刻一众人全都站在城墙上,斯托尔、霍尔先知、孟凡,各自成一个阵营。

    斯托尔见到孟凡只是看着大军,也不说话,顿时冷嘲热讽起来道:“现在你也无计可施了吧,比克城的大军虽然退后一千米,但这点距离也不过就是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这点时间根本等不到帝都大军的援助。相反的,你看看比克城后面的潮汐族大军,是不是越来越多了?”

    斯托尔伸手一指,竟然有点幸灾乐祸,丝毫没有考虑到,自己跟孟凡也同在一个阵营。

    “后退一千米,的确是一个愚蠢的条件。”这时霍尔先知也一脸不屑的表情。

    “嗯,那刚才你们怎么不开口,全凭我来说?当时你们没有说话,现在却来放马后炮,简直可笑。”孟凡冷冷一笑道。

    “你……我们那是给你面子。”斯托尔强行解释起来。

    “没错,如果我开口,你觉得劳伦城主还会听你说话?”霍尔先知也一副气急败坏的扌莫样,仿佛刚才的功绩全都是他让给孟凡的一样。

    “行了,你们两个就敢在这里跟我废话。”孟凡嘲讽道。

    “你……可恶,你敢侮辱我?我是斯托尔家族的继承人,你侮辱我就是侮辱斯托尔家族,信不信我让你在帝国再无容身之地?”斯托尔眼睛一瞪,大声威胁到。

    “那你试试?”孟凡轻轻一笑道。

    “可恶,霍尔先知,这个孟凡实在是太嚣张,你怎么说?”斯托尔虽然生气,但是并不傻,知道孟凡刚身边有两个六阶高手,不敢轻易出手,要拉光明教会的先知下水。

    霍尔先知眉头一皱,其实他对盖伦和嘉文的顾忌更深,而且自己身后的审判军团,有不少人都是孟凡的朋友,真的动起手来,只怕有很多人都不愿意出手。

    犹豫半响,霍尔先知脸色一沉,还是做了个和事老道:“斯托尔少爷,你们都是年轻人,年轻气盛,一点争执也是正常的,现在对付比克城和潮汐神庙的大军要紧。”

    “你这个老狐狸……”斯托尔气得一跺脚,退到贵族中,不再说话。

    霍尔先知被骂得脸上一红,不过也没有反驳,毕竟自己还要回帝都,而在帝都,斯托尔家族可不是自己能够得罪的。

    看到这两人起了争执,孟凡心里更是舒爽,有高手在身边就是好,说话都有底气一些。

    当然,孟凡也在等待比克城的大军集结,只要比克城大军再度发动攻击,就可以丢出禁咒卷轴,破坏掉聚集起来的攻城车。

    然而整整等了半小时,比克城的大军也没有动静,反而一个漆黑的小点腾空飞了过来。这小点起初极远,渐渐接近,仔细一看,却是一个人影,这人影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中,形体单薄,但是气息却强的可怕,竟然是一个七阶的圣魔导师。

    霍尔先知脸色骤变,连忙大吼道:“不好,这是七阶的圣魔导师,就是他在比克森林借助神力发动了禁咒。”

    “什么,禁咒?”斯托尔立刻抬头,惊骇的看着天空,眼里满是恐惧。禁咒是什么,对于普通人来说,那就是地狱,一旦被禁咒笼罩,任何七阶以下的职业者都要瞬间死亡。

    “快,我们快跑。”斯托尔慌乱的抓住身边贵族的手,转身就要离开城墙。

    相比起来,孟凡这边就要镇定得多,孟凡定睛看向那黑点,立刻就确定这是拉宁大*法师,那个比克城的圣魔导师。因为他手中的龙骨法杖孟凡曾经近距离鉴定过,此刻一见,自然立刻就认了出来。

    拉宁大*法师飞临城墙之上,距离城墙顶端约十米的高空悬停下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众人,接着一副蔑视的模样道:“刚才是谁让劳伦城主撤军一公里的?”

    众人齐齐沉默,谁也不敢说话,面对一个七阶的圣魔导师,现场的职业者几乎全都不堪一击。七阶的圣魔导师已经可以碾压任何一个六阶的职业者,因为他能够飞行,而七阶以下的职业者根本办不到,就算是剑尊也只能够跳跃腾空,而不能够飞行。

    面对一个会飞行的魔法师,城墙下方任何人都不是对手,甚至霍尔先知都不敢跟圣魔导师较劲。

    “不说?那我就随便找个贵族杀掉,看你们说不说。”拉宁狞笑一声,屈指一点,顿时魔力线弹出。

    这魔力线仿佛夺魂钩一样,一下勾住斯托尔身后的一个贵族的脖子,直接就把这个贵族提了起来,吊在半空中。

    “不……不是我,咳咳咳……救……救……我……”

    这贵族惨叫起来,在半空中如同踢腾着腿的小鸡,还不到十秒,就被魔力线给活活吊死。

    “说不说?不说的话,下一个目标就是你。”拉宁伸手指着斯托尔,冷酷的道。

    斯托尔浑身一抖,刚才那个被吊死的贵族比他的实力还强一些,现在哪里敢反抗,连忙就指着孟凡道:“圣魔导师大人,不要杀我,刚才让劳伦城主后退一公里的是这个二阶剑师,你要杀就杀他吧。”

    “哦?”拉宁大*法师转头一看孟凡,不禁一愣,因为他还记得曾经在比克城的治愈公会见过孟凡。“居然是你,当初我只是觉得你鉴定水平不凡,没想到你今天居然可以让比克城的大军都后撤,看来当初我就不敢留你。”

    “没错,是我。”孟凡上前一步,点头一笑。“拉宁大*法师,好久不见,不过我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你,不知道城主府下密道中的十二个传送门魔法阵,是不是你设下的?”

    听到这句话,拉宁大*法师脸色瞬间铁青,紧盯孟凡道:“原来是你毁掉了我的一个传送魔法阵。”

    “没错,的确是我,我还在潮汐神庙挖走了一颗神之眼。”孟凡笑眯眯的看着拉宁大*法师。

    “神之眼?这不可能,你的实力根本无法接近神之眼,区区二阶剑师,在神像面前比废物还不如。”拉宁大*法师不屑的道。

    “是吗?那你看清楚,这是什么。”孟凡翻手从系统背包里取出神之眼的空壳,对着拉宁一阵摇晃。

    拉宁看得真切,这的确是潮汐神庙的神之眼,虽然里面的能量已经消失,但是这种宝石材质却是潮汐神庙独有的。

    “你……你竟敢亵*渎娜迦女神!”拉宁大*法师怒不可遏,指着孟凡,手指都在发抖。

    “亵*渎了又如何?本来水下宫殿里还有一座黄金打造的神像,要是有时间,搞不好也要挖出来让你看看。”孟凡无所谓的道。

    “可恶,简直可恶至极,你这个凡人,你这个蝼蚁,你罪该万死!”拉宁狂吼起来,体*内魔力涌动,身周狂风四起,风云色变。

    而听到孟凡亵*渎了神灵,城墙上的人基本上都处于呆滞状态,一个亵*渎了神灵的人,还是二阶剑师的实力,竟然能够活下来,这简直就是奇迹。

    这一瞬间,斯托尔猛然觉得看孟凡也不怎么生气了,毕竟孟凡连神灵都亵*渎,对自己只不过嘲讽了几句,好像也不算什么。

    而霍尔先知,更是警惕的盯着孟凡,他在内心已经决定,坚决不能让这个人进*入光明教会的教廷中。

    至于其他人,全都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孟凡,亵*渎神灵的二阶剑师,不要说见,就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该死的人类,你的鲜血和灵魂都将受到永远的惩罚,受死吧。”拉宁大*法师早已经忍无可忍,手掌虚空按下,恐怖的海水凝聚成巨大的冲击波,朝着城头压了下来。

    这海浪冲击波一出现,几乎横跨三十米的范围,冲击波内全是翻滚的海浪,如果被卷了进去,瞬间就要被压成肉泥。

    冲击波已经席卷所有人,逼得霍尔先知也不得不出手,挥动魔杖,在身前凝聚成一面银白色的盾牌,盾牌凝聚成形,飞入空中顶了上去。

    “神圣盾牌!”

    霍尔先知念动咒语,盾牌瞬间变大,跟海浪冲击波撞在一起。

    “轰!”

    两大魔法碰撞,半空中不断发生魔力爆破,海水化作暴雨,淋湿了城头上每一个人。而那盾牌也被冲击波撞得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要跌落下来,下方霍尔先知的脸色已经变得如同白纸,浑身都在打摆子。

    爆炸整整持续一分钟才停下,海浪冲击波消失的瞬间,霍尔先知也同时脱力,撑着魔杖,不断喘气。

    而半空中,拉宁大*法师则是抚扌莫手中的戒指,眼睛锐利的盯着霍尔先知,冷笑道:“区区六阶的灵魔导师,能够接住我的深海冲击魔法已经是你的极限,我倒是要看看,我发动禁咒你们要如何接得住。”

    拉宁大*法师露出残忍的微笑,开始不断退后,拉开施法距离,禁咒的威力太大,就算是他,一旦借助神力发动,就算是拉宁大*法师也不能够抵挡。

    眼看拉宁大*法师越飞越远,众人全都惊恐不已,抱头鼠窜,禁咒就等于魔法末日,任何人都躲不过去,这下就连那些镇定的审判骑士也开始狼狈的逃窜起来,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城墙。

    然而城墙上,孟凡却突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拉宁大*法师,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