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 心计

    更新时间:2017-05-02 16:18:50本章字数:3131字

    轰隆隆的爆炸声,仿佛是最好的战鼓,在这滔天的声势下,比克城的先锋军完全到了舍生忘死的地步。

    前排的士兵刚刚倒下,后排的士兵立刻就迎头而上,不管脚下有多少士兵死亡,都无法阻挡他们的脚步。如此坚决的进攻,造成的接过堪称惨烈,原本已经染红的地面,又铺满了一层尸体。

    惨烈,这样的进攻,只能用惨烈来形容。

    城墙上不少弓手都已经射得手臂发软,但是眼前的大军,却一步也未停下,这简直让城墙上每一个士兵都头皮发麻。战斗中,最恐惧的是什么,那就是敌人根本不怕死,一群不管死多少人都不在乎,一直往前冲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敌人。

    “好恐怖,这些比克城的人全都疯了吗?”一个士兵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下方。

    “疯了,他们全都疯了。”

    “这样的军队,谁才能够阻止他们?”

    城墙上,士兵的信心已经开始动摇,一些弓手射出的疾箭根本没有准头,飞到半空就落了下来。更有一些,完全失去了战斗的勇气,反身缩在围墙下面,不敢抬头攻击。

    “进攻,快点进攻,再不进攻,对方的就要攻入亚塔城了!”一旁的督战军官竭力大吼起来,喉咙都几乎喊哑了。

    然而这些士兵依旧无动于衷,他们根本不敢去看下面的画面,那些悍不畏死的身影,那些如同恶魔一般的目光。

    眼看士兵全都丧失了斗志,将领们也都无计可施,现在的确没有谁能阻止比克城大军的脚步,按照这样的局面持续下去,只怕要不了一个小时,亚塔城就会彻底沦陷。

    城墙上的箭雨一下变得稀疏起来,作为无畏先锋军团的盖伦自然立刻就发现了。

    盖伦举目四望,面色一变,皱眉道:“不好,亚塔城的士兵已经失去了战斗的勇气,在这样下去,只怕会不战而败。”

    “那怎么办?”孟凡也发现了这一点,但是对于战争他根本是一窍不通。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挽回士气。”盖伦停了一下,目光突然变得坚定起来。“那就是出城反*攻,只有派出骑士军团跟比克城的军队正面交战才能够挽回士气。”

    “等一下,我还有一个禁咒没有释放。”也不知是不是故意,孟凡竟然大声提醒道。

    然而这一声,却是刚好后方的霍尔先知听见了,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孟凡,不敢相信孟凡身上竟然还有一张禁咒卷轴。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历,禁咒卷轴的价值至少是十万金币,难道是某个帝国额皇子?”霍尔先知狐疑的看着孟凡。

    然而他却不知道,自己只猜对了一半,这禁咒卷轴的确是皇子的,不过不是孟凡,而是嘉文皇子。

    知道孟凡还有一张禁咒卷轴,霍尔先知连忙上前道:“孟凡你手里真的还有一张禁咒卷轴?”

    “嗯……是又怎么样?”看到是霍尔先知,孟凡顿时没好气的道。

    霍尔先知心里恨得牙痒痒,但是表面依旧强行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道:“如果有禁咒卷轴,你可以先摧毁他们的攻城车,这样一来,我们守住亚塔城的胜算就要大得多。”

    “废话,这还用你来教?”孟凡翻了个白眼,依旧一副不爽的模样。

    毕竟霍尔先知之前忘恩负义,自己救了他倒反过来联合斯托尔设计自己,自然不能给他好脸色看。

    “你……到底怎么样你才肯出手?”霍尔先知气急败坏的道,要不是孟凡手中有禁咒卷轴,他绝对不会这样屈尊降贵的来跟孟凡说话。

    “算了,看你态度还不错,我也就勉为其难吧。”孟凡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你去召集亚塔城的骑士军团,让他们在城下集合,我的朋友盖伦要带领他们出城反击。”

    “出城反击,你疯了?”霍尔先知不敢置信的看着孟凡,眼前的局面,绝对是比克城大军碾压的状态,亚塔城根本不可能抗衡。

    “你懂什么?现在城墙上的士兵士气全无,根本无力阻击,这样下去亚塔城的沦陷只是时间问题。如果有骑士军团反击,一方面可以提升士气,另一方面,也可以托住对方大军的脚步,为亚塔城争取时间。”孟凡借盖伦之前的话,说得振振有词。

    霍尔先知你一阵无语,最后只得是点头同意,转身飘下城墙。

    “孟凡,你刚才是不是故意让霍尔先知听见的?”就在霍尔先知转身离开的时候,盖伦正好上前,盯着孟凡道。

    “嘿嘿,算是吧。”孟凡挠了挠头。

    “孟凡,你这样是阴谋家的行为,与骑士精神有违。”盖伦一脸严肃的道。

    孟凡耸耸肩,无奈的道:“我只是小小的利用一下这个老狐狸,现在想要调动骑士军团,除了斯托尔就是霍尔先知,只有他们两人在亚塔城才有这样的威望。况且,这霍尔先知也并非什么好人,处处跟我为难,还恩将仇报。”

    盖伦叹息一声,最后点头道:“哎,总之这样的方法你尽量别用,阴谋是邪*恶的源泉。”

    “知道了,盖伦大哥。”孟凡连忙点头答应。

    心里却不怎么认同,没有一点心机,自己早就被人玩死了。从苦役营到比克城孟凡已经看过太多,人在黑暗的角落,总是会渐渐落入邪*恶之中。

    当然,孟凡也知道,盖伦是一个正人君子,甚至有点顽固,自己的理念没有必要跟他解释,只要阳奉阴违就行了。

    不过一旁的嘉文皇子却对孟凡微笑连连,仿佛非常满意,他显然跟一根筋的盖伦大不相同,毕竟作为皇子,是要深得权术之道的。

    “孟凡,你们下来吧,亚塔城的骑士军团已经召集完毕。”只是片刻,下方就传来了霍尔先知的声音。

    三人对视一眼,非常有默契的走下城墙,来到了城门下。

    此刻,城门下方,一个方阵的骑士已经集结完毕,全都是全副武装的铁甲骑士,至少有五千人以上。

    “这里是五千骑兵,目前最精锐的骑士军团,不过他们并不同意出城反击。”霍尔先知简单的介绍一下,就退到一旁。

    孟凡看了霍尔先知一眼,见他目光流转,知道是他搞的鬼,骑士军团绝对不会轻易拒战,毕竟亚塔城是他们的家园,亚塔城一旦失守,最先遭殃的就是他们的亲朋好友。

    “你们真的拒绝出城作战?”孟凡盯着前排的五个银甲骑士,突然发问。

    “大人,请你给我们一个理由,现在并不是最佳的战机。”一个银甲骑士回答道。

    “那就让这位无畏先锋的军团长来告诉你们。”孟凡也懒得回答,直接把任务交给了盖伦。

    盖伦立刻上前一步,极富激情的演讲起来,他的声音仿佛有某种魔力,不到片刻就让这些骑士们热血沸腾,斗志昂扬。

    “吼吼吼……为了亚塔城,为了骑士的荣耀,死战不惜!”

    五千骑士几乎同时大吼起来,声势震天,气吞云霄,这股气势足以震撼任何一个人。

    就连霍尔先知都被彻底震撼住,心里不得不佩服盖伦的领军能力,这样的人物简直就是军队的灵魂,难怪他可以从诺克萨斯的军队中救出德玛西亚的皇子。

    骑士军团蓄势待发,城门立刻大开,护城河的巨型吊桥也同时落下,浩浩荡荡的骑士军团,踩着滚滚烟尘,冲锋而出。

    就在霍尔先知发愣的时候,却没想到,自己身后的审判骑士竟然也骑着白马,纷纷跟了出去。

    看到审判骑士从眼前经过,霍尔先知连忙拉住一个审判骑士,大声质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这名审判骑士一把甩开霍尔先知的手,冷冷的道:“抱歉,先知大人,亚塔城也是我们的家园。”

    “你……”霍尔先知瞪着眼睛,说不出话来,他万万想不到,盖伦的演讲不禁感染了骑士军团,就连自己的审判军团都被感染,要跟随军团出城作战。

    “白痴,都急着跑去送死。”霍尔先知对着审判骑士团愤怒的大吼起来。

    “白痴的是你才对,你这个无能的先知。”孟凡冷嘲热讽一声,脚下疾行,身影飘然而出。

    “该死,竟敢说我无能?”霍尔先知气得青筋暴跳,一跺脚,竟然架起魔力,也飘出了城门,朝着孟凡追了上去。

    突然一支骑士军团冲出亚塔城,滚滚铁蹄踏得大地震动,比克城的先锋军都不得不停下来,在工程车前竖起了大盾。现在攻城车如果被骑士军团靠近,绝对会被彻底破坏,领军们绝对不敢让这些珍贵的攻城车涉险。

    而在攻城车后方,比克城大军中一个方阵的骑士军团同样冲了出来,只不过在这些骑士军团中,有几个身材无比巨大的深海巨妖,这些深海巨妖简直就是如同怪兽一般的存在,一出现在战场,就发出恐怖的咆哮声。

    “此战,荣耀与我同在!”

    突然,最前方的盖伦也高举大剑,仰天大吼,斗气震动,声震长空。

    “荣耀与我同在!”

    后方的骑士纷纷大吼,一时间热血沸腾,战意激增,恨不得现在就冲上战场,跟比克城的大军决一死战。

    两军仿佛就要在下一秒交锋,双方几乎都悍不畏死,这绝对是一场无比惨烈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