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血月

    更新时间:2017-05-02 18:15:18本章字数:3113字

    还未跨出神庙大门,越波等人便知大事不好,因为向外匆匆张望之时,他们发现门外原本象素纱白雾一般的朗朗月色早已无踪无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迷迷蒙蒙、令人触目惊心的暗红。

    待得在众人的簇拥之下立在门外仰望天幕,越波心中更是如同被巨石压住了一般,沉闷地透不出气来。

    但见当空一轮圆月,大半个已经变得殷红刺眼,而月亮上的那片红色却仍在继续扩大,迅速浸染、侵蚀着剩下的那一小部分。

    不多时,整个月亮便完全被血色覆满、浸透,看起来既像海上初升的朝阳,又似一个被烧红的铁饼,只不过它放射出的不是令人愉悦的光芒和热力,而是劈头盖脸的抑郁与恐慌。

    众人起初还向空中指指点点,且此起彼伏地惊呼道:“血月亮,血月亮!”后来便都沉默不语起来——关于血月亮的古老传说,已经如同魅影一般,沉沉地降落在大家心头,挥之不去。

    此时,血月亮的红色却仍在不断加深。

    那刺眼的血光如同瀑布一般,从半空中汩汩泻下,使得众人向四下里张望时,只觉得天地之间都已被血色淹没:血红的海浪,血红的村庄,血红的脸庞,血红的目光……

    无边无际的血色,携着无穷无尽的恐惧,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然后像毒蛇一般,迅速钻到众人的内心更深处。

    越波低下头来,长叹一声:“唉,血浸明月,血浸明月!难道我越波统率鱼族长达百年,到头来竟是这个结局?”

    “血浸明月”,是历代巫师长老们对血月亮这种天象奇观的古老说法,它后面还有半句:火烧七星。

    “血浸明月,火烧七星”,这个说法背后,其实隐藏着令人恐惧不已的灾祸征兆。

    据说,这个天象出现在什么地方,什么地方便将不可避免地陷入无休无止的杀戮、混乱之中,从而成为水深火热、生灵涂炭的苦难深渊。

    而那些看见血月亮的人,他们所在的部族更将成为杀戮暴乱之中首当其冲的牺牲品。

    说到这里,诸位肯定会问,这“血浸明月”容易理解,那“火烧七星”又是什么意思?别急,且听在下细细道来。

    原来中国人很早就注重观测天象,他们将星空分作东、西、南、北四大区,又在每区选取七颗星组成一个图案作为象征,分别是东方青龙、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它们同时也对应着天下的四方,这四个图案号称“四象”,组成四象的二十八颗星叫做“二十八宿”。

    传说当血月亮这个奇特的天象在某处出现时,与此地相对应的星空区域之中便会出现“火烧七星”这个异常情景。例如,鱼族越波等人居住在东方海滨,东方和青龙七宿相应,一旦越波他们在此地看见血月亮,稍后肯定将有火烧青龙七星的奇观出现。

    事到如今,越波却仍然抱着微乎其微的希望,闭上双目,高声祝祷起来,祈愿上苍庇护鱼族,使得一切噩梦就此打住,不要再接着出现“火烧七星”的情形。

    然而,众人在沉默之后重新发出的一阵阵绝望式惊呼,令越波无可奈何地明白:这一切已经无力挽回,鱼族人惨遭杀戮的命运,就象搭在满弓急弦上的毒箭一样,随时待发。

    眼下只有两件事还不能确定:这支令全族蒙受血光之灾的命运暗箭,到底会在什么时候离弦?它又将从什么方向破空袭来?

    念及与此,越波愈发觉得心境悲凉,绝望无比。

    他索性心有不甘地仰起头,睁大双眼,用诅咒的目光,将头顶上这一幕天象奇观看个彻底。

    撇开征兆不提,此时众人头顶上的那幕景象倒也的确够得上“奇幻”二字。只见那轮血红色的月亮正越变越暗,接着就象发生了月食一般,渐渐亏缺起来,不多时便销蚀殆尽,只剩了周边那一圈血色的光环。天空也随之黑暗下来,但满天星斗却显眼了不少,闪闪烁烁,高远清亮。

    此时听得空中“铮”的一声,随即便见月亮周边的那道光圈,竟然象被崩断了似的,骤然伸展成一段耀眼的金光。远远看去,就象一柄纯金打造的极细极窄的长剑。

    众人目瞪口呆之际,那道犹如宝剑一般的金光已如离弦之箭,拖着细长的红色光芒,飞离了血月亮,直向东方青龙七星疾射而去。

    片刻之间,那道金光便已迅速到达青龙方位,并开始分别绕着角、亢、氐、房、心、尾、箕这七颗星旋转了一圈,然后便消失了,只剩下随它而来的那道极细极长的红光,象一根红色的丝线一般,穿越茫茫天际,将血月亮和青龙七星连结了起来。不多时,那七颗原本闪着白亮光芒的星辰,竟也渐渐变得通体透红起来,乍看之下,犹如悬在空中摇摇欲坠的七滴血珠!

    望罢这幕奇景,越波不禁闭目低头,暗自叹道:“天公啊天公,你与其费尽心机,展示这般奇幻殊绝的景象扰动百姓心魄,何不安常守故、调节风雨,让天下苍生各有所养,安居乐业?”

    正想到此处,却听得众人又是一阵惊呼。

    越波连忙仰头再看,却见西北边的天空中,一团火球正飞掠而来。待它靠近了一些,众人这才发现,那团火球竟然是一只其大无比的飞鸟!但见这只巨鸟疾速飞翔之际,身上火焰腾腾、光明熠熠,颇为壮观。

    越波心中生疑:“‘血浸明月,火烧七星’的情景,虽然此前不曾亲眼看见,但总归是耳熟能详的传说,想来古人必然不时可以遇见,但是这种烈焰腾腾的火鸟,以前却从未听说过,不知它究竟是何物?它的出现到底又是什么征兆?”

    此时那只火鸟已然飞到青龙七星附近。只见它将颈部一伸,张开尖尖的利嘴朝那根红色的光线猛然啄去。却也奇怪,在它一啄之下,那道原本连结着血月亮和青龙七星的红线便随之消逝了。不久之后,便见得青龙七星和血月亮也渐渐褪去血色,逐渐恢复出本来的模样。

    那火鸟见状,引吭高啼了几声,然后迅速朝西北方飞了回去,须臾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于是天地间又归于月白风清,安然如常,方才的一切似乎从未发生过。

    直至此时,众人才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

    只听左海向越波问道:“老首领,血月亮虽然出现,却又因为那只火鸟而消失了,这,这究竟是什么征兆?”

    越波一脸茫然地摇头答道:“我虽然已经活了一百二十年,但此前也从未见过血月亮,更不用说那只神秘莫测的火鸟。到底这一切是什么征兆,我也无法猜得出来。”

    石玄道:“可是我们的的确确看见了‘血浸明月,火烧七星’的情景。都说一旦望见这个奇观,本地本族必有巨祸大难。为今之计,我们该如何应对?”

    越波朝众人望了一眼,缓缓说道:“此次只怕灾祸难免。但不管如何,我们也不能引颈待戮、任凭宰割。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哪怕我们便是网中之物,也总要挣扎挣扎,闹他一个鱼死网破。或许如此一来,事情有些转机也说不定。”

    左海听了,高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请老首领马上调兵遣将,安排一切!”众人纷纷点头称是。

    谁知越波却摇了摇头:“我气数将尽,正如风中残烛,马上就油尽灯枯,如何还能够再率领你们应对这一切?”

    石玄道:“老首领虽然年事已高,但依然精力充沛。本族如何能少得了你这个经验丰富的英雄领袖?”

    左海应声说道:“是啊,石护法说得很对,我们坚决拥护老首领!”

    众人也七嘴八舌地附和起来,有的道:“正是,我们都服从老首领的调遣。”有的道:“眼下危难关头,鱼族更需要你的引领!你老人家就别再推辞了。”

    越波叹道:“不是我想推辞,而是心有余而命不足。昨夜无聊之中,我用‘连山卦’给自己卜算了一下,这才知晓自己竟然只剩了一两天的寿命。如此一来,我又怎能够带着你们与灾祸抗争?这也正是我今晚匆匆召集你们前来议事的原因。”

    众人听了这话,一时之间都默然无语,毕竟“连山卦”是奇准无比的预测之术,而且越波精于此道,四十年来不曾有过一次卜算失误的记录。

    现在,既然他得出的是这个结果,众人除了无奈接受,已别无他法。

    当然各人心中又都感到莫名悲凉:眼看灾祸不时就会降临鱼族,可是越波老首领却又偏如掠过天际的流星,转瞬之间,行将消逝。

    见众人目光中深蕴感伤之意,越波朗声说道:“诸位不必如此。我早说过,生死轮回,新陈代谢,这是自然规律,就算我这几日不死,也迟早要有人来接我的担子。你们赶紧推选新的首领,以便尽快应对不时而降的灾难吧!”

    左海说道:“既然如此,我还是推选越羽为鱼族新首领!”说罢,转头看着石玄,只料他必然反对,谁知却听得石玄缓缓说道:“我赞成左领军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