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事情发展

    更新时间:2017-05-16 13:09:11本章字数:1953字

    大理寺的人似乎都对林绾绾已经格外熟悉了。来来往往的人都和她打着招呼,几近于哥们的关系。

    舜华很喜欢林绾绾的性子,不娇柔不做作。

    捕快打开净室,等她们进去后再将门关上。依旧只有两尺之上的一方铁窗透进来弱弱的日光。不过一日时间,方龙整个人显得非常憔悴。

    他如同看见了希望的曙光向舜华她们扑过来:“官爷,官爷,我真的只是去了赌坊啊。”

    舜华避开他坐到方桌前:“陇都抓赌抓的这么严,你却明知故犯,这便是罪。”

    方龙一时噎住,无话可说,颓废的坐在灰色的床榻上。

    舜华见他的模样,不紧不慢的开口:“我想知道你家住在陇都外郊,平常府里也忙,怎会知道北邙街的茶馆里有一家暗赌坊?”

    “小人……就好这一口,就……就四处打听了一下。”他说话间带着结巴。

    “哦——”舜华特意拉长了尾音:“陇都抓赌,被抓了少说也得关个十天半月甚至更长。你既然不愿意说,那就在这里待着吧。”说完作势要走。

    “是常启。”方龙连忙道:“我和他偶然结识,但他人很好,怕府里有人发现我去赌坊扣我工钱,特意让我换他的衣服去的。”

    “你是何时离的府?”

    “戌时。”

    “好了。”舜华将他的口供记下,收拾好,便招呼林绾绾走。

    方龙急忙说:“不是我招了就放我出去的吗?”

    舜华回头道:“我说了,陇都抓赌,被抓了少说也得关个十天半个月。”

    屋外的大雪渐渐停了,只余下细雪和冬风凛冽的吹着。舜华就站在长廊口任凭冬风吹着,大风吹过她的耳畔,撩起她的鬓发,将心里的阴霾渐渐吹散,感觉事情的真相就在眼前。

    陀伽散!有毒的茉莉花!绣嫁衣时扎破的指尖!尚书千金,顺天府千金,张婉柔都是死于陀伽散,作案手法是什么样?凶手倒是谁?仿佛有一根绳子将线索渐渐地串联起来。

    “舜华姐姐,你没事吧?”林绾绾在她身侧有些担心的问道。

    忽然她抓住了什么,对林绾绾道:“我们去找少将军。”

    程安正在和大理寺卿谈话,舜华见有外人恭敬的道:“民女见过林寺卿,少将军。”

    林绾绾亲昵的挽住林寺卿的胳膊,甜甜的叫了声:“爹!”

    林寺卿则有些无奈:“你啊,总是跑往大理寺跑,我看你干脆住这儿得了。”语气里却尽是宠溺。

    瞧人家父女多好啊!舜华心里不由得泛起丝丝苦涩。

    “找到线索了?”程安见她前来找自己,定然是有了线索。

    “是。我曾在在张小姐的食指上发现一两个小血洞,今日从张府带回来的茉莉花上也验出陀伽散。楚国习俗一般新娘在待嫁时都会亲自绣自己的嫁衣,技术再好的绣娘也难免会扎到自己的手指。而当手指被扎伤,再去触碰陀伽散,剧毒从细微的伤口进入,只会感觉到一丝麻痒,不会让人太过在意。”

    “沾满剧毒的茉莉花是张老爷吩咐花店送给张小姐的。他一心想用张小姐与林公子的联姻来替自己的生意铺路,所以他不会给张小姐下毒。张老爷只有两个女儿,嫡女张婉清与庶女张婉柔,毕竟坊间传闻林公子克妻,所以他的夫人定然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去冒险,唯一的选择便只剩下张婉柔,哪怕张夫人再如何讨厌张婉柔也必定会留她性命。现在,能与张婉柔扯上关系的这条线,便只剩下给张婉柔送茉莉花的伙计和搬花的家丁。家丁现在被关押在大理寺,根据他们的口供后证实他们没有说谎。”

    舜华说到林文轩克妻时还刻意看了一眼林寺卿,见他只是黑着脸,没有太大的怒气才小心翼翼的往下说。

    “那天我们去张记花房,记得店里的伙计都说常启是个短工,刚来的时候特别卖力后来渐渐地就指使不动他了。再后来搜查王志平的房间出来时,常启不小心撞到了五殿下,他当时哆哆嗦嗦的,我们也只是以为他撞到了贵人吓破了胆而已。现在想想他应该一早就在外面偷听。”

    江儒带着满身风雪进来,微微俯身:“少将军,常启今早从张记花行离职,据说是工期已到。”

    舜华恍然明白,原来程安早就发现常启不对劲。

    程安见她看着自己,下意识的解释道:“那天五殿下说在曾在藤花阁碰到过常启,所以特意让人去盯了一盯。”

    一旁静静聆听的林寺卿开口吩咐一旁小吏:“去查一下常启的卷宗。”

    卷宗里一共查出六个叫常启,只有一个曾因盗窃罪被大理寺关押过一段时间,他的父亲也因盗窃太仆寺卿钱袋被关押大牢,后来死在牢中。能与林寺卿有仇的只有这位常启了。

    舜华他们一行人站在北邙街后街的一家土胚房前,若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繁华的陇都还有这样贫困的房子。

    他们站在半人高的土胚墙外,一眼便能望见院内的景象。正屋的墙壁上贴着去年掉了色的残破对联,雕刻五福的木窗只剩下框架,大门上挂着的铁锁也已经生了锈,一看便是长久无人居住的。

    舜华突然觉得西市的乞丐窝都要比这里要好的多。

    这时一位推着木板车的妇人从他们身后经过,见他们个个身穿不凡,便询问道:“你们找常家小子吧!他有段时间没回家了。”

    舜华转身,见妇人推着东西上前客套道:“大娘这是要上哪儿?”

    “我去集市摆摊。”妇人说着指了一下板车上的东西:“家里自己种的东西。”

    若说这消息灵通的除了流窜于大街小巷的乞丐,便是爱唠家长里短的妇人了。舜华上前替她推起板车:“大娘,我帮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