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林绾绾

    更新时间:2017-05-17 17:47:05本章字数:1297字

    小小的插曲过后一切如常,舞台上曲声依旧,台下谈笑风生,一瞬之间便忘了刚刚的不要愉快。

    他们又等了半个时辰也不见林文轩过来。

    “林公子怕是不会来了吧。”舜华从窗户看到楼梯上身着绛紫色宫装的女官,说道。

    “不可能,我和他的关系还是不错的,他不可能不给我面子的,再等等。”

    这时雅间的门被推开,刚刚那个女官走了进来向他们行礼:“奴婢见过五殿下,少将军。”礼数周到无可挑之处。她为公主身边的第一女官却不戴繁琐装饰,只有发间一簇白玉珠花色泽莹润,在烛火下生辉。

    “宋女官有何事?”怀瑜抬手示意她起身。

    “公主着人送林公子回府了,特意让奴婢告诉您一声。”语气不高不低,平平淡淡:“公主还让奴婢告诉您,以后宴客找个正常的地方。”

    怀瑜难得听话:“谨遵皇长姐教诲。”

    宋女官见怀瑜无任何吩咐,便退下离去,在转身之际看了程安一眼,盈盈一拜,说:“公主说少将军若是遇到难题了,随时都可以找她。”

    将军府与丞相府不对盘是朝中众所周知的,也不知道公主对程安突然示好是何意,莫不是……舜华想了想立马摒弃了脑中的这个想法。

    在关门声响起时,怀瑜说了一句:“面子是什么,能当饭吃吗?”

    看似轻松的语气却夹杂了太多无奈。年幼丧母,一个在朝中毫无家族势力的皇子,他也委屈,却无从叙说。

    程安拍了拍他的肩,随他一起坐下吃饭,一时无言令空中的气氛顿时冷了许多。程安估摸着时辰对怀瑜说道:“天色不早了,我们得回去了,殿下也回宫吧。”

    怀瑜正夹了一口菜,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不行,三哥去泉安寺祈福了,好不容易没人管我。”

    “这不是女眷做的事吗?”舜华惊讶的问道。

    “本来是派皇长姐去的,她突然身体不适就换了三哥。”怀瑜咕隆咕隆喝了一大口水,对他们不在意的摆了摆手:“你们走吧。”

    舜华看出他眼中的落寂,对这个弟弟有些不放心,便说:“我们一会儿还有些事,殿下和我们一块去吧。”

    江儒带着仵作早已在城门口等候多时。指着那仵作介绍道:“少将军,这位姓林。”

    “见过少将军。”林绾绾低头行礼。

    舜华感觉那仵作的声音低沉的有些不对劲,不由的多看了两眼,身材娇小,戴着白玉冠,面容清秀,再往下,呃……没有喉结?

    她长年穿男装,易男子,自然是一眼便认出了仵作的女儿身,心下道这姑娘胆子真大,但又想想自己也不是如此吗?她便没有戳破她的身份。

    程安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招呼人上马车。

    夜色寒冷,前方道路也不明,只有马车上悬挂的羊角灯在风中颤抖。直觉告诉怀瑜肯定没好事,于是问道:“这么晚了还要出城去哪儿啊!”

    “去西山。”程安回答的干脆利落。

    西山是一整片墓园,怀瑜一听整个人都不好,往后退了两步:“那个什么,我突然想起母妃等我回去吃晚饭了。”

    “都这个时辰,程妃娘娘怕是早就歇息了。”舜华自然知道怀瑜害怕。他小时候没少被宫人扮鬼捉弄,心里有些阴影,安慰道:“反正已经晚了,你这时回宫怕是又免不了一顿责罚,且随我们去吧,一会和江儒在马车上待着便是。”

    怀瑜还在马车外犹犹豫豫。一直没有说话的林绾绾开了口:“是不是个男人。”

    听出她语气中带着微微的不耐烦,怀瑜却立马硬了气,一骨碌的爬上了车。

    天上的寒月被薄云掩盖,朦胧里透着冰冷与凄凉,前方看不清的黑暗与迷茫。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进了宫。她微微叹了口气,落了车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