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尸骨陀伽

    更新时间:2017-07-01 18:28:03本章字数:1580字

    月色下,林绾绾取出随身带的迷香点燃在守墓人的木屋里,然后走向墓园,隐于夜色之中。一系列的动作下来,不带一丝害怕,游刃恢恢样子,一看这种事她就没少做过。

    他们分散于四周寻找去年的新坟。黑夜里,林绾绾的方向亮起了火折子,舜华与程安走去她的方向,见她已经打开工具箱开始工作。

    舜华轻声提醒她:“不要让人发现动过的痕迹。”

    林绾绾瞪了她一眼,仿佛觉得舜华在质疑她的能力,极不情愿的吐出两个字:“放心!”

    舜华见此只得讪讪的笑笑。

    因是去年底的新坟,土质比较松软。林绾绾指着坟墓朝南的地方,程安便充当起了苦力。

    深沉夜幕之中,林绾绾小心翼翼的将发丝包好放入工具箱,问道:“顺天府千金那不用去吗?”

    舜华抬头看了一眼天色,虽是夜幕却离天明不远,没有时间,便回答道:“顺天府尹千金死状与张婉柔和尚书千金皆有相同之处,只要验出尚书千金就可以推断出顺天府尹千金死因来了。”

    忽有大风呼啸而过,大片的雪花便随之袭来,这场蓄力已久的大雪似乎不会轻易停止。他们的痕迹被雪花掩埋,一切如同没有来过一般。下山的路上舜华想到了张婉柔,她会不会已经埋在了乱葬岗,随着大雪掩埋,被人遗忘。舜华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幸运的,至少她还有选择命运的机会。

    怀瑜靠在程安的肩上睡得很香,林绾绾在马车上捣鼓了半天也不见他醒。许久她将东西收回工具箱,道:“是为陀伽散无异。”

    舜华没有太过惊讶,因为与她料想无异。

    马车刚入城门,林绾绾便让江儒停车,想下了马车。

    舜华将她拉住说:“天还未曾亮,又下着这般大的雪。你一个姑娘倒底不太安全,就让江儒将送你回去吧。”

    林绾绾有些惊讶于自己的身份暴露,呆呆的坐回原处:“你在说什么啊!”

    “就是,军师你是不是搞错了,她怎么可能是个姑娘家。”怀瑜假装揉着睡眼惺忪的眼从程安肩上靠起来说:“大晚上的出来挖尸体,哪里有一点姑娘的样子。”

    听怀瑜这样说,舜华想着自己也去挖了尸体有些无语,不知怀瑜是不是也在说她。只对林绾绾说:“我和你一样。”

    此时怀瑜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解释道:“不是,军师,我不是说你,我是说她胆子太大不像个姑娘。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完了,越解释越黑,他只好讪讪的住了嘴,朝程安飘去一个求助的眼神。

    “好了,让江儒也送殿下回宫吧!”

    护国公府的石狮子上已落了一层白雪。程安与舜华从马车上下来,江儒又策马将怀瑜和林绾绾送回去。

    地上的马蹄印与车轮印又被簌簌而落的雪花覆盖,而林绾绾与怀瑜的斗嘴声还在雪花间回荡。

    “姑娘家怎么了?姑娘家也比你胆子大……”

    这位大大咧咧的姑娘不怕尸体,似乎也不怕皇子。

    雪风刺骨,程安马上要去上朝,来不及休息。舜华让厨房给他熬了碗姜汤驱寒。

    弄梅阁里素桐已备好热水,舜华坐于热气氤氲间,任凭热水密密麻麻的抚遍全身,驱走满身寒意。水间飘着艳丽的玫瑰花瓣,她随手捞起一片捏在手里,望着它发怔。

    张婉柔和尚书千金都中陀伽散,那与她们有相同之处的顺天府千金也必然死于陀伽散,中毒一样的她们必为一人所杀。可是张婉柔死于夜晚并在沐浴的花瓣的里验出了陀伽散,而其它二人皆是死于午休,午休不用沐浴,也没有花瓣,那凶手的作案手法是什么?她们身上的痕迹又是怎样留下的?

    素桐将她换的衣裳放在屏风上,知道她喜欢男装,便为她准备了一件青色锦缎服,然后对坐在浴桶里发怔的她道:“姑娘,奴婢先出去了,有事叫奴婢。”

    舜华轻声应了声:“嗯!”

    在素桐离去后整间阁楼显得异常安静,她靠在浴桶边上看着手里的花瓣,但又好像没有看它,只是目光恍惚的落在它的身上。

    她想起张婉柔的丫环绿蒲,她说:“小姐沐浴时想喝银耳羹,我就下去准备了,等我进来时小姐在榻上休息,我……我叫了几声小姐也没有反应,我上前去瞧时,小姐……小姐已经断气了。”

    所以……所以当时房间里没有人,这才叫凶手有机可趁,玷污了张婉柔。以此推理尚书千金午休时身边有人陪伴,所以保住了清白。那她们又是如何中毒的呢?

    她突然握紧手中的花瓣,起身穿好衣裳去找素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