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淡雅茉莉

    更新时间:2017-07-01 18:29:06本章字数:1606字

    舜华急匆匆的跑出来也忘了穿大氅。素桐有些责备的说:“雪还为停,姑娘也不仔细点自己的身体。”说着要去给她拿大氅,舜华却拉住她的手臂着急的问道:“我沐浴的花瓣也是在张记花行买的吗?”

    “不是啊!”素桐将她拉进长廊避开风雪才接着说:“府里的花匠在剪枝,我见着可惜便拿了回来。姑娘可是不喜欢?”

    素桐的话音刚落,舜华便一阵风似得跑了出去。身后的素桐着急的大喊:“姑娘,路上滑,慢点。”

    此时的张府已置身于一片哀泣之中。屋檐处处挂着白绫,檐角挂着写有“奠”字的灯笼。舜华有些诧异,怎么张府又死了人。待进府之后才知道死的依然是张婉柔,正纳闷张夫人怎么突然转了性替张婉柔办了葬礼,却看见她在一株常青树旁于一群贵妇人谈笑,虽然穿了素衣也掩不了她的刻薄相,并无任何改变。

    舜华在人群中看见掩面而泣的绿蒲,走了过去。绿蒲也认出她来,抹了眼泪的略施一礼。舜华向她说明来意,让她带着再去一趟锦春院。

    舜华看着灵堂上的黑木棺材,又看向与友人说笑的张夫人,心下无限荒凉。顿了顿脚步想了想,还是去灵堂烧了一把纸钱。

    从绿蒲口中得知,张夫人同意给张婉柔办葬礼是因为林家施压。她说林文轩给了张家银两,告诉他们张婉柔说到底也是林家未过门的媳妇,不能委屈。

    舜华突然觉得林文轩到算个男人。

    锦春院依旧死气沉沉,满院子的素白之气告诉人们这院子没了主人。主屋里依旧简单朴素的摆设,这样恬静的女子也逃不过算计。

    舜华将贵妃榻上未绣完的嫁衣平铺开,上面绣着大簇的牡丹花鲜艳夺目,她是期待这场婚姻的吧,能离开嫡母的压制,过一个新的的生活,可惜……。

    她的手指在这寄满期待的嫁衣上浅浅划过,碰到还挂在上面的绣针,不小心扎破了食指,冒出了一点儿鲜血,她也懒得理会随手擦掉。她看见梳妆台旁放着几盆茉莉花,问道:“你家小姐喜欢茉莉花?”

    绿蒲点点头说道:“是啊!老爷知道林公子克妻还将小姐许配过去,所以送了这几盆茉莉过来示好的。”

    “是张记花行送来的?”

    “是!”

    舜华走近了去瞧,许是无人打理茉莉花看起来都焉焉的,每盆茉莉花里都剪了一两枝。

    “剪掉的花朵是蛀虫了?”

    “没有,是用来……”绿蒲看起来有些难以启齿。舜华见状告诉她:“但说无妨。”

    “其实用来沐浴了,因为送来的花瓣不够。”

    舜华心道果然。

    她隔着手帕折断了一朵茉莉花包好。对绿蒲问道:“送花的伙计是谁?进到内院了吗?”

    “来来往往的有几个人奴婢也没留心眼。这花盆太重所以和院里的家丁一起搬的。”说着绿蒲的眼里泪水又开始打转:“我看见我家……我家小姐身上……”

    舜华知道她想说什么。这样忠心耿耿的丫环令她心疼,安慰道:“你放心,我会还你家小姐一个清白的。”

    “死丫头,不去给你小姐哭灵,带的什么人往后院钻。”张夫人不知何时来了锦春院。

    刻薄的声音舜华一听就知道是谁,随绿蒲去了院里。

    “大夫人。”

    张夫人的眼神在舜华身上打量:“你小姐刚过世就带了小白脸过来偷情。”

    “不是的……”绿蒲刚解释就被舜华打断。

    “张夫人是吧?我能理解您这种为一个庶女大肆操办葬礼还无处发泄的憋屈心情。”舜华看见张夫人张口,又接着道:“虽然张小姐的娘早产而亡,也止不住您对她浓浓的恨意,是吗?”

    “你个小白脸胡说八道什么。”

    舜华嗤笑一声,解下身上的将军府的令牌。张夫人只瞥了一眼,轻笑一声:“呵,不过是个奴才。”

    “你说谁是奴才。”院门口传来一声不怒而威的声音,就见程安踏着沉稳的步伐进来。

    “少将军,你怎么过来了!”张夫人立马换上了一副谄媚的笑容,和享春园的老鸨一样令人作恶。

    “本将军来接我家军师。”程安朝着舜华走来:“不过我怎么听见有人说我将军府奉为上宾的军师是个奴才?”

    张夫人狠狠地瞪了一眼绿蒲怪她没有告诉她舜华的身份。其实绿蒲也只以为她只是个捕快。

    程安也不等张夫人谄媚的解释,只道:“今天的事本将军记下了。你家小妾早产而亡的事还需在议。”说完也不管身后告饶的声音,拉起舜华就走。

    “你怎么过来了?”

    “我来接你啊!”程安朝她眨了眨眼。

    那一笑如同茫茫白雪间不经意绽放的一点春意。美好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