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节后上班

    更新时间:2017-05-03 16:37:32本章字数:3172字

    春节后的第一天上班,我刚到办公室,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就响起。

    “你好!” 

    “小白,来我办公室一下!”电话里传来我熟悉的男性嗓音,我的上司兼大学校友,安然。

    原本是我前男友付炎的同寝室兄弟,大学时因为男友的关系而变得熟稔起来,如今我和付炎已分手,和他之间仍然一如既往的友好,但是每当我看见他的时候,就会回想起曾经跟前男友的种种,他就是我一直努力想忘记却又一直记忆犹初的罪魁祸首!!

    走到他办公室门口,看着上面的人事总监牌子,我有些忿忿不平,同期毕业,虽跟我不同专业,凭啥他就混的比我好?我毕业后来到这家公司,努力奋斗了五年才到今天的位置——人事部门经理,而他毕业后不知道在那里去混了几年,去年下半年才到我们公司,就直接上任为人事部总监。

    曾经的同学,现在成为自己的直属上司,那种角色转换,感觉自己的心里像被猫爪子挠一样,浑身不自在的想抓狂。

    “叩叩叩,”待三声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过后,我便直接打开门走进去。

    “说吧,安大总监,这节刚过,有什么百万火急的事?这么早就把我叫到你办公室?”我语气不耐的说着。

    对于和他两人的单独对话,我向来都很随意,因为我不想直接的承认他是我上司这个事实,好在他也没跟我计较,就这样随我去了!

    我看着他那张人神共愤的脸,时光在他的身上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只是脱掉了学生时代的青涩和稚嫩,显得成熟睿智,眼神变得深邃,轮廓更加分明,如今变成了炙手可热的黄金单身汉。

    而我却成为了廉价的大龄剩女,这就是时间在男人和女人身上所体现的差别,男人就跟酿酒一样,随着岁月的累积,越来越醇香,女人犹如盛开的鲜花,随着光阴的流逝,越来越枯萎,赤 裸 裸的对比啊!

    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走神,急忙收敛起自己的思绪,发现安然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我不自然的咧嘴一笑:“放心,我可不是公司里那些年轻小妹犯花痴!只是刚刚想到其他事情,所以……”然后很问心无愧的盯着他。

    “我有说你在犯花痴吗?”他背靠椅背,继续露着笑死人不偿命的表情反问道。

    “你~~!行!安总监,找我啥事?有事快说,这一来就被叫到办公室,我还忙着呢!”我对于自己不打自招的反应有些气恼的转移话题。

    安然看着我,他知道这样继续下去一定会惹毛我,于是言归正传道:“今天早上我接到公司总经理乔什的通知,总部制定了一个新的战略计划,对中国市场前景十分看好,决定扩大公司规模,所以,现需我们部门做的是这前期的准备工作,特别是核心团队的招贤纳才,关于这次战略计划,暂且保密,不能走漏风声让对手公司知道我们的下一步动向,你先拟一个的工作任务表给我,下一步工作再进行布署!”

    “恩,好的,我明白了!回到办公室,我立马着手!”

    说到工作,原本还有些心不在焉的我立马一本正经的严肃起来,这可是我的衣食父母,也是我人生价值的体现。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意识到工作对女人的重要性,不再如年轻时想着嫁给自己的爱人,照顾一日三餐起居,甘愿做着贤妻良母。因为当你到了我这个阶段,会觉得没有爱情并不可怕,至少还有事业可以依靠。

    “辛苦了!”突然安然想起什么似的在我的背后说道:“若有人问起,就说公司例行正常招聘!”

    听着安然的提醒,我心里了然,回过头的脸上露出明白的笑容:“知道!”的确,公司的战略发展,属于公司的机密,虽然我不清楚具体是怎样的一个规划,但有任何风吹草动让竞争对手知道,带给公司的损失与麻烦也是无法估量的。

    这是职场的要求:保密性。或许对于普通职员,要求并不是特别严格,因为你所接触熟知的也是大众都了解的,但对于人事工作或者涉及核心机密的工作部门来说,这是必须首要遵循的原则。

    离开了安然的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途径过道上,秦力从办公桌前伸出头悄悄的问道:“老大,总监这么急找你,又有什么新任务啊?”

    “精神状态不错,看来假期过得很滋润嘛!”我揶揄道。

    “哎~别提了!又长了三斤肉,过节就长膘的节奏,可是让我对着美食,只准看不准吃,简直比凌迟处死还让人难受。”

    我对她从头到脚扫了一眼:“恩,这肉要是长在胸上该多好!”说完便笑着离开,不顾秦力在后面吼道:“不带这样人身攻击啊!”

    秦力,典型的南方人特征,身材娇小,长相较为可爱,从我两年前招聘时进来,便一直跟随于我,工作表现较不错,现在是我的助理,也是我部门里最喜欢的一个,因为她的率真与可爱,仿佛看见自己年轻时的影子,同时觉得在这样一个人吃人的环境中,还能保持这份简单,实属不易。

    节后的第一天上班,在忙碌中调整自己的状态,临近下班时,手机突地响起,拿过电话看了来电后:“女王殿下,呼叫小的有何贵干?”

    “我来接你,下班后咱们一起去做SPA!”

    “可以不从吗?”还想为自己小小的争取下。

    “女王有令,不得不从,我已经在去你公司的路上了,等会就到,不跟你多说了,我开车,记得等我~~”祝新雅不顾我的意愿,自个说完就把电话挂掉。

    下班出大门便看见新雅那辆招摇的红色保时捷停在路边,人坐在车里向我招手。幸好不是一雄性动物,否则赶上这下班人群高峰期,不知道要被多少双好奇的目光盯死。我怡然自得的上了车,故作抱怨道:“你就折腾死我吧!”

    “这怎么叫折腾?这叫有福同享!瞧你,这女人当的多么辛苦,赶紧找个男人嫁了吧!好好的资源不懂得利用,真是浪费!”祝新雅无奈地摇晃着头。

    “我可不认为找个男人把自己嫁了,就是一种解脱,婚姻其实就是一场赌局,筹码是一辈子的幸福,赢了,从此迈进幸福大道;输了,从此陷入万劫不复。我赌不起也输不起,想着我现在一个人挺好的,乐得其所,既不会成为别人的负担,自己也不会有负担!并不是谁都有你这么好的运气!”

    “阿姨能同意你这样的想法吗?”祝新雅的一句话就把我打回原形,我默默不语。

    祝新雅颇为感慨的继续道:“想来,女人这一辈子真不容易,生命是厨房的,收入是商场的,奖金是化妆品的,财产是孩子的,成绩是上司的,身体是男人的,属于我们自己的是什么?幸亏我觉悟高,极早意识到对自己好才是真的!说我现实也罢,反正我现在是想干啥就干啥!以前看见昂贵的衣服,常常需省吃俭用几个月的积攒,现在再也没有这方面的顾忌了!”

    我听着不知作何回答,新雅的说法并没错,只是每个人的观念不一样,选择的生活方式也不一样。

    “对了,告诉你一件事!”新雅突然正经的说着。

    “什么事?”

    “为了帮你找男人,我已经替你在世纪佳缘和百合网上都注册了!然后…我也拜托我老公,帮你留意他身边有没有合适的资源。”祝新雅小心翼翼的说着,并偷偷观察着我的表情。

    “什么?!是你要找还是我要找?怎么比当事人还积极?” 我颇为不满的嚷道。虽然之前已讨论过采取此方法,但是对于相亲,打从心底还是有所抵触,这感觉就像市场买卖,陌生的两个人坐在一起,大家明码标价,互相评估,太过于现实与冷漠。

    新雅露出不自然的干笑:“嘿嘿,你昨天不是在大会上已经表决了嘛,我知道你工作忙,没有时间打理这些事情,所以我就自告奋勇的帮你,还不是为了让你尽早完成阿姨的指令,咱们可得早点行动,你别说这网上的效率还挺高的,就是不知道质量怎样?今天一注册,就有人联系你,先帮你筛选过后,再告诉你!”

    “我看你是一天富家太太当着,闲得没事干吧!当起红娘来了!”

    “我这是英雄终于发挥到用武之地,反正就这么说定了,若有人对你感兴趣,约你见面,你可得必须出来!”

    想了想,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我决定豁出去了。“行~~有你给我坐镇把关,我坐享其成,何乐而不为?”

    “这就对了,态度就得这么端正!”

    我俩做完SPA,在附近寻觅了一家日本料理店,简单吃了点寿司,新雅便开车送我回家再离去。

    到家已华灯初上,习惯性的把房间里灯全部打开,放点音乐,这样房间才不会静的可怕。

    自从失恋后,每晚必喝点红酒才能入睡,刚开始是因为分手后太难受,只有伴随着酒精才能入眠,后来慢慢就成为了一种习惯。

    此刻,手里举着红酒杯,靠在落地窗前,看着这个城市的夜景,内心滋生出淡淡感伤。伤感这种东西,一旦触及,犹如藤蔓迅速蔓延并缠绕,难以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