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进城记

    更新时间:2017-05-03 19:57:13本章字数:6892字

    楔子

    张小桃本是一个高中生,没有什么可记的。但是小桃这样的高中生,在中国广大的农村中不属少数,而且身上又发生了些独特的故事,便足以为“榜样”记下来。

    小桃的成绩从小学到中学十分堪忧,而且并没有打算走这条路。不过他倒是结交了一群社会上的好朋友。比起语文数学,更不说英语,打架、酗酒倒像是小桃的专长。小桃的父母是大字不识的农民,又是老来得子,视为珍宝,其溺爱程度自然也不言而喻。小桃的成绩,自然上不了高中。但是家里人还是望子成龙,希望家里能出个秀才(文化人),于是托村里在县城高中当老师的何潜说道说道。县高中还是在地域区间内有点名气,所以这要价不低:校长开口要价五千块钱而且不讲价。

    但小桃的父母忙忙碌碌一年下来也攒不下几个钱。老两口私下里一嘀咕,咬着牙从鞋跟里拿出汗臭味十足的票子。钱自然是好东西,没人在乎是什么味。为了感谢何老师,小桃父母还专门摆了一桌子宴请一下,这算是礼节。自然,何老师的辛苦有了回报也是寻常事。就这样,小桃进了县一中的校门。当然,小桃厌恶这校门,看着那:“XXX县第一中学”几个字,小桃咂了一口唾沫。

    老爹对小桃说:儿啊,我和你娘可把钱都压倒你身上了,进了学校,别给咱张家人丢人啊。

    小桃在心中暗骂道:何潜这个王八蛋,不知道在其中捞了多少好处。但是,求学之路还得继续,毕竟这一切都来得不容易,都是用钱铺的路。

    小桃在高中可是吃尽了苦头,看着什么都不入眼。除了本人之外,周围其他都是些四眼的呆木头,没由得气从中来,不知在外面吃酒耍牌要爽快多少倍。小桃的脑袋里偶尔也闪出“感恩”二字,于是硬着头皮翻看英语课本。结果密密麻麻的都是洋文,读的狗屁不通,便说这样不伦不类的拼音尽是洋人的嘴里叽里咕噜的胡话。小桃终于耐不住性子,发怒了,把手里的课本大卸八块,此刻他满意了,咧开嘴笑了。他看着同桌那榆木脑袋,拿手指敲了两下。谁知对方一抬头,眼窝里竟然含着泪花。小桃不悦:多大的人,哭啥子哭,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别哭,再哭我揍你。同桌此刻被吓坏了,不敢再造次。

    但是,这一切被教导主任看得清清楚楚。小桃这下免不了要受到这个头上没毛的家伙的处分——被弄到楼道里罚站,胸前挂着一个牌子,像个囚犯似的。下课后许多人都好奇过来瞧上几眼,不经意间瞧到了牌子上“狗屎”的字迹。小桃投出恶狠狠地眼光,似乎他要杀掉所有这些人。

    旁边的人也面面相觑,不敢出声,只是轻声嘀咕,大概是某班的谁谁谁。就好像被宣判了死刑,似乎求学这条路小桃是走不通的。

    整个学校似乎都知道了这件事情。校长专门开会讨论这个问题,一中怎么能出这种学生。整场下来何潜都低着头,没敢说半句话。之后何潜找小桃谈话,讲小桃的父母怎么怎么不易,要好好学习,也不枉费了自己的一番苦心。结果小桃发作了:你是老几?来教训我?谁知道你拿了多少好处。

    潜的脸憋得通红,连连骂桃小兔崽子,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桃看见何潜这副窘态毕露的样子心中暗暗地喜悦。

    不久,学校把桃的父母请过来说明情况。桃他爹急得眼冒泪珠,眼眶被盐分渍的通红,狠狠的教训了这小子。小桃不敢直视父亲,偷偷看着父亲抽动的血管和岁月在脸上留下的一道道年轮,小桃心中十分不安,他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习。

    学习的过程是艰难的。对于没有任何基础的小桃来说简直是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但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小桃还是在期末考试中从班级的倒数第一提高到了倒数第三,小桃心里得意得很。他托学校商店的老板从外面弄进来两瓶啤酒,二斤粉肠,快活一下。

    弄开了啤酒灌上几口,桃的脸上微微泛红,美味的粉肠又是不可多得的珍馐,此刻小桃满足了。昏昏睡去的小桃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符合校规校纪。自然,他要面对学校的再次处分。他在心里暗暗的骂道:去他妈的规矩,坑死老子了。小桃被遣回家里反省。

    桃他娘偷偷的抹眼泪,桃他爹拿起鞋拔子抽这个没出息的东西。小桃痛在身上,却始终不肯认错,牛倔的很。小桃讨厌那个监狱似得地方。这次小桃没有回学校,而是带着父母的钱去混玩了。

    学校好几天没见人,于是找桃的父母。这下把老两口吓坏了,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桃的同班说前几天在县城的商场里看到了小桃。于是,校方和桃的父母去寻桃。桃在网吧泡了好几天,现在正趴在网吧的桌子上酣睡,被他爸一巴掌抽醒,恍惚间正要动手回击,定了定神,但是看见是老爹眉头紧皱的脸,便不敢造次。桃就这样被拎了回去。

    这下校方无论如何不接受桃了。桃他娘苦求着校长,桃他爹愤愤地说:不争气的东西,还是不上的好,干脆跟他三叔出去历练历练。

    不久之后,小桃还是真的跟了他三叔进城了,这次去了大城市——天津。

    老三在外风风雨雨三十多年,十几岁便独自出去闯荡,在外面可以算是吃得开。对于这个侄子,老三在心里还是喜欢的很,因为他总觉得侄子颇似当年的自己。

    这天要出发了,老三带着侄子去火车站买车票。他交代桃看好行李,嘴里叼着燃剩了半只的劣质香烟朝人群走去。桃看着破旧的火车站和乱哄哄的人群,心里厌恶的不得了。他无聊着踢着地上的矿泉水瓶,醉里哼着小调,他在极力着想象着这座城市的样子,忘记了此时的喧嚣。

    小桃和三叔上了火车。整个车厢拥挤得不成样子,像是一个炮仗,只要有人点火,随时都可能炸开。三叔弄到的是两张站票,这一路上注定消停不得。但老三终究是过来人,懂得火车上的妙处。老三从包裹里弄出一个马扎,放在连接车厢的缓冲带地段,让侄子坐下。然后拿出一个葱油饼,用手掰开,给侄子一半大的,小的自己放在嘴里嚼着。

    在火车上,桃讨厌那个推小车的乘贩,一会儿一趟,本来拥挤的车厢弄的好不爽快。小桃小声嘀咕着,不想却走了风声被乘贩听到,这时桃被劈头盖脸的痛骂了一顿,三叔连连道歉这才过去。三叔拍拍小桃的肩膀:出了门,不比在家里,做人切忌谨慎小心,规规矩矩做人。

    小桃听这话心里不悦,怎么能这么窝囊但是当着三叔的面,又不敢发作,只得作罢。

    几个小时的行程,小桃已经进入酣睡状态,要不是三叔一直在旁边护着,只怕得出点什么问题。

    终于到站了,一阵人流的骚动把小桃惊醒了,三叔拍拍小桃的肩膀,准备下车了。车上的人都是大包小包的提携背扛,场面好不壮观——像桃和三叔这样的进城打工的不在少数。火车驶进站台停靠,人流开始向外攒动,小桃和三叔被人潮夹挟着下了车。

    天津的车站自然是不像县里的那般破旧,气派了许多。小桃欣喜的四下打量着,好奇的面对着大城市的一切。在车站广场,小桃看见巨大的时钟,看着那指针在表盘上划动,他的心也跟着动了。

    此时已近黄昏时分,天色渐渐黯淡了下来。三叔背着包袱喊着小桃往公交车站走。路旁是许多出租车司机招揽生意。初来咋到的人往往被他们忽悠,多花些冤枉钱。老三是过来人自然不会搭乘,倒是小桃有点动心,毕竟一路劳顿身子乏得很,但终究还是拗不过三叔。好在公交车刚到站,三叔拉着小桃急忙赶过去。公交车的门已经被人堵得死死地,驾驶员在努力着维持着秩序。

    辛苦了一阵小桃和三叔总算是挤上了公交车。但是公交车里不比火车上强多少,也是拥挤的很。因为太多包裹的缘故,人要多吃些苦头。三叔大概是习惯了这种经历,倒是没有做任何诉苦的表现,经历了太多岁月之后人也变得老成了许多,不同于年轻人的浮躁。小桃正在心里叫苦不迭的时候,公交车路边靠站。小桃心里轻松了许多,因为毕竟有人要下站了。但是小桃不晓得,此时是城里下班回家高峰期,坐车的人多得很。结果没下去几个人,又上来了许多。一个打扮花枝招展的女人此刻也挤了上来。肩上跨着一个名牌的包,穿着一双闪着亮光的高跟鞋,一袭漂亮的红色长裙,在这公交车上甚是惹人注目。小桃看着正入了神,却不想这女子竟嘴上不积德,小声嘟囔着,心里对这些乡下的土老冒有几分嫌弃的意思。小桃听见之后心里自是不喜。本来心里就积了火,此刻更是火上浇油,于是乎小桃决定给这女人点颜色瞧瞧。女人准备下车往车后门的位置挪动。小桃顺势狠狠地用脚踩在这女人的脚上,这下可把对方弄得花容失色,叫骂连天。车辆到站,女人应顾不暇,狠狠地撂了句“兔崽子”便慌忙下了车。边上的人不禁哄笑,小桃心里也是欢喜的紧,但是装出如无其事的样子。

    大概坐了十多站公交车的样子,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但是令小桃感到失望的是,此刻好像又从城里回到了乡下,因为眼前的景象和这个城市简直没有半点关联。这里和村子没什么区别,而且好像不比村子里干净。

    这里已经属于天津的郊区地界,小桃和三叔来到的地方是一个拆迁地,拆得面目全非。村名桃园,但是此景完全不符。听说这里拆迁已近两年,村子里的人大都搬到附近的安驻地,剩下的也就是一些不愿离开的钉子户,住进来的大都是像小桃和三叔这样的外地人。至于村子为什么始终没有动静,有传言说是开发商卷钱跑了,当然这种事情在中国不属罕见,但是也不能妄加臆断。

    村口是一条河流,此时的河水已经散发出一股恶臭,再也没有小桥流水人家的感觉。只觉得有一种深深的敌意在里面。小桃感到着实的不舒服,三叔让小桃跟上,小桃加快了脚步随着三叔进村。村里已经是灯光闪烁,道路两边都是买熟食的摊位,一路上都是一些赤裸着膀子的汉子,手里大都提着瓶啤酒和几两熟肉,嘴里的过滤嘴香烟燃尽的余灰和尼古丁的味道以及油腻的气息混杂在一起,小桃感到很不舒服。村子里有一道干沟,此时也尽被各色垃圾填充,好不脏乱。小桃用手捏着鼻孔快速的走过,生怕害了鼻癌。

    眼见住处到了,这里是一片暖气片厂改造成的出租房区。三叔说这里是最好的住处,村子里再没有什么地可以舒服了。但是小桃并未觉得,三叔租住的房间小的可怜,大抵也不过两个人加上床铺的距离,但是看起来三叔是满意的,小桃也没有什么可以反驳的。

    三叔说的好,大抵是院子里有水源可以用,其他的住处没有这么好的资源可以用。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三叔把小桃从睡梦中叫了起来。三叔已经买好了豆浆和油条,小桃和三叔三加五除二解决了早餐。今天三叔要带小桃去找工作,小桃还是兴致很足的。随着三叔,小桃离开了桃园。在村子几公里的高架桥下,他看见了黑压压的人群,只见三叔给旁边的人打招呼,相互寒暄着。他不晓得,原来找工作的地方就是这高架桥下。

    不久之后,小桃就对这里的一切都熟识了起来。这座大桥下,对于这些来自农村的人来说,充满了机遇与挑战。所谓的机遇,就是有各种各样的零活可以去做,而且相比于在乡下谋生,钱来得更方便一些,所以他们背井离乡选择来到大城市;如此的机遇,自然也面对着挑战,每一个人都希望每天都能谋得一份工作,这样他们就可以有足够的收入维持目前的生存和贴补乡下的家用。

    工作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一群叫做老板的人带过来的。他们通常都会拥有一辆面包车,用来接送这些人往返于工作地点和大桥下。他们与需求方签订协议,然后负责找劳动力。当然,他们在其中收取利润——收利的多少,全在他们的心肠。

    三叔在这边混了十多年,逐渐建立起自己的工作圈子。对于这样的老江湖,在这桥下可从来不缺工作。另外,三叔在装修建筑行业是手艺人,手上的功夫不错,在这附近闻名。桥下的不少人都是三叔带起来的,对于三叔也是尊重的。看到三叔在这里如此有威望,小桃感觉自己走起路来也是骄傲的。当然,桥下的人听说桃是老三爷的侄子,也是夸耀的很。

    小桃看到人潮时不时地涌向驶进桥下的面包车旁。人声嘈杂,大概是问什么活儿、工钱几个的问题。然后就是人往车上挤,老板不时的训斥这些人,全然顾不上什么尊重,什么长幼。大抵是新人在这里会受到排斥,他们需要在大环境里历练一些时日。

    三叔托人给小桃暂时安排一份工作,慢慢学着做。受托的人也不敢怠慢,找一些轻松的工给小桃做做。当然,即使是辛苦的工作,小桃也不会卖力气。别人碍于三爷的面子也不好说些什么。小桃在这里过得也算是如鱼得水,舒服得很。也赚的不少几个钱,拿来吃喝玩乐。附近的网吧超市,小桃算是熟客,老板从来不担心赊账,毕竟人家对于老三还是信得过的。

    但是好景不长,三叔在给楼房装修时,因为架子不稳,把三叔摔得不轻。这下三叔可是需要休养些日子。但是桃园的环境不是很好,三叔就回了乡下,把小桃托付给了桥下的弟兄。对于三叔的这次意外,小桃没有太多感伤,反而因为三叔回乡少了不少管束而更加欣喜。但是,三叔走后小桃的日子并没有舒服许多。小桃被安排的工作越来越辛苦,而且不像以前那样可以消极怠工了。渐渐的,周围的店也不敢让小桃赊账。因为老三回不回来还是未知数,而且小桃的花销太大,店家不敢担损失。于是小桃的生活过的愈发的艰难。

    一天干工回来的路上,在路边看到一群人在打扑克牌。看着桌子上一沓沓的红色钞票,小桃也跃跃欲试。当然来者不拒,很快小桃加入了赌局。对于打扑克小桃还是在行的,以前可没少玩。小桃很快熟练的玩起扑克,渐入佳境。小桃正在兴头上,却不想背后一声叫喊。众人以为是条子来了,急忙收拾残局,一下子把钱和扑克都卷走了。小桃反应不及自己的钱也都被弄走。但警察并没有来,不过人都已经没有了踪迹。看来今晚小桃要饿肚子了。

    第二天,小桃又看见昨天打扑克的那群人,于是寻思着把钱要回来,却不想对方死不认账。小桃无名火起,二话不说打将起来,却不想对方人多势众,小桃被按在地上挨了一顿狠揍,还好三叔的熟人经过把小桃救了起来。小桃第一次感觉到了身处异乡的艰难。

    小桃这次决定自己找工作,不再依靠三叔的熟人。小桃独自蹲守在大桥下,看见一辆辆面包车到达大桥,然后又接着满载而归。小桃每次都挤进人群试图上去,但每每被挤出来,心里不是个滋味。正当小桃郁闷的时候,这次来了一辆大的敞篷车,看样子估摸着足足可以装一两百号人,这下子小桃可挤上去了。车子装满人缓缓的驶出大桥,一路颠簸。停车落地,然后就是老板娘的训话,威风得意,喋喋不休,恰似一只蚊虫在你耳边发声,恨不得一巴掌抽死她。但大家都是图发财的,姑且可以忍一忍。老板娘双手掐着腰,训话还未结束,却一个没踩稳直接跌进了路边的草沟里,头上的鲜血在汩汩地流,嘴里还不依不饶的骂着他娘。老板看见甚是着急,于是赶紧叫人弄起来送到医院,旁边的人自然也在一边哂笑起来。

    众人来到的是一个日用化妆品的储存仓库。今天恰好碰到上面的领导来查访,所以工作没有及时开始。大家换上仓库的工作服,装作正规的工人。直到中午,送走了领导才开始真正的工作。负责的老板对所有人严肃训话:今天每个人必须搬完两千件,否则没有工钱。大家此刻憋了一上午的火气终于发作,本来就耽误了一上午,结果他妈的还要干完两千件,感觉被耍了。于是有人把身上的工作服扯开丢下就走了,陆续的跟着走了不少的人。这时老板的目的似乎已经达到了,今天找这么多人过来,是为了应付上面的领导视察的,而实际上需要的工作者并不多。庆幸我们的小桃并没有走,而是留下来干了一下午。但是最后给了几十块钱,小桃心里不悦,更意外的是这次老板不送他们,要他们自己回去。

    小桃心中充满了辣味,恨不得给老板点颜色瞧瞧,但是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也只能认得倒霉。小桃没舍得拿辛辛苦苦挣来的钱打车,而是打算晚上在附近凑合一下,明天再回去。

    附近有许多的小吃店,小桃就近挑了一家卫生还不错的面馆。吃完饭后,小桃在街上闲逛。看着街上的男女老少,小桃突然觉到孤单,他开始想回家了,他不喜欢这里,这里太冷了。

    小桃沿着街走了许久,还是有点困倦打起了哈欠。小桃模糊的视线看见了一个人奇奇怪怪的往垃圾里放了什么东西,然后跑掉了。之后小桃看见两个穿着制服的条子急急忙忙的赶到这里。他们问桃看到了那个人吗?小桃指了指方向,警察迅速去追捕。小桃看见他们身影已远,于是打开垃圾桶寻找着。他发现了一个黑色的裹得严严实实的塑料袋,他把袋子弄开之后看到了一沓沓红色的钞票,小桃弄亮眼睛,他越发的兴奋,趁没有人看见他快速的离开了。

    他跑了很远,感觉安全了才松下一口气。小桃看见一家旅店,于是小桃把东西揣在怀里走进旅店。店家向小桃索要身份证,小桃试着取出证件,但是还是不小心把怀里的东西掉在地上。小桃急忙捡起东西,把证件递给了店家。店家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然后给他安排了房间,小桃笑了笑赶紧朝房间走去。小桃看了看门外没有人,于是把门在里面锁死,然后他开心的躺在床上。他试着打开袋子,他又看见了红红的票子,他兴奋极了。他开始数着这笔飞来的横财,数完之后是五万块钱。小桃觉得不踏实,于是他又数了一遍,终于确定了是五万,他放心了。

    他开始琢磨着怎么花这笔钱。对,先要给家里邮一万块钱,证明没有三叔自己也可以。然后还有四万,怎么花?他眼前开始模糊,他看见了网吧,看见了酒店,看见了灯红酒绿,他渐渐的进入梦乡。

    小桃在梦里就被抓到了局子里,小桃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了监狱审讯室里。原来昨天晚上店家打电话报了警。小桃发现美梦突然变成了噩梦,小桃再也忍不住了,他流泪了,这是孩子的泪水。小桃知道了那笔钱的来历,才知道了自己犯了什么错误,但是小桃必须为此承担责任,于是小桃被正正的拘留了三个月。

    尾声

    小桃出来的这一天,阳光非常好。许久没有享受过这样好的阳光,空气也是如此的清新,小桃多吸了几口终于吸饱了。这天,小桃拿自己挣得几十块钱辛苦钱买了一张火车票,小桃想家了,他想念母亲贴的玉米面的饼子,肯定比派出所的饼子好吃不知道多少倍。小桃想到这就扑哧一声笑了,他真的开心的笑了,坐在小桃对面靠左的第三个位置的我真的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