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二章: 神秘洞窟

    更新时间:2017-05-04 13:43:00本章字数:2028字

    我一脚踩空掉进了一个深坑里面,令我没想到的是这个深坑里面居然满是白骨,一脚踩下去咯吱咯吱的骨骼摩擦声吓了我一跳。我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去看,却发现脚下的白骨之中有一个红色的影子,充满了杀意。

    不知道为什么,几乎是在一瞬间我的脑袋就嗡了一声,我发疯似得往上爬,结果摔得很惨。幸好上官淼发现了我,跳下来直接把我给弄了出去。出去以后上官淼就问我刚才是怎么了,跟一个疯子一样。

    我躺在深坑的边缘,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心跳声充斥着我的耳朵,我觉得耳膜都快被轰爆了。沉默了好一会我起身对上官淼说道:“淼子,我打算再下去一趟,方才我注意到下面那个坑还有洞口延伸,没准老爷子是掉进这里头去了。”

    说实话,我心里是十分害怕的,我本身就怕黑。这么说吧,小时候因为怕黑不敢去厕所,憋了一晚上差点给拉在裤子里,所以说我对于黑的恐惧是很大得。可是我觉得爷爷极有可能不小心掉了进去,就算爷爷是师王级别,可他毕竟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我真怕他摔晕过去了。

    上官淼很是干脆,都问多问,直接就先下去开路。而我直接从深坑上面跳了下去,上官淼一把就接住了我,要是没接住我估计我的肋骨就完蛋了。下去以后我们就进了那个洞口,洞口并不是很大,刚好容纳一个人爬过去。

    上官淼就在前面爬,而我跟在上官淼的身后,始终跟上官淼保持一定的距离。我心中很焦急,试图靠近一些,结果被上官淼一屁股盖在了脸上。在地上爬和在这种小洞里面爬概念是不一样的,地面上有空气有空间,而这小洞里面我连转身都做不到。

    空气越来越稀薄,我整个人都喘不过气来。这小洞还挺长的,我们爬了好一会也没爬到尽头。突然上官淼这小子挺了下来,然后很是焦急的对我说道:“走走,快走!”

    上官淼很少会说这样的话,因为他本身就不是人类,就算是看到稀奇古怪的东西也不会害怕。可如今上官淼说起话来都语无伦次了,我第一反应就是撤。当下我就像是一个蚯蚓,很费劲的往后退。我本来是想转身的,最后发现根本就无法转身。

    我后退的速度不慢,可上官淼那小子后退的速度更快。我的胳膊和腿在泥土中剧烈且快速的摩擦,等我退出了洞口,就觉得膝盖和胳膊很疼,应该是皮肤都被磨破了。可我还没等看清自己身体出了什么问题,上官淼就嗖的一下子窜出来,然后揪着我的脖领子,把我给拖到了地面上。

    这还不算完,这小子根本就没给我说话的机会,直接把我抗在肩膀上飞奔而去,直到跑到村口的大石头这里。上官淼似乎也是有些体力不支,这才把我给放下来。苗寨的村民早就被爷爷集中在了村口,我们这一回来顿时成了村民们注意的目标。

    廖局长和天灵他们也在几分钟之后赶到了村口,廖局长一见我就说道:“哎呀,上官小师傅,我刚才还听见你鬼叫鬼叫的,原来你们都回来了,真是吓死我了。”天灵这小丫头红着眼睛,一看到我就推了我一把,我本来是坐在大石头上喘粗气,被天灵一下子就给推了下去。

    我直接就摔在了地上,啃了一嘴的泥。我想从地上爬起来跟天灵解释一下,可我的身体刚一动,就觉得脑袋嗡的一下,然后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了洁白无暇的天花板,鼻子里充斥着消毒药水的味道。我甚至都不用看两边的情况,我就知道这里就是医院的病房。我挣扎着想要从病床上坐起来,可是刚一起身就觉得肋骨还有胳膊,甚至整个上半身疼得厉害。

    “哎呀卧槽,真ta娘de疼啊。”我龇牙咧嘴的骂了一句,刚说完话就见天灵和上官淼推门而入,天灵手里面还端着热腾腾的饭菜。也不知道是肚子饿了还是怎么了,我接过天灵手里的饭菜,直接就把滚烫的米饭塞进了嘴里,然后烫的直流眼泪。

    “咳咳,淼子,灵儿,我这是怎么了。我记得咱们不是在寨子里么?”我心想别不是天灵把我给推得吧,不过嘴上却不敢这么问。天灵这丫头心地善良,要是我这么问,她肯定就觉得是自己伤害了我,非得狠哭一场不可。

    上官淼无奈的摇摇头随即说道:“鸿哥,你身上断了两根肋骨,腿部、胳膊、胸口全都给磨破了。”

    我顿时就傻了眼,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上,好么。我全身上下几乎都是纱布,除了脑袋没什么事以外,我都快成木乃伊了。而事后我才知道这都是天灵的主意,说什么怕我伤口太多弄感染了,结果就求护士给我弄成了木乃伊。

    我觉得这么捂下去,伤口没感染也得烂了。我赶紧就叫人给我拆了纱布,上了点双氧水也就算了。由于肋骨断了需要养一段时间,医生是坚决不同意我出院。

    中年医生气的脸红脖子粗指着我的鼻子怒道:“没见过你这样的病人,出院,出什么院。万一不小心弄断了肋骨,肋骨插进肺叶里,你就再也不用来医院了,直接去太平间吧。”

    我被这中年医生训得狗血淋头,看得出这位医生还是很有医德的。如果我真出院出了事,肯定还是要来这里就医的,手术费也一定是要花的,这个中年医生倒真是为了我身体安危考虑。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可我这只是肋骨,休养了一个礼拜也就没什么大碍了。而我爷爷还是没有消息,廖局长几乎是每天都给我打电话,询问我的身体状况。当我问起爷爷的下落,廖局长就支支吾吾的叫我好好养病,然后就挂掉我的电话。

    我再没给廖局长打过电话,我怕打了只会让自己更加失望。

    (全本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