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诡异的船夫

    更新时间:2017-05-04 16:25:42本章字数:3025字

    等了一会儿,这离水也没有回答我,犹豫了一会儿,我才抬起头来看他。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退了好几步,这……船夫长得和我极为相似!

    我震惊的看着他,说不出话来,他同样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我赶紧说抱歉,说我失礼了。

    他仍旧没回话,朝远处的竹船走去。

    我偷偷问老爸有没有见过那船夫模样?

    老爸说有,我说那你看他是不是跟我长得太像了?

    老爸说这很正常啊,天底下相似的多了去了,你该不会觉得他也是你亲戚吧?

    我想老爸这话说得也没错,长得相似未必会是亲戚。

    看他越走越远,我们也顾不得太多,赶紧把他给拦截住。

    而他却同样不再开口从另外一边要朝竹船走去。

    连续好几次,这家伙都不说话,要从旁边路过。

    最终我们在离那条竹船很远的岸边停了下来,再往前可要碰到黄泉了。

    原本我以为到这地步,登不上船,他愿意开口说话了,结果这家伙朝竹船招了下手,那船便自动划了过来。

    离水非常轻松的跳了上去,见这船要离开,我们没有选择只能跟着跳了上去。

    船很快便自个儿开了起来,朝彼岸开去。

    原本我以为相比于宽广且又波涛汹涌的黄泉,这竹船会陷入进去,没想到事实是在这竹船上一点颠簸的感觉也没有。

    不过虽然是在竹船上,那黄泉里的幽魂却时不时的跳出水面,凶狠看着我们。

    我多少也总算明白了这离水钓不是钓鱼,而是钓魂了。

    特别是有些灵魂就像是鱼一样,从这边跳到了另外一边。

    我最不解的是这些幽魂一个个都非常希望自己被钓起来,纷纷伸出双手浮出水面。

    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们自己无法抓住这鱼线。

    等等,这不对劲!

    我原本以为是鱼线太细,如今仔细一看,这鱼竿上不仅没有鱼饵,居然也没有鱼线!

    这不是在逗人玩呢?怎么可能钓得上来?

    简直是比姜太公的钓鱼还难。

    我想上去问他,老爸却把我拦截了下来,摇了摇头。

    我看了他一眼,最后还是缩回了手,退了回去。

    我们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而这竹船也逐渐远离岸边,想要得到水大道再回去的难度大大增加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我们实在是站酸又坐酸躺在竹船上很久后,他才开始有动静!

    又或者还该说奇迹发生了,他真的钓上了个幽魂了。

    我们全都躺不住看着他会如何处理,结果他只是摇了摇头,大手一挥,那幽魂还没高兴太久,又瞬间落回了黄泉里。

    我们面面相觑,这家伙太古怪了,我们还能得到想要的结果吗?

    或许是他自己的耐性被自己磨光了,指着我嘶哑的说他知道我们的事情,不过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我赶紧说这是当然得,有什么需要做的,我一定会好好去做。

    他说我明白就行,现在要我去下面抓一个他满意的幽魂上来。

    他这要求一下子就把我们给全弄懵了,这可是黄泉啊,而不是黄河啊!

    老爸听后直接抓着他,问他知道什么是黄泉吗?那可是什么东西掉下去都会被融化的!

    老爸撕下了自己的一部分衣角朝黄泉扔了过去,结果这衣角刚出竹船就以物理难以置信的速度掉进了黄泉,随后什么也看不到了。

    咕……

    黄泉里有没有什么危险我不知道,可我出了这竹船,跳进去后就别想要再爬上来了。

    那离水虽然被老爸抓着,却把目光看向我,一句话也不说,似乎在等我的决定。

    跳,还是不跳?

    跳我会死,不跳离水不会把力量给疯婆子,疯婆子活不过来。

    而我最怕的是他作为水守护者,要是不怕这黄泉,丢下我们,从这里消失了,那岂不是我们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

    就算他怕这黄泉水,那我要是不答应他,等到了岸边,以水的特性,他要是玩消失,我可别想再找到他了!疯婆子也别想再活过来了。

    横竖对我们都不利,我咬牙问他什么样的幽魂才算是能够满意的?

    那离水说了一句我快发疯的三个字,不知道。

    靠……

    我安奈下火气,说那时间呢?有限制吗?

    离水想了一下,说那时间也不能是永恒,就鬼界五年吧。

    我稍稍松口气,鬼界五年我能接受,并且我们也等不了这么久,五年时间刘天明说不定就真的成圣了。

    我又问他那除了是我,时限五年外还有没有别的条件限制,比如我的搭档白起,比如我能不能再用其他的法宝?

    离水不耐烦的说没有,我所能用的东西都可以用。

    听他那么一说我心放松了些,说这条件我接下了,希望你不要反悔。

    离水没有一点表情的点头,而后不不再开口。

    老爸见我下定了决心,便把离水给放了,问我哪里来的把握?

    我说不试我们可能都会死,试了说不定我们还能活,再说了我们也不一定会失败啊。

    老爸问我那都需要什么,他们一定会全力支持我!

    我没把方法一下子说出来,因为我自己其实一点儿把握也没有,只能试着来了。

    我第一步拿出葫芦来,结果显然易见,这里的幽魂太强大,又有神秘力量阻止,一只幽魂也没有抓上来。

    第二步我拿出阴阳普渡令,结果同样是失效了,不管是黑白无常还是牛头马面,全都没来。

    我估计是它们打得正激烈,所以没法来吧。

    第三步我让老王和老爸试一试符纸,结果同样失败了符纸一出竹船范围,便沉了下去。

    第四步我让道明试一下天道力量,纯粹让他往黄泉降雷,也只有一点点效果,可紧紧只是起了涟漪,没有实质性的帮助。

    小李和道莲见我们试了四次都该没成功,说要不让小李下去试一下?

    我赶紧阻止他们,说小李虽然是跳出了三界五行,可没有成圣,还是会有规则在,我们试不起。

    我说我们肯定还有办法的,不要急。

    道莲和小李都要我别冲动,千万不要想不开。

    我说这点他们大可放心,我一定会活着看到疯婆子醒来,一定会娶她的。

    我没多其他的,而是跟白起商量了一会,让他分出个小分身,跳进黄泉试一下。

    结果让我们都沉默了,虽然那分身实力马马虎虎,可最后同样被无数只手给撕成了碎片,一点都不剩。

    白起不死心的又分出了个强大的分身,又再次跳了出去,但结果同样是那样,不同的是时间稍微长了一些。

    这下子我们可全都失望了,白起戾气那么重,道明正刚之气那么强,两种不同的力量都只是挣扎了一会儿就消逝,我们这该怎么做?

    我们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我决定去找下离水,向他借鱼竿来看一下。

    结果这混蛋直接把鱼竿黄泉扔去,说让我自己跳下去拿吧。

    气得我真想把这竹船给拆了,但这就太危险了。

    我指着他说别太得意了,我有的是方法。

    但对于这木头,脸上没任何表情,我怎么说他也还是那样。

    还真别说,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我把老王拉到了一边去,两个人窃窃私语了一番。

    其实也不是多大秘密,我就只是问他觉得这些幽魂看起来是不是很痛苦?是不是很想解脱?还算不算在鬼魂里?

    老王的回答很简单,全都是。

    我说那我们可就还有一个办法可以做了,阴阳转命阵!

    五行再强,也强不过阴阳无极。

    黄泉再无情,同样也不过是阴极的一部分。

    老王说对啊,这阵说不定真可以做一下,可这阵型没法画啊。

    我说这也可以解决,把离水那特大鱼框给拿过来用了。

    幸好他也看不懂我想做的是什么,所以这次并不反对我使用。

    其他人看我拿着离水的鱼框,同样也没看懂,而当我和老王把那阵法画好之后,老爸和老妈才恍然大悟。

    老爸问我有几成把握,我回答说九死一生。

    老爸说好,一个男子汉,就算九死一生也得去拼!

    这下子离水有些站不住了,冲着阵法看了看,只是我没念咒语前,这阵法的奥秘注定他是不会懂了。

    不过见老爸他们这么支持我跳黄泉,他也懵了,同时能感觉到我找到了对策了。

    只是他现在也不好找我要回鱼框了。

    我站在阴阳转命阵上,随后让老王他们把我推出去。

    在推出去的瞬间,我便秒读咒语,将这阴阳转命阵运行起来。

    其实我心里是一点底气也没有,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成功。

    只有离开了竹船,我才能感受到这黄泉的威力。

    无法言喻的压力立马压来,我伴随着鱼框不到一秒就落入到了黄泉里。

    在我意料之中,这特大鱼框经受不住幽魂撕扯,很快便四分五裂,深陷黄泉。

    但同样也在我意料之外,这阴阳转命阵可以防两极,可以防周围,却无法防上下。

    所以我很不幸的,既要喝下恐怖的黄泉水,又要被幽魂给拉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