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神秘实验室

    更新时间:2017-05-05 15:47:42本章字数:3913字

    我眼看着鬼护士,张着留着血的嘴,向我扑过来。可是电梯太过狭小了。我根本没有胡璇的余地,一下被她扑倒在地上。

    我双手拼命撑着他要咬我的头,她妈的竟然要咬我脖子,她张着大嘴,嘴里呼出来臭味,我都快被她那嘴里的恶臭给熏晕了。

    这时,她竟然用双手掐住我的脖子,一股气闷的感觉,掐的我都快窒息了,感觉自己急速缺氧,我的双脸涨的通红。如果女鬼在掐一会,我感觉自己真快被她掐死了。她到好像感觉到我快被掐死了是的,竟然用劲越来越狠,嘴里还发出呜呜的,低沉声。

    我双手撑着她头,根本没办法结手印使出道术。我感觉我的大脑因为缺氧整个意识开始模糊,难道我要死在这里嘛。

    我感觉自己双眼一黑,昏迷过去了。在梦里我梦到了爷爷,爷爷还没死,还是和以前一样,拿出鬼气让我吸食,洗完感觉满身舒坦,爷爷还是慈祥的看着我。这时,小岚竟然也过来了。走到我身边,正准备牵起我的手时候,注意到了旁边的爷爷,顿时小岚的脸羞的通红。爷爷好像明白了什么,哈哈笑了起来,“冯天看来是长大了,也该找媳妇了”我也不好意思了,在那呵呵陪着爷爷傻笑。正当我享受这一切的时候,我的眼前突然一切都变了,爷爷笑嘻嘻身体变得通明的消失了,小岚也看了看我也逐渐消失。

    我痛苦的大喊“不”可是一切都挽留不了,眼看着爷爷和小岚就这样消失在我的眼前。我一晃头,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竟然是一群穿着白色衣服,身上的衣服把人包的严严实实的,不只把身上连四肢就连头都包的很严实,这些人就在那里忙碌着好像在摆弄着周围的机器,那些正在运行的机器上还显示着许多正在运行的数据。

    我一惊,环顾了四周偌大的房间净是奇怪的机器和这些穿着白衣的人,这分明是一个实验室,我本想起身,突然发现我被绑在一个钢铁做的铁床上,我注意了一下确的说应该也是一台机器的实验台上,我的腰间脖子四肢胸前都有固定我的铐锁,我挣扎了两下根本没有效果,一点都挣脱不掉。我看到我旁边一个也是穿着白色安全服人脸前带着防毒面具的人,正在摆弄困着我的机器。

    这个人看到我醒了,也不惊讶,带着面具我也不能确定他的表情,只是从他的脸对我的时间,和身体上来判断,他看到我醒了,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脸对着我停顿了一瞬间,然后就低下去继续摆弄着机器,也没有发出任何异样的声音,好像原本就知道我醒了一样。

    我看着他在快速的摆弄困在我的机器,然后好像用了鼠标按了下确定键,然后转头看我这边,我忽然有了不祥的预感,果然从我的头上后面伸出一个黑色的机器手臂,手臂上带着一个大约50ml的玻璃针管,管身足足有4厘米粗,看着泛着光芒的针头,我心里惊惧,心道这要真插进去那还不痛死人啊,妈的那个机器可不管我怎么想的,来到我的手臂前,根本没有一点停顿直接插了进去。

    我立马感觉到手臂传来一股钻心般的疼痛,我立马破口大骂那个人,不过他根本不管我怎么骂,都没有任何反应。他虽然没反应,但是我的动静可不小,还是惊动了周围的人,不过他们也只是往我这里望了一下,便开始接着工作,根本没有任何表示。

    我看着针管在我手臂一点一点吸血,将近吸了有一管的三分之一,我被针扎的都差点痛昏过去。我拼命咬着牙忍受这非人疼痛的时候,机器手臂终于在我身上抽完血,然后直接打入了,机器上一个玻璃管,玻璃管然后被放到机器里面。

    看情况是在研究我的血,可是这到底是什么地方那,我开始不断打量这个地方,从我被女鬼袭击,按照平时我根本不怕,这次算是打我的措手不及,才被困在这个鬼地方。

    而这个实验室是研究什么的?刚才用机器抽了我的血,又是怎么回事,我满腹疑问,越想越是想不通。我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眼睛瞬间睁大,倒吸一口冷气,难道我从进了这个医院便进了了一个圈套,难道小岚也是这里的圈套之一吗?这怎么可能。

    正当我迷惑不解的时候,操纵困着我的机器的那个研究员,从机器里抽出一张纸,看了看上面数据点了点头,我躺在下面看不到上面写的什么。不过从研究员的表现看似乎对结果很满意。

    这时一个也是穿着防护服的人,不过又略显的不同,周围的研究员都对他做了半躬的礼。这令我非常诧异,这个礼令我似乎想到了什么,但一时又想不起来,从他们行礼的情况下,可以看出这个人在这里应该是个身份不低的人。

    那个身份不低的人走到,原本研究我的人身边,接过那张写着结果的纸,也是微微点了下头。我还错觉透过他的面具看到他的面露喜色,他也同时奖励似的拍了拍研究我的那个研究员肩膀。

    我看着他们的动作越来越疑惑,这到底是什么目的,我这到底是在那里,为什么会被困在这里,那个女鬼也是被人控制的吗,那又是谁控制的那?难道是这些人,那这些人又是什么人那。

    唉,也许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应该是想着该怎么逃离这里。我拼命的挣了挣,可是困在我的铐锁根本纹丝不动,一点都挣不开,我气喘吁吁的躺在上面。身份比较高的人,看着我挣扎不出来,竟然发出令人感到难听的笑声。

    我顿时火冒三丈骂道“妈的,等老子出来,老子一定灭了你们”,那个人发出很难听的声音,而且语气中充满了嘲讽“出来,你以为你能出来,我们已经等了你很长时间了,你身上有我们主人需要的东西,哈哈,你等着被我主人吞噬吧”

    “你的主人?”我疑惑道。

    那个人一听到我发问,顿时一愣,感觉到到自己失口多说了话,便只发出一声冷“哼”不在理我。

    我本想在刺激他,不过他竟然不搭理我,我知道应该问不出来了什么了,只好闭目养神,想等待机会逃脱。

    突然听到一声刺耳的透漏令人恐怖声音,周围人听到顿时一阵慌乱,有许多人都赶紧的往发出声音的地方跑,好像怕什么东西出来似的。我忽然眉头一皱,奇怪这个声音,怎么会感觉到一丝的熟悉。

    不过我还是大喜,这个东西的出来很可能给我创造出逃跑的机会。周围人仍是慌乱的往那边跑,那个身份高一点的人看了看机器上的我,断定我不可能挣脱逃掉,便招呼更多往那边去。

    我看周围的人几乎都去了哪里,我看准机会咬牙,拼命的挣扎,我感觉牙齿都快让我咬碎了,我的手脖子都因为挣扎被嘞的通红,两个手脖子也感觉越来越痛,不过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如果他们回来,那我可能再也逃不了。

    我拼命的挣,如果我能单手结手印的话,我直接用净火烧就好了,可是根本不可能的,只能使用蛮劲挣脱。当我憋的脸色发红,手脖子那里都嘞出来血的时候。

    终于听到了一声“啪”的脆响,右手的手铐,终于被我挣断了,我气喘吁吁看着,被我挣断的手铐,心里庆幸还好只是铝合金制成的,要是纯钢制成的,那怕是我弄断手臂也不可能出来了。

    下面轻松了只要用净火烧就可以了,我把右手放到左手那边,合成几个手印,嘴里吐出一个“起”字。只见我的两个手心那里都燃起了火焰。

    我把右手的火焰伸到左手的手铐上,手铐在净火的高温下,直接快速融化,我从融化的的手铐里拿出左手,然后把捆在肚子上,两条腿上的铐锁全部烧断。

    我轻轻一跃便从机器上跳了下来,看着两只血粼粼的手,我发誓我要报仇,我快速向刚才发出刺耳的声音,也就是他们去的方向追去。

    我到了那里才看到,几十个人在攻击一个女鬼,就是把我扑倒,是我窒息昏迷的鬼护士,我说怎么会感觉到一丝的熟悉,看着周围的人都拿着一个发着电的东西,不断攻击鬼护士,鬼护士好像很怕那个带电的东西,不断的躲闪,有的躲闪不及,被电到立马发出刺耳的惨叫声。

    看来鬼护士是这些人控制住,只是不知道他们怎么控制的,这只是实验室难道还能是研究道术的,不过看着鬼护士越来越惨的样子,看来只怕再过一会变被收服了。

    我注意点那个身份高点的人,他并没有动手,只是看着周围人动手,他看到鬼护士的惨样,点了下头,怕也是看出来,再过一会便可以解决掉了鬼护士。

    他们都在抓鬼护士根本没有会想到,根本我会从后面攻击。我正打算攻击时候。我突然感觉衣服被人拉了一下,我转脸一看竟然是小岚,只见小岚把中指放在嘴前,放我不要说话,然后把我拉到旁边的走廊。接着拉着我走,大约走了十几米,走到一个房间。小岚打开门然后直接拉我进去。

    我看地方差不多了,正想问她,谁知道她竟然还是把中指放在嘴边,让我不要开口说话,也许是看到我的不解,小岚转头低声的说“别慌,现在还不安全,先跟我走”我点了点头。接着跟着小岚往前走,小岚走到房间的右角,用手势指了指上面的排风口,我点了下头,表示明白。我身高倒也够,加上房子不高,我还能够到排风口的,我拿掉盖子,然后把小岚给拖了上去。

    小岚虽然看起来身高挺高的,但身体特别轻,我托她一点都不费劲,我为了方便直接托了她的屁股,小岚稍微转了下头,用余光瞄了我一下。

    我注意到小岚的脸都红,我的手上也感觉像摸着一团棉花一样软,不知觉多捏了几下。

    我把小岚托进去后,自己也一使劲,双手一撑,我顿时吃痛,感觉手臂像针扎的一样,血更是从伤口中,不断流出来。

    小岚看到我伤口处,一声惊呼,心疼的直流眼泪,我只能对她憨笑的,让她不要担心。我一使劲也跟着上了排风口。小岚要摸了摸我的伤口。从口袋里面拿出 纸巾,帮我擦了擦上面的血。我低声说“没事,不疼,你是在心疼我啊”。

    谁知道小岚一听我的话,粉脸一红,眼瞪我一下,嘴一撅,不给我擦了,又捶我一拳,转身往通风口,我看着嘿嘿傻笑。

    我跟在小岚的后面,通风口并不大,是一个方形的通道,上下只有大半米的距离,一个人在里面爬向还行但是要转身却是十分困难。

    我跟在小岚的后面,原本通道有点黑,只能跟着小岚左右转弯的爬,后来走到了一件房间的上面才有了光亮,我从天窗上面看到房间里面没人,便轻声唤小岚。小岚听到我的呼唤,却仍旧用手指放在嘴边,让我不要说话,然后又转身走了,我满脸疑惑看着前面的小岚,为什么不能说话。小岚似乎对这里非常熟悉,竟然知道往那里走根本没有一点不犹豫。我这不得不令我怀疑,我皱着眉头看了看小岚,小岚仍然是那样,一步一步的往前爬。好吧,先跟着吧,我叹息了一声。但我不知道的是在前面带路的小岚竟然眼睛里面冒着令人恐惧的绿色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