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鬼迷宫

    更新时间:2017-05-05 15:48:42本章字数:4674字

    小岚看我看着笼子发愣,担心的问我“冯天怎

    么了”我指了指笼子,苦笑道“笼子里的恶鬼,一个被我们打跑了,其中的重伤的鬼新娘,甚至还有那个没受一点伤害的恶鬼,现在全都不见了,我有种不好的预感,而且你说你刚才没有这段带我来这的记忆,这应该是恶鬼搞得鬼,我们根本不知道恶鬼到底有什么目的,我能感受的到我们这次会因为这些恶鬼而凶多吉少了”。说完对看了小岚一眼。

    小岚也看了下我,不过我并没有在小岚的眼里看到任何的害怕,到感到有些惊异,果然小岚笑了一下,然后拉着我的衣服说“没事的,不就是两三个恶鬼嘛,等我们俩都稍微好一点,在加上我爷爷,完全的没问题的”。看着小岚灿烂的笑容我到也心里感到一丝宽慰,难道真是我杞人忧天了,希望吧。

    鬼老头这时也凑了过来,眯着眼,笑呵呵的说,“你们俩感情现在不错啊”。他这么一说我和小岚立马闹了两个大红脸,小岚更是不好意思,跺了下脚,用娇声哈勒一声爷爷。

    我也干笑了两声,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然后和鬼老头对了下眼相视而笑。旁边的小岚更是的害羞的看了看我,然后又看了看鬼老头,咬了下嘴唇,脸红的都快滴出来血了,只好一个人低着头待着,不过在小岚地下头的时候,到露出来一丝甜蜜的笑容。

    过来大约一个小时,我感觉身体舒服多了,少了点那因为过度透支带来的严重的疲惫感了,现在虽然还不能在用帝皇铜钱和净火结合这样的大招,但是单个使用,并且使用时间不长,倒还是可以的。我看向小岚,小岚此时也休息的差不多了,竟然站了起来自己活动了下自己因长时间躺下而造成的筋骨酸痛,不要以为躺下身体就不会难受,那是因为你躺在柔软的床上,如果躺在坚硬的地上,不说潮湿的底气,光是硬度,都能使你身体异常酸痛,小岚的脸色也没有那么难看了脸色也没有原本被鬼婴儿的吸食的时候那么憔悴了。

    我看向鬼老头,发现鬼老头和几个警察还在围着那个院长,我感到奇怪便走了上去。

    我走到鬼老头的身边,问道“他还没有醒吗?”。

    鬼老头一听我的声音,看了下我,然后转过身子,无奈道“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管我用什么法子都让他醒不了,这都折腾大半天了,唉,你看怎么办是好啊”。

    看着鬼老头无奈的眼神,我摆了摆手“别慌,让我看看”。我看向地上的院长,只见院长脸色发青,眼睛发黑深凹着,嘴唇像摸了粉一样雪白。

    我皱了下眉头,这倒像是阴气入体所致,不过白无常施法,使得阴气到也正常毕竟是鬼怪一类的生物,只不过是得了仙位立了名而已。让旁边几个警察把院长给托起来,然后自己把手放在院长的额头上,闭上眼感受院长的身体里的状况。

    这时小岚也凑了过来,看我把额头放在院长,疑惑的问鬼老头“爷爷,他这是在干吗?”

    鬼老头到没回答,而是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没想到,冯天对道术领悟竟然到了如此的地步,恐怕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啊”。

    小岚听到鬼老头的话,有点不太相信的说,毕竟鬼老头一般不会对人评价,如若评价,那必定是无比有能耐的人,毕竟鬼老头也是眼高于顶的人啊,所以才奇声,问了一句“啊,爷爷冯天真的这么厉害嘛”。

    我不知道小岚和鬼老头的谈话,我现在几乎所有的心声都进入了,院长的身体里,我忽然发现人的身体是多么神奇,虽然都知道血液在血管中流淌那个,可是当你感受到万千的血管离得血液一同流淌的时候,你才能感受到那如同江水一样奔流不息的气势,同时人身体内各个组织想都有各自的意识一样,在协调和独.立中进行。

    看到这些我忽然有些感悟,也许我在使用道术的时候,都是一股脑的全部使出,几乎可是说感觉是自己全部的道术,可是我发现一个身体部位便能容纳,我所使道术所需要的能量,更不要说全部的威力,可是我使出来的威力并不大,固然是身体里能量储存的不多,但也是自己转换出来的时候,所造成的浪费,能造成的攻击并不多。虚而华之,不如实而朴之。

    我明白了,心中顿时有种神清气爽,不得不发泄的感觉,呵呵。我闭着眼竟然笑出声了,鬼老头和小岚你看我我看你,周围的警察也是,最后还是小岚说了句,他是不是傻了。鬼老头看了看我,不大肯定的说“到好像是领悟到了什么,不过这也能领悟嘛,那可是真是奇才了”。小岚瞪大眼,这也太........

    我有了新的感受后,感觉时间也应该差不多了,现在应该想办法怎么把院长唤醒,然后看看解开这一切的谜题。

    我审视了一下,院长的身体到没有任何的不对,抬起头看了下大脑,看来应该是你的问题啊,我一腾身立马的飞到大脑的旁边,果然是这里出的问题,只见大脑上朦胧着一团黑气,我还未靠近,便感受到了一股冰凉刺骨的寒意,我沉声道“好大的阴气”。

    白无常的鬼力到深不可测,单凭这一道阴气,就不是我能阻挡的。现在为了解开真相,即使不行也要拼一下,我伸出右手,聚集身上的能力,突然我猛的喝到“净口神咒,净火”。

    我的右手上顿时燃起了,燃起一团净火,此时我手上的净火,却没有原先净火那么灿烂夺目,就像一个安顺的火苗,在我的手掌上静静的燃烧,这便是我刚刚领悟的虚而华之,不如实而朴之。

    虽然净火没有原本的气势,但威力却远胜以前的,不断的减少能量的损失,以便发挥最大的威力。

    我轻轻的将手中的净火,丢向白无常留下的那道阴气,只见我那道净火丢到白无常的阴气中,并没有产生轰天的爆炸,而是随着净火向两边的然后而退却,那阴气倒像是十分怕净火一样,不一会而,阴气消失殆尽看到此我到突然明白了什么,对白无常到心生感激,心中叹道鬼仙始终是鬼仙有两把刷子。

    白无常到也真细心,院长脑袋中的这道阴气,碰到阳气自然而然的消失掉,如若碰到阴气,恐怕不止院长被这道阴气所伤,连施法人也会遭到阴气的攻击。这到为了保证,他离去之后我和小岚的安全,毕竟院长身边都应该是鬼怪一类的生物吧,就算是有阳气的恐怕也只是普通人根本救不了他,同时如果我们需要的话,也可以解开院长身上的这道阴气。想到此,心中更加对白无常佩服,表面上吓人,到也是个热血心思缜密的汉子啊。

    我看院长的阴气一解,想来应该 快要醒了。便转身从额头上离去。

    外面的我猛地睁开了眼,鬼老头和小岚一看到我醒过来了,赶紧问我怎么样了,我微笑了下,表示自己没事,鬼老头又要问我什么,指了指还在几个人驾着的院长,正好的是,院长睁开了眼。

    院长只感觉自己头昏欲裂,好像根本想不起来什么事情,不过会想到昏迷之前那身穿白色衣服的白无常,立马吓得清醒了。清醒了之后,发现有人在驾着他,他转头一看竟然死警察在驾着他,眼睛里的瞳孔一缩 ,当看到我和小岚的时候,又是吓得直翻白眼,差点再次昏过去。

    小岚看到院长醒来那么搞笑,忍不住发出”咯咯“的清脆的笑声,整个人晓得花枝乱颤。我听到小岚的笑声也忍不住笑了两下,不过还有正事,我看着院长惊恐的面孔,说道“院长你现在应该知道你的处境吧”。

    听到我的话,院长点了点头,我“恩”了一声,问道“这个是什么地方?”。院长听到我问题眼珠子转了两下,支支吾吾的不太想回答。

    我有点不高兴了,给驾着他的那几个警察使了一个眼神,那几个警察点了头,忽然把院长狠狠的仍在地下,我恶狠狠一手抓住趴在地上院长的头发,右手召唤出净火,把他的头抓起来,这次要不是小岚,我很可能就死在他的手上,现在竟然还敢玩花样,我对着他的脸,把净火靠近他的脸,他看到净火脸上露出明显的害怕的,想要往后面退,我抓着他的头发根本不让他,恶狠狠的说,“你信不信,我一把火在烧了你”。

    我本来以为他还会硬气下,谁知道我这一吓唬,竟然直接趴在地上,哭了起来,还一边哭,一边说“我说,我什么都说”。我看了下右手上的净火,看来刚开始的净火到真给他留下恐怖的印象,我转手把净火收到了手心里面。

    这时,鬼老头走到我身边,“小子,你够狠”。听到,鬼老头的话,我轻笑了下,身处这么大圈套里面,在心慈手软那就是把自己往火坑里面推。

    院长在净火的威胁下到什么都说了,原来这里真是个研究鬼怪和道术的地方,而这里的负责人便是这个院长,这里以医院当掩护,在病人死去的时候,抓住病人灵魂,以供研究,鬼怪则有别的人送来,我问谁送来,院长竟然说不知道,气的我再次拿出净火,却仍然没有用,看来他是真不知道。

    本来他们没想抓我的,在医院装扮普通护士的鬼护士发现了我,并且擅自的行动,用了加了鬼气的药给小岚吃,据他说他鬼护士是这里最难研究的鬼,有时听话,有时又格外的疯狂,一般的时候,根本制不住她,除非人多,不用顾忌什么的时候,才能制服她,正巧是虽然我被绑着的时候,鬼护士被小岚放出来,但是却没造成巨大的伤害,就是因为制服鬼护士的条件都存在。

    我进了他办公室,看到我之后,知道我会道术便起了歪主意,便指使鬼护士抓我,又怕我的道术所以等鬼护士和我打的难解难分的时候再出来。谁知道是我大意被抓的正着,连他们都没想到,这么容易。我听到这时脸一红,干咳一声,来掩饰自己尴尬。

    不过小岚和鬼老头却没看我,搞得我更不好意思了,不知道他们是不故意忽略掉,还是以我自己本来就这样,心里不免有点打鼓。

    接下里就简单了,无非是回去之后发现我不在然后听到了,关押鬼的地方有爆炸的声音便赶紧的过来查看,下面的事情就很清楚了。

    不过我还是发现漏了一点,第三个笼子里的鬼婴儿那,问他竟然说不知道,我立马火了,竟然还不老实,右手燃起净火就要烧他,小岚看他可怜,同情心泛滥要要拦我,我便对小岚解释了一下,“你不记得,他进来说过了鬼婴大人了”。

    小岚这才想起,便不在拦我,我右手拿着净火,一步一步的走向他,他眼里全是恐惧,双手捂着脸说不要,不要烧我。

    我冷冷的说道“你在不老实,我绝对不会手软的,说鬼婴儿在哪里”。

    院长连露着痛苦的表情,好像在挣扎着什么,最后还是放弃了,“好吧,我说,鬼婴儿大人,他说要亲自杀了你,那个女孩刚进来的时候,便被鬼婴大人发现了,可是不知道鬼婴大人为什么一时没有动他,后来鬼婴大人喜欢鬼气便在和鬼护士和那个恶鬼在一起,好像是发现那个女孩来到放鬼的地方便进了笼子里,看看女孩到底想干嘛,在放出鬼护士时候,我们听到鬼婴儿大人的传话,故意的把你一个人留在那里”。院长说道这里,用眼睛描了我一下,我心中一震,没想到这一切都在鬼婴儿的算计之中,他若杀我和小岚岂不是翻手之间的事,我感到后背全是冷汗,我转脸看了下小岚,此时小岚也是满脸震惊。

    院长看完我的反应之后,接着道“鬼婴大人,知道女孩救你去了,便控制女孩把你带过来,我开开门却没想到看到的是你,之后的事情你们就彻底清楚了”。

    我听完这番话久久不知道该说什么,本以为自己的实力在这世间也应该算是不错的,却没想到。

    这时 ,鬼老头也注意到我的脸色,沉声道“现在不是感怀的时候,而是赶紧出去,照他的意思,那个鬼婴儿虽然没见过,但看起来也是个厉害的角色,现在留在这里太危险了”。鬼老头的话到提醒我了,我和鬼婴儿只是打个他措手不及,不然根本不可能伤害到他,我深思了下,对鬼老头说“你们怎么来的?”

    鬼老头指了指外面的电梯说道“我们就是直接坐电梯,走过来的”我听到他的话一愣,转头看向外面根本没有任何电梯,疑惑的看着他。

    小岚也看了看外面,疑问道“外面那有电梯啊?”。鬼老头一听我们一急外面走了两步,正说“你看那不是电梯............” 还没说完,就卡在那里我走上前看到鬼老头满脸震惊的表情,只听他自语道“电梯那??”看着他的表情,我顿时立马又有了不好的念头。

    果然四周忽然想起凌然感到刺耳和恐怖的笑声,“哈哈,哈哈,你们以为来到了鬼迷宫,还想走出去嘛,哈哈哈”。我听出来了这事鬼婴儿的笑声。

    我突然暗叫不好,向院长抓去,却直接抓个空,原本还趴在地上的院长竟然直化作一道黑烟凭空消失了。

    这时又想起了,鬼婴儿的恐怖的声音“鬼迷宫深似海,任你妖魔鬼怪大罗仙,也休想走出去,你们就在这里全部死掉吧,哈哈 哈”。

    “鬼迷宫嘛”我自语道,不由的握紧了 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