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阴阳界

    更新时间:2017-05-05 15:53:18本章字数:3465字

    我看着食人鬼的得意的一脸,我的脸色一寒,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冷冷的盯着他,食人鬼现在并没有三米高了,被鬼老重伤之后便不得不恢复本体的样子,他现在算是鬼术大损,根本不可能禁得起我任何的攻击,但是他看到我的眼神时,并不没有因为的我的眼神而有任何的胆怯,眼神中仍是充满了戏谑。

    我咬了下牙,双手不断的紧握,手指的关节处开始出现因为过度使力,而隐隐发青,发出蹦蹦的关节摩擦的声音。我咬牙道“是不是像你这样死过一次的人,都不会在怕死,那要不要我让你真正的死一次,在这个世界里消失”。

    食人鬼眼绿色的眼珠子瞄着我的脸上转了两下,然后满脸的笑眯眯的说道“吱吱,不错,不错,果然和主人说的一样,难怪主人对你这么看重,煞费苦心的安排这一切,不过倒也值得,哈哈”食人鬼说完,放声大笑了起来。

    我眉头一皱,看着失声大笑的食人鬼,疑惑道“你说什么主人,安排了这一切,到底是谁?”

    我怒目的看着他,食人鬼听到的发问,忽然停止了笑容眼神有些飘忽不定,最后整了整情绪,哼了两声,嘴角露出一抹讥笑道“ 也没什么,这一切到最后你都会明白,不过等你明白的时候,你恐怕也是该死的时候”。

    我心一惊,但是冷冷问道“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都说了,你还要问嘛。我现在要走了,这次和你们打的,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复原那,唉也真是苦命了,我们这些人了”。食人鬼摆了摆手语气显得有点叹息在里面,不过他想走就走嘛。

    我双手一紧握,净火立马在我拳头上燃烧,怒吼的吼道“你现在想走,就以为能走嘛,今天你还是不要离开这里,免得又 出去祸害人”。说着我已经向食人鬼冲了过去。

    食人鬼看到我冲过来没有一点的动静,从我说留住他的时候,也没有认识的动静,就这么静静的。

    我心中有些疑惑,但是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手中又加了三分力,拼命的催动手中的净火,净火在我的催动下,温度显得越发可怕,再次出现一条SHUODA的火龙,张着大嘴在空中游走,火龙所经过的地方,空间直接发生扭曲,这样的威力就算我一不一定能承受的了,搞不好这次便把食人鬼击杀,我竟然有了写期待,眼睁睁的看着净火就这样翻滚的冲向食人鬼。

    在净火的逼近下,本来安静的食人鬼,果然再也淡定不下,右脚不知觉的后退了,脸上突显出一些惧色,有种转手逃跑的现象,正当他想跑的时候,忽然看到了我的冷冷的眼神,喉咙里,不由的咽了口吐沫。

    “你真的不愿意放过我嘛”。食人鬼问道。

    “哼,我们现在没有什么可说了,现在不管什么你都必须死,还是那句话,既然你以前死过一回,那这次就让你这次再死一回,省的你当鬼太累,早死早托生吧”。我随手一指,对着死人吼道。

    食人鬼听到我的话,明白今天我是不会罢手,他恐怕今天是不能安全的离开了,缓缓的闭上眼,昂起脖子,静静的说道“好,这次看来我是要栽在这个地方了,希望你以后好自为之吧”。

    我的右手对着食人鬼方向,控制着净火演化成的火龙,右手猛地一握,火龙瞬间吞灭了食人鬼的整个身躯,在火龙里发出食人鬼痛苦的哀嚎。

    当净火冲过去,我缓缓的放下自己的手,现在食人鬼站得地方只剩一下一片黑灰,我不知道是什么,爷爷也没有告诉过我,虽然鬼也是人的灵魂变得,应该什么东西都没有才对,可是偏偏留下一片黑色的灰烬到匪夷所思,当时的我到没有多想。

    看到食人鬼已经魂飞魄散了,心中突然涌现无限的伤感,慢慢的转过身,往出口方向走去。

    我一步一步的走,脑子里不断回想,鬼老头因为救我把帝皇珠放在我身上,因此受了鬼气而生死未卜的样子,小岚而因此恨我,那伤心的样子,我甚至感觉到心都碎了。

    难道是我错了嘛,我是不是错的很多很多,我摸了摸胸口,喃喃道,我是不是不该救你,也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鬼老头也不会生死未卜,小岚也不会那么的伤心的难过。

    可是我不救你,我能感觉到我以后的会有多么的后悔,那现在的我又是什么感觉那,为什么我的心会这么的痛。

    “你不该救我的”我的耳边突然传来鬼护士的声音,我一愣,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胸口,惊讶道“你醒了”

    鬼护士回应的“嗯”了一声。然后又开口道“其实,我早就已经醒了,在你刚放在你身体里面便醒了”。

    我“呵呵”的苦笑道,“是嘛,行的还真早哈”。

    听到我的苦笑鬼护士沉默了半响,然后我胸口有传出来鬼护士的声音,“不该救我的”。“不用说这些我已经救了,而且不救我我不会心安的,我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

    “可是你付出的代价的太大了,你会后悔的”

    “没事,我相信小岚会原谅我的”。

    “希望吧,相信小岚会原谅你的,只怕鬼老头撑不过去了”

    鬼护士一说完,我顿时感觉自己的身子一僵。然后一句话也不说了,一步步的往前面走。

    鬼护士在我的身体了,知道我现在心里的难过,知道我现在不说话,是什么样的情绪,只是在我身体里面的叹息了一声,然后最后说了一句“|赶紧找到鬼老头吧,我有办法救她”。“什么,你有办法救他,真的嘛”我不敢相信的问道,我感觉到鬼护士的缓缓的点了下头,突然感觉自己的像突然云开了一样,心中充满了狂喜,不由安叫道“太好了,那我现在赶紧去找鬼老,希望他还没有事“。

    我说完我发足狂奔,向小岚的走的方向追去,可是我没有注意到,在鬼护士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眼睛竟然流出两行清泪。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去救鬼老,赶路的速度越来越快,不过这一路上到也没遇到任何障碍,就好像食人鬼死后,就没有任何的障碍了。不过这算好,也算坏,因为如果遇到障碍,小岚很有可能被阻挡在那个地方,我自然可以很快的追到她,但是如果阻挡太厉害的话,小岚和鬼老恐怕便有生命的危险,我先到此心中越发焦急,不断的加快脚步。

    在我大约奔跑的半个小时,突然一道刺眼的强光刺到我的眼睛。我忙用手捂着眼睛挡住前面的强光,慢慢的往外面走,当走到外面,眼睛也有些适应了光芒后,我仔细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冷气,通道外面竟然是一道万丈悬崖,我低头一眼根本望不到底,只见下面黑漆漆的一片,我的脚不小心踢下的石头半天都听不到落地的声音

    正当我惊讶的时候,耳边又响起鬼护士的声音“这个地方叫做万丈崖”。

    “万丈崖,还还真是名副其实,这怕是没有万丈,也是无法测量”我看着深不可测的悬崖,自语道。

    ”其实这个万丈崖,并不是单指它的高度,他也是可以通到地狱的”“地狱,怎么可能阳间,怎么可能能通到地狱的地方,那岂不是地狱和人间可以很容易互相来往,这根本不可能的”。我笑着摇了摇头,根本不相信个悬崖会是通向地狱的。

    鬼护士看我不相信,到也不急仍是慢声慢语解释道“阳间了阴间的划分其实也就是你们人类的划分,具体的真正的划分,你们却根本没有去认识”。

    “怎么认识那?”我问道。

    “你们都认为你们生活的地方充满了阳气,便叫做阳间,而地狱充满了阴气就叫做阴间,对嘛”

    鬼护士说完,我想了一下,虽然知道她话根本就是在否定阴阳两界的划分,可是又感觉阴阳两界的划分似乎就是这样划分的,根本找不出任何理由说不是,顿时感觉到一阵模糊,不过还是应承似的,点了点头,承认是的。

    看到我点头,鬼护士又接着说道“但是你们为什么就说他们是不会想通的,你们只是以阴阳来划分但是为什么,就确定不会任何的可能性是想通的”

    “啊”我一愣,鬼护士的话也明显的感觉在强词夺理,好像并没有任何人说过这两界就不会想通的,好像的确只是我们自己认为的,除非像神仙一样能破开时空,进入各个空间。想到此,我到有点明白鬼护士的意思,开道“你的意思是这个就相当于两界的通道可以随意进出的”。

    鬼护士看到我懂了她的意思,笑了一下,点了下头。

    趁着鬼护士的说话的时候,我打量了四周发现不止下面深不可测,连上面似乎都看不到顶,就像是在悬崖中间一样,往上只能感觉到阳光照下来,却看不到太阳在哪里,这根本是不可能出去的样子。

    忽然心一动,想到了令我感到不可思议的事,不过我到还是抱着一丝,小声疑惑道“那小岚要是从这里出来是怎么出去的那?”

    “是去上面还是去下面的那”我看了看,看不到顶的上面,又低头看了下黑漆漆的下面,

    正当我我寻思的时候,鬼护士又开口道“也许我知道她去哪了?”

    我一愣,问向鬼护士“去哪了”,不过鬼护士这次却半响不回答我,我心一禀,忽然有个不好的预感,苦笑了一下,“是去了地狱吧”。

    鬼护士这到干脆“是的,我能感觉到遗留下的鬼气,是顺着往下面去的”。

    “好吧,现在不管是地狱还是阴曹地府,我都要去”。我眼神中闪过一丝光芒,不由的有握紧了拳头,脸上露出坚毅的表情,嘴边咬紧了牙关,脸的两边因为我咬的太狠,被牙齿旁边的肉挤的有些突起。

    我慢慢的伸出右脚,然后重心一移,整个人往下一坠,便彻底的跳下悬崖。

    在我刚跳下悬崖的时候,在洞口地方忽然出现了一个鬼影,像婴儿一样大的鬼,满身透漏出恐怖的气息,眼睛更是冒出绿色的火光,看到我跳下去的身影,脸上竟然露出一丝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