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母虫

    更新时间:2017-05-05 15:54:30本章字数:3416字

    我的身体一被鬼护士控制,立马变成给鬼怪的样子,我虽然暂时的失去身体的控制权,但是我的意识还在,我让然能通过眼睛看到外面的情况,不过就像是在看电视机一样。

    鬼护士控制了我身体后,转眼看了身后,现在已经有几个地狱虫爬到了我腿上,其它的接二连三的爬上来,眼前爬上来的越来越多。

    鬼护士的控制我的身体,不断的在空中摇摆,想把地狱甲虫晃下去,不过好像根本没什么效果,眼看趴在我身上的地狱甲虫越来越多。

    鬼护士猛地停止了在空中的飞舞,站在地上,等着冒着绿色的眼睛,看着地狱甲虫,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只见地狱甲虫在鬼护士控制我的身体停下来的时候,竟然也在半空中停止了下来,然后全部的都静悄悄的爬到我的身体的前面,两米的距离,隐隐的像是在和我对峙,就连原本爬到我身上的那些地狱甲虫,也从我身上快速的爬下来,回到了自己的队伍里。

    我看到这地狱甲虫这奇怪的举动,不由有些奇怪,这样的举动真的就像是在和我对持,可是这地狱甲虫真有这样的灵性嘛。就算它们是地狱阴间的鬼怪,按照常理,也不可能有这么高的智慧。 

    正当我疑惑的时候,我的意识里,忽然传来鬼护士的声音“地狱甲虫一会便会发起更猛烈的攻击,如果我们抵挡不住的话,恐怕我们都会死的”。

    我眉头一皱,忽然想到了什么,疑惑的问道“你为什么这样做,你要不占据的身子,是不是你不用死”。

    “不是,你死了我也不会活的”。鬼护士眼里竟然散过一丝坚毅。语气中仍是那么冷漠。

    听到鬼护士的话,我身体一震,心里顿时涌起一丝暗淡,想起鬼护士为了救我在食人鬼的袭击下,我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然后在半空中把我硬是转了一个身,眼睛里面显出一丝的柔情。 

    我不由喃喃道“难道我错怪她了嘛”。回想到刚开始在医院追逐她,在电梯中被她袭击,还有在通道里,向我述说她的遭遇。

    我神色更加的暗淡,不由哭笑了一下,看着外面的地狱甲虫,开始不断的聚集在一起,我前面的的地方几乎都被地狱甲虫给占据,不管是树上,还是地上,连草上也是,虽然

    阴间本来就像夜晚一样黑,几乎也算是彻底的成了一片黑色,我能看出每个地狱甲虫好像都举起前爪,耀武扬威的,像千军万马的似的缓缓的前进,到还真像有几分气势。

    “你不是有办法对法它们嘛,现在恐怕得用了,不然一会我们真的死在这里”我对鬼护士说道。

    鬼护士点了下头,淡定的说道“别急,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们还得在等下”。”等到什么时候”我一愣问道。

    正当我发问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一声巨大而且非常刺耳的叫声,像是地狱甲虫的增大般的叫声一样。然后紧接着从后面的草丛跳出一个巨大的黑色地狱甲虫,只见跳出来的地狱甲虫,有三米的高度,而且身子也有五米的长度。这个巨型的地狱甲虫,出来后,原本还在耀武扬威的笑地狱甲虫,竟然一个个放下自己的抓子,都趴在地上,像是在向着大型的地狱甲虫行礼。

    我的眼睛一睁,惊讶道“还有大的地狱甲虫,这难道是它们的老大”。“也算是的,不过这是地狱甲虫的母虫,我们只有打败它们的母虫地狱甲虫,才会放弃攻击我们,不过地狱甲虫的实力非常恐怖,我们不一定打的过它”

    “我们只有打败它吗?”我细细的打量下了,这地狱甲虫的母虫,只见它高大的身子,在出来后,仍旧对着我发出令人难受刺耳的叫声,不过叫的忽高忽低的,让我感觉好像在不断对我示.威,恐吓,不过这只是我的猜测因为,我一点都不懂。

    “它在干什么,”我疑声的问向鬼护士。

    “它在询问我,为什么为什么侵入它的领地还要杀害它的孩子”。鬼护士回答道。

    “我靠,明明是小地狱甲虫先袭击我的,妈的,竟然说我招惹它们,把我身子主动权给我,不是打败母甲虫就可以摆脱掉小地狱甲虫的骚扰嘛,让我来打败它”。我有点恼火的说道,害的我在这里耽误这么长时间不说,竟然还说我先打扰它们的,这事我不得揍死它嘛。看着还在站在我面前的地狱甲虫的母虫,我越来越恼火。

    谁知道鬼护士竟然拒绝我的要求,并且说的 我无从反杀。鬼护士看到我有些恼火,淡淡说道“要是现在我把身体还给你话,恐怕地狱母虫,便会直接躲掉,让然后让小地狱甲虫攻击我们,那样话我们就彻底完了。

    “呃,为什么,”我迟疑了一下,疑惑的问道。

    “现在我控制你的身子,地狱母虫就会认定,我们是鬼怪,不是食物,它怕它的孩子受到伤害肯定腰亲自出手,如果我现在给了我的话”。

    “如果现在给了我话,它就会认定我是食物,便会让小地狱甲虫,直接攻击把我们吃掉,根本不值得它动手是吧”,我接口道。

    鬼护士“|嗯”了一声。肯定了我说法。“这还真是纠结啊,你们阴间是不是都这么麻烦事,”我从到了阴间便不得安宁,睡个觉都能差点被人杀了,现在遇到个破虫子,还得这样不能做,那样不能做。

    鬼护士听到我的抱怨,到也没吱声。

    正当我们在下面的嘀咕半天的时候,地狱母虫也吼叫了半天,发现鬼护士并不搭理它,立马有些火了,感觉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衅,这怎么可以允许,一定要杀了眼前有些奇怪气息的人形鬼怪,说起来古怪,明明是男型人类的身体,透漏出竟然是女鬼的气息。

    不过现在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要立马让这个人形鬼怪死掉,谁让它入侵了,我的领地。

    地狱母虫一想完,身上不断的冒出一丝丝诡异的鬼气,开始不断的靠近鬼护士,我明显的感到鬼护士心里一阵紧张,我心道难道她平时在身体里,也能感到自己心里的想法,顿时感到心里一阵舒服,就像是自己被脱光了,被看的精光。

    不过现在不是我埋怨的时候,鬼护士一紧张,我心里也开始紧张了,鬼护士的实力我是知道,其实算起来,她的实力并不比我差多远,就算她和我对战的时候,要想逃,恐怕我也拦不住,可是到现在为止,她根本没有提过要逃跑,看起来这根本逃不掉。

    我有看看地下的小小的地狱甲虫安慰道,希望是它们的原因。

    在我想着时候,鬼护士和地狱母虫已经交上手了,只见地狱母虫猛地扑向鬼护士,鬼护士像旁边一跃,躲过了地狱甲虫的攻击,刚一落地,脚上一使劲,跳到半空,一脚踏在地狱母虫的背上,地狱母虫在鬼护士的脚踏下,承受不住鬼护士的脚力,趴在地上。

    我心一喜,鬼护士的体术到还真不错,竟然有如此的力道,就连我恐怕也发不出这么猛的力道。

    鬼护士一脚把地狱母虫踩在地上后,正准备一跃,跳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脚被黏在地狱母虫的背上,不管怎么使劲都拔不出来。

    这时地狱母虫已经欧诺个地上爬了起来,转动眼珠子,瞄向黏在它身上的鬼护士,现在鬼护士还在拼命的使劲,可是这个脚被鲇在它的身上,另外一个能使劲的脚,也不敢在踏在它的身上,深怕在被年上,因此加上它的身上的粘性,加上不着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地狱母虫从地上爬起来,此时地狱母虫,原本黑色的眼睛开始隐隐的发红。像是彻底被激怒了一样。

    地狱母虫愤怒的看着鬼护士,张开自己的嘴想一口把鬼护士吞进去,我看着大急,眼看地狱母虫的嘴露出两排像碎玻璃一样的尖牙。中间像蛇一样的舌头,不断的在嘴里翻滚着,缠绕出许多,墨绿色的发粘的唾液,甚至能闻到嘴里的臭味,我都快被熏晕倒了。

    我不由咬牙切齿的大叫,“让我出去,我一把火烧了它”,这时鬼护士根本不理我,也许是根本没时间搭理我,鬼护士看到越来越近的嘴也是越发的着急,忽然张开自己的嘴,向自己的脚下吐出一股墨绿色的火焰,这墨绿色的火,竟然不断的吞噬缠绕在鬼护士脚上的鬼气。

    只等一下,鬼护士感觉脚一轻,便一使劲两只脚分别的跺在地狱母虫的上颚和下嘴唇,跳了出去。

    而地狱母虫一口咬个空,同时感到自己的上颚和下颚的疼痛,抬起巨大的头,忍不住的哀嚎了两声。两只巨大前爪更是痛苦的不断在地上乱抓。

    我看到这种情景,对鬼护士伸出拇指,笑道“你还真厉害”。

    鬼护士听到的夸奖到也不谦虚,微笑了一下,调皮道“下面还有更好看的那”。鬼护士说完正想继续攻击的时候,我忽然拉住了她的意识,我现在在自己的身子要说拉住自己的身体这不太现实。

    鬼护士看到我拉住了她,脸上一愣,问我干什么,我看着她迷惑的脸笑道“现在地狱母虫应该不会在跑了,接下来的还是由我来吧”|。

    说完,也不管鬼护士的反应,我微笑着把她拉到身后,我的意识立马通便全身,我一睁眼,看到了还在哀嚎的地狱母虫,我旋转了下脖子,活动了下身子,我身子竟然像好久没有运动的一样,发出劈啪啦的响声。

    一阵舒畅的感觉传到我的意识,我感受到这阵舒畅不由感叹道“还真是舒服”。

    我看感受的也差不多了,地狱母虫现在也从疼痛中醒过来,便一步一步的走向,此时瞪着巨大红色眼睛的看着我的母虫,淡淡道“我就用你试一试我的新道术,顺便也让你在死一次”。说完,我缓缓地举起双手,在胸前不断的画起一种极为深奥复杂的手印,当结完手印后,我轻轻的张开嘴道“净身神咒之火源吾身,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