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

    更新时间:2017-05-05 16:10:58本章字数:3367字

    似乎整个阴间都在红色妖月的照耀下,显得比平时更加的明亮一些,而且更加的感觉到诡异的事情是,在红色妖月的照耀下,阴间的生物都开始有点感到匮乏,身体的力量更是加快的离开,让人都感觉不到一点好的感觉。

    银魔族长看着自己眼前的各大大城的家族,不由的喃喃道“难道真的是红色妖月造成的嘛,可是为什么平时好好的红色妖月会出现这样状况,这有点太非你所思了样子,这让许多都感到不知觉。

    但是现在的情况也不容许他多想,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想办法怎么应对那些大城的家族的进攻,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要是真得躲不过去的话,恐怕整个家族都会发生什么彻底的灭亡的,就算那个时候自己家族的高手真得回来也没有任何用,最重要的还是想办法躲过去,想到这里。

    银魔族长把头给缩了回来 ,眼珠子不断的转,不断的考虑到底该怎么办才能躲过去这次的灾劫。现在虽然在红色妖月的状况下,看起来整个情况都不好办,但是现在似乎了;老天给了银魔一族能躲过去的机会,但是仔细一想,要是真得这样的话,恐怕一时自己也可能真得能躲过去,因为这个红色妖月看起来并不是只关照我们这个城。

    更重要的是似乎整个引荐都遭受了,这个红色妖月的状况。

    那么就代表着就算自己家族成员真得得到消息及时的赶回来,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自己家族高手很有可能会来不及回到自己的家族的阵地,甚至会被那些大城的指挥者设计给杀.死,如果真得是那样的话,那么我们银魔一族便是真得彻底崩溃了,没有半点希望了,想到这里,几乎所有的家族都想好了。

    银魔族长不由的有些丧气,刚才的情况危急,还不知道怎么办,但是现在看起来就算是有了一线生机,但是现在看起来似乎还是一点希望都没有甚至有可能会直接的彻底的倒塌下去。

    想到这里顿时几乎所有的家族都开始犹豫了。银魔族长又叹了一口气,算是在此感叹这事,也算是在感叹自己家族的命运的坎坷,忍不住站了起来,想巨魔城方向开始凝视了起来,银魔大长老看到银魔族长的动作,也没有说什么,就是这样静静看着此时身材已经显得很高大强壮的银魔族长,不由喃喃道“老族长你看到了嘛,你儿子长大了,已经可以彻底的带领一个家族了,我们银魔一族在你儿子的带领下,并没有覆灭,虽然我们走的路还很艰险,但是我们银魔一族必定会走出去,银魔家族会再次发展,在你的儿子带领下,再次走上辉煌”。银魔大长老说完,眼睛里忽然有些湿润了,虽然银魔族长肩负这家族的兴旺,而这个银魔大长老又何尝不是每日都在外银魔一族的兴亡,而劳心劳肺,身上的担子怕是不比银魔族长轻多少,而且他如此的年龄,在他没有达到传说中境界,也许她很快便会离开阴间,在这个阴间消失,彻底的在这天地之间消失。

    正当银魔大长老思绪的时候,这时忽然耳边忽然传来银魔族长低沉的声音,银魔大长老惊讶的顺着银魔族长的声音看去,只见他倒吸了一口冷气。

    顺着银魔族长的声音可以看到,在巨魔城的城墙,聚集着无数的黑影,而且仔细一看的话,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些无数的黑影竟然是无数的巨魔家族子弟,而且他们全身武装,没人受伤都拿着鬼武器,而且竟然好端端的在城墙下集结,这明显的就是要出征,但是巨魔城伸出偏远的地方,怎么可能有什么战争打的,所以他们现在举动在明显不过了,这次是针对银魔族来的,看来他们还是不容忍银魔族存在,要是他们不允许银魔在巨魔城居住的话,直接向我们说一声,我们直接走就是了我们怎么可能会留死皮赖脸的留在这里,这根本不现实,但是现在的情况似乎是要消灭银魔族,但是他们有必要要消灭一个额米有多大威胁的银魔族嘛。

    银魔长老看向原本发出低沉声音的银魔族长,只见银魔族长,身子隐隐的因为愤怒而颤抖,似乎要爆发的冲动,银魔长老忍不住问了一下“族长看来巨魔城家族来者不善啊,似乎要对我银魔一族进行征讨”。

    银魔族长,听到银魔长老的话,并没有什么反应,也没有转头,脸上充满着怒气,咬牙切齿道“一个小小的偏远的巨魔城,竟然不知好歹,要来为难我们银魔一族,难道真的以为我们银魔一族谁可以随便欺凌的嘛,我原本只是想着安心的住在这里,毕竟也算感激他们收留之恩,并不想抢什么的位置,但是现在我却倒是真得低估了他们的野心,到还真是越是没有什么见识的家族,越是不自量力,既然他们想这样做,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那我们就把巨魔城给抢喽,看看巨魔城那些家族还有那个敢出来找事的”。银魔族长说着,眼里透漏出一丝炽热的火焰,语气上也更加的犀利,隐隐的能感受到银魔族长显露出来的霸气。

    银魔长老看到银魔族长神情上的激动,更是感受到了族长身上显露出来的霸气,更是忍不住狂喜了,眼前的族长才算是真正的族长,对未来事物充满信息,不怕任何的艰难险阻,即使在大的困难也永远的充满激情,敢于为家族创造最大的利益,这才是真正的一个身为族长该有的风范。

    银魔族长更是老来开怀,对眼前这个族长更是充满了自信,不过当听到他说要抢夺巨魔城,顿时有点心凉,有信心为家族创造好的事情,这样最好了,但是有时候并不是有信心那就一定成功,因为有时候,往往便是毁在盲目的自信上,银魔一族已经经不住风波了,现在家族子弟实力地上,根本没有任何资本能和他们争斗。如果这次真的和他们硬碰硬的话,这队银魔一族来说是非常不利的,甚至会造成大量的伤亡,如果真的造成巨大的伤亡的话,俺我们银魔一族也许就真的在这个阴间彻底的家族覆灭,如果真的死在这样的话,那我还怎么有脸去见地狱老族长和老伙计那。

    想到这,银魔长老越想越心惊,好像已经看到银魔一族在和巨魔家族作战时候,所付出的巨大的代价,一时之间不由老泪纵横,急切的想要求让族长趁巨魔城各大家族还没有集结完毕,早点走重新开始逃亡之旅,避过这次栽借。

    站在旁边久久凝视着巨魔城的银魔族长这时也注意到了旁边银魔大长老的反应,不由感到一阵奇怪,疑惑的问道“大长老你哭什么”银魔族长不问还好,这一问,银魔族大长老反而哭的更凶了,甚至哭的有点惊天动地,更是惊动了旁边其他的家族子弟,有些被惊动的家族子弟更是好奇的往这看,银魔族长看到有许多家族子弟往这看,顿时也感到不好意思了,娇嗔道“看什么看,该干嘛干嘛去,是不是没事做啊”。

    其他弟子被族长一训, 都不敢在往这看,都转过头该干嘛干嘛去了,而族长看到没有家族子弟在往这看,便冷哼了一声,无语的看着还在痛哭淋漓的银魔族大长老,有点不耐烦的问道“长老大人,你这又是犯哪门子的病啊,好好的哭什么啊,有事你好好说,别这样行么”。

    银魔族长也算是哀求银魔大长老了,毕竟刚才就她和银魔大长老在一起,现在银魔大长老好好的痛哭,这让其他的家族成员怎么看他,别人还以为他一个堂堂的家族族长竟然欺负老头子,一想到这里,族长更是,满脸黑线,看到银魔大长老时候,还在哭,顿时恼怒的说道“别哭了,在哭,我就把你赶出银魔族,让你永远不能再回来”。

    这一招还真管用,银魔大长老顿时吓得一愣,吓得不敢在哭,看到银魔大长老终于不哭了,银魔族长顿时松了一口气,叹道,“还真是难伺候,软的不行,也只有用硬的了”。

    不过现在银魔大长老不哭,银魔族长到关心起来银魔大长老为什么哭了,看着虽然不哭,但是却一时难以忍住,还不断的在那抽搐的银魔族大长老,不由的好奇的问道“畏,长老你怎么好好的哭什么啊,有啥值得哭啊,我记得我爹死的时候,你都没掉一地眼泪,现在怎么那么容易哭,你到底想到了什么事情,哭呀,不要告诉我想到了我父亲的死,那样话也太假了,当时不哭,现在哭,你的反应线条也太长了吧”

    银魔大长老睁着因为哭显得有点发红的眼睛,叹了一口气道“其实也不是什么事情,就是我想到我们家族这次就要真的灭亡了,便哭了起来”。

    银魔大长老的回答让他一愣,不由的有点紧张的想问为什么,但是随即脑子就转过弯来了为什么说这次银魔一族会灭族的,不由的叹息了一声“长老你到是真想多了,这次我们家族并不一定灭亡,你和我在一起,还能不了解我嘛,我是那种会做没把握的事情嘛”。

    银魔族大长老一听到族长这话,顿时也是稍微一愣,转念一想,似乎还真是那一回事情,从眼前的族长接管银魔家族的时候,每次家族遇到危险的时候,族长总能化险为夷,而且每次都能把事情看得很透彻,根本不打无把握的仗,所以这次到也不一定想自己想的那样,会给自己银魔一族造成巨大的伤害。

    而族长的样子似乎,还真有了什么好的办法能化解这次危机,不由感到老脸一红,自己多大年纪了,竟然在年轻的族长痛哭,这也太有失形象了,想到这里悔的场子都绿了,不由已的尴尬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