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脱狱

    更新时间:2017-05-05 16:28:44本章字数:1910字

    “朱郝美,你确定这不是在逗我?我出不去了?”我说完赶紧看了看窗外,她家这是几楼啊!

    “我靠,少说也得有三楼吧,这可怎么办?我得在这里等着面对你爸妈么?”我简直要抓狂了。

    “陈汐,我爸妈见我们被关在屋子里,会以为我偷偷谈了男朋友往家里带的!加上我那表哥,今天他肯定相信了我的话,再去找我妈告状,那可就……”朱郝美的话已经让我如坐针毡。

    我心想,真是黑白颠鸾、六月飞雪,我冤啊!!!对于我们班的四小班花朱郝美同学,我亲没亲过,碰没碰过,圈没圈过,叉没叉过,这锅就这么背我身上了,合适么!?

    我赶紧跑上阳台,看了看,对朱郝美说:“你这邻居家没养狗吧,干脆我翻到他家里得了!”

    朱郝美赶紧拦住我,说:“不行啊陈汐,邻居家的王叔叔和我爸一个单位的,你翻到他家里,该怎么解释?你要不解释清楚他们肯定当你是小偷!你要说是从我家翻过来的,我爸迟早会知道,到时候更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说:“那就这么等你爸妈来?我绝对是跳进纯净水也洗不清了!”

    “天哪……”朱郝美已经要抓狂了,捂着脑袋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我也傻傻地坐下来,就这样陪着朱郝美,看墙上的挂钟一点点地走着,仿佛是等待着末日的审判。

    就在这时候,我脑子里忽然崩出来一个小魔怪,它呲牙咧嘴对我说:“陈汐,你发什么呆呢?”

    “嗯,你是什么东西?”我问它。

    “我是你心里的魔鬼啊……我说你旁边那么白嫩一姑娘,你发什么呆啊?你要不就占了便宜,也不枉被人家父母抓住臭骂一顿,要不就赶紧跑啊,白白背这个黑锅,有意思么?”它似乎存在于我的潜意识中,我几乎能看到它说话时手舞足蹈的模样。

    “妈的,这是三楼啊,大哥,我跑个毛线?大门打不开了,我得直接跳下去么?”我反问它。

    “我X,都说女人胸大无脑,你个A-CUP的怎么也这样?门打不开,你就不能想想办法么?坐以待毙,你白读十几年书了?”它出口就是一顿狂损。

    “想什么办法?你行你上啊!你去试试,看这门能不能打开!”我忿忿地在心里回答着它。

    没想到,小魔怪哼了一声,说:“我上就我上!”

    “嘭”地一声,一团烟雾,小恶魔消失了。

    当小恶魔消失地无影无踪时,我终于回过神来,看着我身边依然忧郁非常的朱郝美,我恍若隔世。

    就在这时候,大门外忽然响起了脚步声……我靠,有人上楼了!

    不会是朱郝美的爸妈吧!!!我看了一眼朱郝美,显然,从她惊诧的眼神里,早已说明了一切。

    “我去看看,你别过来……”朱郝美对我说。

    “哦,哦……”我赶紧退后,心里慌得不行,朱郝美则起身向门口走去。

    ……

    我躲在冰箱后面,只听门口有个男人说了一句:“咦,这户有人在家啊……”

    “嗯,我在……”朱郝美对那人说着。

    我心想,这神马节奏,不像是熟人啊!?是查水表的还是顺风快递的?

    结果,那男人忽然说了一句石破惊天的话来:“小妹妹,你的奶……”

    我靠!!!

    这说的是什么话?节操稀碎,三观尽毁的节奏!

    然而没想到的是,朱郝美跟了一句:“谢谢你!辛苦了!”

    顿时我才反应过来,这肯定是送鲜奶的……我汗……

    就在朱郝美即将关上内门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什么,赶紧一步冲上去,对着铁门外的送奶工喊了一句:“请等一下!”

    送奶工停住了,我隔着铁门,看到了一张猥琐却面熟的脸。

    这张脸,好像,好像刚刚在我头脑里的那只小魔怪……果然是它降临了么!?

    我喊道:“师傅对不起,我们这铁门坏了,从里面怎么都打不开了。我把钥匙递给你,你从外面试试,看能不能打开,行么?”

    说完,我就赶紧示意朱郝美递上钥匙。

    送奶工点点头,果然,他接过钥匙,真的把门打开了……

    OH YES!

    我和朱郝美兴奋地难以自制,我和她就如同得了大奖一般击掌庆祝!然而没想到击掌之后,她竟一下子扑到了我怀里,把我的腰都抱住了!

    OMG!

    我顿时心跳加速就如同刚刚跑过了一千五百米……朱郝美啊朱郝美,屌丝哪里经得住这样的刺激?

    隔了几秒,朱郝美才松开我,她仿佛根本没意识到我心里的异常,依然兴奋地对我说:“陈汐你真聪明,你的优点还真不是一处两处,我以前怎么都没看出来呢!?”

    我擦,这究竟是损我还是夸我……

    我说“行,那我赶紧走了,你爸妈马上就下班了!”

    “嗯!”她点点头。

    “咦,刚才那送奶工呢?”我四下看看,已经没了人影。

    “不知道……哎呀钥匙呢?”朱郝美着急地问。

    “没事,在锁眼里插着呢……”我拔下钥匙递给她,说,“要不你就先别关大门了,回头让你爸看看到底咋回事……”

    “哎呀,都没来得及和那人说声谢谢……”朱郝美兀自说。

    我走了两步,对朱郝美说:“朱郝美,刚刚那个送奶工,你以前见过么?长得怎么怪怪的?”

    朱郝美摇摇头,说:“没有……从来没见过,以前我每次一回来,奶就已经送到箱子里了。他长得怎么了?”

    “没怎么,我只是觉得他长得怎么有点像……”

    “像什么?”

    “像狗一样……哈哈,我瞎说的……”我随意地说着,把魔鬼两个字吞进了肚子里。

    “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