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屌丝之怒

    更新时间:2017-05-05 16:30:15本章字数:2557字

    随着我拿起这把沉甸甸的剁骨刀,林纹龙身边的一众小弟们,终于有了惊慌的神色……

    “妈的,我再说一遍,今天是我和姓林的两个人的恩怨,你们要搀和进来,出了事别怪我!!!”随着我声嘶力竭的吼声,我感觉自己拿到的手都在颤抖着。

    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一个巨大的力道,生生抓住了我的手腕,猛地拧了一把!

    一股疼痛感猝然袭来,“咣当”一声,我手中的剁骨刀掉在了地上……

    “我不是说过了么?要打都给我滚出去打!死了人死远点儿,别影响我明天做生意!!!”大肚子老板忿忿地骂着,弯腰把剁骨刀拣回去了。

    我心里一惊,赶紧又哆哆嗦嗦捡起半个啤酒瓶,往后退了又退。

    “哈哈哈哈!”林纹龙走上前几步,狞笑道,“陈汐,你瞧你那出息,你那死样儿!行,老子给你一条路,今天你跪下好好认个错,我就像对待你那肥猪兄弟一样,放你一马!你要想干,咱就出去找个空地,别妨碍了人家老板做生意!”

    “去尼玛的吧!孽畜!”我再也忍不住了,脑子里没有了任何的想法,对着几步远的林纹龙,“嗖”地一下就丢出了我手中的半截啤酒瓶!

    随着一声钝响,半截酒瓶不偏不倚砸到了林纹龙的头上,竟在他的脑袋上碎溅开来……

    “呃啊啊啊……”林纹龙捂着脑瓜子向后倒去,我只看到满地地玻璃渣在灯光的照耀下交错生辉……

    “给我揍他,给我揍他!!!”林纹龙一手捂着头,一手指着我,疯狗一般地吼着。

    这时,除了一个小弟蹲在林纹龙的身边,其他人全部操起家伙,簇拥过来。

    我大笑道:“林纹龙,你TM爽了不???只恨剁骨刀不在我手上,老子今天佛挡杀佛,神挡弑神!匹夫之怒,也可流血五步!你们几个狗货不要欺人太甚!!!”

    说完,我马步扎起,紧紧拿着手中的水果刀,在空气中“嗖嗖”地挥舞起来。

    这几个小弟毕竟都是和我一届的学生,看到我已经发疯一样的表情,顿时都只敢摆架势,没人敢真上前了。

    “给我上!搞死他!!!”林纹龙坐起来,满脸是血,只顾着乱喊乱叫了。

    这时候,一个小弟似乎终于挨不住面子,直接举着半截钢管就向我背过来!

    我一个闪身,却还是被打到了左肩,但我毫无惧色,扬起右手,直接就划中了他的左臂,他疼得一声惨叫,赶紧向后退去!

    一时间,竟真的没人敢靠近我了……

    气氛忽然僵在这里了,店老板不住地劝我们出去,外面围观的人却越来越多,把我们都堵在店里面了。

    我的手机不停地震动着,我简直心急如焚!如果林纹龙他们一齐冲向我,我是无论如何也扛不住这么多人的!而现在,想突围冲出去,更是难上加难,我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听到外围的人群有人喊了一声:“都TM的给我住手!住手!!!”

    我定睛一看,一个黑衣壮汉粗鲁地推开人群,直接走了进来。

    这不是刚送我们来学校,许欣然家的司机,风叔么???

    “风叔!”我喜出望外。

    “让我一顿好找!陈汐,不是说有事给我打电话么?怎么在饭店里和人杠上了?!”他一脸的不爽。

    “你TM是谁啊?!这有你J8事吗?”林纹龙的小弟开口了。

    “没我事儿,我就来这里坐坐,在我老大来之前,谁也别想打陈汐的主意!”他说完,忽然脱掉上衣,露出了一身健硕的肌肉,同时,还有一身伤痕累累的旧疤痕。

    接着,风叔搬了个凳子就坐在我身前了。

    “你老大是谁?知道你脚下的地盘是谁的么?那么狂!?”林纹龙站直了,一手按着自己的脑袋,一手拿着钢管,指向风叔。

    “想知道?那就等五分钟呗……不过你现在滚还来得及,别怪老子没提醒你,等一会儿,你们几个屎都会被打出来……”风叔的话,似乎说的非常轻松。

    我心想,风叔说的老大,是许欣然的爸爸叔叔么?难道等一会许叔叔又会出现么?

    林纹龙见风叔这副架势,已然心虚了半截,他忽然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只听林纹龙在电话里说:“哥,我被人打了,我把人堵在饭店里了,你快过来帮忙!”

    不一会儿,又听林纹龙喊道:“哥,这可是在你的地盘上,这哪里打的是我的头,明明扇的是你的脸啊!!!”

    ……

    挂完电话,林纹龙忽然有了底气,他大声嚷嚷道:“让你们狂!老板,把店门关上,别让他们跑了!一会我哥林松要亲自过来!”

    林松?这名字,似乎有点熟悉啊……

    然而店老板听到林松这名字的时候,突然像没了魂一样,他赶紧招呼老板娘给林纹龙几个人搬了凳子,还拿来了纱布和跌打药。

    只听店老板急吼吼地说:“原来少爷你是林松的弟弟,真是对不起啊!对不起啊!!!”

    我看看风叔,他兀自点起了一支烟,似乎神态自若。难道这个林松,在他的眼中真的没有一点点威慑力?

    我心里嘀咕着,要是等会儿风叔这边的人先来了还好说,若是林纹龙的哥哥林松先到场,我们会不会直接就被打死在这屋里了?因为连店老板看起来都已经和这些人站在一条线上了……

    这时候,我的电话又震动了……

    我终于敢在风叔的身后打开手机了,我一看,竟是许欣然的号码。

    我一接通,许欣然就在那一边大叫着:“陈汐,你终于接我电话了!你在哪里呢???”

    我赶紧说:“我不告诉你,你就是知道了也别来,千万别来,快点回去上自习吧!风叔已经到了,没事了!!!”

    “陈汐,你别怕,今天是该和他们彻底算个总账的时候了!今天这事儿,我一定会帮你解决的干干净净!”许欣然的话,让我这颗卑微平凡的心,竟然感动了……

    “谢谢你,不过你要听话,不要来找我!”

    “陈汐,剩下的你就别管了……你不说我就问风叔!陈汐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我会带着你,考上大学,把我们家以前欠你的都还清!”

    听完许欣然的话,我的心,忽然剧烈地抽痛起来……

    恩情,又TM的是恩情???

    ……

    我感动个J8,原来我又在孔雀开屏了……

    这时候,门口熙熙攘攘的人群忽然全部退散了,一个留着莫西干发型,穿着花到不能再花的那种闪钉皮衣的青年人,带着黑压压的一群人,走进了这间小小的饭店。

    “别进来那么多人,还能喘过来气么?没事的没事的!”他一边进来,一边示意自己的手下退散。

    “哥,你来了!”林纹龙满腔地委屈,捂着自己破了头的脑袋。

    果然来的人就是林松了!坏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林纹龙他们的人真的先赶到了。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听说你被个傻比屌丝打了?是哪个?”林松问道。

    没等任何人说话,林松就转头看了过来,然后指着我的鼻子问:“是你吗?”

    我说:“是他先欺负我的……”

    “别废话!我就问他的头是谁打烂的!”林送指着林纹龙缠着纱布的脑袋壳,狠狠地问。

    “是我们打的,怎么了?”风叔的手机铃响了,他按掉手机,轻蔑地说。

    “呦!这不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风叔么!?”林松轻蔑地一笑,接着说:“当年一拳能打死一头牛的风叔,听说现在给有钱人家当看门狗了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