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疑云再起

    更新时间:2017-05-05 16:31:12本章字数:2524字

    当我睡下以后,没有想到的是,许欣然竟开口问了我一句:“陈汐,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这次你要只身一人去找林纹龙呢?就因为要帮胖仔讨回公道?”

    我愣了一下,随即对她说:“是啊,我觉得总该有个了结吧,不然隔三差五来挠我们几下,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

    “那你为什么不和我说呢?你以为就凭你自己,就能解决问题?”许欣然反问我。

    这时候,我坐了起来,在黑暗中,我看不清许欣然的表情,我很认真地问了她一个问题:“许欣然,你是不是和那个林纹龙挺熟的?”

    “不熟,我怎么会结交他那种人?”许欣然不屑地回答道。

    “那为什么他说和你很熟,而且还不是一般地熟呢?”

    “陈汐,别人说太阳是方的,你就相信么?别人说粑粑很香,你是不是也要尝一尝?”许欣然的笑话,真冷啊……

    我说:“许欣然,我忽然觉得你真的好复杂……如果你和林纹龙不认识,为何会去林纹龙那里要求他不要欺负我,找我的麻烦……”

    许欣然说:“你不相信我么?其实我觉得你才让人费解……你第一次和林纹龙起冲突的时候到底是因为什么?有人说是你先惹的事,是这样么?我都不知道我帮了你,究竟是对还是错……”

    我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把身子靠近了床沿,对许欣然说:“看来咱俩的误解还真不小呢……我要说我第一次和林纹龙打架是因为你,你信么?”

    “因为我?怎么能和我扯上关系?”许欣然也挪了挪身子,靠近了我。

    “嗯,还真就是因为你……那天我和胖仔去炮楼上厕所,我看到林纹龙拽着一个长发高个子女孩去了蔓藤长廊……我就跟过去了……”

    “你以为那个长发女孩是我?”许欣然问。

    “嗯……我坏了他的好事……这梁子就这样结下了……”

    许欣然忽然沉默了。

    卧室很安静,安静地能隐约听到我们的呼吸声。许欣然在想些什么呢……

    过了一会儿,许欣然说:“陈汐,谢谢你,真的是没想到,你竟然还会去想着保护我……”

    我说:“就像你也保护过我一样……”

    “那不一样……我那是……”

    “一样!”我打断他,说,“你又想说你是为了报恩么?你还了我爸的恩,我也会还了你的恩……如果你遇到了麻烦,我还是会帮你的……”

    说完这话,我却莫名地有点心酸了。

    陈汐啊陈汐,你在装模作样啥子啊……难道你就不能告诉许欣然,你想保护她,是发自内心的?

    这时候,许欣然忽然拍了拍被子,把头凑过来,在离我很近地位置对我说:“陈汐,你上来睡吧……”

    “什么!”许欣然叫我上去睡?我的鼻血都要流出来了,我不是已经睡着了现在在做梦吧!!!

    “算是由衷地感谢你啦,今晚你睡床,我睡地上!”借着一点点月光,我看见她顽皮地向我眨了一下眼睛。

    听了她这话,我顿时感觉大头苍蝇飞进了嗓子眼里,无语了……

    ……

    最终,我还是坚持睡在了地上,带着无比的落寞……

    似乎许欣然还是没有告诉我,她究竟和林纹龙是什么关系……我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

    ……

    当我睁开眼的时候,天空已经蒙蒙亮了……

    我伸了个懒腰,顿时觉得有点不对头,这被子怎么有香味啊……

    我揉揉眼仔细一看,我去,我怎么睡在许欣然的床上!!!

    我勒个去!许欣然呢???

    我四下一看,许欣然正睡在地铺上!这是什么情况?

    我看看表,时间还早,于是我跳下床去,把许欣然一把抱了起来。

    我靠,许欣然不是窈窕淑女么,怎么那么重!

    想想也是,许欣然一米七几的个子摆在那儿呢!

    刚把许欣然放在床上,她竟然醒了,她咕哝着问我:“陈汐,你醒了啊……还早,再睡会啊……”

    我说:“躺好,躺好,你怎么都睡地上去了?把我都给挤到床底下去了!”

    许欣然忽然吐了一下舌头,闭着眼对我说:“陈汐,你个大话王,你自己说说你还好意思么?不是你爬上了我的床,我能躲到地上去睡?”

    说完这句,许欣然又像是睡着了。

    我吓了一跳,真的假的?我自己爬上了许欣然的床?这是什么节奏???

    我干了什么没?这么刺激的内容,我怎么就记不起来了呢???

    ……

    早上,我最终从地铺起来以后,一直担心着许欣然该怎么说我。然而没想到的是,许欣然似乎忘记了咱俩上上下下的故事,压根就没提。

    到了学校以后,许欣然走在前面,我和胖仔走在后面,胖仔忽然捅了我一把,问:“汐哥,你昨晚和许欣然一起睡的?”

    我说:“你拉倒吧……还不是你呼噜太响,我到她那屋打的地铺而已!”

    没想到胖仔贼笑一番,说:“汐哥,别说了,解释就是掩饰,沉默就是默认,我说许欣然为啥帮咱们呢,你和许欣然果然有一腿!汐哥你太牛X了,我要拜师学艺!”

    “别瞎掰行不?你跟我学个鬼啊……”

    “学泡妞,汐哥你在我眼里就是超级男神!”

    “得了得了……我跟你这种讲不清……”

    ……

    当我来到教室,忽然,我感到班里的气氛不太对头,所有的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盯着我看。

    女生们似乎要把我吃到肚子里,男生们似乎要送我舒肤佳一般……

    妈的,因为我救了粪坑女神朱郝美?

    我看了一眼朱郝美,她趴在座位上,头都不敢抬,似乎挺尴尬。

    当我坐到座位上,忽然,我身后的火车头李想用笔捅了我一下。

    “怎么了,李想?”我回过身去。

    “陈汐,你小子也忒牛X了!你的事,年级里都传疯了!”

    “我什么事?我送个掉粪坑的女孩回家,有什么好传的?”我都对这些八卦孩子无语了。

    “不是这事儿!都说胖仔被五班林纹龙欺负了,结果陈汐你一个人带着个啤酒瓶就把他头给砸花了!陈汐我也得叫你声汐哥,你太牛X了!”李想说完双手抱拳,和我行了个礼。

    李想的同桌郑凯也跟着附和道:“汐哥,真看不出你是如此深藏不露!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雨化成龙!仓啷啷拔出宝剑,哗啦啦马踏联营……”

    “得了得了,没有的事,学习了学习了……”我赶紧转回身。

    “汐哥,你混这么好,立个会组个帮吧,兄弟们也不怕被那些垃圾欺负了……”他们还在我身后喋喋不休着。

    当我掏出书本,忽然,不知道郑凯还是李想,又拿着笔在我的背后戳了。

    “你们到底要干嘛!”我不耐烦地再次转身了。

    “汐哥,你的信!”郑凯忽然递上了一个小纸条。

    “呃……”我收敛了怒色,接过来了。

    当我打开纸条,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小字:“陈汐,你能不能帮帮我!原谅我不敢告诉你我是谁,我被林纹龙欺负的受不了了,你是这学校里唯一打了林纹龙的人,我只能来求你了!如果你愿意帮我,请在中午放学后去蔓藤长廊找我,只要汐哥能罩我,我愿意为汐哥做牛做马!”

    这,这到底什么情况?真是人怕出名猪怕壮,我打了林纹龙,现在树大招风了?

    我看了看纸条上的字体,故意写得是歪歪扭扭,这个人,肯定想掩藏自己的笔迹吧……不过,看起来,应该是女孩的字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