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分身乏术

    更新时间:2017-05-05 16:33:31本章字数:2083字

    当天中午,我绞尽脑汁,把这份重要的物理答案背了个滚瓜烂熟,在下午考试时,完全照葫芦画瓢写了上去。为了掩人耳目,我故意做错了两题,毕竟考了满分肯定会引来怀疑的……

    嘿嘿,哥真的是太机智了!

    考完下午的英语和理综合之后,我刚走出考场,本以为会有兄弟们在外面等我,然而没想到的是,我猜中了开头没猜中结局,是有人等我不错,但等我的人,是许欣然。

    “陈汐,你考的怎样,理综合……你竟然提早交卷了?”她有些诧异地问。

    “会做的都做了,不会做的再想也想不出来,不就交了么……你怎么也出来那么快?”我反问道。

    “和你一样啊……”她忽然笑了笑,接着,她有些羞赧地说,“陈汐,我能不能找你商量个事儿?”

    “嗯,怎么了?”我忽然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头啊……

    “陈汐,爸爸说,平时我带着你在家里复习,周末要去你家……这一周,我能不能不去你家了,我有点累了……”她说完,美丽的大眼睛里有了一丝淡淡的哀怨。

    “这有什么,你不想去就不去呗!”我故作轻松地回答着,心里却有了一点莫名的不舍。

    “嗯,那好吧,考试结束了,你也休息休息吧。”她说完,就准备离开了。

    在许欣然背过身去,我盯着她袅娜的身姿,忽然喊了一句:“许欣然,等一下!”

    “嗯?”她再度转身,眸子里有了惊异的神色。

    “许欣然,我陪你去看看阿姨吧……”我脱口而出。

    ……

    我的话,瞬间触动了她的泪点,她的眼眶里有了闪烁的东西,只是顽固地哽住了。

    “许欣然,我们平时都那么忙,难得考完试能够轻松一下下,去阿姨那里看望一下吧……”我说完这话的时候,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暖男了。

    好半天许欣然才平静下来,她说,“明天是星期天,你明天陪我去罗山(我们市的罗山陵园)吧!好吗?等我们下山,我再去你家看望陈阿姨。”

    “嗯。”我点点头,恨不得和她拉钩。

    ……

    当我目送许欣然走下楼去,赶紧看了看四周,真不知道这一帮不爱学习的兄弟们是不是已经交卷了。

    我把手机打开来,忽然,一条信息飞了进来。

    我打开来,意外的是,这条信息竟是王甜甜发来的!只见上面写着:

    “汐哥,我是甜甜,你的手机打不通,我有要紧的事情找你!汐哥能给我回个电话么?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你的好兄弟胖仔!”

    我心想,这是神马节奏?王甜甜不是说要转学了么?难道会有什么意外?

    于是我一边下楼,一边给王甜甜拨去了电话。

    响了没两声,王甜甜就接了起来。

    “喂,汐哥!”她的声音非常急促。

    “是我,怎么,出了什么大事么,找我找的那么急?”

    “汐哥,有件事情,我想麻烦你一下……电话里不好说,你能不能来找我一下?”王甜甜说话的声音很抖,就像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痛苦萦绕在她心头。

    “去哪里找你?”

    “去我家……”她说完,又补了一句,“我家里没人。”

    我擦,我的心,莫名地“咯噔”了一下。

    “你家在哪?”

    “汐哥,我就在校门口斑马线旁边的限速牌那里等你,你来吧。”

    ……

    挂了电话,我心里总感觉有点怪怪的,忽然,我脑海中响起了小恶魔的声音:“陈汐,为了个破鞋,你不要命了么?”

    “我去,什么叫不要命了,我和她见个面,至于么?”

    “抛开危险不说……陈汐,我知道,你现在是饥不择食了对不对,这个叫王甜甜的女孩喊你去她家,而且,她家还没有人,你是不是在想她的好事?嘿嘿,嘿嘿……”小恶魔银笑着说。

    “去你的!”我赶紧给了自己一个脑瓜崩,醒了醒……

    最近怎么老是会有幻觉……

    我飞速地跑下楼去,一溜烟就到了校门口。我总觉得,做人讲究以心换心,既然我帮过王甜甜,她又怎么会害我陷我于不仁呢?!

    走到校门口的限速牌,我左看看右看看,怎么都没有王甜甜的影子。这时候,我面前一辆停着的出租车窗忽然降了下来,里面坐着一个戴棒球帽的女孩。

    女孩抬起头,我这才看见,是王甜甜!

    “汐哥,快上来吧……”王甜甜向我招手。

    “嗯……”我赶紧坐了进去。

    上了车,我赶紧问她:“王甜甜,是不是林纹龙又来找你麻烦了?”

    “不是的,他没有找我……”王甜甜赶紧摆摆手。

    “那你找我是为了什么事?”

    “我……我……我一会再告诉你……”她还是欲语还休。

    于是我只得换了个话题,我问:“王甜甜,你真就准备转学了么?”

    “早就不想在这里上了,转学正在办呢……”她说完,把帽子摘了下来。这是我第一次看见素面朝天没有化妆的王甜甜,她的眸子里有一种深邃的美,看似深谙事故,却美丽纯粹。

    ……

    “你会去哪里上学呢?”良久的沉默后,我像是寻找话题般问了一句。

    “三中,或者四中,无所谓了……”就在她话音刚落的时候,车停下了。

    于是,我跟着王甜甜,来到了一个小区里。

    到了王甜甜家,我忽然有了种做贼心虚的感觉……我在想,妈蛋,不会这一次再碰到大门打不开的情况吧。

    到了王甜甜家,我顿时惊呆了……屋子非常乱,地板脏兮兮的,似乎很久都没有人打扫过了。

    女孩都是爱面子的,她就这么把我请到家里,也不整理一下?我心里敲起了大花鼓。

    王甜甜让我坐在沙发上,给我倒了一杯热水。

    我刚要拿起来喝上一口,王甜甜忽然说了句:“对不起汐哥,这是我的杯子,我是给自己倒的。”

    我擦……我顿时尴尬了,哪有她这样的,这是啥意思?

    于是我有些不高兴地问:“王甜甜同学,你卖了半天关子了,到底找我来做什么?”

    她拿起杯子,指了指茶几上的一个药盒。

    我顺着她纤细的手指看过去,只见药盒上写着几个并不起眼的标题字:米非司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