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四章 逃与桃

    更新时间:2017-05-05 17:19:38本章字数:1640字

    当我冲着老爸喊出NO字的时候,我爸的眼神里,只剩下了满满的愤怒……

    “你再说一遍……”我爸说这句狠话的时候,就像是一只饿狼。

    “我就在二中上学,哪里都不会去……”

    还没等我说完,“啪”地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甩到了我脸上。

    “你知道今晚为了摆平你这屌事,老子我损失了多少么?!你还有脸说出个不字!!!”

    我懵了几秒钟,随即看着老爸,平静地说了一句:“爸,我知道你忙,你有本事,在挣大钱……这次是我对不起你了……”

    车子到了一个十字路口,遇到红灯,停下了。

    我掰了一下车门把手,弄不开,于是弄下车窗,接着一个虎跃跳了出去。

    “爸,从今以后,我的事情,我自己解决!”丢下这一句,我头也不回地往路边跑去……

    我像一只疯狗般没命地跑着,跑得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大病初愈的残疾人。一开始,我还能听见身后嘈杂地呼喊,然而,很快地,我就将身后的世界越甩越远……

    我赶紧打了一辆车,把手机调成了飞行模式,却不知道该去哪里,该去找谁。

    屠龙会的兄弟们,我就这样放走了林纹龙,放走了和我们每个人都有着血海深仇的林纹龙……

    我TM的还有资格再见你们么???

    “师傅,下车。”在看到一个电话亭之后,我选择了停下。

    我翻着手机通讯录,使劲地翻,最终,我翻到了王甜甜的号码……

    也许现在,我只能去找她了。

    于是,我用公用电话,给王甜甜拨了过去。

    “喂,哪位?”她接了。

    “是我,我是陈汐。”

    “汐哥?这是什么号码?你在哪里?”

    “呃……哪里,我也不知道在哪里,就是一个普通的电话亭。”

    “汐哥,你是不是有什么麻烦事情了?林纹龙呢?”

    “呃……没事,他,已经安顿好了……”

    “哦……那就好……”

    “王甜甜……”

    “嗯?你说……”

    “我想,我想……”

    “说啊汐哥,你想做什么?”

    “我想……”我挠挠头,鼓起勇气对她说,“王甜甜,我能不能在你那里借宿一晚。”

    “借宿?这……”电话那边沉默了。

    我的心猛地一紧,她不愿意?难道,我对她而言,只是用完即弃的工具而已?

    “不行么,王甜甜?”

    “不是不行,汐哥,我,我住校啊……”

    我去!原来如此……

    ……

    ……

    最终,王甜甜约我到四中门口的一个小旅馆会面。

    当我赶到的时候,王甜甜已经开好了房间,她朝我诡秘地一笑,就把我带进房间去了。

    进了房间,王甜甜啥都没说,直接抱着我的头,就对我一通狂吻起来……

    我被她亲得突然,只感到呼吸越来越快越来越难,终于,她松开了我,只见她兴奋地对我说:“汐哥,你想我了,是么?”

    我被她这句话挑逗得一下子就兴奋起来,我直接脱掉外套,就在我准备再度把她抱紧,忽然,我的大腿猛地一疼,一下子就站不住了……

    我赶紧跳着另一只脚,一屁股瘫坐在了床上。

    “汐哥,你怎么了!?”王甜甜被我突如其来的痛苦表情吓坏了。

    “我,我的腿,腿疼!”我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

    王甜甜赶紧为我解开皮带,就在她褪去我的牛仔裤时,我们赫然看见,刚缝针的大腿伤口处,竟然又出血了!

    “汐哥,怎么会这样!”王甜甜赶紧去拿纸巾。

    我明白,一定是我今晚运动量太大,尤其是离开我爸以后,这么没命地跑,把刚愈合的伤口又弄开了……

    “汐哥,我陪你去医院吧……”王甜甜说。

    “不用了,王甜甜,我累了,你让我歇一会就好……”我说完,把自己的伤口重新包扎了一下,老老实实躺在床上了。

    王甜甜关了灯,也躺到了我身边。

    我们就这样默默地躺了一会儿,忽然,王甜甜摸了摸我的胸口,然后,她一点点地向下游走而去……

    “汐哥,你有伤不方便动吧,要不要我帮你……”她的话充满了某种暗示。

    我被她这一撩拨,心里弄得又受不了了,于是一把将她搂过来,狠狠地亲吻起她的脸……

    我的腿疼得不能动,只能和王甜甜这样亲着摸着缠-绵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竟然渐渐丧失了兴致,慢慢地停下来了。

    看我这样,王甜甜却不愿意了,她说:“汐哥,你,你怎么停下来了……”

    “下次吧,等我伤好了,我一定会狠狠的!”我靠在了床沿,摇了摇还未清醒的脑袋。

    ……

    ……

    就这样,我们背靠背,睡了有一会儿,我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难过,怎么都排解不了,根本就睡不着。

    就在我郁闷万分的时候,我掏出手机,把手机设置的飞行模式关闭了。

    我给通讯录里的一个号码,拨去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