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四章 林松末日3

    更新时间:2017-05-05 17:31:42本章字数:2073字

    此时的我,浑身上下早已兽血沸腾!我把风叔放在原地,对周围的人喊了声:“照顾好我风叔!”

    接着,我便抄起家伙,没了命地向对面冲了过去!

    “林松已死,你们想来陪葬吗!!!”我和兄弟们喊声隆隆杀气腾腾,只冲得对面丢盔弃甲落荒而逃,那场面,简直就是老鹰捉鸡的节奏!

    没过多久,对面的人逃得逃散得散,我们一直杀回到了天马娱乐城门口。

    这时候,我身后忽然有人-大声喊道:“陈汐,别进去了!!!”

    我回过身,原来是雷王。

    妈的,看他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说好的盟友呢!?现在才出现???

    雷王说:“陈汐,大厅有摄像头,别进去了!林松已经挂了!快走吧!”

    我愣了有几秒,雷王的人又说:“一会该有条子来了,真可以撤了!”

    这时候,我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一下就跟冷水浇了头似的,冷静下来了。

    “兄弟们,撤!”我下了最后的命令。

    ……

    ……

    回去的路上,我看见风叔一身的伤,不禁一阵难过……我说:“风叔,你怎么一个人就过来弄林松了?你也不怕自己拼进去出不来了?”

    风叔说:“还不是为了你康叔。他被林松害了,沉到江里去了。我今天进了这家娱乐城,就没想过活着出来……”

    风叔说这话的时候,气若游丝。

    “康叔真的被林松害死了?”我问道。

    “嗯……太惨,太惨了……我查出来了,你康叔被人锁在铁笼,沉到江里去了……他一失踪,地盘全丢,以前的兄弟都只说他失踪了,都在全力找他……明明是林松做的,竟没有一个愿意出来替你康叔报仇的!一代枭雄,死不瞑目啊!!!”

    风叔说话间已经用了全部的力气,不由老泪纵横。

    “风叔,别说了,别说了……我知道,在你这里,讲的就是一个义字!今日大仇已报,康叔地下有知,一定会欣慰的……”

    我说完,一直按着康叔胳膊的一处伤口,那一处比较严重,血不停地渗出来了。

    “风叔,你坚持一下,我送你到医院去!”我对开车的王彬宇说,“开快点,去一家私人诊所……”

    “不用了,把我放在前面的朝阳路保险公司就行了,会有人来接应我……”风叔努力地说,“陈汐,你们都是讲义气的好兄弟,这比什么都难得。你听我一句劝,好好学习,不要去混江湖……你们都会有出息的!”

    我握着风叔的手,说:“风叔,我会听话的。只是这个世界,弱肉强食,强者为尊!你忍,你让,别人就会欺你、占你!欺负老实人会越来越上瘾的!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

    风叔勉强地笑了笑,说:“陈汐,你太小,所以你不懂……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做了什么,天,自会看着你……”

    “汐哥,到朝阳路保险公司了!怎么办!”王彬宇打断了我们。

    “停车,放我下来。路边有一辆黑色的大奔,就是来接我的。”风叔撑着坐直了身体。

    我看了一眼窗外,的确有一辆孤零零的大奔停在路边。

    “可是,风叔你的伤……”

    还没等我说完,风叔就摆摆手:“不碍事……记得,今天你们谁也没见过我,这件事情,和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回学校好好读书!”

    我无奈了……

    车停以后,我最后问了风叔一个问题:“风叔,林松真的挂了么?”

    风叔下了车,再度摆摆手,说:“我以前在十三太保里就是专业干这个的……我要废的人,他绝对站不起来,我要杀的人,他绝对活不过明天!法场不好劫,但弄个人,简直如同杀鸡一般简单!记住,你们谁也没见过我,谁也没去过那里!好好生活吧!”

    风叔说完,就蹒跚地进入了那辆大奔。

    “汐哥,现在怎么办?”王彬宇再度问道。

    “散了吧,今天动静真有点大,改天请兄弟们吃饭!”

    ……

    ……

    晚上,当我回到家,我妈略有些疑惑地看着我,说:“陈汐,你今天怎么有点不对劲?”

    我说:“没事啊……怎么了?”

    我妈说:“感觉你眉头紧锁,很烦心的样子……对了,你和许欣然,这么久还没和好?要不要我请她来咱家做客?”

    我赶紧摆摆手,说:“不用不用……”

    我心里想,哎,许欣然这妞,脾气可不是一般地倔,我妈能叫来就见鬼了!

    不过,转念一想,对啊,改天还要请屠龙会兄弟们吃饭,不如……

    我说:“妈,能不能给我点钱?”

    “怎么了,又要上辅导班?”我妈有点疑惑。

    我摇摇头,说:“妈,你不是希望我和许欣然改善关系么?圣诞节快到了,我给她买件棉衣吧……我看上一件,不过有点贵……”

    说完,我忐忑地盯了一眼我妈。

    我妈说:“多少钱?”

    我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转,然后说:“八百多。”

    没想到,我妈说:“八百多哪能买到好的棉衣,我给你一千五吧,不过,这个月的月考你得好好考,如果和上次一样,考到前十五名,我再奖励你两千!”

    我心里大呼过瘾,差点没跳到桌子上去!我笑眯眯地从我妈手里接过钱,然后问她:“妈,我们家到底是不是特别有钱?你能不能让我看看家里存折?”

    我妈说:“男孩穷养女孩富养,这本是你爸教我这样带你的……哪知道他自己却忍不住露了陷,我们家是比一般家庭好些……”

    我说:“敢情我还是个富二代不成?!老妈,你就让我看一眼家里存折好不好?”

    我妈和我执拗了半天,最终,她还是没熬过我,拿出了一张工行的给我看了。

    我伸了脑袋凑过去,本想掰着手指头看看究竟有多少个零,然而,让我无语的是,这张存折里只有5万多……

    呃……

    哎,我真想说,我TM是你们俩亲生的么?

    吃完晚饭,我正准备看看书备考,忽然,我收到了朱郝美的电话。

    咦?她这个时候打来电话,是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