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八章 网络宾馆

    更新时间:2017-05-05 17:34:03本章字数:1980字

    我想了想,还是有些忐忑,正要再问问小恶魔,忽然却找不到他了。

    难道,这玩意真的只是我的幻觉?

    小恶魔说朱郝美的家里没人,这可能么?我很想去看朱郝美一眼,但若是她妈妈在的话,那可就糟了。

    于是,为了稳妥起见,我给朱郝美拨了个电话。

    不一会儿,她接了。

    “陈汐,怎么了?”这第一句话,我就听出她的声音带着点哭腔。

    “朱郝美,你哭鼻子了?”

    “哪有……”她明摆着是在装。

    “朱郝美,你妈妈在家么?”

    “没有,她出去打麻将了,夜里肯定不回来了,明早的早饭钱都留在桌上了。怎么了?”

    我一听这话,忽然就激动了,赶紧顺着楼梯往上走。我说:“朱郝美,我不想回家了……我想和你在一起……”

    “你在哪儿呢?!”朱郝美说这话的时候,她家的内门忽然就打开了,我也已经站到了她家门口。

    “我在你眼前呢……”我说着,挂断了电话。

    “你无时无刻不在我眼前……”朱郝美说完,打开了大铁门,直接扑向了我。

    造孽啊……我们又一次紧紧地抱在一起了。

    朱郝美抱着我的腰,说:“陈汐,你今晚要在我家住么?”

    我赶紧摇摇头,说:“不要吧……就是你妈不回来,我可不想像上次那样,你家大门一出问题,我们又被锁进去出不来……”

    “那这三更半夜的,我们去哪儿?”她抬起头,萌萌地看着我,仿佛我就是个人贩子,要把她骗走似的。

    “我们去网吧包夜吧!”我对她眨了一下眼睛。

    “啊……我从来没去网吧包过夜……会困死的……”她似乎有点不愿意去。

    “没事的,网吧照样有地方睡。”我拍拍胸脯,只恨胸太平,没砸出气势。

    ……

    ……

    十多分钟后,我带着朱郝美来到了一家网吧。

    这是一家黑网吧,因为身份证管得松,很多未满十八岁的未成年人都会来这里玩。虽说是间黑店,但规模一点也不小,光是看电脑的编号有好几百就能看出来,我以前和胖仔就经常来这里。

    我和朱郝美走到网吧门口的时候,网管正在关卷闸门,他看我们还在迟疑,对我们嚷嚷着说:“快点快点,包夜不?马上要关门了!”

    我看朱郝美朱郝美似乎还有些迟疑,赶紧对她说:“怎么了小美,咱快点进去吧,这里一到包夜的点就会封门的!”

    结果朱郝美摇摇头,指了指烟雾缭绕的网吧内部说:“这里的空气,似乎好差啊……”

    原来她担心的是这个!

    我一把拉她进去,说:“别担心,我们不和这些家伙坐一起,带你去个环境好的地儿!”

    等网管关好了门,我对他说:“开个双人间,多少钱?”

    网管是个黄毛肥猪流,他那一双躲在乱发后面的小眼睛对着我俩扫了一圈,不屑地对我说:“身份证呢?我说你俩满十八岁了么???”

    朱郝美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我赶紧挡在她身前,说:“满了满了,只不过……身份证忘记带了。”

    黄毛网管不屑地说:“有身份证八十,没身份证一百五……楼上204号房,送开水一瓶,跟我到水房拿。”

    我说:“行,一百五就一百五。”

    接着,我让朱郝美先上去,转身跟黄毛去拿开水了。

    黄毛给我打了满满一瓶开水,把开水瓶递给我的时候,他的眼神忽然放出一丝饥渴的光芒来,他银笑着对我说:“看那小姑娘这么羞,多半是个雏吧!”

    黄毛的话让我一下子愣了半响,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黄毛接着说:“妈的,兄弟,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只会在家里看动画片呢!你TM可真爽!”

    我晕……

    ……

    当我提着开水走到203的时候,朱郝美正呆呆地站在门口。

    我把她拉进去,关好门,问她:“怎么了,满脸不开心啊?这里面有换气扇的,没有烟味吧……”

    然而,朱郝美指着这里唯一的床问道:“陈汐……你付钱的时候,不是说双人间的么?”

    我哈哈一笑,说:“你不知道,这里的双人间就是指有两台电脑,床嘛,都只有一张……这是网络宾馆。”

    朱郝美忽然面露难色,我瞬间明白了她的想法。

    我说:“咱们一起玩游戏吧,你困了就睡床上,我可是要坐这儿玩一夜的。”

    看她扭扭捏捏的样子,我说:“好啦好啦,春宵一刻值千金,赶紧开玩吧!”

    朱郝美终于坐在了我旁边,她说:“好小的房间,不过卫生间、床、电脑、空调……还挺齐全。”

    “好啦好啦,天天学习那么累,偶尔放松一下吧!你会玩什么游戏?”

    “我什么都不会玩……”她的话,让我的头上出现了一个大大的“井”字……

    “呃……什么都不会?撸啊撸,DOTA,CS,CF……劲舞团总会吧?!”

    她的头摇得像拨浪鼓。

    在我即将绝望的时候,她终于说了一句:“我会玩手机斗地主。”

    最后,在烧了一百五十块的小房间里,我俩各自拿出自己的手机,玩起了手机联网斗地主……

    我勒个去……

    ……

    ……

    来之前我还以为朱郝美上一会网就会撑不住,没想到,我却越玩越困,不一会儿,我就倒在了床上……

    “陈汐,你是不是困了……”她凑到了我旁边,盯着我就要眯起来的眼。

    “呃……”

    “要不你先睡吧……”她对我吩咐道。

    “那你睡哪里?”

    “我回家吧……”

    她的话,让我一下子清醒了。

    “陈汐,对不起啊,和我在一起,让你这么无聊……”

    我说:“不是不是,这是家黑网吧,晚上封了门,出不去的。”

    “呃……那怎么办?”

    我看着朱郝美无辜的表情,再也不想掩饰什么了,忽然就捅破了那层薄薄的窗户纸,对她轻声说:“躺过来吧,我,我想抱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