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花开花谢,不枉岁月

    更新时间:2017-06-02 15:18:58本章字数:3231字

    《花开花谢,不枉岁月》

    高中有一同学,人称老马,他为人忠厚老实,平时不善言谈,也不喜欢凑热闹。

    其实他本来不叫老马,因为长得跟我们高中一个老师有点儿像,那个老师姓马,所以我们无聊至极,欣然叫他老马,他也欣然接受,似乎对于我们开玩笑也不介意。

    我知道,没有几个人对别人的玩笑不介意,而是因为他人太好,所以不想太纠结于这些口头上的玩笑。

    我高三是在二中的实验图书楼上课,一楼左边那个教室光线不好,一遇到阴天或是早上,教室里特别暗,让人感觉有点不舒服。

    那天早上刚出完早操,回到教室后,太阳还没有翻过窗外那堵水泥墙,教室里光色较暗,我趴在桌子上睡觉,他搬张桌子走了进来,或许是第一次进我们教室,或许是别的原因,他有点拘束的把桌子放到后面,然后坐着一动不动的发呆。

    那是我第一次见他,他高考失利,转校复读,被安排到了我们班,第一眼便觉得是个可信之人。

    我是纪律委员加体育委员,所以新同学我用得过去问问,我走过去问了句:“我们班还行吧?”

    他本来低着头有些迟钝的抬起来看了我一眼,然后开口说到:“还行,就是人多了点,不太适应。”

    我笑着拍拍他肩膀:“会慢慢习惯的,不要太心急。”

    他笑着点点头。

    后来我们慢慢熟悉了,隔三差五的去他外面租的房子闲聊。

    在他房子隔壁房间里,住着一个女孩儿,是我初中同学,关系也挺好的,时常也去她那里坐坐,偶尔蹭顿饭。其实我前面没有注意到,后来才反应过来,他们两个在一起吃饭,从高三第一学期吃到了毕业,我想这也许是一种缘分,也是一种平淡的幸福。

    老马平时也不说这些感情的问题,而那个女孩儿之前跟我一个同学在一起,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分开了,至于原因,别人倒是不在乎,别人有时候是一种比较冷漠的人,因为他们即使是好朋友好兄弟,但是永远走不进两个人的世界,就算走进去也容不下太多人,所以那个时候的我们,只是单纯的知道谁跟谁在一起了,谁跟谁分手了,喜欢跟爱,对我们来说,几乎是一无所知。

    可是他们两个永远没在一起,却比在一起幸福,至少我很羡慕。

    男孩子坐在那里谈天说地的讲着话逗女孩儿笑,女孩儿贤惠的忙着弄锅里的饭,每每想到这个情形,我就有些感动,我似乎是一个为情所感动的人,每当看到幸福的画面,我的心里就觉得是一种温暖。

    一年后,我跟老马很熟悉了,成为了我生命里为数不多的能够深交的朋友,因为我认为他是一个认真对待的朋友。

    高三毕业了,似乎所有的事情都会变成极点,或是开始,或是结束,再也不用没日没夜的去看书,再也不用担心高考了,因为已经结束了,便不必再去徒然浪费时间,去纠结这些该死的感觉,让自己心力憔悴。

    那个女孩儿走了老马的路,成绩不理想,去兰州复读了,这座黄河上游的城市,坐落在连绵起伏的大山深处,看着黄河水奔腾不息的流向远方,目光如炬,却又有着耐人寻味,如果城市有生命,不知道会不会向往远方。

    而老马去了南昌,算是偏南的城市。

    一个在北,一个在南,心若在一起,便不算太远。

    关于这一年中发生的事情,老马没有跟我提起过,我也没有问过,那个女孩儿跟前男友复合了,不知为什么,我知道的时候却有些遗憾,她的前男友也是我朋友,只是我心里却总觉得他不会像老马一样对她好。

    可是老马依然如同当初那般,放假回家后,总会去她家里转转,看望一下她爸妈。或许这便是一种态度,平平淡淡,不骄不奢,懂得取舍,却也懂得如何守护一份感情。

    第二年夏末秋未至,她开升学宴,我跟以前初中同学过去道喜,在她家门口我看到了老马微笑着接待来人,见到我,他有些高兴的说:“你终于来了,今天我们就不醉不归。”

    我笑着说:“看来我得舍命陪君子了。”

    我当时有些惊讶,惊讶后又有些感触,至少我做不到这样,若人生对爱要疯狂一次,老马的疯狂或许表现的轻描淡写,不动声色,可是闲暇之余,才会渐渐明了,那才叫真正的疯狂,我们所谓的疯狂只是一时的冲动,一时间兴起的举止,而他的疯狂却是沉默不语的守护,和不求回报的付出。

    2012年大学毕业前,我去了老马学校,闲暇时间,总会去外面走走,也偶尔会在晚上坐在他们学校湖边的草地上聊天,他口中似乎所有的感情都被她占据,因为他就是这样一个专一的人。

    如若上天能够赐予我们一份真爱,我希望真心对待的人,能够和相爱的人永远都在。

    雨声渐渐变大,又是一个雨夜,他就在我对面的床铺上笑着看电视,我想他应该一直微笑,我也真心希望他能够得到自己的那份爱,一直好好的守护下去,起码天还没亮,一切都有希望。

    毕业回家后,一直忙着考工作,也无暇顾及朋友,所以没怎么见面,打电话也只是嘘寒问暖的客气几句,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都是这样,电话里一般都是客套的寒暄,而真心的话,是面对面的交谈。

    我考试的头一天,老马专程从家里赶到市里看我,我在路口接到他的时候,他满头大汗,肩上挎着小包,戴着眼镜,头发理得很短,我笑着说:“马老板这是从哪里谈完生意了?”

    他将手中的烟头扔了过来,我一个灵敏的跨步躲了过去,他笑着说:“谈个屁的生意,还不是在法院实习,天天给人家端茶倒水当孙子,要不是家里人不同意, 我才不想去受那份罪。”

    我笑着回到:“哪个大爷不是从孙子熬过来的,你就偷着乐吧,我想当孙子都没机会,说实话,如果考试不上线,我真的连当孙子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脸上一怒:“那我们换换,你乐意你上,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还想当孙子。”

    我酸酸的开口说:“其实吧,我想当大爷,算了不扯这些了,先去吃饭。”

    小饭馆里,由于是午饭时间,人比较多,找了个靠角落的空位置,点好了两碗面,趁着面还没有端过来,我们闲聊了起来。

    我先开口问了句:“怎么样了,跟那个女孩儿还联系吗?”大学以后,初中好多同学都失去了联系,我不例外,跟老马喜欢的那女孩儿没有任何联系方式,所以也不知道人家怎么样了。

    老马吐出来喝在嘴里的茶叶,先是皱着眉说了句:“尼玛,这什么茶,怎么这么苦?”

    我笑着说:“没喝过吧,正宗的大茶,也叫砖茶,是小本饭馆的必备法宝之一。”

    他擦了擦嘴说:“倒是没喝过。她上星期打电话给我了,我们聊的挺好的,感觉她的态度也变好了。”

    我有些疑惑地问:“你现在什么打算?我一直感觉自己很了解你,可是仔细想想,却又觉得不太了解你,因为一直觉得你做事很多时候都不按常理出牌,你的心思也比较难以理解。”

    “没什么打算,其实我也没你想的那么难以猜透,我只是觉得,有时候做比说好,你一直认为我不按常理出牌,是因为我做一件事情之前,都不会说什么。”他语气缓慢的说着,我心里有些明了,原来在心灵的境界上,我差了他很多。

    我认真的说:“没什么打算不行啊,眼看着她快要毕业了,你还没打算,到时候再错过就可惜了。”

    他神情一变,有些神秘的笑到:“不会错过的,也不会可惜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看到服务员端过来的面,我把想问的话又咽了回去,说了句:“好吧,先吃面。”

    他点点头:“吃饱一点,待会儿小酌几杯。”

    我无语了,我明天要考试,他竟然还找我喝酒,不是我兄弟就是我仇人。我怒道:“我跟你上辈子有夺妻之恨么?”

    我低头笑着吃面,也没有回我。

    过了一段时间,从别人口中听到,那个女孩儿跟前男友很早就分手了,我才知道当时老马为何笑的有些神秘,也有些许的庆幸。

    再次遇到老马是在冬天,我家旁边的小镇上,我们找了家茶楼,却在里面喝酒,我问他:“你是不是要知道他们分开了?”

    他笑的有些忐忑,点点头说:“他们分开后的一星期我就知道了。”

    我有些假装生气:“那你他妈还不告诉我,给我搞神秘,我是有老婆的人,难道你怕我跟你抢?”

    他有些不好意思:“不是这样的,当时我不是还没追到么,所以没说太多。”

    我心里一亮,笑着说:“现在在一起了?”

    他回答说:“上个月的事情。”说完之后露出甜蜜的笑容。

    我也会心一笑,有些欣慰,有情人终成眷属,也算是值得开心的事情。

    “结婚的时候你等着,我非要灌到你连洞房都入不了,让我当替补。你妈的,上次老子考试,第二天进考场的时候都在摆,我就知道我与你有夺妻之恨,乘着你结婚,我就先试试。”

    他笑着说:“别到时候喝成泥就行了,还想帮我入洞房,想多了。

    ”如若上天能够赐予我们一份真爱,我希望真心对待的人,能够和相爱的人永远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