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六人

    更新时间:2017-05-05 16:49:33本章字数:2612字

    76人队是NBA中的一支老牌球队,但是却没有76个人。小华所在的班,也就是宿舍,却满满的居住着16人,打篮球时也对外号称76人。

    2002年8月30日,壬午年农历七月廿二,周五,晴。

    一大早,小华充满好奇与兴奋,跳着大步跨进了J军校的西门(该校的大门),边走边看边寻找报名的地点。当报完名知道再出校门就得经过严格的请假手续,而且刚来的新学员(已经不叫学生了)为了安全起见不批假后,小华有点后悔,后悔进来的步子有点快有点大啊,呵呵。2年后小华去α集团军实习的时候,发现有些管理严格的单位,战士蹲个坑都要给班长请假的时候,他还是感觉J军校是好的。这年头,总是有对比才有鉴别啊。

    言归正传。“政治合格、军事过硬、作风优良、纪律严明、保障有力”。进入西门,在最醒目的两侧是巨大的招牌(这是小华当时能叫得上来的词汇):江主席提出的五句话总要求毅然树立在最显著的位置。后来,小华还亲手制作过很多类似的标语,只不过内容换了又换,再后来,小华甚至认为这是当年“大鸣大放大字报”的一种惯性,意义总没有预期的那么大。

    终于找到签到地点了,在门岗旁边的一个小平房里,有一只尾巴队伍,精神状态如伪军一样,队列排的极乱,还不如人家红高粱模特队整齐呢。其实就是一个简单的登记,看看录取通知书,瞅瞅各种相关材料,验明正身。验人者便是今后要和小华相处4年的教导员,小华的第一感觉便是此人很“油腻”。而第一印象这玩意儿通常都极准确,只是故事还没有开始。小华就和这支队伍一起稀里哗啦奔宿舍而去。

    一进宿舍楼,首先是一片漆黑,同学们的情绪好像北京奥运会后的股票一样一下子跌了不少,没过几天,大家基本上崩溃得多,因为几个没想到:

    硬件方面(仅列举一二):

    1、天气是闷热的,宿舍是热闹的。但是宿舍只在进门左右两侧墙上分别装有马桶盖大小的两个摇摇欲坠的低转速风扇,关键是宿舍要住16个人(后来住房紧张甚至发展到18个人)。小华被分到了一区队三班。这16个人来自中国大陆的十三个省份,各种口音、各种性格、各种的各种都将变成美好的回忆,若干年后,无论多么郁闷、消沉、失落、绝望,一旦这段回忆泛起,小华还总是能一个人笑出声来。这16个人的故事堪称当代军校大学生的史记,目前在世的也只剩下13人。也正是陆续听到小王、小张和小李离开人世的消息后,小华才做了写下这些东西的最后决心。

    不过,从生源方面,小华还是发现了一个特点,那就是,走遍全校,也没见一个是从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来的,多年后,小华依然发现这基本是一条定律,即越贫穷的地方,参军或者考军校要很努力的想办法做“很多工作”,然而极发达的地区,即便政策福利颇丰,依然门可罗雀。想着台湾同胞、韩国思密达中那么多所谓国际巨星、三栖明星都往往因为服兵役而暂别荧屏,令多少粉丝心碎,小华简单地感叹:还是我们人口多啊!这一点,也一直令小华在思考大陆的兵役制度与执行机制(只是在心里默默地思考一下而已)。直至14年后向世界庄严宣布解放军裁军30万,很多变化才真的袭来。

    2、厕所和水房是原始的,有人开玩笑说是估计是国民党时代造的,全屋只有一个电话,铁通。多年后小华每每回忆起16个人抢电话干仗的场景,还会温暖地笑一下。

    3、食堂的菜是吃不饱的吃不爽的。当然你可以去公共区多抢一点主食(馒头和米饭),吃不好,但起码可以吃饱啊。有一次,食堂提供了包子,一个南方的同学运用凌波微步抢了好几个回来,迫不及待地咬下一大口然后迅即睁大眼睛惊叹道:“这馒头里面怎么还有馅儿啊!”这是小华第一次对南北饮食的差异有了直观认识。所以以后他将发挥它他中学时代做饭的本领(小华中学时代是自己读书自己做饭自主创新自主保障的,炊事的唯一装备是一个煤油炉子)为“她”精心做一点南方菜肴。

    管理方面(列举一二):

    1、管理是严格的,比如发型、举止、说话、礼节礼貌等等细节,

    不一而足。这点不必多说。

    2、老乡会等组织是要不得的。中国人拉近关系,促进感情,总是

    要找一些儿共同点的,毕竟地球村就这么大,只要你用心找肯定能找到一点的啦。“老乡”便是其中相当重要的一个point。

    3、尊严也被刺激了,没考上清华北大都一样

    “咱们部队不搞这些组织,你们要好好先学一下条令条例,尽快完成地方青年向军校学员,向军人的转变!”在走廊里向同学训话的是小华所在学员队的一把手——队长。他及时刹住了同学们拜老乡会的风。这是一个高配的队长,姓孙,中校副团,也就是俗称的两毛二(有人称为双杠二练习)。他是小华入伍后见的第一个领导(算是大领导了,县团级啊,小华这18年来见过的最大领导还停留在华家村的刘村长那里),经过多年的相处,小华认为这是一个正直和蔼、雷厉风行的好人。只是小华当时不知道孙队长竟然有那么多鲜为人知的藏在心底的可歌可泣的故事,直到孙队转业时那几天在小酒馆的通宵。更令人小华没有想到的,队长那句“地方青年向军人的转变”竟然影响了很多同学的一生,当年有几个思维活跃的南方精灵同学戏言道:“先转变过来呗,毕业干几年咱再转业,到时再转回去呗,哈哈”。事实是,包括这几个精灵在内,绝大部分人至今都没转回去,所有人的精气神再也没转回去。人生有很多单箭头,没想到这也是一个。小华认为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接下来的生活,小华适应的很快,毕竟是个农村娃嘛,什么打扫卫生、整理卫生,搞好卫生的各种卫生,什么搞内务、站队伍….很多城市独生子觉得严苛辛苦,但对于小华都不是事儿,小华唯一感到不能适应的是……大了叫风气,小了说是氛围,要始终营造一种形势一片大好,要恭维甚至要谄媚,要伺候甚至丧失人格,要将自己作为领导的仆人的氛围。时至今日,小华也不能适应。因此,“性格决定命运”的事件便在小华今后的人生道路上反反复复,以至于多年之后,当小华已经将自己修炼成如药丸一般圆滑,却时常厌烦自己。

    举个例子。军训伊始,小华值班,这是小华所盼望的,因为可以在队里的走廊坐一天而不用忍受烈日下的训练,正当小华神情悠闲的畅想以后美好的绿色生活的时候,教导员曹某某出现在楼梯口:“小华,给我家要桶水……”小华还没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曹某某已经闪人回自己房间打游戏了。当天,小华从自己的帆布袋中取出五元钱,买了一桶水,扛到了教导员的家中。这其实不是一个事,但是细细想来却是非常可怕。当然,后来比这大许多的事小华都搞得很好,因此,很多事也顺了。但是,这种损己利人甚至作践自己的伺候心态形成惯性思维以后,再要融入到法治社会当中便是难之又难了,直到小华转业进而准备创业时,才深有体会。当然,这是十多年后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