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凭添依娜蝶儿飞

    更新时间:2017-05-08 05:38:45本章字数:3006字

    风青云再次开口说道:“这黎影剑本就煞气过胜,对于道气不及者自是存有压制,也就是说只有自身的道气高于黎影剑的煞气时才会超能力的发挥出黎影剑的巨大威力。现今四维生物共存的混乱时期,那蟒蛇个个都是修炼千年、万年以上的怪物,你虽饮千年蟒血但却不能很好的柔和于自身道力之中,所以一时不能为已所用,更做不到剑人合一的至高境界。”

    柳如飞点点头,问道“如何才能很好的归已所用做到剑人合一的境界呢?”

    “凡练剑者,先收精华,后起心火,肺为风鞴,肝木为碳,脾为黄泥,肾为日月精罡,肾为水,脾土为泥模,身为炉,一息气中为法,息成剑之气,心安真土,以诚以默以柔,气养浩然,勿正勿忘勿助…”风青云一口气将道、剑、人合一的心法说了出来,“你需要强加练习,方可运用自如。”

    柳如飞默默记下双手相合举过头顶再往下至胸前行行道:“徒儿一定牢记于心!”

    一直在风青云旁边的小丫头上前一步,似自来熟,一把抱着柳如飞的胳膊,眨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说道:“我叫依娜,你就是师傅说的飞哥哥了吧?”

    柳如飞怀抱黎影剑,见平白无故多了个小师妹,上来就抱着胳膊,心想也不害羞,故觉不太自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声不坑。

    依娜见柳如飞像似木头人似的,便说道:“果真如师父所说个性怪异。”随后又一边走一边做了个极其可爱又可笑的吐舌花脸,倒是逗的柳如飞俊俏的面孔嘴角向上微提。

    依娜觉得找回了面子,便也不再纠缠,自顾自的收拾她的住处去了。

    从此以后大云山仙人峰上道士洞中,又多一人。

    依娜生的眉目清秀,一张瓜子小脸,一看就是个美人坯子。她见多识广而又胆大心细,一看就知是个大户人家出身,经常在柳如飞沉默时讲一些柳如飞觉得稀奇古怪的事情,但她从不向柳如飞提起她的身事,柳如飞也懒得去问。久而久知即是柳如飞再冷若冰霜,只要有依娜在旁边准能逗个乐呵,倒也习惯了与他时有玩耍一翻。

    依娜虽然人小却是精大,平时刁钻,却智慧过人,知道分寸,为仙人峰上增添了不少声色,风青云倒也很是顺心。风青云见依娜的悟性极好,修行天赋不在柳如飞之下,甚似欢喜,便也不时传她一此法道之术让她修炼。

    这一天,天高气爽,风和日丽,依娜硬是要拉着柳如飞去比剑,柳如飞拗不过依娜的磨磨唧唧、拉拉扯扯,很不情愿的跟她来到雷打坪上。

    依娜使得一对凌霄剑,这凌霄剑一支长而软,一支短而硬,乃是九重天上凌霄殿上的一块玄铁每日在天庭吸收众仙气,有日却开口说话不甘愿做一块玄铁守这寂寞。那日,神帝玉皇便发了善心准允将它铸造一把宝剑,谁知在制完软剑之后还剩余了一些料,便央求铸造他的剑神欧冶之将剩余玄铁再造一把,剑神惜其精神可佳,但却无不够再造另一把的料,便造了一把锋利无比短剑。剑神将此两剑取名凌霄殿,以此激励此剑不要忘记凌霄殿上的雄心壮志,更不要忘记天庭神帝玉皇对他的恩惠。

    在平定四荒战乱之时凌霄剑也确实发挥了他的威力,战功赫赫,神帝玉皇便再封两剑为阴阳宝剑,赐予当时战功显赫的风青云,并封他为一代战神。从此一长而软,一短而硬的阴阳双剑便常在一起永未分离。

    风青云拥有许多神器,便将兵器悬挂在川流不息的云山瀑布之后吸收天地灵气。依娜头一次看见此剑便喜欢的不得了硬是非此剑不可,风青云原本是担心小小年龄的她能否驾驭此剑,但她却执意要此剑便也随了她的性。

    自从得了此剑,依娜更是勤学苦练。

    此时,她从腰正中抽出短剑,右手抓住长剑手柄轻轻一抖便在空中划了一个弧形展现在眼前。随后羽衣蹁跹便来到柳如飞面前,柳如飞没有出手,而是使起腾云之术,步罡踏斗,从依娜左侧一闪而过。

    依娜一个微笑说道:“飞哥哥,出手啦!”

    话音未落,却又一个回身,那长长的软剑如舞动的银蛇般,不断变幻着方向,带着呼啸声向柳如飞而去。

    柳如飞本不想出剑,但见这来势,便要给依娜个下马威,当下掏出黎影剑,不躲不闪,直向软剑中心而去。

    在黎影剑与阴阳软剑接触的一霎那间,柳如飞却来了个更大的剑圈,使得依娜不得不变招式。

    依娜聪明伶俐,资质甚高,但无奈道力修炼需要长期积累,而柳如飞自饮千年蟒血后,在风青云的调教下道力增长数倍,平添了近百年的道力,使得他小小年纪,而道力却是惊人。

    剑被挑出后,依娜便收起剑嘟起嘴来说道:“你欺负人,明知道人家的道力不如你,你以道力胜人家算什么?”

    柳如飞冷冷的道:“是你技不如人,岂能怪你道力不极于我!”

    依娜很是不悦,拙舌道:“你愿意和一只蝴蝶玩都不愿和我玩,我要告诉师父。”

    柳如飞顿时双眉一横,说道:“你偷看我?”

    “谁说我偷看你了,这里这么大,又没有分你我的地盘!”依娜作怪夸张的说道。

    柳如飞懒得理她,索性转身面朝悬崖,望向远处云雾缭绕的山峰。

    一只美丽的蝴蝶此刻正在一棵参天古树的支干上注视着这里发生的一切,她就是蝶儿,但却默默的没有作声。

    她知道,她只是一只蝴蝶,没有变成人类那高傲的身形,更没有眼前的依娜那般美貌让人颠倒,但她知道每次和柳如飞在一起玩耍却是那样的开心,令人难忘。

    蝶儿也希望自己能够早日修成正果,但她知道,人类是会老去的,她怕有一天只顾着自己修炼,等到变成人形的那一天,自己心爱的人早已经白发苍苍甚至老去。对蝶儿来说,她需要的是陪伴,哪怕默默的不做声,仅是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昨天,蝶王母后对蝶儿发了火,要求她潜心修炼,将来接替她坐上蝴蝶家族蝶王的宝座。

    此次蝶儿能够出来,是母亲允许她的最后一次,蝶儿不敢前往道士洞,她怕风青云,那可是个道法深厚的仙道,若是给惹上了事端,那就不好了,更怕柳如飞因此受到责备。

    蝶儿在雷打坪潜伏了一天一夜,却看到依娜与柳如飞的出现,便默不做声的望着。

    她悄悄的飞向远处,在柳如飞视线的瞬间划出了五色彩虹,直到彩虹的出现,才引起了柳如飞的注意。

    “蝶儿!”柳如飞心想,但只能远远的看见蝶儿翩翩起舞后飞走了。

    柳如飞看明白了,蝶儿似乎要告诉自己,她将离去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可能会很久很久,也许是永远。

    柳如飞想要问个明白,但蝶儿却没有给他机会。

    他大声喊道:“蝶儿!”心中更是焦急万分,心痛不已。

    这一幕,当然也被依娜看到。

    她跑到柳如飞身边,看看柳如飞,再望望远处蝶儿划出的五色彩虹,自打趣道:“走吧!人家都不会回来了,她只是一只蝴蝶。”

    依娜说完,往后走了几步,又对着蝶儿远去的方向说道:“哼!休想把我的飞哥哥抢走。”便自顾自得的往道士洞走去。

    一连数天,柳如飞闷闷不乐,对依娜也置至不理,而依娜知道所以然,便也数日不再招惹他。

    一段时间以后便也只能接受现实,只是柳如飞仍旧时常想起蝶儿,但他知道即使没有依娜的出现,他与蝶儿的分离也是早晚的事。

    “但愿相见有期时!”此是蝶儿走时传音给柳如飞的最后一句话:“会有期吗?什么时候?”

    春花秋月,风沙流逝,又过八年,两人已经活脱脱长大成人。

    年满十六岁的柳如飞生得面若冠玉,身躯凛凛,一双美目如寒星,两弯浓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气宇轩昂。

    依娜小柳如飞一岁,完全是个美人,生得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入骨艳三分,纤腰微步甚浮云,樱桃小嘴微上翘,几分调皮惹人心,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增添了几分诱人风景。

    柳如飞已经将黎影剑使的出神入化,他舞起剑来像团光盾水泄不通。腾云之术也有所成,踏上黎影宝剑也可围绕大云山数千里遨游空际。通过这几年的修炼,道力的融合运用自如,筑基期已成,便将很快步入下一境界。

    依娜在道力上不如柳如飞,但却智慧无比。这些年来只是有时有些任性,耍下公主的脾气,而柳如飞却也不与她计较,每次反倒是依娜自个找上门来,逗的柳如飞会心微笑,只是...

    只是柳如飞的个性越发的怪异,微笑的次数越发的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