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交易集市多故事

    更新时间:2017-05-11 03:22:10本章字数:3185字

    风青云点点头,又说道:“世人皆知得‘昆吾剑’者得天下,因为剑可提升战斗力,使自己的道力提升数倍乃至百倍、千万倍,但若要想召来众多魂兽为其效力还有另外一个秘密不为外人所知!”

    “什么秘密?”

    “召龙号!”

    “召龙号?”

    “对,召龙号乃盘古咽喉所化,在昆吾剑强大的震慑力下可召来众多魂兽听从指挥为其效力!”风青云慢慢的的说道。

    未等柳如飞两人开口便又紧接着道:“只可惜一直没有人知道它在何处?”

    顿了一下,风青云又说道:“你两人功力自是不浅,但缺乏实战,要知世间险恶,要想再提升也只有在实战中历练了。”

    两人点点头。

    风青云又道:“飞儿自得千年蟒血,道力增长数倍,已非一般侠士,但却个性孤僻,不易入世;依娜虽道力不及于你,但却机智聪慧,你俩个性互补,便能使我放心了。也是时候让你们到山下磨练了。”

    依娜见表扬自己,便挺了挺胸,那双玉峰高高耸起,让她自信不少,傲慢之气不言于表。

    却听风青云又说:“但需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两人点头应承,依娜欢呼雀跃,一蹦一跳的去收拾东西了。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云树绕提沙。

    这里是几大部落的交易集市地,此时正迎来一月一次的物品交换,大街上珠宝香料、绫罗皮草、各式用具、特色小吃,无所不备,排列街道两旁。四面八方来的不同服饰、不同肤色、不同长像的部落齐聚此地。集市街道很似拥挤,有三五成群,也有牛马车流,还有骑着各式奇异的坐骑者,形形色色,人来人往,甚至热闹。

    不远处是一条河,水面平静,微波荡漾,几只木船在般夫的摇橹下前后呼应着缓缓驶近,在接近岸边时用长竿钩住桥梁,麻绳挽住了船。

    从一条小木船上下来一男一女,男的长的玉树临风,气宇轩昂,但却面如冷玉,微露几分愁容,给人种不可近乎的冷酷。

    女的身着白色罗裙,衣袂飘飘,长得如花似玉充盈慧俏,给人种很自然的暖心感。

    男的正是柳如飞,女的正是依娜。

    两人本可以腾云而来,但却怕过于招摇,便学着人们花了几个雪花小贝坐船而来。

    第一次出山的两人,看什么都是挺新鲜的,尤其是依娜,在一个买兽骨饰品的摊位上尽然百看不厌,爱不释手。她不断的更换着手里的物件,还一个个比划着问柳如飞是否好看。

    柳如飞拉了依娜几次硬是一动不动,后来索性自己向前走去,依娜突然发现不见了柳如飞,这才慌忙放下骨饰,向前追去,一边跑一边喊道:“飞哥哥,等等我。”

    本就十分亮眼的两人,经过这一嚷嚷更引得不少人的注意。

    依娜一边往前跑一边四处寻找着柳如飞的身影,却在转角处躲闪不及,一头撞到一人。依娜被反弹了两步,才揉揉额头,定了定神,却见一大汉正在怒目看着她。

    那大汉身材甚似魁梧,一双眼睛似铜铃,一双大手似铁耙,手拿九环大刀足有千斤。

    大汉开口怒斥道:“想找事?”声音洪亮震的人耳朵嗡嗡作响,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不少,都齐刷刷的向他们看去。

    依娜本觉得内心过意不去,正要赔礼说两句好话,谁知这大汉蛮不讲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双手掐腰愤愤的道:“不就是撞了你一下吗?叫什么叫,吵的人家耳朵都聋啦!”

    大汉一怔,没想到一个小女子尽然敢给自己这么横,当下气的“哇!呀!呀!”直叫,撸了撸袖子叫道:“你这小丫头片子不在家里好生呆着绣绣花什么的,尽然跑到集市上挨打来啦!看我不给你点教训。”说着轮起拳头带着“呼呼”的风声冲向依娜。

    依娜没有动,她也不想动,周围观场的没有一个敢阻拦的,纷纷捂住了眼睛,心想:“这小丫头太不知天高地厚了,这一拳头下去那脸上还不来个大开花。” 

    然而就在拳头将要打在依娜脸上时,一只手掌紧贴依娜光滑的脸挡在了拳头前,大汉使出了混身之力,却没有使手掌动弹的一毫米。

    正待大汉发火,却看见柳如飞的一张脸愣了起来,嘴里嘟囔着自言自语的道:“大,大哥,不,不可能,怎么会这么年轻呢?”

    柳如飞收回了手,看也不看,一把拉住了依娜的手边走边说:“你以为别人都要像我一样宠着你不成?”

    依娜像没有听见似的,被拉着走还不忘回头瞅向大汉嘟了嘟嘴,做了个鬼脸,又回脸撒娇道:“我就知道飞哥哥会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出现,我才不怕呢?”说吧抱着柳如飞的胳膊幸福感特强。

    柳如飞抽了抽胳膊却发现依娜抱的更加紧了,整个人像似粘在自己身上似的,便也不再躲闪了。

    依娜却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自顾自得的一个人说个不停。

    ......

    一排宽大的石房前面,门店里挂着兽皮招牌,一股香气扑面而来,依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拉着柳如飞说道:“好香呀!飞哥哥,我饿了,你饿不饿?”

    柳如飞转向那兽皮招牌上看了看,说道:“那就在这里吃点吧!”

    依娜大喜,撒娇道:“太好了,就知道你还是照顾着我呢!”

    两人来到店内,找了一个靠边的座位坐了下来,点了些食物便大吃起来。

    依娜一边吃一边说:“真好吃,比咱们那里的好吃多了。”

    柳如飞吃了一口,说道:“确实不错,应该是比你做的好吃,你要好好学习一下,回去做给师父吃啊!”

    依娜不但没有不高兴,还做作了一个怪笑,说道:“那是肯定的,还要做给飞哥哥吃呢!”

    这时旁边的一个桌子来了三个佩戴兵器武师模样的打扮,一看那结实的外表,便不是一般人。

    一个脸上带着刀疤的汉子说:“我说兄弟,昨天落黑时分,我看到几只硕大的蝴蝶从我头顶飞过,你们看过没有。”

    旁边的尖声尖气的瘦子说道:“蝴蝶,有什么好惊讶的!”

    刀疤脸一本正经的说道:“我说小尖子,你可别小瞧呀!那蝴蝶可和一般的蝴蝶不一样啊!混身发光,通身透明,翅膀张开足有一人多高!你见过这么大个的蝴蝶吗?”

    小尖子睁大眼睛看着,问道:“真的假的,有那么大,你为什么不捉个呀!肯定都成精了呢?”

    刀疤脸坏笑道:“我倒是想,可惜啊!没那个本事,你不都说成精了嘛!”

    两人的对话一下子将柳如飞吸引了过去,便向那三人望去,那三人此时也发现坐在旁边的两人。

    柳如飞心想:“难道是蝶儿?”他想的出神,却不知依娜连叫了他两声没有反应过来。

    “在想什么呢?是不是想蝶儿呢?”依娜拙舌道,一幅吃醋的样子。

    柳如飞回过神来,连忙说道:“没什么,赶快吃吧!早点赶路要紧。”虽然他一边说,却一边又情不自禁的向那三人望去。

    小尖子向刀疤脸使了一下眼,刀疤脸立马明白怎么回儿事,便操着一把短刀走到依娜跟前,色迷迷不怀好意的说道:“小姑娘,我看你怎么像似昨天的那个蝴蝶变的,你该不是那蝴蝶精吧!?”

    周围的一听到蝴蝶精,立即便变得唯唯诺诺的陆续离开了小店。

    依娜见来人不怀好意,也没有怎么放在心人,便说道:“什么蝴蝶精不精的,我这么漂亮,你看我像吗?”

    那人一愣,立即便又说道:“可不是嘛,小姑娘,没事,由大爷我护着,你就一万个放心吧!”说着却离的依娜更近了,一只不由自主的抚摸起依娜的头发。

    突然,一只手截住那刀痕汉的手腕,刀痕汉顿时痛的嘴角直抽筋,骂骂咧咧道:“小毛孩,放手!”

    柳如飞冷冷的问道:“蝴蝶飞往哪里了?”

    刀疤汉大叫一声:“看看,果真不错,两人就是蝴蝶精呀!是和昨天它们一伙的!”见没有松手反而力道越来越紧,情急之下便使出左拳攻击柳如飞。

    柳如飞不躲不闪,只见一道白光过去,随机人闪了开来,刀疤汉拳头落地,一股鲜血直喷射而出。

    片刻,刀疤汉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直痛的他嗷嗷直叫。小尖子明白了怎么会事,抽出剑直刺向柳如飞,但剑到他的身边不足一寸,被飞出一脚,整个人便直直的平飞了出去。

    坐在他们旁边的第三个人拿着一把铁扇,像极了逍遥扇,但却一直没有说话。此时见小尖子飞了出去,一个箭步将他接住,随即又迅速来到刀疤汉面前,抽出三根银针封住断去的手腕穴位,鲜血才得以止住。

    做完这些才细细的打量柳如飞,好一阵子才开口说道:“小兄弟高姓大名!”

    柳如飞却没有理会,一旁的依娜却是开口道:“关你们什么事,没事的话就赶快滚吧!省的在这里丢人献眼。”

    刀疤汉气急败坏,正要再次发作,却被后来的那个人呵斥住,便退了下去。这才说道:“今天的事,实属一场误会,还请两位见谅。”说罢便向外走去,刀疤汉、小尖子也紧随其后灰溜溜的跑了。

    此时店内哪还有什么人,店老板早也躲进了木桌下面,此刻探出脑袋,却不敢靠近。

    两人也没有了吃饭的兴趣,索性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