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更新时间:2017-05-21 15:46:08本章字数:2555字

    飞闲得无聊,发了几条短信没人回,打个电话找人开涮。飞:温平啊,在哪啊,是不是在嫖啊?平:毛乱说,咋个可能。飞:小伙,还装,第一次和我们去的时候还不好意思,后来你以为我晓不得你一个人悄悄的去了好多次啊。平:哪的啊。飞:有没有女朋友啊?我给你介绍个,是高中生和你一样的文凭。平:小伙又吹牛了。飞:你不信,我马上把电话拿给她。说着就用手捏住了自己的鼻子,把电话开了免提,用不男不女的声音(一听铭就回忆起前一段时间的那个电话里的声音了)继续说道:我听我朋友说你很帅,我想做你女朋友。平:那你漂不漂亮。飞:漂亮得很。平:那我不要,你肯定肇小飞他们X了。飞:没有,他又没你帅,何况你还很有钱。平:他骗你的。飞:没有,我相信他。平:那你肯定被他骗shang床了。飞:没有啊,人家还是chu女。平:那你是不是在昆明啊,我在浙江唉。飞:你那么有钱,打点钱过来,我马上飞过来和你那个。平笑着说道:狗日的,冒装了,我认得你了。飞:咋个可能啊,我们又没见过。平:说喊你冒装了,声音恁个难听,还装美女。飞:这一回不装了,是真的,我马上把电话拿给她。飞正把电话递给小坚,坚:平儿,是我小坚。平:我就说他除了嫖,那得找得到女的,还美女。飞:志(这)个小伙明明着我huo(一声,骗的意思)了,还不承认。哎!看来是真的,平被他们带坏了。铭又想起来一件事,在家里的时候飞对家里人说:小铭这个小伙是,他说追一个女的没追上,我说我帮他,那个女的电话号码、QQ他都不敢告诉我。铭正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刚好家里人都说:小飞又乱说了。铭知道家里人也知道飞喜欢吹吹牛,可是铭更知道飞不少时候说的也是真话,就像上面的两件一样。看来有时真做假时真真假,真做真时真真真。

    飞:小铭,我们带着你去把处破了,我们给你找个chu女。坚:就是啊,你留着又没什么用,又不像女的有chu女膜。只是怕你干过一次就想嫖,忍不住像平儿一样。铭:你们乱搞就不怕得病,万一得个艾滋病什么的就完了。飞:不可能的。坚:想干的时候不能干才像得病了一样,小铭是不知道那种滋味。铭:那我就更不能去了。坚:小铭,那么大了,你是咋个忍住的?铭:看mao片,大学里每个宿舍都有好多mao片,有的人电脑里、硬盘里除了mao片啥都不存,好几百G啦。飞:mao片有什么看场,我从来不看,直接上演,小坚他们观看。小坚:这个小伙每回都要自己先上,还好意思说。铭:几兄弟,你们好意思吗。铭又想起来一件事,铭前两天问飞:小坚会和那个女的结婚吗?飞:认不得,应该不会,他说搞不好要带着小敏做那一行,何况那个女的和小龙和我都发生关系了。铭:感觉那女的还行,万一以后他们真的结婚了呢?你们咋个整?飞:小龙都不怕,结了我们就叫她大嫂是。

    飞他们有好好的班不去上,就喜欢一天游手好闲、吊儿郎当、放荡不羁,铭还真有几分替他们担心他们的小ji鸡。

    飞接电话后说道:陆有鹏那你小子说过来找我们玩,马上到了。坚:那小子不是在上班吗?飞:他听说我这边天天有chu女玩,他也想玩。很快的他到了。鹏:小坚,小飞这两天是不是在给人家看场子?你们俩在一起吗?坚:没有。鹏:我就说你huo我的,我不信。坚:我只是说我没有跟他在一起,我没看,他在看。鹏:咋的你不去?飞:小坚太矮了,不行,我都是吕成介绍的,要不然可能不够条件,我都是看场子里最矮的了,你的话应该够了,只是怕你打架不行,人家不要。鹏:你都要了,咋个可能不要我,你咋个也打不赢我。飞:你不要看你人高(181cm)马大的,才十七岁,都还没发育好,我一个擒拿就把你搞定了。鹏:铭,你说他是不是huo人的?给人家放哨,一天三百。飞:钱不是问题,我主要是跟着非哥混,以后要是混牛X了,人家以后也叫我飞哥。鹏:你怎么今天没上班?飞:我们也有休息的时候是。鹏:我不是叫你让吕成把我也介绍过去,你到底说了没说?飞:说了,早说了,人家黑社会老大你以为是想见就能见的。鹏:那吕成儿是咋个认识的?飞:他在夜总会,常非偶尔会去他们那儿,人家觉得小成还不错,慢慢地就认识了,只是我们说是说是放哨,有人来砸场子的话,非哥叫一声我们就得上,你到底敢不敢砍人?你怕不怕着人家砍?你要想好了。鹏:早就想好了,怕啥子ji巴,我也砍过人,何况你都不怕。飞:小伙,你还是未wei成年人,我怕非哥不要你。鹏:说些啥子球,你先把我介绍过去了我和他说。鹏:小伙,我不是给你说,非哥是不好见的,我看了那么长时间了都才见过他几次。鹏:行啊,只要给他说了就行。鹏又继续说道:你不是说你这边女的多得很啊?咋一个都没有。飞:一泡就有了是。鹏:欠你的钱,过段时间看场子了才还给你,我这两天在建筑上干,累得很,干两天休息几天没钱了又再干。坚:今晚我们泡妞去。飞:我们教教小鹏。坚:我看要教教小铭,要不然我怕你媳妇都说不到。铭:什么时候去找一下吕成去。坚:那个方便,小飞就住那边,只是好长时间没去过了,今晚去泡妞,我都受不了了,小飞这小伙,昨天晚上好好的两个资源被他浪费了。

    飞:我看那两个聊天的希望挺大的,小坚我两去一个搞一个,丑的那个算你的。坚:那种希望不大,要先等她们分开。那边也有一个单独的,希望也大,只是不太好看。坚:我先上去看看。过一会儿后坚回来说道:小飞,我跟她说我给她介绍个男朋友,她说你丑的很,小鹏倒有点帅,可以考虑一下。飞:你怕说错了,人家说的是小鹏丑的很。坚:咋个可能,小鹏确实要帅一些。飞:安你咋个说我丑的很,我马上去把她的电话号码要过来。一会儿后飞果然要到电话号码了。他们三个同时感叹道:你厉害得很,那么快!实际上飞过去说:那边帅的那个小伙说他很想要你的电话号码,他害羞得很不好意思过来,你可以给我吗?人家很爽快的就给他了。于是飞说道:陆有鹏,你帅,赶紧上。鹏:那个不太好看,我重新找一个。过了好一会儿,鹏挺不高兴的回来了,说道:谈了半天,一说我今晚想要X她,就被她骂了。实际上鹏过去刚好遇见了一ji女,在谈价钱的时候,那女的本来要两百的,说他长得还可以,最低半价要一百,而小鹏只想给人家二十块钱,最好是免费,结果人家告诉他:长得帅有球用,又没钱,二十块,不怕丢人,你他妈去摸摸舞厅(据说十块的门票,在灯熄灭后可以随便摸,有中意的话自己谈价格,不过那里丑的多(也许全是)而且还是大龄的),四十岁的那种还有希望。后来他们要到了几个电话号码。鹏提议去摸摸舞厅,铭怕被摸反对去,再加上附近也没有,就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