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更新时间:2017-06-03 15:33:58本章字数:3215字

    飞把全身上下的衣服都扔了,洗过澡,换了干净衣服就打电话让龙赶紧来昆明,说我已经出来了。龙说三天之内上来。香:一出来就想出去赌,你们还是出去好好的打工吧。飞:我们在监狱里还斗地主啦,我还赢了点。香:说喊你们不要赌了,好好出去做事,你不要跟小静一样,我都只是过年这些才娱乐一下,你那个天天赌,有啥子意思?飞:小静是谁?香:我的一个朋友,天天赌,天天输,多的时候一天输两三万,喊她不要赌了,她说一天不赌她都不知做什么事,不输钱她老公还不放心怕他找男的,可是人家输得起,她老公一年挣几百万,你们又没什么钱,赌啥子赌?飞:就是有他们那种憨的,我们才会赢钱是,你倒认不得,前段时间我们在达成宾馆住了一个多月,住的旅社费全是从老板那里斗地主赢来的,另外我们还赚了一千多。香:管你的,说了也听不进去。

    小龙上来了,说:幸好小飞进去了,要不然他提前上来的话他还欠着一万多啦,现在他还赢了好几千块啦!看来还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只可惜不是发生在一个人身上,不过也还算不错。

    小龙来了之后,铭跟他们玩过一次,小飞与小龙没钱的时候喜欢买彩票,有钱的时候当然也会买买,只是有钱的时候主要是嫖赌了(一般形容某些人喜欢说吃喝嫖赌,可是他俩一点也不喜欢吃喝,大概是吃喝穿肠过,嫖赌心中留吧),也或是买穿的,然后直接去泡,一举双得。买彩票的时候,小飞总喜欢说:要是我他妈中五百万,我他妈就拿钱点烟、烧火烤,我日他妈,像比尔盖茨几千亿的钱不知道他拿整啥子ji巴去了?铭:要是他都拿去整ji巴,全世界的美女明星他都整得完了。哦,整不完,还没整完,他就精先尽人先亡了。过了一会铭继续说道:要是你拿钱烧火烤是违法的,会被抓的。小龙:那我中的话,不烧火烤,拿钱找人烧火给我烤,再找些美女帮我点烟、按摩。小飞:嗯,我中了,我他妈也要上个明星。铭:那一次就没了,你嫖别人的话还可嫖个精尽人亡。小龙:怕啥子ji巴,没了又买是。铭:也是,就当中一个明星了。小飞:中一个就好了,可以干无数次啊。小龙:中了还是再继续买,再中几次才去干。小飞:那样的话,我他妈躺钱上干他们,射他们一脸。铭:你们做梦去吧,做梦做什么都可以。小龙:唉,铭啊,比尔盖茨是不是一个很瘦的小子。铭:算是吧。小龙:那我那个比他强。小飞:你比他强,我比你强。铭:飞,你不是说要去拉斯维加斯赌一把吗?小飞:不去了,认不得他们说的鸟语,迪拜人工岛倒是可以去一去,何况去拉斯维加斯要有个几亿才够玩的。铭:澳门你不也想去吗?飞笑着不说话了。龙:我说的没错,中了还得买。铭:然后买完了都不中,啥都不用多想了。

    这天凌晨五点了,去找女人回来的飞突然把铭叫醒了,说到:赶紧起来,收拾东西,跑路了。睡眼惺忪兼莫名其妙的铭也惊讶不起来道:什么!怎么了,开玩笑的吧?飞:说来话长,改天再告诉你。龙:现在跑刚好会被抓着啊。成:他都喝醉了,我们现在已经跑脱了,再遇见他也怕认不得我们了。铭:到底咋回事?飞:刚才村委书记被我们揍了,两百多人正在搜捕我们。铭很是惊讶:嗯!飞:刚才我们在街上走着,那个喝醉了被扶着的狗日的指着我们说:这几个家伙,深更半夜的,妈的一看就是贼。我一上去就是两耳光,刚拉完屎的成儿跑上来又是一顿猛揍。他还说我们竟敢打他,嘴上又肇我们踩了几脚后,他终于说不出话来了,后来,后面有人跑上来了,我们就跑了。我们听见跑上来的人喊他书记,他叫赶紧叫人来打死我们。妈的,打死我们,我们没打死他就不错了。贼!妈的,我们从来都只是打、砍、蒙、拐、骗,做贼,抢劫那除非是逼不得已的情况下,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铭:有些事逼不得已也别做。砍死人就不用说了,抢哪怕是一毛钱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千万不能做啊。飞:是啊,我们也没那么憨,砍人一般用刀背砍或是不快的刀砍,刀砍卷了也不一定砍得进去。偷,那一次人家一使劲喊抓贼,我们放下电动车就跑了,人家也没追,还有抢劫那次,腿都有点发抖,还是成儿拿着刀去拦的车,不过成儿一上去,胆就壮起来了,我数到三那家伙就赶紧把钱交出来了,最后抢了两百多点,还把司机的手机卡取了丢了,最后转了几次出租车跑了,打的花了七八十,就剩一百多了,下次是不能干了。铭:是啊,你们还是就好好蒙下、骗下良家妇女算了,其它的还是冒乱整了,看着抓噢,这个不是开玩笑的,在监狱里有多痛苦怕你们早就体会过了,要是待五年或是十年的话,怕你们受得了你们的小弟弟也受不了。飞:哎,这个小伙,妇女有那样整场,要小姑娘小chu女是。说起蒙来,飞他们更喜欢蒙男的,尤其是当着对方的女朋友的面,有时他们甚至觉得生活不捣蛋那还有什么趣味可言,铭还记得飞曾说过:一天晚上,一对情侣在他们楼下说情话太大声了,还说了半天,于是他们从过道的窗户里扔了一袋水砸那男的头上。结果那男的狮子吼般乱骂一通,太难听了,于是他们又撒尿扔那男的头上。那男的还是不离开,继续破口大骂,没多大一会儿,一对情侣从他们身边经过,那男的莫名其妙地对人家吼道:妈的,来啊,你也来欺负我啊!结果别人大概像躲疯子一样避开他了,但是飞他们更高兴了,他们特意也从那男的身边路过,那男的还是一如既往、莫名其妙地说道:来啊,妈的,你也来欺负我啊!话刚说完就被飞他们一顿乱揍。最后那男的还是在他女朋友的搀扶下离开了。为了安全起见,以防万一被那个书记叫人报复,飞他们还是从这个区的这个村搬到了另外一个区的另外一个村去住了。

    没多长时间飞跟龙又回乡下去了,打电话说打钱过来叫买假色子(一种摇色子之后能通过感应器知道是单双的色子)让放假回家的豪带回去,知识就是金钱,会做假色子的利用知识赚了不小的一笔,飞又再一次利用知识去赚一些更无知的钱,看来知识是金钱金钱。在大鸿村现在流行(流行好几年了)着下注猜单双的娱乐,一、二、三或是四、五、六的话庄家通杀,流行到什么程度呢?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的都有,有的甚至全家都在参与了的程度,尤其在过年的时候,估计快全民共娱了。不过这个游戏有一个缺点就是不封顶的话,你只需要下单或是双,第一次下一百,第二次下两百,第三次下六百(前两次和的两倍),适时收手,稳赢不输。

    铭又得继续他的循规蹈矩,框框架架,枯燥无聊的生活,而飞他们也总是有忙的,还忙得很,虽然只是嫖赌什么的,在村里的话当然就没机会嫖了,赌得就更忙了,忙得经常来无影去无踪的,吃饭也总是缺席。

    慢慢的铭对生活多了一些理解,自然也对飞他们的生活多了一些理解。

    他们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喜欢赌博呢?有人说生活就像一场赌博,难道他们喜欢我的生活就是一场赌博,我的身上有些钱不多没多大意思,没点钱更没意思,唯有钱来钱往像商人经商投资与回报的样子,唯有输钱与赢钱才是一种很刺激的享受,因为这毕竟是把金钱玩弄于鼓掌之间,虽然这实际上是被金钱玩弄。

    在他们的眼里,那个ji女,还有那一个,那一个,一夜之后我基本再也不会见着她了,可是有什么关系呢!我的人生也是这样(我们都是被时间,被历史嫖过一次的小姐罢了)呀,都只是匆匆过客而已,谁在乎,谁傻。

    我他妈最不想为了钱而生活,可是不得不为了“它”而生活。哦!也许这不是生活,而是被生活,就像生活如做ai,被生活如被强jian一般,就这样而已。而小飞他们的生活如嫖娼一般,最起码比强jian的强。

    上帝是玩游戏的人,命运是玩游戏的人,而作为万物之灵的我们只能是被玩的角色。有人会马上跳起来说:我是我自己人生的主演,是导演(其实搞不好导演也只不过是配角而已),是主宰,什么理想、命运、生活……都是游戏,反正我才是玩游戏的人,一切都是浮云,戏中戏又如何!你是人生游戏,我是游戏人生。而小飞小龙可能会跳起来说:我听不懂。

    工作一年了,因为对生活有些不如意,对人生有些悲观,恰好刚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始生活,还对生活想得太多,有所感慨写下了这些,要是有人看了的话,希望不要有坏的影响,就当我庸人自扰了。我想用不了多长时间后回忆起现在,或许也因为这篇文章,我会感谢现在,毕竟高兴痛快的时候回忆失意痛苦的时候会比失意痛苦的时候回忆高兴痛快的时候好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