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失恋

    更新时间:2017-05-08 08:44:23本章字数:2912字

    “古东你就是个混蛋,我恨你!”

    严妍撕心裂肺的哭喊,不停的在古东脑海中反复,玩世不恭的脸上偶有一丝痛苦闪现。

    七八月份,是大学生们的毕业季,也是大多热恋男女的分手季。

    古东作为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也脱离不了这谜一般的魔咒。

    今天严妍说要给他一个惊喜,古东满怀期待。结果谁知道尼玛惊是有了,但却找不到丝毫的喜感。

    四合院,华国最为经典的老式建筑,三进的院子,在老年间最少也是一品大员才能住的地方。

    刚刚来到这里,古东还感叹说这辈子要是能在这里住段日子就再无遗憾了。

    谁知道接下来严妍就语出惊人的说,这是她家,以后也会是古东的家。然后就她的父母以及七大姑八大姨跟不要钱似的出现了一群。

    家是什么,有人说是温暖,有人说是港湾,但是对古东而言除了伤害,还是伤害!

    其实对于家他是向往的,但是特殊的身世却又让他十分的畏惧,最终他没有信心担起这样的责任,所以他选择了逃避。

    古东满脸愁容的回到自己的窝,其实就是一个不到十平米地下室。

    和他合租的还有一个人,这人名叫王征,是个名副其实的胖子。

    “胖子我失恋了!”

    回到出租房,古东一脸沮丧的对着胖子说道。

    “哦!”

    古东本来以为会得到安慰,然而却发现胖子的表情比他还要夸张,竟然有点生无可恋的意思。

    难道胖子也失恋了?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古东就直接将其打消,看看胖子的那副尊容。

    不穿衣服跟头猪似的,哪里有那个荣幸失恋。

    “你这是怎么了?”带着疑惑古东开口问道。

    “我把电脑玩爆了。”似乎说道痛处,胖子露出我想哭的表情。

    “啊!”

    古东露出满脸的难以置信,等他转头看向桌子上的电脑,却发现此刻电脑主机跟块黑炭似的,正炊烟袅袅,显然是被玩废了的节奏。

    “你不会是看小电影没有把持住,把子弹打主机里边了吧?”古东满脸诧异道。

    “去你的,我就是下了一个叫阴德葬府的游戏,结果谁知道是个毁主机的病毒。”王征有些欲哭无泪。

    看看胖子,想想自己,由彼思己,古东叹了口气:“兄弟啥也别说了,咱哥俩同命相连啊。”

    一时间俩难兄难弟陷入了沉默,整个地下室中都充满了悲伤。

    “对了,哥,刚才你那话说的不对。”片刻之后王征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很是绝决的否定了古东的观点。

    “不对?那里不对?”古东闻言抬起头。

    “咱哥俩同不同命我不知道,但你估计是要祸不单行了!”王征说这个话的时候特别认真。

    “几个意思,难道我毕业考试挂科了?”古东心中一紧。要知道天京航空科技大学,虽然只是个三流的大专,但是那个名字还是很唬人的。

    “哥,我跟你说了,你可要挺住。”想到古东刚刚失恋,王征有些担心。

    古东开始有种不祥的预感。

    “那什么,你知道的,我那个电脑爱情动作片都下满了。”王征继续说道。

    “然后呢?”古东只想知道接下来的内容。

    “然后我就用你的电脑下了个游戏。”

    王征的声音变得有些没有底气,说话时不停的看着古东的脸色,似乎随时准备拨打120。

    “呼!”

    “不就是下了个游戏么,吓了我一大跳。”古东松了口气,狠狠的瞪了王征一眼。

    “等等!游戏?”

    古东下意识的看向电脑,仔细分辨了一下那黑乎乎主机的主要成分,突然发现是那么的熟悉。可不就是自己的‘小老婆’吗。

    想到自己那外形‘风搔’,内涵丰富,功能强悍的小老‘婆’被玩爆,最关键的是那里边可是存储这他和严妍无数张美好过去的记忆。

    顿时古东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等他一脸杀气的回过神来要找罪魁祸首算账时。却发现一只灵巧的“猪”正蹑手蹑脚的向着外面走去。

    “胖子我草拟大爷!”

    就在王征犹豫是否应该跑路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古东撕心裂肺的怒吼,顿时整个人打了一个激灵。更加坚定了逃跑的决心。

    “东哥,东哥,冷静点,千万不能为了你的小老婆,忘了咱们的兄弟情义啊。”

    见已经被发现,王征立刻撒腿向着外边跑去,一边跑,一边还发出杀猪般的嘶嚎。

    “兄弟?”

    王征一开口,立刻引来的古东的无边怒火。

    “你TM都把我的‘小’老婆玩爆了,还跟我讲什么兄弟情义!”

    “大哥!大哥!你今天心情不好,小弟我就先走了,等改天我一定给你送一个性能更好的‘小老婆’来!”

    知道古东已经丧心病狂,王征果断的选择逃离现场,化作撒缰的野猪夺栅而去。

    古东显然没有放过这厮的打算,紧随其后冲出门外,颇有几分将其诛之的意思。

    半个小时之后。

    地下室的门再次打开,不过回来的只有古东一人,显然他没有追上王征。

    此时的他,手里提着啤酒和两个小菜,啤酒是10块钱能买九瓶的三无产品,菜也只是花生米和一些毛豆。

    东西不贵加一块也就是20块钱,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终古东18块钱搞定。就这他还心疼了好一阵子。

    也就是今天雪上加霜的际遇,要不然他根本不会这么奢侈。

    其实这些年他过的并不好,跟孤儿似的,当别的孩子在父母怀中承欢,他却只能含泪凝望告诉自己要坚强。

    带着心事古东回到电脑桌前喝起闷酒。

    这段时间他的心情格外的差,如今临近毕业,本以为可以找份不错的工作,再也不用去刷盘子洗碗了。然而却可怜的发现那些工作还没有刷盘子给的多。说句不好听的,还不够人家养条狗的狗粮钱。

    再加上刚刚和相恋多年的女友分手,古东不由喝的又猛了一些。

    而他却没有意识到,本来已经爆掉的电脑,此刻机箱里的散热器还在无声无息的运转着。

    借酒消愁愁更愁,没过多久他就迷迷糊糊的醉了,并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本来看上去已经报废了的电脑,却突然出现无数的乱码,在这昏暗的地下室中不停的闪烁。

    “阴德葬府启动成功!”

    “血统符合!”

    “宿主具有启动系统的微弱能量反应!”

    一连串电子合成音的乍然惊现,让这寂静的房间顿时充满了诡异。

    不过接下来出现的一幕则更加的不可思议。

    一道紫色的电蛇突然从电脑上一跃而出,直接向着古东的头部飞去。

    紫电如光,可想而知其速度会有多快,再加上现在的古东还在憨睡,不免让人为其捏了把汗。

    然而就在这紫色的闪电即将击中古东的眉心时,突然一层淡淡的荧光出现在了他的额前。

    仔细一看那荧光形似龟甲,颇为灵动,仿佛在某种深奥力量的主导下,逆时针悬在空中。

    只不过这荧光薄若蝉翼,很难让人相信可以抵挡那来势汹汹的电蛇。

    整个过程看似复杂,其实只不过是眨眼间的功夫。很快荧光与闪电相撞。

    没有想象中的巨响。

    更没有什么地动山摇的异象。

    只是瞬间闪电穿过了龟甲,仿佛两者根本就不存在一个时空。 

    大夏国苗疆,自古以来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然而在大山的深处却有着一片古香古色的吊脚小楼。

    这显然是一个十分有民族特色的村落,村落沿河而建,成带状分布,村落的四周插有栅栏以防止野兽进入。

    村落中,三层的吊脚小楼,格外引人注目,整个村落里只有两座,一南一北正好坐落于村落的两端,每有村民路过,眼中总是露出一种发自内心的尊重。

    位于村落南边的吊脚小楼中,一个看上去年过六旬的苗族老妇正一脸安详的在小楼前编制竹筐,然而她的动作突然一顿,原本一幅老态龙钟的样子,霎时间变得如同一把出窍的利剑。

    好在这个样子并没有持续太久,老妇不知为何像是松了口气般, 又恢复了普通老人的样子,继续编制着眼前的竹篓。只不过口中却喃喃自语道:“臭小子吓老婆子一大跳,不过也是,有那老东西最后留下的玩意儿,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爷们,小说这东西,向来是你敬我一尺,我境你一仗,能给句评论吗。赞不图你夸,就图你骂,说凉句。真的,你想看好小说,就得把你的意愿说出来,谢谢,一个喝多了的苦逼写手住!你不懂,一个靠,每月浑,500全品的,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