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击杀

    更新时间:2017-05-08 16:32:34本章字数:2291字

    东城,2017年7月21日,星期五,10点35分,AM。

    谢苏吃光了抽屉里那盒康师傅3+2,又灌了一大杯水。然后从垃圾桶里找出来四个饮料瓶,接满饮水机里干净的饮用水,拧紧瓶口。接着在办公室里转了一圈,把所有人藏着的零食都搜罗起来,堆在桌子上。

    一袋琼锅糖,一小袋带壳的花生,半袋南瓜籽,六个核桃,一瓶宁化府陈醋——这还是一个同事去山西旅游,带回来送给他的。他一起放在桌子上。

    用一个袋子把这些东西都装起来,然后用给书籍打包用的玻璃绳像小学生背书包一样系在后背上。想了想,又把那瓶醋拿了出来。

    办公室里有四个衣架,他从其中一个上面拆下来一根长度将近一米七的空心铁管。掂一掂,长度还好。然后把铁管放在一个红木书橱下面的地上,目测了一下高度,又往后挪了挪。接着他走到书橱后面,带着无处发泄的悲愤用力地一踹——那书橱应声倒下,边缘正砸在铁管的一头……把它砸扁了。

    这样也算了有了点穿透力。

    用同样的法子又把另一头砸扁了,他捡起铁管来,慢慢推开了门后顶着的桌子。他倒不怕声音引来行尸——哪怕它们还残留了一点听觉。在这里工作了几年,他心里清楚,现在这栋十二层的大楼里,包括左那栋十二层的双子楼里,除去一楼的保安之外,大概就只有他自己了。

    行尸走路僵直,膝关节弯曲幅度极小,他一点都不担心它们走上九楼来。至于那两部电梯……更不在考虑之列。

    唯一的不安定因素就是,可能有保安巡楼。如果病变,一定滞留在某一层。

    办公室的门开了。

    他要回家。

    第一次,他走出这扇门的时候,心里如此惶恐不安。

    谢苏在电梯前犹豫了一下,最后决定走楼梯。虽然从九楼到一楼距离有些远,而且楼道阴暗,但他考虑到的是一楼大厅里的保安。

    一楼的外门是玻璃门,没有什么密闭性可言,他可以确定外面的保安都已经被感染了。他不想一出电梯门,就被两个行尸堵在门口。

    紧握手里的钢管,他顺利地从九楼走到了一楼。他推测得没错儿,这栋大楼里还是比较干净的,楼道里没有任何危险性,除了有点渗人的凉意。一楼楼梯的尽头是两扇青色的包铁门,他深吸一口气,侧身走了出去。

    大厅里的灯还开着,视线良好。他先在门口左右看了看,确认安全之后闪了出来,轻手轻脚,就像一只猫。再转过一个墙角,大厅的全貌收入眼中。

    不出所料,他发现了一个行尸。

    那人是给他开门的那个值班保安,穿着绿色军大衣,此刻站在门口值班台的前面,身子轻微地左右摇晃着,像是一棵站在风里的树。大厅里没有活人的味道,外面的大街上因为连环车祸而散发出的油烟味儿又干扰了它的嗅觉,这似乎使它感觉非常茫然,不清楚自己应当往哪里走。

    谢苏向后缩了缩身子,又仔细观察大厅的其他角落——并未发现另外的敌情。看起来,另一个保安应当是上楼巡视去了。不出意外的话,以行尸们那种僵直的活动方式,它再也下不来了。

    他此刻距离大厅里的那个行尸大约五十米远,兜里揣的那瓶陈醋并未洒到身上,但那行尸还没有发现他。这是好事……至少说明,它们的嗅觉还没有敏锐到变态的地步。

    于是他将铁管夹在右臂的腋下,左手紧握住铁管的后端,就像一个端着骑枪的骑士那样,在身前露出大约一米多长的武器来。接着他的心脏因为紧张而加速跳动,将更多的血液输送给四肢上的肌肉纤维,驱动他小跑着冲向那个行尸。

    双方的距离开始缩短,从五十米到四十米,从四十米到三十米——行尸的脑袋转了过来!它嗅到了谢苏身上的味道,刹那间从一棵树变成了一个可怕的怪物,踉跄着朝谢苏扑来。刚刚感染完成的行尸表面还算完好,只是眼睛上覆了一层白色的斑点,像是霉斑。它像狗一样高频地抽动着鼻子,嘴角溢出的口水在空中拉出一道亮晶晶的丝线来。

    但谢苏的眼中就只有行尸苍白色的左眼——人类的颅骨是最坚硬的骨骼之一,他没把握用手里的空心铁管刺穿它,只能把目标锁定在眼睛上。

    击杀在刹那之间完成。

    得益于谢苏稳定的持握方式,前端扁平的铁管准确地命中行尸的左眼。“咚”的一声响,铁管从眼窝里穿进去,直顶到行尸的颅后骨,行尸挥舞的手机瞬间停顿下来。然后强大的冲击力把行尸撞得由前进转为倒退,一直退到了值班台旁边的大型圆柱上。

    谢苏全身的重量都压在那根铁管上,目不转睛地盯了行尸两秒钟,直接确认它再无威胁,才一把将铁管拔了出来。红红白白的脑浆从眼窝的大窟窿里流出来,就像是……像是从前吃过的草莓奶油冰淇淋。

    他后退了两步,大口喘息,但随即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又退了好几步。他担心血液里面的病毒会扩散到空气中,把自己这个幸存者也给感染了。

    把衣服扯起来,又在上面倒了点陈醋蒙住了自己的嘴,他才又走上前去。

    其实一楼大厅相当空旷,在身上洒满陈醋轻手轻脚地绕过这个行尸溜出去也不是没有可能。但他想要试一试这东西的力量和速度,以确定自己出门以后该怎么对付更多的行尸。

    而且……他的心里还另外由一个更加重要、甚至说是胆大包天的想法,也需要近距离来观察一具行尸来进行证实。

    刚刚感染完成的行尸……完整的行尸,外表看起来还不算可怖。它的眼睛上覆盖着霉斑,眼角有乳白色的分泌物,但看起来并不像眼屎。也许是不再像活人一样正常地吞咽,它的嘴角一直流着口水,就像是痴呆症的患者。皮肤略显苍白,再联想到它僵硬的动作,也许是因为血液流动速度变慢的缘故,或者是体力变弱的缘故。

    病毒在宿主体内短时间大量繁殖,消耗的必定是宿主体内的养分,因为它们的体能没有变强而是变弱,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另外的不同寻常之处就是,行尸裸露出来的脸庞和四肢上,分布着乳白色的小脓包。

    谢苏仔细地观察着,确认这并非死者生前的病变之后,心里一跳。

    他的那个想法,似乎具有了一定的可操作性。

    那么,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回家。不仅仅因为家里有充足的事物、饮水、是他和刘言一起生活过的地方,还因为家里有可以将他的猜想付诸实践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