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女孩

    更新时间:2017-05-08 16:32:43本章字数:2576字

    东城,2017年7月21日,星期五,11点10分,AM。

    头顶的烈日凶狠,晒得谢苏的脸皮发烫。整座城市一片混乱,燃烧声、撞(嗯)击声、偶尔传来的惨叫声都让他的汗水越流越多。天空中开始落下小小的黑点——像是冬天时烧锅炉烟雾净化不彻底飘下来的煤灰。

    他走一会就得往身上倒些陈醋,以防阳光将他身上的味道驱散。一路走来,他惊险万分地遭遇了三波行尸,甚至有一位就从他隐蔽的一辆电动车旁边走过,他甚至看得清它腿上的小脓包。

    但这些行尸不是最危险的因素,最危险的因素是人类。

    不少幸存者,也许是被突如其来的可怕场景吓得神经失常,总会在看到他的时候打开自家的窗户大声向他求救,或是从楼道里冲出来试图向他靠拢。于是周围游荡着的行尸就会骤然加速,争先恐后地涌向那个脑袋发晕的家伙。

    在平时,如果见到两三个人对路人实施抢劫,谢苏必定二话不说,拔刀相助。但在这种状况下……谢苏就只能一咬牙,以最快的速度跑开。而这些行尸的听力——原来并不像谢苏之前推断的那样完全失去——它们还能是够听到一些较大的声响的。例如在安静的室内把一个铁盒丢在地上、例如不远处一辆燃烧着的汽车发生了爆炸——这些情况都会使它们集体将脑袋转向发出声响的地方,然后踉跄着走过去。

    总的来说,它们是瞎子、老狗、没戴助听器的耳背老人混合体。

    而之前他在楼上看到的那个逃进文具店的女孩似乎就聪明得多。当她在门后看到谢苏从大楼里小心翼翼地走出来的时候,她仅仅是向谢苏招了招手示意他也跟进来,但在谢苏头也不回地走开之后,她就飞快地从门后消失了。

    谢苏走了二十分钟,然后就没法前进了。前面的一个十字路口,一堆汽车撞在一处燃烧起来,然后引发了剧烈的爆炸。爆炸声又引来了一群行尸,徘徊在火焰与浓烟周围。虽说他可以轻手轻脚地从行尸当中穿过去,但他担心的是一旦自己因为紧张而摔倒、或者某一个行尸在他的身上划拉一下露些人味儿来……那他可就交待在这里了。

    这毕竟不是游戏,可以重生复活,于是他不打算用自己的生命来冒险——哪怕这种情况在无数影视小说的主角们眼中都是可以一笔带过的。

    旁边是一家小诊所,他曾经来这里买过消炎药。于是他看了看仍旧整洁的门窗,打算进去找一些他需要的东西。在他的印象里,再小的诊所里也都有一股消毒水的味道,里面的人应当不会被感染。

    他先用手里的铁管试着推门——应声开了。谢苏的心里一紧……如果主人还健在,他会把门从里面锁牢。于是他打起精神,全神戒备地将铁管端在身前,走了进去。

    这家诊所很小,进了门就是前台。其实诊所里只有两个人,一个女孩,和一个将近三十岁的男人。谢苏进门走了两步,左转,门口的阳光被隔绝了。不知道是否是错觉,他感到一股凉意顺着房间里的阴影爬上了他的后背。

    他的眼前就是前台——此刻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身影背对着他坐在前台后面的椅子上,看起来颇为悠闲地将那把椅子摇得吱悠吱悠响。那身影从后面看起来比较小巧,谢苏认出了这是那个女孩子。她爱笑,一笑就露出一对虎牙。

    女孩现在背对着他坐在椅子上,两只胳膊分开,一只垂在身边,一只放在小隔板上。平铺的隔板上放了一个Ipiad,她纤细的手指正在上面敲打——这正是她平时值班的时候常做的事情。

    谢苏松了一口气,但仍未放下戒心。他有点疑惑:外面那么吵杂,正常人怎么可能如此平静?于是他停在原地,压低声音试探着说道:“你怎么还坐在这?不知道外面怎么了?”

    女孩的动作停了下来。

    她像是有些疑惑似的微微晃了晃头,身子侧了一下。原本放在Ipiad上的那条胳膊随即落下了下、垂在体侧。然后她又开始像先前一样,将椅子摇得吱悠吱悠响。

    谢苏愣在了原地。因为就在女孩晃头的那一刹那,他看到原本被发丝掩盖的脖颈上……

    布满了黄白的小脓包。

    他立即向后一退,想要将手里的铁管举起来。但慌乱之中,铁管“当”的一声,磕在了墙壁上。这一声响,就像是在谢苏的心里想起了一个炸雷。对面的女孩猛地转过头来……

    眼睛里满是白色的霉斑!

    下一刻,那女孩循着声音的方向猛扑了过来。她的表情扭曲,双手大张,就像是传说中的索命厉鬼。但她身前的桌子挡住了她——她随即失去平衡,由扑变撞,一头捶向谢苏的胸口。

    两个人只离了两米多的距离,但谢苏仍有把握命中她的眼窝。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女孩会被桌子绊倒——一往无前的铁管刺了个空,而那女孩子的脑袋擦着铁管,一头撞在他的胸前,双手随即抓紧了他的衣服。

    “ Shit!”谢苏果断丢开铁管,紧紧抓住女孩的双手防止她弄破自己的皮肤,然后身子微微后仰,卯足了力气一脚踹上她的胸口。沉闷的一声响,女孩转化成的行尸被他一脚踢倒,躺在了地上。但她挣扎着、试图用双手将自己撑起来,却因为僵直和关节和狭小空间的限制未能成功。

    谢苏连忙上前一脚踏住她的一侧肩膀,然后捡起铁管用力插进她的眼窝……一切重归平静。

    他的心脏跳得像是要蹦出胸口,就连手指也有点儿微微发抖。这算是他第一次近距离肉搏,却险些阴沟里翻了船。无论他想不想,他都得告诉自己一个现实——

    至少在这座城市里,现在是人类社会的末日了。想要活下去,切忌再用和平时期的心态来看待任何东西……他认为自己已经足够谨慎小心,但他必须变得更加谨慎小心。

    他远离女孩的尸体急促地呼吸了几下,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然后心里一沉。

    他的胳膊倒是没有被那女孩抓破,但手腕上却被墙壁擦伤了,细小的血迹正从皮肤下渗出来。而在这片小小的伤口上,覆了薄薄的一层红白相间的东西。他阴沉着脸,把目光挪到他手里的铁管另一端——一直被他握着的那一端。

    扁平的开口处,一些同样的东西正慢慢地流出来,发出刺鼻的腥味儿。

    他想起了这是什么。在一楼大厅的时候,他用这根铁管刺穿了行尸的眼窝。尽管他们已经并非人类,但血液仍在流动。一定就是在那时,颅内的压力把血液和脑浆压进了铁管的缝隙,直到刚才才从另一端流了出来——正流在他的伤口上。

    一想清楚了缘由,他立即大步迈过地上的行尸,一脚踹开了医务室的门。确认安全之后,他丢下铁管从桌子上抓起一瓶医用酒精,用牙齿咬开胶皮塞子,然后统统倒在了擦破的伤口上,冲掉了那些恶心的东西。

    然后他抓起一边的纱布团成一团,用力在伤口上擦拭,直到擦得破口重新流出鲜红的血液,才又倒上了酒精。刺痛让他的心里略微舒服了些,但他仍然乐观不起来。这东西……开始通过空气传播,现在接触到血液,到底能不能被酒精有效杀灭?

    他费力地包扎好手腕上的伤口,视线落在了桌上盘子里的几支真空装针管上。

    他心里的那个想法,有必要提前施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