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接种 东城

    更新时间:2017-05-08 16:32:57本章字数:1042字

    ,2017年7月21日,星期五,12点05分,AM。

    谢苏已经将他需要的药品、器具都装进了背后的背包里、锁好了诊所的前门,然后手持一支针管蹲在那女孩的身前。

    他换下了被陈醋浸得发粘的外衣,穿上了白大褂,又在上面洒了足够的酒精、戴上了口罩。

    地上的女孩身上的脓包比大厅里的那个保安要多些,原本还算秀丽的面孔此时变得异常恐怖。红红白白的东西在她的脸上糊了一滩,一些脓包也破裂开来,流出乳白色的脓浆来。他捶了捶自己的胸口,压抑下恶心的念头,然后将针管的针头靠近那些脓浆,小心地把它们吸进了针管。

    接着他挑开了另一个脓包,重复刚才的动作。

    忙了将近十分钟,直到他再也无法压制呕吐的念头,才站起来退到了一边。

    针管里已经有小半管恶心而又致命的东西了。

    他用戴着胶皮手套的手慢慢摇晃着拔掉针头,然后用胶带封出了针管的塑料口,再把它装进包裹针管的塑料袋里,想了想,又套上去四层,然后再用胶带缠紧。直接到确认那些脓液不会洒出来或者渗出来,他才长舒一口气、把它放进了身后的背包里。

    总得试试。他在心里对自己说,不管多么可怕……总也还是地球上的东西吧。

    他的书读得多且杂,所以知道很多在平时仅仅算得上“有趣”的事情。比如“人痘接种法”。

    现在,天花这东西已经在世界范围内被灭绝了。然而在更早更早的时候,这种病毒简直就是全人类的噩梦。谢苏记得他在一本书上看到过,说在古代的时候,中国人就是在用这种法子对付天花病毒。

    人痘接种法有好几种,但现在他能记得清就只有一种。

    取来得了天花的小孩子身上的脓液,用棉花蘸了,塞进要接种的孩子的鼻子里。毒性被弱化了的病毒会让孩子得上天花,使其发痘。然后,这孩子将终生免疫。

    这种法子并非百分之百安全。眼下的这种比天花更加可怕的病毒同它也不是一个级别。他更加不敢就将针管里的那些东西弄进自己的身体当中去……

    然而总得有第一步。倘若能有什么法子将这些脓液里面饱含的致命病毒毒性一点点削弱……或许他真能弄出那东西来。

    他透过蒙着一层薄灰的玻璃向外看。阳光很明媚。所以他的心里忽然生出一些不合时宜的希望来……

    如果自己都想得到这种办法,那么那些更加专业的人士呢?那么多的人一起努力,这世界,是否还有可能变成从前的那个世界?

    可他的胸口忽然又满满地涨了起来。谢苏咬紧牙齿,直到脸颊酸痛,才又长吐出一口气。

    现在是2017年,仲夏。但直到很久很久以后谢苏才会知道,这一切都和一年前的那个早上密不可分。或者时间回溯得远遥远些——

    改变了这个世界数十亿人类命运的那个人,仍对自己的命运懵懂无知。

    那个时候,是六年前,201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