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男人

    更新时间:2017-05-08 16:33:51本章字数:3263字

    在行尸们走过来、弄出更大的声音、吸引来更多的行尸之前,谢苏只有几秒钟的时间。

    他同女人对视一眼,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惊慌的神色,与等待被拯救的渴望。

    他压低声音,急促地问:“能站起来吗?能走吗?”

    听了这句话,女人眼中的慌乱略略平息。她让自己镇定下来,一边点头一边试图起身。但她没站起来。脚踝处传来一阵剧痛。她低头看下去,发现右脚脚踝发青,肿起来了。

    “……崴了脚!”她急忙说,细眉皱得更紧,“一会就好了——”

    然而谢苏的手已经一撑,将自己的腿从车厢里迈了出来。

    “抱歉。”他从衣兜里将那半瓶陈醋取出来,丢进车厢。女人发出一声低低的痛呼,似乎被砸到了头。

    “它们鼻子很灵,抹醋!”谢苏说出最后一句话,关上车门。

    血腥味儿重新被隔绝,但关上车门的声音仍旧吸引着那些行尸。几秒钟的功夫,已经有十几个聚拢过来。重卡的车头很高,略显笨拙的行尸们没法儿上来。但他之前放在地上的那根铁管已经被踩在它们脚下了。

    谢苏低头,透过车门玻璃看了那女人一眼,然而看不清她的神情。他只能在心里再说一声“抱歉”,手脚并用、小心翼翼地爬到车头另一边。那里还有一个空隙,几只行尸还未扑到车身上。

    他深吸一口气,轻轻跳了下去。落地的声音只吸引了最近的一只。谢苏看了它一眼……

    发现这是那个平时在小区门口卖鸡蛋灌饼的大姐。她人不错,有一张略长的脸,说话带笑,送外卖上门。

    但此刻这大姐的眼睛里生着白色霉斑,系着白色围裙。围裙上有一大片黄褐色的油渍。

    她应当是在刚刚张罗好摊子之后被感染的。

    “大姐”茫然地向他走过来,像狗一样抽动鼻子。谢苏凝神屏息、慢慢移动——行尸伸手抓了个空。

    现在他已经不像面对第一具行尸时那么怕了。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一身浓重的酒精味儿可以迷惑它们的鼻子,也知道自己可以杀掉它们。而它们的行动迟缓僵硬,只要不被一大群围起来,总有脱身的法子。

    或许也还是因为这是一个相熟的人吧。谢苏的心又疼起来,并且觉得胸口发慌。

    他小心翼翼地避开之后的两具行尸,终于脱离险地。在小跑着离开这重卡周围之前,他又看了一眼驾驶室。

    谢苏觉得自己做得没错儿——站在他的角度。他当然没法儿说服自己在这种情况下,陪一个初次相逢的女孩子一起等,等到她的腿脚恢复正常。就像今天早上他未料到世界会变成这副模样一般,他也料不到再多拖延些时间,会发生什么可怕的意外。

    那是一个挺美丽的姑娘。不知道在哪里弄到这辆卡车,也有勇气。自己已经做得足够多,但愿她死里逃生。

    这该死的世道。

    一分钟之后,谢苏强迫自己狠下心,忘记那个女人。

    实际上这事儿做起来比他想象得要容易些。似乎因为他的心正被悲伤与惶恐填满,挺难再留给其他情绪太多的空间了。

    小区里如他预想的一样,“冷冷清清”。

    几个人像风里的树一样摇摇摆摆,向着小区门口走过去。然而附近各处车辆响起来的尖锐警鸣声又在不断吸引着它们的注意力,于是它们显得彷徨失措。谢苏走在路中间——好防备着有行尸忽然从两边的楼房里冲出来——努力自己的脚步更轻巧一些,向他所在的那一栋跑过去。

    皮鞋的鞋跟撞(嗯)击路面,发出轻微的“蹬蹬”声。在平时他喜欢这声音。这令他听起来显得干练利落。但此刻每一声响都像是死神的鼓点在敲打他的心尖儿。

    路过前一栋楼的时候他看到一楼小卖店的玻璃门后有一张面孔——惨白,毫无生气。那面孔属于那个喜欢摆弄手机的女店主,眼下她正拍打玻璃,想要走出来。但此刻他想的也不是这女人多么不幸悲惨,而是——这家店就只有她自己。以后可以从这里弄点儿东西。

    他自己都诧异于自己在悲痛之余的冷静,更诧异自己对于这末世适应得如此之快。

    他带着这种绝望的冷静,一直小跑到自家楼下。

    楼门已经被打开了。今天无风。然而此刻这门却反复发出单调而响亮的声音——一具行尸不知为何被困在铁门后。

    那似乎是一个生前七八岁的孩童,只看得见露出来的一双小脚。它试图将门顶开走出去,然而门上压着四个行尸。它们被那声音所吸引,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嘶吼,徒劳地按压着那门。

    一个滑稽又诡异的死循环——它们堵住了进楼的路。

    谢苏在楼前绿地的一颗歪脖子柳树旁边停下脚步,下意识地抓手中的钢管,然而抓了一个空。他只用一秒钟的时间就确认那四具行尸之中并无刘言的身影,随后又愣了片刻,带着去拆开一枚炸弹那样的神气,绕着他的这栋楼走了一圈儿。

    地上干干净净。

    也没有……尸体。

    重新回到那颗柳树后,谢苏再将目光投向门前的四个行尸。它们还在那里,像是四条守门的恶犬。他低头嗅了嗅自己的衣领——酒精味儿还未彻底散去,现在他身上的味道比宿醉之后更难闻。

    于是他打算冒险走进去。

    然而刚刚迈出第一步,他就听到了开门的声音。谢苏连忙循声看过去,发现隔壁那栋楼一楼粮油店的门被人推开了。

    声音很大,更像是被人撞开。一个粗壮的汉子踉跄着退出来,一手拎了一袋大米。

    这男人手臂上结实的肌肉绷得极紧,汗水被阳光映得像是变成了油。而后这人一脚踢上门,像平时出门买米的男人那样子,一手拎一只25公斤的米袋子,快步向这一栋的门口走过来。

    十几米的道路而已,到谢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这男人发出来的沉重脚步声已经惊动了门前的四具行尸。谢苏不晓得这老兄到底有没有搞清楚目前的状况,但他知道自己至少得提醒一句。

    他冲到绿地旁边,压低声音向那男人喊:“你小心!它们……”

    男人发现了他的存在,转头看了他一眼。谢苏看到的是一双淡褐色的眸子,但寒意慑人。他一愣,将之后的话咽了回去。

    男人扫了他一眼,双手一松,两只袋子嘭的一声落在地上。

    这声音更大。四具行尸听到了声音,闻到了被阳光蒸腾的汗味儿,放弃那扇门,踉跄着向这男人聚拢过来。

    于是这男人从腰间抽出了一根黑黝黝的东西——谢苏认出那是一根警拐。

    在他没考虑好要不要帮忙之前,那男人已经迎了上去。

    好一个汉子。

    他踏出第一步的时候,第一具行尸刚刚伸手抓过来。这男人板着脸、抿着嘴,用左手在它的手臂外侧一拨,将这行尸拨拉得转了半个圈。

    而后,右臂猛击、猛击、再猛击!

    令人牙酸的咔嚓一声骨碎声,那行尸的脑袋被警拐开了瓢,像一只沉重的麻袋一样扑倒在地。

    于是第二具行尸已经将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然而人类毕竟不是猛兽——尸变者生前并没有尖利的指甲,手指肚撕不破坚韧而有弹性的健康人表皮。男人抬腿将第二只踹了出去,顺势后退一步,提高右手——

    第三只将自己的眼窝送到了警拐的尖端,直愣愣撞了上去。

    在男人将武器再抽出来之前,谢苏已经小跑几步,又一脚将第四只踹倒在地。

    他只犹豫了一瞬间,喘息两次而已,这男人已经通过近身肉搏的方式接解决了两具行尸。

    这彪悍无匹的战斗力令他诧异,但男人并未诧异。他疾步上前,给挣扎起身的两具行尸每人的眼窝儿来了一下子,才直起身看谢苏一眼,沉吟一会儿,道:“谢了。”

    声音低沉有力,像是金属摩擦。

    酷得一塌糊涂。

    “……不客气。”谢苏皱了皱眉。因为这男人实在淡定得超乎常理——就好像已经在这末世摸爬滚打了好几年。他有一身健壮的肌肉,然而那流畅得近乎表演的攻击套路又算怎么回事?

    这时候,最后一只行尸蹒跚着凑了过来。

    那生前的确是七八岁的孩童,到这个时候,走起路来更是磕磕绊绊。

    但男人看都没看它一眼,将警拐在行尸的身上擦干、插回腰后,俯身拎起两袋米,大有袖手旁观的意思。

    此刻谢苏总不好客气地笑着说,“还是您请吧”。他就只好深吸一口气,迎着它走过去。其实早没开始那么惶恐畏惧了——无论是在是尸群中穿行过来的经历,还是看见这男人干掉四只行尸之后。

    但这小东西微微低着头,看不到脸,就真的好像还是个孩子。

    它走得更急促了些,嘶吼着扑向谢苏的腿。

    他闪身躲开了。

    拎着两只米袋子的男人眼睛里闪过一道微光——你可以说那是嘲讽,也可以说是释然,又或者是无可奈何。

    小小的行尸被尸体绊倒,扑倒在地上。

    这一次男人(嗯)大步走过去,像踹一条狗一样用厚实的鞋底猛踢它的后脑。四五次之后,这小东西也不动了。

    然后他转脸看看谢苏,终于露出见面之后第一个不易觉察的的笑容:“你是十四楼的吧?”

    谢苏一愣:“我是。”

    “走吧,先进去。”男人走进楼道里。谢苏意识到这位与自己住在一栋。那么意味着,下来的路,应该都被他清理过了。

    其实本来也不会有什么人的吧……他这一栋,十八层,一共就只有十几户而已。他跟在后面关上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