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也是人

    更新时间:2017-05-08 16:34:14本章字数:1772字

    东城,2017年7月21日,星期五,20点49分,PM。

    对面的男人坐在床板上吃东西,魁梧的身躯将床板压得微微凹陷。

    谢苏自认为是一个吃饭很仔细的人,但他却也是第一次见一个人这么个吃法儿。这男人吃饭,是用盛饭的饭勺的。那么满满的一勺子,舀起来、送进嘴里,只嚼上三四下,就咽下去了。

    但要说他吃饭像是饿死鬼投胎也不对劲儿——他的动作快却规律,仿佛是一部生物机器。

    谢苏觉得他从前可能是个军人。似乎就只有这么一种身份可以解释他今天的所作所为,以及他周围的环境了。

    这男人的房子是个两居室,几乎是个毛坯房。一张床,一张巨大的桌子,还有靠着墙壁堆叠的……

    百十袋米。从地上垒起来,一直顶上天花板。而那张大桌上,摆了好几把刀具——从前的管制刀具。

    等那男人快将他带来的东西吃完,谢苏终于忍不住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到底是什么人?是什么样的人才会在面对这样的世界的时候如此平静,又会在家里囤积这样多的粮食、搞来这样多的武器?谢苏简直要认为,这家伙就是小说里那种从未来世界穿越回生化危机爆发前一刻的小说主角了!

    男人看了他一眼,又低头用饭勺去刮饭盒底下剩饭:“楼下粮油店我是大姐开的。”

    但谢苏又将目光投向桌面的那些刀具。

    男人也往那边瞥一眼,将饭送进嘴里,含糊不清地说:“我以前当兵,喜欢这些。”

    算是答案。但不是令人疑惑尽消除的答案。可他也没法儿再追问更多了——因为两个人仅仅是“萍水相逢”而已,他更帮过自己。更何况谢苏有更重要的事情要问,他不想引起这人的反感。

    这人姓花。一个和他的模样并不匹配的姓氏。还有一个更不匹配的姓名……花鞘。

    花鞘吃掉最后一粒米,把保温饭盒搁在床上,抬起头点着一支烟,一口就吸掉了一半。等淡淡的烟雾袅袅腾腾地从他的嘴里冒出来,他才在烟雾之后眯着眼说:“你觉得能成?在猪身上?”

    “不试又怎么知道。”谢苏避重就轻地说,“更何况那些猪就堵在门口,一时半会儿死不了。让它们继续叫上五六天,或者不用四五天,就这一晚上,可能到明早一整条街都要被堵住了。然后它们再晃到小区来,怎么办?”

    他在黑暗里直视花鞘被烟头映得微红的脸,又说:“而且真成了,对你我都有好处。”

    花鞘低头掸了掸烟灰,抬起头来,露出微嘲的笑容:“先不说你那疫苗的事儿——那个在我看,也就是个笑话。但是非得今天晚上?明天天亮了不行?”

    那是一种似乎洞悉一切的笑,让谢苏觉得有些不安。他犹豫了几秒钟,长出一口气,索性道:“车里有个人。”

    “女人吧。”花鞘嘿嘿地笑起来,然而笑声里没什么温度。他将烟头丢在地上踩熄了,令房间重新陷入黑暗。他在黑暗里说:“你家那位出事儿对不对?”

    “你这是,怎么说呢,想得快失心疯了,打算转移一下注意力,心里能好过点?”

    谢苏的呼吸声在黑暗当中顿了顿。很久之后,他猛地站起身,身侧的两把刀剑碰撞得叮当作响。

    “我只是来感谢一下你,并不想用道德绑架你。”他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说,“那么再见。我也可以自己去。”

    他转身,走出几步,在黑暗当中摸索了几下,碰到门把手。

    但就在要打开门的时候,他听到花鞘起身的声音。

    “你去了,白给。”这男人的脚步声从床边一直延伸到那张巨大的桌子旁边。谢苏听到刀刃碰撞的清冽声响,“算我一个吧。你要是死那儿了也麻烦。万一以后我有事儿得找个人搭把手呢。”

    谢苏终于忍不住转身,睁大了眼睛,试图看清楚那个被窗外的微光勾勒出来的轮廓:“你真要帮我?为什么?”

    他的确太想问出这个问题了。下午的事情,或许因为对方的确是个好人。然而如今——实际他真的就没想过这男人会帮忙。他仅仅是很想要说些什么,或者抓住一点点的希望,来摆脱心里的绝望感以及迷茫感。

    可这人就“善良”到这种地步?

    又或者说……

    他变了变脸色,压低声音:“去了也是顺便救人。真把人救回来了——女人也是人。”

    但这话一说完,花鞘就笑起来。这一次倒不是为笑而笑,仿佛真的是觉得“好笑”了。他甚至点着了打火机,让谢苏看清楚他那一张被映得略显恐怖的脸,咧开嘴:“要不怎么说书读多了就一肚子坏水儿呢?你觉得我是想玩儿女人?”

    谢苏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答他。其实,他想说是。然而对方这样的态度,令他实在摸不透了。

    最终他用手扶住了在腰间来回晃荡的一刀一剑,用极郑重的口吻说:“但我很想知道为什么。”

    花鞘脸上的笑容收敛。他熄灭火焰,在黑暗中轻叹一口气,只说了一句话。

    “别以为只有你家死了人。”

    谢苏沉默一会儿,打开门。

    “这个,我暂时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