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觉得自己弱爆了

    更新时间:2017-05-08 16:34:28本章字数:2320字

    21点13分,谢苏与花鞘已经站在小区的铁质围墙边了。铁艺的栅栏在夜色里微微闪亮,那是因为晚风短暂地吹开层云,露出明月的一角。

    花鞘的手里也拎着一柄明晃晃的砍刀。他看一眼谢苏腰间的长剑,微微皱眉,说:“你这东西……现在管用么?”

    “我换着用。”谢苏说,“万一这把砍飞了呢?”

    花鞘不以为然地抿了抿嘴,转移话题。他指指栅栏外面的一栋建筑。那建筑物是建设银行在附近的一个支行,谢苏常去,就在栅栏之外一片绿地草坪的旁边。

    “你看,那车离这儿四五十米。一会儿我过去,把那家的玻璃砸了。那里面有警报系统,我进去也给砸了,警报就会响。”他用刀指着银行一侧的窗口说,“然后你等一等——等那些东西往我这边来,你就去救人。”

    “你呢?”

    “你不用操心我。反正这个时候这些东西都慢慢腾腾的。只要不慌、手脚麻利点,基本都没什么大事儿。”

    “这个时候?”谢苏注意到了这个词儿,下意识地问,“这个时候是什么意思?”

    “哈。你没看过生化危机么?谁知道过几天它们是不是能跑能跳了?”花鞘淡淡一笑,走到栅栏前一蹬腿翻了过去。落地的声音惊动了两只行尸,它们转脸向花鞘看了看。

    但也就只是看了看而已——这男人手里的刀光闪了两次,两颗头颅就轱辘轱辘滚到地上。等尸体倒下,他已经猫着腰溜着墙边一路小跑到建行侧窗底下,朝谢苏挥挥手。

    谢苏的眉头一直皱着,没有舒展开来。他倒是没这个男人目前这样强大的武力,然而他的头脑也不愚钝。

    他本能地觉得,这男人身上的故事远没有他说得那样简单。

    但无论如何,目前他对自己还算不错。

    于是他深呼吸,手脚并用,也翻过围墙。鞋子踩到地上从行尸身躯里流出来的黑血,微微一滑。他抓住栅栏调整重心,看了一眼街边。得益于明月的微光,他看到绝大部分行尸都已经聚在街道中心了。一眼看过去,重卡附近密密麻麻。倘若是有人被困在驾驶室里,单单那种压力就足以令人崩溃。

    或许那女人点亮一次打火机,就是为了从光明里寻找些安慰吧。

    稀稀拉拉地两三只具行尸固执地在人行道上徘徊,绿地旁边的一排店铺里有散乱的拍打声——那是被困在里面的行尸想要走出来。

    他闻了闻自己身上浓重的酒精味儿,放轻脚步远远避开那几个落单的行尸,向着卡车小跑过去。

    十几秒钟之后,他重新回到小区门口,掩身于一棵树下。其实这样子没什么用。行尸几乎都是瞎子——只是心理上的安慰。

    但这时候已经能味到某种令人作呕的味道了。或许是行尸身上的脓液流淌出来,或许是伤口腐烂的味道。将近两百具尸体聚集在街心,那气味儿简直让他想要落泪。

    他看了一眼车头,但看不清。里面漆黑一片。

    于是谢苏举起砍刀晃了晃,花鞘就看到刀刃的闪光。

    三秒钟之后,玻璃破碎的声音响了起来,在街道上回荡。原本发出低沉嘶吼的尸群像是受到惊吓的麻雀,一下子喧闹起来。绝大部分行尸都放弃了眼前的目标,向着银行的方向转过头去。

    但它们还有些犹豫,似乎搞不清楚声音的来源究竟在哪儿。

    谢苏死盯着花鞘的方向——他看见他用刀柄磕掉窗框上的碎玻璃,闪身进去了。大概又过十几秒钟,就在行尸们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那些铁笼上之前,刺耳的警报声响起来。

    这一响,引发周围车辆的大合奏。银行的警报声尤其尖锐,好似穿云裂帛,在众多声响里一枝独秀。这延绵不绝的声音刹那间就吸引了尸群的注意力,几秒钟之后,那些可怕的生物便开始向着银行的方向移动。

    谢苏按捺心中的激动,等最后一具行尸也从卡车附近走开之后小跑过去,踩着车轮跳上车头。

    他一把拉开驾驶室的门,在一片黑暗当中急切地问:“在不在!”

    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地,一缕火光亮了起来。谢苏看到那女人——她左手按着一只打火机,右手握着一截碎口的玻璃瓶,仰脸皱眉看着他。驾驶室里有浓重的醋味儿,似乎是刚刚散发出来的。

    在看清谢苏的一刹那,女人的眼睛里爆发出惊喜的光。但这光芒很快黯淡下去,她丢掉破瓶子,指了指自己的脚,说:“我还是跑不动。”

    这声音……这声音同白天初见时相比,已经冷静镇定许多了。冷静得出乎谢苏的意料——他原本都准备再低喝一次:“别出声!”

    难以想象她在这样绝望的情绪当中被困这么久,反而镇定下来了。

    但谢苏没时间去思考她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他向下伸出一只手:“另一条腿使劲儿,我拉你上来。快!”

    女人熄掉了打火机,毫不迟疑地用手握住谢苏的手。她的手不大、细长。但意外地有力。谢苏用脚蹬着驾驶室的门边压低身子,微微一哼,将她拉上来一半。然后他往后退了退,用另一只揽住女人的腰,将她拽出来了。

    她的腰肢很细很柔软,在谢苏触到的时候紧绷。但谢苏本人半点旖(旎之情都没有——他打算那把女人背回到小区门口,顺着他下午回时的路回去。

    因为行尸们已经快要拥到银行门口了,他看见身形魁梧的花鞘已经从窗户里跳出来,半蹲在小区栅栏底下朝他挥刀。那意思是叫他绕路。

    于是他半蹲下来,侧脸对女人说:“来我背上!”

    这个时候,月亮出来了。一整轮明月,将街道映得格外明亮。谢苏看见花鞘在微微地笑——似乎又是那种嘲讽似的笑容,又有些暧昧的味道。

    那女人也看到了。

    什么东西抵到了谢苏的后脑上。

    他以为是女人冰凉的手,于是又转脸说:“搭在我的……”

    他想说“搭在我的肩膀上”。但后三个字没说出来——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摸到的那玩意儿是一段金属,他发现……

    那他吗的是一把手枪。

    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他起身、转身、松开手,退出去三两步,隔了一会儿才说:“你……干什么?”

    她怎么有这东西?!

    然后他发现这女人又往花鞘那边看了一眼。她用一只脚支撑自己的重心,用左手扶着卡车的车轮,冷静地说:“谢谢你。但是,我不跟你们走。”

    她用手里的枪口对着谢苏的胸口,手臂微微屈着。然而握着枪的那只手一点儿都没有颤抖……谢苏意识到她绝不是第一次握着手里那东西。

    尽管他倒是第一次见到实物。

    这个时候,他甚至还莫名其妙地看了看自己腰上挂着的那把剑。

    然后觉得自己弱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