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手机

    更新时间:2017-05-08 16:35:03本章字数:2712字

    东城,2017年7月22日,星期六,6点26分,AM。

    窗外的太阳已经升起来了,东方是一片艳丽的朝霞。太阳还未明亮到不可逼视的程度,但已经开始散发出磅礴的热意。

    谢苏打开窗向楼下看了看。行尸在游荡,数量比昨天多了些。大概是因为它们喜欢黑暗以及夜间相对的低温,在晚上的时候游荡出来了吧。

    可见它们也真的是行“尸”。倘若还可以勉强称得上生物的话,也不会在白天到来的时候不懂得趋利避害。他的目光在街道上移动,看到那辆侧翻的重卡,看到铁笼,但没有看到活人。昨夜那个女人不知道跑去哪里了。街道上有些血迹,但谢苏不清楚究竟是不是属于她。

    他只是没弄清楚……那女人手里怎么会有枪。她极镇定,心理素质也极好,总不会也是个军人吧。可即便是军人,她那个样子,又怎么能配枪?

    他又去看街道对面的几栋楼。他眯起眼睛耐心地搜寻,发现个窗口当中有活动的身影,除了一个身影机械地撞{击装窗户之外,其他的,他分辨不清到底是不是活人。

    但他知道活人不会少——相对于那些影视剧、文学小说里面的情况来说。爆发的时候是夜晚,总会有人在夜场流连不去。在那种地方,应该有不少幸存者。

    只不过面对数量庞大的尸群,幸存者们的数量还是太少。

    倘若不是以空气传播的方式忽然爆发而是靠“撕咬”来传播……这样的末日根本就不会出现吧。毕竟像他这样的人,都可以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之后逃生,成建制的军队没理由会崩溃。

    只是他不知道现状还能维持多久。他有电,他有水,他暂时衣食无忧。但他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断电断水,或者水源被污染。一旦有那么几具行尸泡进自来水厂的池子里——实际上他真的不清楚水厂里的构造如何——那么这水还能喝么?

    煤气管道也会慢慢完蛋的吧。那时候也许整个城市会燃烧起来。至于电。他从前看过一部纪录片,叫做人类消失以后的世界。片子里说胡福大坝可以在人类消失之后发电二十年,但是电网撑不了那么久吧?

    总会都断掉的。人们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学会适应没有现代设施、现代工具的生活。

    到了那时候……城市将不再是乐园。这里的行尸太多,生存资源太少。他所指的当然不是那些还暂时堆在超市商场里的食物饮水,而是另外一些能让人长期生存下去的东西。

    比如耕地、种子。

    他叹了一口气,意识到自己想得太多了。他都不知道能不能撑到那时候。

    于是他走进厨房,发现新的一锅米饭已经煮好了。他一共煮了满满三锅饭,平时他和刘言能把这满满三锅吃一个星期。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城市就会陷入黑暗,所以他打算有备无患。

    他把新煮好的饭盛进一个大盆里,然后端着它,夹上一卷大号的保鲜膜以及一张床单,提上一个布袋子,出了门。

    之前已经探过路,从十四层到十八层都没有行尸出没。他一直走到十八楼,上了天台。

    天台上的地上积累着尘沙,没什么杂物,很开阔。早晨的阳光将这一片广阔区域覆满,他一出铁门就感受到了热量。

    谢苏找一块平地,将饭盆搁下了,然后展开床单,呼啦啦地铺到地面上。

    今天是个好天气,没风。他拉开一条保鲜膜,平铺在床单上,然后从布袋子里取出一个他平时写字用的铜镇纸,压住一头。接下来他将那卷大号保鲜膜慢慢拉开,用这东西覆满整张床单。

    他再用其他三个镇纸把四角都压住,就成了。

    他就开始将米饭铺在这一片保鲜膜上。薄薄的一层,让它们都能被阳光炙烤。这一大盆,刚好铺满一张床单。

    谢苏直起身揉了揉自己的腰,皱着眉看了一会儿,半是无奈半是如释重负地出了口气。这米晒到中午就该干了吧——就像他从前吃过的那种方便米饭一样。用开水一泡,就能吃,口感还不错,比生米强。

    他本来想做炒米,可他还想做油炒面,一个锅可忙不过来。这些东西可以留到以后没法儿开火的时候吃,或者更久的以后……他要去什么地方的时候吃。

    其实能有个大铁锅就更好了,可惜又没灶台。

    他拎起空了的布包,关上天台门回到家里,将自己的“武装”弄齐全了,就去找花鞘。他说要带他去“弄东西”,他不知道要弄什么。但让那么一个人如此上心,绝不会是无关痛痒的东西。

    敲开花鞘家门的时候,谢苏发现他脸上的神情有些异样。这人{大多数时候是张扑克脸,但此刻脸上的神情有点儿凝重。这样的表情随便出现在任何一个幸存者的身上,谢苏都会觉得那个人实在“镇定”得可以。然而在他的脸上……

    他觉得是出了点事情。

    “怎么了?”他走进门,说道。

    花鞘关上门,想了想:“你昨晚听见枪声没。”

    谢苏一愣,摇头:“……没有。”

    “后半夜,两点多的时候。就响了一声儿。”花鞘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同谢苏一样,穿上一件厚外套,又把砍刀和匕首挂在身上,“附近有人,还有枪。离咱们这儿不会远。”

    谢苏看着他:“那你觉得是……”

    花鞘一边拿大桌子上一块崭新的磨刀石磨他的刀刃,一边微微摇头:“要是像你这样的人,倒无所谓,也有可能是警察。但是要不是什么好人,那以后可能有点儿麻烦。”

    “那你打算怎么办?”

    花鞘看了他一眼,眯起眼睛看看刀刃,在空中劈了几下:“顺道儿看看。能遇见,就想法儿把他枪给下了。管他什么人。”

    谢苏想了想:“可能昨天那个女的。”

    花鞘转过头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他就继续说:“你问我昨天怎么没带她回来——她拿枪指着我,说不跟我们走。怕咱们是坏人吧。你昨天那笑不是时候。”

    “她有枪?”花鞘转过身,脸上露出遗憾的神情。但最后只唉了一声:“我要是你就把她枪给下了。你不知道这时候枪多难弄。”

    谢苏觉得自己又捕捉到一个词儿。

    “这时候”。

    昨晚出门的时候,他也这么说——“反正那些东西这时候都慢慢腾腾的”。

    但他只记下了,没有多问。他摊摊手:“空手夺白刃我都不行,更何况是枪。你的意思是说她没走远,她昨晚开枪了……”

    他皱起眉:“那是出事儿了?”

    “顺道看看吧。”花鞘已经恢复平时日那种波澜不惊的表情,“咱今儿得去一趟九纬路街口那家手机店,去弄几个手机回来。”

    谢苏瞪大眼睛:“你出门就为了弄手机?我那边儿还一堆事儿呢——我有手机啊。”

    “你那手机不行。预存话费营业厅送的吧。”花鞘摇头,从他桌上的饭盆里舀出一勺白米饭,嚼了几口就咽下去,说,“我们去找Q7,新机器,送到那儿是打算预售。那才是好东西。”

    “基站都不灵了,要手机有什么用?”谢苏问。

    “具体的我也说不清,反正你知道对讲机吧。这手机也能这么用——一公里之内都行。那玩意儿本身就好比一个小基站,俩人保存了号码添加个联系人,离得不远,一样视频通话发东西。”

    说这么几句话的功夫,他桌上那一小盆儿饭就见底了。谢苏扶着腰间的剑柄,摇头笑笑:“有时候我觉得你像个先知。比如你怎么知道有那东西?”

    花鞘咧咧嘴:“反正我又不带害你的。”

    类似的回答和口气,谢苏已经不是第一次听了。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刨根问底儿的时候。不管这人什么来历……他在这样的末世里显得如鱼得水。他还得继续同他相处,学到一些东西适应这个世界,然后才好做别的打算。

    谢苏点点头:“好。听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