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冲刺

    更新时间:2017-05-08 16:35:19本章字数:3211字

    东城,2017年7月22日,星期六,7点22分,AM。

    一出门,就感受到热意。走了十几步之后,谢苏就开始出汗了。他的小皮装保暖效果好、结实,但现在显然不是穿这玩意儿的好时候。

    现在也不是生化危机爆发的好时候。人们穿得少,缺乏防护。腐{败速度极快,很多食品都保存不了太久。丧尸身上是流着脓的,不知道那东西也会不会腐{败。

    手机店在九纬路街口,旁边挨着一家熟食店。平时谢苏去那家买烧鸡,味道一流。烧鸡店旁边有家酒庄,酒庄的对面就是他单位的两栋粉色大楼。现如今一路走过去,大概得几十分钟——在行尸的包围下。

    这一次他身上没洒什么东西。花鞘说掩盖气味的烈酒,最好留在关键的时候用。谢苏想了想,同意了。

    因为他总不能每次出门都可以将自己的气味儿掩盖,何况酒精在夏天挥发速度更快,总没法儿一次带上两三瓶。

    现在,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地铁口。地铁口就在谢苏家小区门口不远处,其实距离那辆侧翻的重卡也不远。

    笼子里的乳猪有大半都不出声了,不清楚是死掉了还是没了力气。另外一小半在无力地哼唧,然而已经被一群行尸“埋”了起来,嘶吼声比猪叫声还要大。

    路过地铁入口的时候,他向里面看了一眼。

    让他惊讶的是,里面没有发现行尸——而昨天危机爆发的时候,理应这里的人最多。如今那些本该在地下通道里的行尸仿佛被什么东西吸引走了,都涌向了更深处。

    花鞘在前面一刀斩下一具拦路行尸的头颅,指指路边一家小超市:“昨天,就应该是在这儿。你看。”

    谢苏向他手指的方向看,结果在一棵柳树边发现一枚黄澄澄的弹壳。再看那家超市门口——一具行尸倒在那儿,半边脑袋都被掀飞了。黑红色的血流了满地,早已经干涸。几只苍蝇在尸体上嗡嗡直叫,盘旋不去。

    “先去弄手机,回来再看看。”花鞘说。

    谢苏点头,放低身子,一脚将一只逼上来的行尸踹翻在地。它在地上滚了两圈儿想要爬起来,但动作迟钝笨拙,好像一个喝醉了酒的人。

    谢苏微微松了口气。如果行尸们都是这样的货色……这末日也许没有预想的那么坏。幸存者们完全有机会将它们慢慢清除掉,重建人类文明。他又看看那家超市的玻璃门后——用一个货架抵住了。

    里面一定有人,而且还没出来。

    花鞘看了他一眼,似乎发现了他的松懈。于是一边大步行进、摆脱周围那些慢慢聚拢过来的行尸一边放低声音说:“也就是这时候。再过几天,顶多一个礼拜,它们就快多了。”

    谢苏紧跟他的脚步,稍微有些气喘。但这句话就像一道闪电似的劈进他的脑海里。他甚至没去计较“再过几天它们就快多了这事儿”,而是意识到……

    花鞘果然知道些什么。而且他现在已经不避讳他了。的确也没有再遮遮掩掩的必要——瞎子都看得出他绝非普通人。

    但谢苏还是没说话,只“嗯”了一声。他不想总是发问——那让他觉得自己像个傻瓜。这男人想要继续神秘,就由着他好了。总有一天他得说实话。更何况他自己也没想要完完全全地依赖这个“老花”——他也是个身强力壮的幸存者,是个北方爷们儿。

    花鞘回头看了他一眼,脸上的神色稍微有些惊讶,似乎意外于他的淡定从容。

    这时候两个人已经快走到街口,过了路,再转个弯儿就是八纬路。道路中间堆积着车辆,车辆中间还有行尸游荡。最近的几个已经发现这两人,晃晃悠悠地走过来。两个人扫了一眼地形,找到没有车辆阻碍、行尸又不多的一段儿,卯足了力气冲过去。

    谢苏第一次如此“大摇大摆”地在尸群里冲刺,而那些行尸也的确蠢笨。一个藏身在一辆SUV之后的小个子出其不意地奔走出来打算抓谢苏的胳膊,但他像一阵风一样快跑过去,那家伙抓个空,又扑到另一辆车的引擎盖上去了。

    他们冲到道路另一边,连砍带踹放倒了四具行尸、飞快地转了一个弯。

    现在,他们到了八纬路上,这个城市的主干道之一。

    一股恶臭扑面而来。谢苏震惊地发现这一条道路上行尸的密度要比他昨天逃离的时候多得多。街道上几乎被行尸填满——它们碰撞、跌倒,发出各种声音。于是其他行尸被那声音吸引并且聚拢过去,一具叠一具,变成密密麻麻的一片。

    而两个人一出现在街口,至少有十几具行尸同时转过头来,踉跄着靠近。花鞘皱了一下眉头,低喝道:“快走,别停,千万别被围住了!”

    谢苏深吸一口气,跟着他飞跑起来。

    几乎就是贴着人行道上那几具行尸的身边飞跑。甚至有三次他险些被抓住了胳膊,然而他的衣服又滑又韧,那些行尸手指无力,没能将他抓牢。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心惊胆战。这像是一次有去无回的冒险——他们的身后已经跟了一群至少几十具行尸,一会儿怎么回去?

    但身前花鞘的步伐镇定有力,雪亮的刀刃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像是对这种情况早已司空见惯。

    路边那些熟悉的建筑——梅龙镇餐厅、银基物业、招商银行,一家一家从身边飞退过去。谢苏一边剧烈喘息一边往道路另一边看了一眼——那就是他们单位大楼。当他再将目光收回来,往左侧的建筑里一看的时候,发现一个熟人。

    昨天那个女孩儿——她逃进了文具店里。谢苏看见她站在玻璃门之后,她也看见了谢苏和花鞘。这女孩儿瞪大眼睛张开嘴,似乎说了一句什么话。然而她的面孔在谢苏的视线中一闪而过,他跑出十几米远去了。

    他还没来得及在心里产生什么想法儿,就听见身后玻璃门被哗啦啦拉开的声音。

    然后是故意压低,却又刚好能被他清晰听见的女声——“等等我!”

    如果在平时这声音绝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它将被淹没在街道上车辆飞驰的噪音当中。可如今即便这街道并非寂静无声,这人声也显得清晰无比。谢苏听到身后行尸们的嘶吼声一下子拔高了一个八度。

    他确认前方几米之内都没有行尸,一边跑一边回头了看一眼——那女孩子追出来。她穿了一身灰色的长袖运动装,一双雪白的运动鞋,显得干净利落。可脸上的表情就不那么漂亮了——谢苏看见她的时候她满脸惊恐,一边回头看身后的追兵一边磕磕绊绊地踉跄着,似乎因为过于紧张,腿脚不大利落了。

    谢苏不得不朝花鞘也低喝了一声:“后面有人!”

    “到那家店再说!”老花没回头,只飞快往前跑。五十米开外就是手机店,手机店门口是一块不算小的停车坪。谢苏知道有的时候单位车位不够,有的同事也会把车停在这儿。现在那停车坪上只有六辆车,然而这六辆车的位置极好——就在靠路的一边。

    所以店门口实际上只有稀稀拉拉六七具行尸,现在它们也在慢慢朝这里看过来。

    两个人已经将身后的尸群落出了将近二十米远。花鞘在跑进手机店停车坪上的阴影中时从背后的背包里将灌满了酒精的小瓶拽出来,低喝:“快点!”

    谢苏毫不犹豫地也从背包里取出他那瓶、拧开盖子,哗啦啦洒了一半在自己身上,然后在脸上和腋下用力抹了几把,酒精杀得眼睛直疼。浓重的酒味儿散发出来,原本正朝他们走来的几具行尸依照惯性往前挪了几步,忽然变得茫然起来。

    老花给自己洒了酒精,脚步一点没停。借着前冲的势头挥一刀、又挥一刀——所过之处,两颗头颅咕噜噜滚落在地,潇洒极了。谢苏握着砍刀没什么机会出手,就又往身后看了一眼。

    这一眼吓他一跳。他本以为自己和花鞘是两个身强力壮的成年男人,短跑冲刺的时候速度不慢。哪知道等他回头的时候……

    发现追出来的那女孩已经距离自己只有三四步了!她也把身后的那群东西甩出二十多米了!这姑娘朝谢苏伸出手,喘得上气不接下气:“等等我啊……”

    谢苏二话没说,一把将半瓶酒精像接力棒一样塞进她手里:“赶紧倒身上去!”

    姑娘瞪圆了大眼睛,但是也没犹豫,劈头盖脸往自己头上一倒,紧接着“哎呀”一声就去抹自己的脸。但谢苏一把拽住她的手,拎着她一路赶到老花身边,喝她:“别再喊了!”

    女孩马上眯着眼睛点头,那神情好像生怕这俩人将自己丢下了。

    谢苏不再管他,看一眼背后的尸群。隔着二十多米远,最前面的几个已经慢下来了,疑惑地晃着脑袋到处嗅,像是忽然失掉目标气味的警犬。但后面的还在靠着惯性追赶,一个接一个撞到前面的行尸身上,哗啦啦倒下两三个。被撞倒的行尸不满地嘶吼起来,结果又成了路障——几秒钟之后,那几十具行尸倒成一片,似乎已经完全忘记它们刚才追过来是为了做什么了。

    这时候女孩儿才吃惊地闻闻自己身上的味道,又去看那些行尸:“你们这是……”

    谢苏只朝她摆摆手:“跟好我们,别出声。”

    然后他把砍刀挂在腰间,一把抽出他那柄长度惊人的重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