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穿越者

    更新时间:2017-05-08 16:35:34本章字数:2040字

    老花又转头,第一次认真地看了“小武”一眼。他几乎是从牙缝儿里挤出声音、强迫自己平静下来,说:“你姓武?你叫什么名字?”

    谢苏倒吸一口凉气。他现在就只有一个感觉——杀气。这玩意儿他在小说里见得多了,但从未想到,自己真的有一天会有这种实实在在的感觉。

    老花身上的气势寒意慑人,连他都觉得现在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被创伤激发了凶性的猛虎!

    他下意识地握紧剑柄,感觉到小武从他身后用力抓住了他的胳膊。他呼出一口气,尽量用平静地声音问:“老花,怎么了?你们以前见过?”

    老花的眼珠子动了动,飞快瞥他一眼。就这一眼之后,他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稍微放松起来。于是谢苏感觉一整块阴影从自己的身前褪去,这个人又变成自己刚刚认识的时候,那个他勉强可以接受的老花了。

    “以前?没见过。”老花抽动嘴角,谢苏知道这是他在笑。“但是救了这么个人,也该知道叫什么吧。”

    那女孩从谢苏的肩头露出半张脸来,因为紧张的急促的呼吸在他耳边清晰可闻。她无意识地捏了捏谢苏的胳膊:“……我叫武明明。”

    谢苏盯着老花的眼睛。他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他的眼皮跳了跳。

    有故事的。

    但是武明明似乎完全不认识他。

    在他想得更加深入之前,老花已经转过身去、提起他血淋淋的砍刀,直直指向柜台之后的那个男人,语气粗暴而凶悍:“跟你说话怎么就这么费劲呢?我哥们儿问你——这人死了多久!”

    这么一个方脸儿汉子,提着这么一柄刀,用这样的语气说话,那男人似乎一下子就破了胆。

    “昨、昨晚两点多……不是我们干的……”他结结巴巴地说。但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又说,“小武,他们什么人?”

    但老花已经大步走到柜台前,用砍刀背敲敲厚实的玻璃,阴森森地说道:“Q7,都给我拿出来。配套的太阳能充电器也给我拿出来。”

    这样居高临下的俯视让那男人感到不舒服,他磕磕绊绊地站起来、退后一步靠在墙上、双手向前伸着像是要阻止老花再靠近:“那是我们的东西,凭什么给你?我告诉你你不要以为现在这世道……你就能无法无天,等政府和军队来了你这样的就是哄抢——你要负法律责任的你知道吗——”

    但老花已经伸手一撑,从柜台上翻过去,凌空一脚踹在那男人的小腹上。谢苏听到沉闷的、“砰”的一声——他都能体会到那力度有多大。老花这一脚踹得既刁且狠,正在小腹的下方,那男人命根子的上方。

    对方连一声痛呼都没发出来,无言地抽搐了面孔、捂着肚子蹲下去,脸涨红得像是被煮熟了。

    到这时候谢苏终于明白,老花的愤怒以及失态似乎不是因为他身后的这个武明明了,而是因为那个男人。但在弄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之前他还是得出言阻止——因为那男人似乎也不认识老花。

    他赶紧大步走过去:“老花!你干什么!”

    再看武明明……发现她只盯着地上的那具尸体,一句话都不说。

    老花转头看了他一眼:“这事儿你别管。”

    “说好了是来找东西的。不是抢劫,更不是要杀人。”谢苏看着他的脸,“你先告诉我为什么。”

    他脸上的神情很认真,同时再次握紧了剑柄。厚重的长剑剑身已经微微前倾,他只要再踏前一步,就可以在一瞬间摆出一个低位起手式。其实他知道这样子吓不到对面那个魁梧的汉子——他不会是他的对手。

    然而他仅仅想要表白一个态度——他是认真的。

    他没可能看着老花做这种事——为了发泄怒气或者为了几部手机,在文明道德还未完全沦丧的末世第二天杀{死一个手无寸铁的人。倘若花鞘真的是这种人,那么他得考虑要不要同他分道扬镳。那样的人是危险的,无论是其他人还是对他自己。而且他的心里还有那么一些底限——从末世降临的第一天他就告诉自己的底限——

    你可以漠视生死明哲保身,但永远不要去害人。

    这时候那男人终于发出一声有气无力却悠长的痛呼,像是被一只鸡蛋塞进了嗓子眼儿里。

    花鞘同谢苏对视了几秒钟,额角微微跳动的血管慢慢服帖下来。他又看那男人一眼,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想听?好。你过来。”

    谢苏微微犹豫。但老花的表情又变成微嘲。

    于是谢苏一皱眉,低叹一口气走到柜台前。老花摇摇头,双臂靠在柜台上,盯着谢苏的眼睛。

    谢苏听到他的喘息声。

    “我说我知道这男的以后会干什么事儿,你信不信。”花鞘用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到的声音,清晰而缓慢地说。

    谢苏感觉自己的瞳孔微微一缩。他的心猛跳了一下。

    “我再说,那个武明明。我说如果我们没遇见到,她一样会跑到这个手机店里。然后再过段日子,她会被这个男人强{奸、推出门去、被毁容、瘸了一条腿——你信不信?”

    谢苏觉得自己的口腔瞬间干燥起来。他反复观察老花近在咫尺的面孔,试图找到他开玩笑的证据。然而在三秒钟之后,他意识到对方是认真的。花鞘要么就是个精神病,要么……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很多很多话和很多很多问题。但最后……

    所有的言语都只汇成了一句。

    “你是,穿越者?”他用干涩沙哑的声音问。

    他觉得多么可笑!!在从前的时候他会像是幻想生化危机爆发一样幻想“穿越者”这回事儿,那时候他会觉得“唔有可能是真的存在吧这世界这样大我们不清楚的事情太多了”。然而此刻真的有一个人令他产生了这种想法……

    他却觉得连眼前这个看得见摸得着的人都变得虚幻了起来!

    这他吗怎么可能?!

    他在心里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