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尸变

    更新时间:2017-05-08 16:35:43本章字数:2069字

    花鞘没承认也没否认,只问:“你信不信?”

    谢苏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觉得身上的汗液黏得他难受得要发狂。他曾经为老花的“不同寻常”找了很多种理由和解释,然而到了现在他才意识到,就只有这一种最荒诞的解释,才是最合理的。

    花鞘漠视生死、身手敏捷,懂得提前囤积物资,穿行丧尸群中如闲庭信步,一刀便可斩下一具行尸的脑袋来……在从前的文明世界,哪个普通人会有这样的本领??

    但他仍抓住心里最后一丝理智不放,艰难地说:“我要……更多证据。”

    花鞘直起身,一脚踹倒他身后那个试图爬起来的男人,用手里的刀指了指地上的女尸:“她昨晚两点死。现在是上午八点十六。九点钟以前,她会尸变。”

    “还有。我之前跟你说过——再过几天,顶多一个礼拜。那些东西身体里的病毒寄生完成,人类的免疫系统彻底崩溃,它们就要慢慢恢复体力了——会变得更快更强。”

    后面的两句话,他说得很大声。店里的三个人都听到了。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那具女尸上。谢苏转头看着它,眯起眼睛。于是他的的确确看到,那女人尸体裸露在外的部分实际上已经有了一些细小的水泡以及脓包了。

    “那快弄死她啊!!”那男人顾不得身{下的剧痛,扯着嗓子叫起来。

    这个时候武明明忽然喊道:“姓叶的你不是人!刘姐是你女朋友!她到底是怎么自杀的?!”

    “安静点!”谢苏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一股怒意以及烦躁感——那种自己所期待幻想的东西,即将被无情打破的感觉。他看了一眼花鞘,提起剑走过去,将剑尖对准那尸体的眼窝。他觉得自己的手微微有些发颤,手心里渗透出来的汗液被剑柄上的缠麻吸收,黏糊糊的让他觉得更加抑郁。

    因为他这举动,店里真的安静下来。没人不想知道这些事情——被咬了会不会真的尸变?被抓了会不会真的尸变?死掉以后多久尸变?没死掉又需要多久?

    现在一个例子摆在他们面前了。

    谢苏持剑,保持这个姿势长达十分钟。开始他的手有些发颤,然后发酸。但很快他平静下来,同时感觉身上的皮肤发麻——仿佛血液都涌到皮下了。

    因为他看到,那女尸的眼皮颤了颤。

    八点二十六分。

    阳光走到谢苏脚边的时候,尸体忽然睁开眼睛,露出一双可怕的白色的瞳仁。它的身体微微抽搐,发出窒息一般的“啊”的一声,然后手指飞快抖动起来。

    谢苏毫不犹豫地将重剑用力向下刺了进去。

    轻微的“噗嗤”一声响之后,这具还没来得及起身的行尸被他杀{死了。他拄着插在眼窝里的剑,在原地静立一分钟,觉得店外传来的隐隐约约的尸群嘶吼声变得更加刺耳而令人烦躁。良久,他转过头,平静地问花鞘——

    “她回不来了,是不是。”

    花鞘看着他:“是。”

    谢苏本以为自己听到这样的回答会再次几近崩溃。然而意外的,他竟然觉得自己相当平静。就好像心里那一片本该掀起滔天巨浪的死水,在听到这句“是”的时候,被坚硬冷酷的冰层封印了。

    花鞘就看着谢苏站了一分钟,抽出一支烟点着了,吸了两口。屋子里其他三个人明智地意识到,似乎此刻不该再说些什么。因为他们看到了谢苏的举动——他杀{死那行尸的时候,手可半点儿没颤抖。即便眼下,从眼窝里流出来的血液已经浸到他的鞋底,他也熟视无睹。

    “那么她呢?”谢苏又问。他看的是武明明。

    花鞘面无表情地看看武明明:“我遇到她的时候,她跟你混的。”

    “和我是……”

    “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呵……”谢苏凄然笑起来,“那我真是个好人。”

    “你们……在说什么?”那姑娘捧着刀站在阳光里,显得有些手足无措。感觉自己的命运好像就被这两个人三言两语地决定了。

    花鞘还是一贯地忽视她。他用夹着烟的手指指那男人:“那么你说,我怎么处理他。”

    那男人已经捂着肚子站起身,靠着墙惊恐道:“我和你们无冤无仇啊——小武,你给他们说说,我——”

    但他看见谢苏转身盯着自己,将手里的剑从行尸眼窝儿里拔了出来。他发现谢苏脸上的神情有些变化——刚进门的时候,他算是一个“挺厉害的普通人”——不像花鞘那么令人畏惧,声音神态里总会有常人的悲喜。

    可如今他看谢苏的眼,只觉得一双眸子里藏着深不见底的死水,好像连生气都没了。

    他顿时感到心里泛起一丝凉意。他觉得自己遭遇了两个亡命徒,或者精神病,或者武疯子。所以后一句一下子就咽回了去,他赶紧身后往柜台之后的那扇门里指:“都在那儿,都在那儿——一共就三十多部,你们都拿走,都是你们的。”

    问题是,无论谢苏还是花鞘,看的还都是他。

    “没那么简单吧,你们俩。”他看着那男人对花鞘说,“那么是你们有故事?”

    他指的是武明明。他觉得花鞘应该明白这一点。

    果然,隔了一会儿,花鞘闷哼一声。其实也还只是他们两个人知道的事情——“故事”的女主角之一依旧一头雾水。

    谢苏就叹一口气。他低头想了想,说:“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但是老花……”

    他抬起头看花鞘:“那是以后的事情。至少目前,这个人是无辜的。如果不出这档子事儿,可能你来买手机,他还对你笑脸相迎。”

    “你……自己看着办吧。”

    听了谢苏的话,那男人终于崩溃似地发出一声呜咽,捂着脸蹲下来:“精神病啊你们两个……我他吗到底怎么啦……”

    然后就呜呜地哭起来。

    花鞘转脸看着他。谢苏也看到花鞘握着刀的那条手臂上的肌肉,绷紧了、放松,又绷紧了,再放松。但最终老花一脚踢翻了柜台前为顾客准备的小圆凳,大步向那扇门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