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操”

    更新时间:2017-05-08 16:40:55本章字数:2810字

    谢苏点点头。

    他想了一会儿,拿着望远镜朝花鞘那边走过去。武明明转脸看见他,赶紧去捅花鞘的胳膊。

    花鞘也转过头来。谢苏脸色平静地走到他身边,将望远镜递给他,说:“身手都很好。训练过的。”

    花鞘接过望远镜,架在眼前。他看了一会儿,放下来,对谢苏说:“还记得我从前跟你说过的事情吗?关于那个乐天玛特超市。”

    武明明看了看两个人,不声不响地走开了。她走到白小归身边,同她窃窃私语了些什么。

    谢苏点头。

    这是自从一个月前,两人第一次说这么多的话。可是语气平静,就仿佛刚刚认识的时候——没什么情绪,只是就事论事。

    因为无论是他还是花鞘,都是成年人。而更重要的因素是,他们不再是“自己”了。所以到了这种时候,谁都不能“任性”。

    谢苏知道花鞘说的“乐天玛特超市”。那时候也是在这个天台,他说那里的人不是什么好人。

    “带头儿的应该是叫秦乐。”花鞘微皱眉头,“我记得,他是被你干死的。”

    “……”谢苏稍稍松了口气。但随即问:“我?你的意思是说……”

    “对。他的人会找上我们。事儿很棘手。”花鞘伸手朝远处点点,“老巢就在那个超市。这个时候,他手下的‘四大金刚’应该都齐活了。眼下,在疯狂搜刮呢。等他把附近的街道都搜刮干净了,就要开始招兵买马。我记得那时候他搞了一个‘政府’,叫什么‘秦将军府’——”

    这名字挺逗的。不过谢苏想了想,还能叫什么呢?在这个时候崛起的“枭雄”,不可能有什么“为民”“爱民”的心思。总不能叫共和国——没叫“帝国”就不错了。

    何况他的地盘儿也没那么大。

    这么说这个人还挺有上进心——知道“打江山”这种事情,回报率是最高的。

    但他还是有点儿不明白。

    “照你的意思说,这人后来玩儿得挺大的。然后,死在我手上?我怎么干的?”他问。

    花鞘摊手:“我不知道。那个时候,我被他们弄去了,关起来了。那事儿后来你跟我说的。至于你怎么做的,你没说。”

    “其实我一早就想去弄死那人。但是你不待见我。我自己办不成。”花鞘咧咧嘴,“后来我寻思着也没什么。要是不出错儿,顶多我再受点苦。然后该怎么回事儿还是怎么回事儿。”

    谢苏叹口气:“好吧。不过,他们那些人怎么弄的?”

    他指指那辆车:“行尸闻不见味儿。”

    花鞘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你真想知道?”

    谢苏想了想,点头。

    “尸油。”花鞘看着他的眼睛,平静地说,“大街上,都是原料。随随便便一个活死人身上都能炼出来不老少。然后再往里面弄点烂掉的东西——没感染的人死了,烂了,也不少。弄完了,往身上一抹——只要你受得了那味儿,行尸都不爱搭理你。”

    “全身都抹上?”谢苏问。

    花鞘将望远镜递给他:“你仔细看看门口守门儿的,是不是脸上油腻腻的。那不是汗。”

    谢苏看了一眼,放下了。

    “操{蛋。”他低声说。他不晓得花鞘说的,原本打算防患于未然先将那人干掉是不是真心话。但即便如此,他知道这一次其实也不怪他——换做是自己……也不大乐意。

    再说两个人穿越行尸群跑去那边的乐天玛特,也许没把别人干掉,自己先玩儿完了。

    他就只有一个问题:“我还有多长时间?”

    “你把我弄出来那天,下雪了。”花鞘说,“十一月一号。我被他们弄进去那天,大概是十月一号。咱们还能过一个月的太平日子。”

    谢苏想说,可以走。但他知道且不说走不走得脱,只是离开了这里,他们都很难再找到这样好的条件了。他们四个人目前的生活,和绝大多数人比起来就像是在天堂。

    可是他也从未想过有一天——哪怕是在一个月之后——他会去干掉一个人。而且听起来那人的势力不小,是“制霸八纬路的社会大哥”……

    他眼前浮现出一个形象。

    必须是在路边烧烤摊。必须有金链子。旁边必须有个剥蒜小妹儿——小妹儿必须穿貂儿。也必须有个夹着收费包、剃炮子头的小兄弟——小兄弟必须给大哥捧哏儿。

    他难以想象自己会做成那件事。他杀{死过行尸,但他从未想到要杀人。

    更何况是这样的人物……他觉得荒诞又滑稽。

    花鞘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微微叹口气,说:“有些事儿,就是那样儿。你怕它来它也得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其实你想想,一个月以前你是什么人?到今天你又是什么人?”

    “其实你以后吧——”

    但谢苏摆手,说:“我不想听我以后的事情。剧透,没什么意思。这事儿我看着办吧。”

    他走开几步,又转头对花鞘说:“对了。我和小归商量,打算落雪之后,那些东西冻僵了,去棋盘山。你们去不去。”

    花鞘愣了愣,脸上慢慢浮现出一丝笑意。但不是从前那种为笑而笑的笑意:“行。”

    谢苏便走开了。

    不过他真挺想知道。就好比有些人喜欢算命。知道自己今后大概会是个什么样子,好有个“奔头”或者“提防”。然而一百个算命的人里面也不见得会有一个人深信不疑——更多时候他们像是在玩一个游戏。

    有关自己未来的,挺有意思的预言游戏。

    说得好的,当然开心。哪怕此人现下穷困潦倒一事无成,也开心——因为知道自己以后要大富大贵,便可以做一个美梦。比如遇到一个“贵人提携一把”,从此飞黄腾达。

    说得不好的,也可以开心——人家会告诉你破财可以消灾。哪怕不舍得那点“财”,也可安慰自己“人定胜天”。知道了以后的命运,小心翼翼地走,总没错儿。

    可是……花鞘的话,不是算命的。

    他说的,都是真的会发生为的未来。

    尽管经历了这么多波折,然而,武明明出现了。白小归出现了。或许会有些偏差。比如现在武明明健康美丽,并非之后花鞘口中的凄惨模样。

    然而在大方向上,他说的都是对的。

    行尸会变强。那个超市里,会有秦乐出现。

    谢苏法当然愿意相信花鞘说的话。尤其是他说,自己会度过这一场危机。这也就令他更加不想知道更多的信息。当一个人的未来被精准预测出来之后……一切就像是一场已经玩过一次的单机游戏,又会有什么意义以及乐趣?

    谢苏边走边想这一点,忽然停下脚步,转头看花鞘。

    这个时候,花鞘正靠在天台的扶手上。他微微弯着腰,头发比一个多月之前长一些了。于是风可以吹得他的发丝微微发颤——有白发。

    谢苏忽然意识到自己一直没问他,他今年多大年纪。他看起来像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人。但是要说四十岁,也可以的。甚至你还能看着他的白发说,这是一个保养得挺好的,五十来岁的人。

    他还意识到,自己刚才所厌恶的那种“被规划好”的命运……

    此刻就背负在这个人的身上。

    一个多月前他在天台上对自己说,他想要一个“原点”,好让事情继续发展下去。他说,自己很……

    后面没有出口的话,应该是“重要”两个字吧。

    是因为这样的“重要”,所以这个男人甘愿让“历史”依照原路发展下去,让自己就活在那样子的轨迹里吗?

    如果换了我自己呢?谢苏默默地想。他觉得自己可能想要改变些什么。他不会甘愿,像老花一样,做一个他口中的“终结者”——从未来被派遣回来,保护主角的“终结者”。

    想到这里,他的心中忽然掠过一丝微微发酸的情感。

    他就转过了身,看着花鞘。深吸一口气,说:“哎,老花。”

    花鞘转过头。

    谢苏笑笑:“没烟了?接着。”

    他从裤兜里摸出那盒还剩下三根半的烟,丢给他。

    花鞘愣了愣,才伸手去抓。然而因为愣了一下子的功夫,烟盒飞到了扶手之外,打着转儿掉到楼下的尸群里去了。

    花鞘看看谢苏,又看看楼下,在脸上露出笑容,说:“操。”

    谢苏也笑起来:“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