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地下遇险

    更新时间:2017-05-08 16:41:05本章字数:2895字

    东城,2017年8月27日,星期四,16点18分,PM。

    谢苏将一锹黑土填进他身边的编织袋里,直起腰抹把汗,拿起身边的瓶子喝了一口水。

    四周是深沉的黑暗,头顶是压抑的顶板。唯一的光源就只有一根蜡烛,被他小心翼翼地插在一个啤酒瓶子里,搁在远处。他是怕自己挖土的时候把东西碰倒了,手忙脚乱又要找,而且还得再用打火机点火。

    他从来都没想到自己会这么精打细算过日子——其实要是在前两天他也不会。但问题是,看起来最近一段时间,他们手上的生存资源有可能就是他们要坚持到冬季来临的最后一点东西了。

    因为前天看到的那辆铁皮车,已经将他小区所在的这条街道搜刮一空。那群人没放过任何一家店铺,就连服装店都靠过去细细找寻一番,还很是带了几包东西出来。

    这么做原本无可厚非。但是,就在那群人这么干的时候,附近的楼上还有几户人忍不住了。他们从窗户上探出身来,大声对那些人喊了些什么。虽然叫喊的声音挺大,然而在谢苏这边并不能听得真切。

    可是他知道那些人都在喊什么。其实那也是他想要说的话——

    至少留一点儿。

    至少留一点儿东西,别都拿干净。附近也是有活人的,也是需要生存资源的。当然不反对你们做自己的“正事”,可是从道义上讲,也不要将别人活下去的希望统统扼杀。

    或许现在附近的人没法儿跑去那里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可谁知道以后会不会有办法呢?

    可惜那群人……似乎心里没有“道义”这样的概念。或者说原本会有的,可是被眼下这个世界吓怕的、不敢再要了。

    谢苏又想起了那个词儿:“孩子”。

    真的是“孩子”。孩子还不懂事的时候,不晓得什么道德规范的时候,出于生物的先天本能,差不多都是极端自私的。其实有的时候小孩子更加残忍——谢苏就记得他自己,曾经在很小的时候捉蜻蜓。

    捉到了,用木棍插进它的尾巴里。或者在它活着的时候扯着翅膀将它撕成两半。以前做过的那些事情,现在想起来让他觉得身上有些发麻。他知道自己如今绝不会那样残害一个无辜的生命。可是那时候是怎样想的呢?

    因为他不懂。那个小小的孩子不懂得什么敬畏尊重,他就只是觉得好玩。

    就只是想要满足自己。

    如果那样的孩子……拥有了成年人的强壮身躯呢?

    那会更可怕。

    差不多就是现在的情形。

    他们除了自己,谁都不在乎。

    谢苏当然也没法儿阻止他们那样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辆铁皮车缓慢而仔细地扫荡,在持续两天之后离开这条街区。

    应该的确是什么都不剩了。最后一次来的时候,他们搬走的是一家小超市里的铁质货架子——就是刘言所在的那家超市。

    那家超市里是有行尸的,而且数量还不少。那群人在那里面耗费了一整个下午的时间。他们将那群行尸清理干净,然后开始搬运物资。

    期间,有一个人被咬伤。

    谢苏在望远镜里看到,被咬伤的人很平静。他甚至都没有叫喊也没有惊慌,就只是怔怔地、疲惫地坐在地上。带队的人走过去看了看他的伤口,便从腰间抽出一把刀来。然后那人走到伤者的身后,将他的脑袋按低下去。

    伤者没有反抗,就那么低头坐着。

    周围的人也没有什么表示,麻木地远远站开。而后带队者一刀砍断了他的颈椎,可是没能将脑袋斩下来。伤者一声不吭地倒下地上,流出很多鲜血,身子微微抽搐。外面的行尸闻到了鲜血的味道,就开始想要往店里拥。但是毕竟有一个大铁壳挡着,那些东西拥不过来。

    谢苏起先很诧异,为什么要在这种地方斩首?

    为什么要令尸群沸腾起来?

    可是过了一会儿他就明白了。

    那群人钻进铁皮车里之后,顶着行尸推搡的方向,艰难缓慢地挪开了。而后,行尸们便如潮水一般涌进那家小超市——半条街道的行尸都在向那里挤。于是,那些人的来路稍微被清空一些。他们走得更加顺畅了。

    谢苏看他们的这种做法,觉得心里发凉。他也回想起那个领队在钻进车子里之前曾经抬头看了看附近的楼宇,然后低头看看自己的掌心、又握住,将什么东西揣进兜里。

    这个动作起初令他疑惑。但一天之后,谢苏想明白,那人当时在看什么了。

    白小归曾在那家超市里开枪……

    那人看的,有可能是弹壳。他找到了弹壳,他没找到尸骸和手枪,于是他该知道曾经有人,就在附近,带枪跑掉了。

    从这些人的表现来看,谢苏同意花鞘的说法。他们真的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在铁皮车里的那群人有可能只是苦力——身上涂抹着恶臭的东西,在大铁壳子里、在烈阳下缓缓行进、搜刮资源。这样的工作在平时都没人受得了,更何况在营养匮乏的今天。

    而要他们出来做这种事的人必然有着强力手段。否则这些人不会这样乖乖听命。而之前那个被斩首的伤者,看起来就好像对死亡也麻木了——觉得生不如死。

    他们的老巢真的在那家乐天玛特超市的话……

    得是怎么样的人,才会守着那么多的资源,然后还要锱铢必较地将附近的每一点每一滴都搜刮干净,不给别人留任何活路?

    看起来花鞘说的是真的。冲突似乎在所难免——如果那个人贪心不足……想要弄到枪的话。

    那个带队的人心很细,就连弹壳都收起来。谢苏只怕那人已经记下了周围对他喊话的那些人的住址,然后……或许会一家一家地找。

    如果那个秦乐足够贪婪的话。

    可问题是到了今天他还是不清楚,自己靠什么资本去抗衡他们。

    那么一辆车里面就有二十来个人,老巢里的人更多——否则不能保证那群人不会反水。考虑到秦乐还得担心外出的人找到一个好地方不再回来的问题,他应该也有预备队吧。那么人数就更多了。

    谢苏想到这一点,就愈发觉得那人“深不可测”。这才只是不到两个月而已,那家伙就做成了这么一件事情。这样子的人,在古代、在乱世,搞不好就真的是一个“枭雄”。

    至于自己……

    凭借什么呢?他想或许单打独斗他可以试试。但现在谁都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就连他想要跑去人家老巢都没可能。

    他只能叹口气,拿过一边的撬棍,打算再将图层上面的混凝土撬掉一大块,再挖些土。其实花鞘本该跟他一起来的。但是将编织袋拉上去的绳子断掉了,他上楼找绳子去了。那绳子是谢苏自己单干的时候用的——早已经磨成了细细一条,根本受不得力。

    所以他想着再多装点儿,今天就不再下来了。

    这里潮湿又压抑,实在让人觉得不痛快。花鞘身子太壮个子又太高,更不适合在这里工作。

    谢苏拿撬棍使劲儿忙活了一阵子,忽然听到声响。

    他立即抬起头,瞪大眼睛朝黑暗里看。

    他一停下来,那声音也停了。于是他想了想,放轻脚步走到啤酒瓶旁边,将蜡烛拿起来、举高,往四周照了照。可是地下空间如此广阔,他探索的就只是靠近入口的那一小块,其他的地方还是隐藏在黑暗里。

    于是他试着狠狠跺跺脚。声音向四面八方传去——

    他听见了低沉的嘶吼声。

    是行尸的声音!

    “操。”谢苏低声骂道。

    他原以为这里是安全的——在大楼底下,不可能有什么行尸。而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也的确没有遭遇这种事情。但如今忽然出现这种声音,这意味着,这一片地下空间不是封闭的!

    或许有什么出口、通道!

    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下水系统。是不是那东西原本在下水道里游荡,误打误撞游荡到这里来了?

    谢苏决定先上去——上去之后再弄点声音将那行尸吸引过来、干掉,封住入口。等以后有了时间和条件,再同老花慢慢搜索,看看是哪里出了问题。

    于是他赶紧端着蜡烛、捡起铁锹和撬棍,后退。退出三四步,就是他上来的地方。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插在啤酒瓶上的蜡烛晃了晃——掉了。

    那东西本来就插得不甚结实,因此谢苏一直小心翼翼。可如今他弯腰附身,动作稍微大了些。蜡烛掉在地上,立即熄灭。

    谢苏陷入一片彻底的黑暗之中!